刚刚更新: 〔绝品商女:锦绣田〕〔我家王妃貌若天仙〕〔至尊盛宠:神妃狠〕〔重生成校霸的亲闺〕〔我全家都是穿来的〕〔时之弃子〕〔替婚娇妻步步宠〕〔杀神赘婿〕〔我打爆了诸天万界〕〔灵魂订造师〕〔我被小强咬了一口〕〔轩辕青羽〕〔咫尺之间人尽敌国〕〔重生荒界〕〔万古最牛赘婿〕〔我有神级键盘〕〔剑主八荒〕〔诡秘之主〕〔我不登天〕〔沐役录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四爷:娇妃会算命 第15章
    四爷的袍角已经消失在了门口,李氏的眼里的失望渐渐变成了幽怨。

    “主子,奴婢怎么觉得贝勒爷刚刚有点不高兴了。”玛瑙不由自主地在李氏背后说道。

    李氏顿时满脸的怒气,回身盯着玛瑙道:“我然道还要你提醒!”

    玛瑙连忙低下头,惊慌地跪下道:“主子息怒!奴婢多嘴了!”

    说罢,她尽然自顾自地掌掴起自己的耳光来。

    屋子里其他人此刻都噤若寒蝉,生怕自己弄出一点动静就会引来李氏的注意。

    那厢,宛莹正在和明月轩伺候的奴仆们“聚膳”。

    谢嬷嬷和王婆子自顾自地吃,两个在外面伺候的丫鬟也都默默地吃,并不像春花、绿果她们还时不时跟宛莹说几句话。

    这也难怪,她们平时不接触里屋,也不在主子跟前伺候,此刻心里自然都有顾忌。

    “有没有人想听故事?”宛莹突然提高了声量道。

    她时不时去看她们,见她们始终没有与自己交流的意思,便决定主动试探试探。

    “格格还会讲故事?”青芽忍不住道。

    她年纪最小,平时都是看春花和绿果的眼色行事。见她们俩在宛莹面前随意嬉笑,这才胆子大了些。

    “我可会讲故事呢!你们想听不?”宛莹笑道。

    “想!”三个丫头异口同声地道,而外头伺候的几个人虽没有喊出来,可明显脸上也露出了愿意听一听的神情。

    “好,那我就给你们讲一个故事。”宛莹道,“从前有一匹小马驮着几袋盐巴过河。一不小心,它摔倒在了河里。小马站起来再准备过河时,发现自己背上的分量减轻了许多。过了不久,小马又驮着东西过河。可是这一回,它驮的是棉花。小马走到河中央的时候,想起上一次的情况,它决定做一件事。你们知道小马决定做什么吗?”

    众人这时都停下了筷箸,听到这里,更是都急于知道小马到底想要做什么?

    众人这回一齐摇头,看着宛莹,等她揭晓答案。

    “小马想起上一回驮盐巴的时候,自己摔倒在河里后,背上的分量反而轻了。故此,它故意一滑,扑倒在了河里。然后,它慢吞吞地在河里泡了一会儿才站起来。结果怎么样了?”宛莹笑道。

    “结果小马会淹死吧。因为棉花可是吸水的!”绿果大声道。

    宛莹笑着朝她点点头,一扫众人,果然大家都沉默了,似乎都在想这个故事里面所蕴含的意义。

    “咳咳!”

    这时,门外传来了一阵咳嗽声!

    众人立刻紧张了起来,因为这个咳嗽声不是别人,正是四爷身边的贴身太监苏培盛发出来的。

    四爷不是去了李侧福晋那里用午膳么,怎么过来了?

    “妾身给贝勒爷请安!”宛莹连忙起身去门口迎接四爷。

    四爷站在门口,一脸的冷峭。

    刚刚,他听到小格格讲的那个故事,心里便哼哼:自己为了她心烦,她倒好,还有心情在这里给下人讲故事。自己为了维护她,为了让她好过一些,时不时都要与李氏、苏氏等“周旋”。

    “爷饿了!”四爷抬脚往屋子里走。

    春花和绿果等众人此刻都惊吓得不知道如何安放自己的手脚。

    宛莹默默握了握手,连忙跟了进去,朝着春花等人使了个眼色,让她们赶紧收了桌子上的“残羹冷炙”。

    众人立刻手脚麻利地收了,一个个都屏气凝神,不敢发出一点儿声响。最后屋子里只剩下春花和绿果在角落里立着,其他人自然都出去了。

    两人就这样坐着,屋子里的气压顿时降了很多。

    宛莹也不知道这位爷为何虎着脸来了自己这里,明明昨晚心情还好的,果然性情难测!

    “妾身让她们一块儿用膳,是想让她们尽心竭力把自己的本分做好。”宛莹小心地看了看四爷的神色,“解释”道。

    她以为四爷是见她与一帮下人一块用膳,不成规矩,这才不高兴的!

    “你倒挺会讲故事,也给爷也讲一个?”四爷仍旧冷着一张脸,不接宛莹的话头,突然道。

    啊?!

    又要讲故事?

    其实宛莹刚刚给春花她们讲的那个故事,是寓言故事中的一则。她是想让她们想想自己的处境,不可如故事中的小马,故步自封,因循守旧,应该实事求是,看清自己所处的环境,齐心协力把事情办好。

    “那妾身给爷讲个笑话吧!”宛莹即可开始搜肠刮肚起来,她可不敢在四爷面前讲寓言,那都是富有“教育意义”的。

    “哦?爷的小格格还会讲笑话,愿闻其详!”四爷盯着宛莹道,就像狮子看着羚羊一般:满眼的垂怜,而又满眼的占有。

    宛莹心里有那么一丝丝不爽,但是她又知道自己不能让这位爷不高兴,还得乖乖做好小妾的本分,便说了一个脑中记得的笑话:

    “从前,有一个老秀才,为人十分迂腐,一天到晚什么事情也不做,只知道拽几句诗文。妻子无奈,邻居们劝他做点别的营生养家糊口。可是老秀才却坚持说书里自有黄金屋。妻子只好帮人浆洗衣裳,缝缝补补,织布养活一家人。后来,他的妻子生了一个儿子,老秀才很高兴,把他的儿子取名为年纪,一年后,他的老婆又生了一个儿子,他就把他的第二个儿子取名为学问,又过了几年,他的老婆又生了一个儿子,邻居们都笑话他年纪一大把了,尽让老婆生儿子,自己又不养家。于是老秀才把他的第三个儿子取名为笑话。十几年之后,有一天老秀才叫他的三个儿子上山去砍柴,当他的儿子们回到家时,老秀才就问他的老婆儿子们砍得怎样?老婆回答说:“年纪有一大把,学问一点也没有,笑话倒有一箩筐.....”

    苏培盛偷偷看了宛莹一眼,心道:这位董格格这是转性了?不但胆子大了,还能讲这样的故事……

    “这秀才的妻子倒是有点意思,还能这样拐弯抹角地骂他!”四爷微微扬起了嘴角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厉少宠妻至上〕〔入赘的废物〕〔农门丑女:养个夫〕〔亿万双宝寻爹忙全〕〔法医王妃:我给王〕〔极品老木匠〕〔妃要撩人:太子殿〕〔总裁私宠妻江瑟瑟〕〔苏茜茜小陈叔叔免〕〔一生一刹,执碾成〕〔穿成山神后,我捡〕〔都市战神归来〕〔我靠算命爆红娱乐〕〔恶毒男配嫁给残疾〕〔娇妻难逃:恶魔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