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仙尊归来〕〔穿越者纵横动漫世〕〔万相之王〕〔妖夫在上〕〔男人三十〕〔万古帝尊〕〔大夏文圣〕〔将军夫人惹不得〕〔摄政大明〕〔毒医狂妃:邪帝请〕〔盖世人王〕〔六道仙尊〕〔我的治愈系游戏〕〔每天都离现形更近〕〔自律的我简直无敌〕〔神权之上〕〔官路高升笔记〕〔人道大圣〕〔深空彼岸〕〔乡村作曲家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穿进古代后开局一块田 开局二十块田
    路途行至半程。

    鹿沧凌将牛车停在书本行前。

    “阿凌,到家了吗?”

    厢内的鹿贺凛察觉到车停,以为已经到家了,便开口问。

    “阿姐,我买些明日读书时需要的东西。”

    厢外传来鹿沧凌的声音。

    “好,那你来拿些钱。”

    鹿贺凛把每日他们赚得的钱都放在背包里,现在已经有小十两银子了,想必那读书用的东西再贵这些也购买了吧。

    “不用,阿姐。上次你不是还给了我一些银钱吗?这儿足够了。”

    “那好,不够再来拿。”

    说起上次给鹿沧凌的银钱,都这么些天了,居然还有吗?

    想想也对,毕竟平时都没见阿凌买些什么东西回来。

    厢外的鹿沧凌应了声好,就抬脚进了书本行。

    其实他主要是想去书本行买些最便宜的黄麻纸,阿姐拿给他的宣纸,对于他们这样的普通人家是用不上的。

    况且,读书人之间的攀比并不比别的少。

    秉承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态度,鹿沧凌在这家书本行买了不少的黄麻纸。

    将这一捆黄麻纸搬上牛车,鹿沧凌直接就坐上车沿,赶着牛车向家去。

    “这黄纸,看起来好像很粗糙,能用吗?”

    厢内的鹿贺凛看着这摸起来就颇为粗糙的纸,感觉在上面写字都不会太顺畅。

    厢外的鹿沧凌则是轻笑一声,“阿姐,这纸虽纸质粗厚,但胜在耐久防蛀,很多读书人都会用这种纸的。”

    “好嘛,你知道的还挺多。”

    “是书本行的掌柜告诉我的,他说一般的读书人都是来他这儿买这种纸。”

    “哦哦。”

    鹿沧凌在厢外听着自家阿姐回了这句话后,没在问其他的,悄悄地松了口气。

    按道理来说,他现在是不懂这些的,还好这都很好糊弄....不对,是解释。

    想起上一世,他最喜欢的还是金粟纸,可谓是千金难买。

    可就算再难买,他也只用这种纸,甚至找了专门的匠人来为他造纸。

    不过现在看来,不管是金粟纸还是宣纸,又或是这最最差等的黄麻纸,都归为纸类,无有不同。

    身外之物,不用在意。

    想想这些,不知不觉中已经到家。

    “阿姐,我们到家了。”

    “好,钥匙拿去开门吧。”一双素手透过车帘,递出一把黄铜钥匙。

    鹿沧凌接过那手里的钥匙,正准备开门就听见门内有不一样的声音。

    清秋的低吠,似乎还有成年男子的惨叫。

    莫不是出了事?

    “阿姐,你在车内等等,家里进了贼人。”

    鹿贺凛一听家里进了贼,哪还坐的住。

    立马跳下牛车,跟着鹿沧凌一起进门去看。

    屋内,清秋正撕咬着一个身段普通,但脑袋却奇大的男人。

    “清秋别咬了,回来。”

    看清来人后,鹿沧凌把清秋叫了回来。回到鹿沧凌身边的清秋,还在不停的“嗷呜嗷呜”叫,似在告状这趁着姐弟俩出门,进屋来的贼人。

    这人,鹿贺凛越看越熟悉,突然回想起这不就是第一日开张时那个来闹事的刘大头吗?

    听说他做的馒头硬得像石头一样。

    不过,他偷跑进来干嘛?

    难道是偷面包?

    .....

    此刻的刘大头可是后悔极了,他好不容易等着这姐弟俩出门,想进院来搞些破坏,以泄抢生意之仇。

    可谁知道,这家院里还有只凶残可恶的狗,那口牙可够锋利的,咬得他现在四肢都是伤。

    “你来这干嘛?”

    这刘大头蒙着头不说话,也不是个事儿,鹿贺凛直接就开口问了。

    “阿姐,你认识?”

    没有问这人是谁,反倒问来这干嘛,一听就是认识的人。

    “他啊,是第一日我铺子刚开业的时候,就来闹事的人。”

    “阿姐,为何不给我说?”

    鹿贺凛只是笑了笑,“害,多大点事,况且他也没对我做什么。”

    “是吗?”鹿沧凌顿感无力,一定是自己太弱了,阿姐就算受欺都不给他讲,若是上一世...

    鹿沧凌苦笑一声,哪还有什么上一世,只觉现在的无能。

    “是啊。”

    鹿贺凛答完,就上前去看那刘大头,自然是没看到鹿沧凌那落寞的表情。

    要问鹿贺凛怕不怕这刘大头突然奋起?

    自然是不怕的。

    清秋跟着呢,要是胆敢做点什么,直接一口咬掉他的肉。

    “唉,问你话呢。”

    拿着一根木棒戳了戳刘大头,可刘大头还是不回应。

    见此,鹿贺凛只好说:“你再不起来,我就叫清秋咬你了哦。”

    这话再刘大头听来,仿佛在说:“你再不起来,我就要你狗命了哦。”

    这哪得行。

    刘大头连忙强趁着全身伤痛,抬头回话:“我就是你看看你家有什么要帮忙的,看你们两姐弟不在家,好心帮你们看家,谁知道这死狗把我咬成这样,赔钱!!!”

    简直是倒打一耙。

    “你才是狗呢,你全家都是狗。”

    一听刘大头骂清秋是狗,鹿贺凛脸色顿时冷了下来,“清秋,咬死他。”

    刚刚两位小主人还没回来,清秋就有点想要死这狗男人了。

    这下得到小主人的允许,清秋即刻的向刘大头冲了去。

    看着向自己冲来,仿佛真的能把自己咬死的畜生,刘大头顾不得一身的伤痛,连滚带爬的朝院外跑去。

    “嘁,胆小鬼。”

    “清秋,回来。”

    既然这刘大头已经跑出去,就没必要再追了,外面那么多人,清秋独自追出去必定讨不得好。

    清秋对于鹿贺凛的命令是完全服从,不让追就不追,那烂肉它还不乐意吃呢,臭烘烘的,一点都没有小兔子好吃。

    还是回到亲亲小主人的身边得好。

    “真乖。”

    清秋毛茸茸的脑袋真的很好撸,要不是怕给它薅秃了,这脑袋都可以在鹿贺凛这里排第一了。

    “阿姐,我带着清秋出去转转。”

    鹿沧凌此刻已经整理好了心情,把牛车迁回棚内,还关好了门。

    既然没有能力,那就努力的去创造能力。

    总有一天,他会是阿姐的依靠。

    “好,注意安全。”

    鹿沧凌和清秋已经出去很多次了,所以鹿贺凛也比较放心,知道他们自己会知道回来,不过该嘱咐的还是要嘱咐。

    等鹿沧凌带着清秋出门,鹿贺凛开始背着那要人命的人体穴位表。

    ————————

    镇外。

    鹿沧凌其实每次出来带着清秋都没有走多远,太远了赶不回去,并且还很危险。

    能不能有更大的进步是小,但要是有什么事,他倒是无所谓,但阿姐会担心。

    所以他不能冒这个险。

    “清秋,去吧。等你回来。”

    放清秋进林,让它自己去狩猎,有多的就带回去,没多的自己吃饱就行。

    而他,则是要训练自己。

    上一世,虽为文官,但武将的身手他也有。

    百无一用是书生,唯有文武双全才得以保全自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你不能这么对我[穿〕〔快穿:穿成虐哭大〕〔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开局上错车,我被〕〔七零嫁糙汉,知青〕〔龙宸〕〔误入歧途苏玥〕〔玄幻:授徒万倍返〕〔这个世界不对劲!〕〔末世求生:我能看〕〔重生于80年代〕〔【快穿】病娇修罗〕〔不装了,抱上厂长〕〔司少甜妻,宠定了〕〔我的姐姐是群扶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