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仙尊归来〕〔穿越者纵横动漫世〕〔万相之王〕〔妖夫在上〕〔男人三十〕〔万古帝尊〕〔大夏文圣〕〔将军夫人惹不得〕〔摄政大明〕〔毒医狂妃:邪帝请〕〔盖世人王〕〔六道仙尊〕〔我的治愈系游戏〕〔每天都离现形更近〕〔自律的我简直无敌〕〔神权之上〕〔官路高升笔记〕〔人道大圣〕〔深空彼岸〕〔乡村作曲家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穿进古代后开局一块田 开局二十二块田
    “叩叩...”

    “来了。”

    鹿贺凛打开院门,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穿黑衣的男子。

    “请问有什么事吗?”

    黑衣男子向着鹿贺凛拱手行了一礼,答道:“受我家公子所托,来取昨日定好的糕点。”

    黑衣男子一说,贺凛就想起昨晚鹿沧凌给她说过的事,“那你稍等一会,我这就给你拿来。”

    说完,就转身去院内拿早已包好的面包,很大一份,鹿贺凛要两只手才能抱住。

    黑衣男人接过面包,随即又递过来几两银子。

    鹿贺凛连忙摆手拒绝,“不用给钱,这是给你家公子的谢礼,多谢昨晚你家公子救了我家阿弟。”

    那人却说:“一定要给的,况且公子说昨晚之事不过是举手之劳,不值当小娘子给这么些糕点。”

    见鹿贺凛实在不接银钱,黑衣男子将手里的银子放在门槛上,又拱手行礼,转身离去。

    鹿贺凛看看门槛的几两银子,又看看离去的那个男人,轻笑出声。

    这几两银子都够一天的收益了,那位公子不仅行侠仗义,还出手阔绰,看来还是个好人。

    收起银钱,关上门。

    鹿贺凛便开始了今日的工作。

    就在鹿贺凛店门的外围,一辆马车徐徐驶过,声音寂寥而单调,拉车的马只有两匹,形体俊美而健壮,马蹄嘚嘚敲击着地面,渐渐向小镇外驶去。

    车内还有人音感叹:“出了这小镇,就吃不到这么好吃的糕点了,唉。”

    又有另一人语重心长的劝阻:“殿下,我们也该回去了。”

    “知道了。”声音的主人,露出丝丝不耐烦。

    下一句却又表示这糕点真好吃,他真的可以一直吃,还不由得感叹那小娘子可真的是心灵手巧。

    若鹿沧凌听到车内的声音,就会知道这人是昨晚帮他之人,九皇子——周祁。

    等马车驶出小镇,便也没有了交集。

    鹿沧凌以为这一辈子,他们都不会和周祁再有交集。

    可一切等他们姐弟俩进了京城后,却都发生了改变,他甚至有种后悔那晚被周祁帮助的感觉。

    不过都是后话了。

    现在,鹿沧凌正在小镇的私塾里读着书。

    不过他现在的心思可没在课堂上,阿姐的生辰快到了,他不知道能送给阿姐什么生辰礼。

    便在夫子的课堂上出了神。

    “鹿沧凌!!!!”

    老夫子带着震怒的声音,将鹿沧凌给换了回来。

    回神后,他看着老夫子因震怒而发红的脸,连忙起身回着夫子的话。

    “虽你聪慧,但这种态度我看你也无所有成就。”

    “夫子,是学生错了。”

    “错了?”

    “我看你倒没有一点知错的剧觉悟。”

    老夫子已经不是第一次看见鹿沧凌在课堂上出神,给了他无数次的提示,却无任何反应。

    老夫子这才震怒,他决定给这傲气的后生一点教训,“那你就‘大道之学,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谈谈你的见解,若说的不对,便回去将那《千字文》抄十遍!”

    老夫子的刁难,并未让鹿沧凌感到厌烦,他带着诚挚的话从嘴里飘出:“回夫子这句话其实说的是一种德,既是个人的德,也是一种大德,是家国的德。国无德不兴,人无德不立。大学的宗旨,在于彰显光明的品德;在于反省提高自己的道德并推己及人,使人人都能改过自新、弃善从恶;在于让整个社会都能达到完美的道德之境并长久地保持下去。”

    随着鹿沧凌的话不断的在堂内响起,老夫子的眼神是越来越亮,他没想到这后生能有如此见解。

    可真是一个可造之才。

    刚想开口说好,可又想起刚刚鹿沧凌刚刚在堂上的表现,便又转而愤怒。

    “哼,就算你见解明了,但尊师重道你还有得学。今日的课便上到这里。”说罢,老夫子一挥袖离开了教室。

    鹿沧凌知道夫子这是生气了,连忙收拾好东西,跟着夫子到他的休憩处。

    毫不意外的吃了个闭门羹。

    “夫子,学生错了,日后不会再犯,还请夫子原谅学生。”

    室内的夫子,听到鹿沧凌在门外的话,觉得这人还算是有点觉悟,知道跟过来。

    可碍于面子,还只是干巴巴的开口道:“今日就算过去了,日后切不可再犯。”

    “是,学生谨记,学生告退。”

    鹿沧凌知道夫子说这话,便是已经原谅他了。

    说完告退,就急切切的归家去。

    上学时万般不舍,回家时归心似箭。

    这是鹿沧凌每日的心理历程。

    “卖泥人咯,卖泥人咯。”

    “小郎君,买个泥人吗?”

    鹿沧凌听到街边有卖泥人的小贩在叫卖,停下脚步,看着那不太精巧的泥人。

    他想,他知道送什么生辰礼给阿姐了。

    没有回小贩的话,鹿沧凌怀着期待的心情向家里跑去。

    而那小贩则是嘀咕:“这小郎君听下又不说话,还真是奇怪。”

    接着便又开始了叫卖。

    一整天,倒还是有些小娘子、小郎君买这泥人给自己,或又送给那心上人。

    鹿沧凌到家时,鹿贺凛正坐在院内吃着午饭。

    以前这个时辰,鹿沧凌还在私塾内,她自己随便对付就行。

    今日却突然听到门开的声音,抬眼看去,是鹿沧凌回来了。

    “阿凌,今日怎得回来这么早?下学了吗?”

    “嗯,夫子今日的课下得早,我就回来了。”鹿沧凌没有说夫子其实是因为他才这么早下课的,他不想这些琐事给阿姐添麻烦。

    何况也不是什么大事。

    自己在这私塾也待不了多久了。

    他已经决定参加明年的童生试,不出意外他会进入县学。

    “那你吃饭了吗?”

    鹿贺凛的话,打断了鹿沧凌的思虑。

    回过神来,“阿姐,我还没吃,好饿,我想吃阿姐做的焖饭。”

    “好,那你等会儿,我做给你吃。”焖饭多简单啊,鹿贺凛直接手到擒来。

    “那阿姐我来帮你烧火。”

    “好。”

    鹿沧凌很享受和阿姐在一起的时光,不管是做什么他都很喜欢,这样的日子对于鹿沧凌来说简直就是天赐,每一天他都很珍惜。

    饭后,鹿贺凛开始午时的休息,而鹿沧凌则是带着清秋出门去了,现在他总是趁着这个时间让清秋有足够的时间捕猎,等他们回来,阿姐的仙草冻就差不多快做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你不能这么对我[穿〕〔快穿:穿成虐哭大〕〔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开局上错车,我被〕〔七零嫁糙汉,知青〕〔龙宸〕〔误入歧途苏玥〕〔玄幻:授徒万倍返〕〔这个世界不对劲!〕〔末世求生:我能看〕〔重生于80年代〕〔【快穿】病娇修罗〕〔不装了,抱上厂长〕〔司少甜妻,宠定了〕〔我的姐姐是群扶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