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男人三十〕〔张大夫,你大胆一〕〔仙尊归来〕〔穿越者纵横动漫世〕〔万相之王〕〔妖夫在上〕〔男人三十〕〔万古帝尊〕〔大夏文圣〕〔将军夫人惹不得〕〔摄政大明〕〔毒医狂妃:邪帝请〕〔盖世人王〕〔六道仙尊〕〔我的治愈系游戏〕〔每天都离现形更近〕〔自律的我简直无敌〕〔神权之上〕〔官路高升笔记〕〔人道大圣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穿进古代后开局一块田 开局二十四块田
    “萧荆,过来过来。”

    鹿贺凛站在院子里,身旁放着一个大包裹。

    萧荆看去,以为姑娘要赶他走,连忙下跪,“姑娘,萧荆不知做了何事让姑娘恼怒,但求姑娘不要赶我走。”

    ......

    什么跟什么啊?

    她怎么会赶他走呢?

    “萧荆,你先起来。”

    鹿贺凛想让萧荆先起来,想告诉他自己只想想给他几身新衣裳。

    “不,姑娘,萧荆有错,求姑娘不要赶萧荆走。”

    .......

    没办法,鹿贺凛只好直说:“不赶你走,这是给你买的过冬的衣裳,本来还说给你一个惊喜,没想给你吓着了。”

    听到此话,萧荆脸上立即带上了喜色,又随即磕头道:“谢姑娘,谢姑娘。”

    鹿贺凛是无奈了。

    这人,怎么还是喜欢动不动的就磕头了。

    等萧荆磕完头,便起身走上前来拿起那个大布包裹,迫不及待地打开。

    里面是两套厚实的棉衣,是萧荆出生这十年来从未穿过的好衣裳。

    他想,这个冬天他肯定不会冻着了。

    “喜欢吗?”

    鹿贺凛的声音,从萧荆身旁传来。

    “喜欢,谢姑娘赐衣。”萧荆的声音带着些酸涩。

    “害,说什么赐不赐。既然你现在跟着我们姐弟俩,基本的吃饱穿暖肯定是要满足你的。”鹿贺凛觉得萧荆说的这个‘赐’字,实在是无福消受,又不是什么达官贵人。

    “行了,拿回去放好吧。”

    “是。”

    萧荆听话的朝厨房的那件卧房走去。

    是了,现在整座宅子唯一剩下的房间给萧荆住了,或许不仅有个萧荆,还有只清秋。

    鹿贺凛记得萧荆刚搬进去的时候,清秋总是对他龇牙咧嘴的。

    听阿凌说这是狼的领地意识,它觉得自己的地盘被萧荆侵入了,所以才会不爽。

    刚开始的时候那段时间,萧荆跟着阿凌和清秋出门,甚至还会被清秋针对。

    清秋会把猎物专门往萧荆那儿赶,看着他上窜下跳,甚至有时还会让萧荆受点小伤。

    最后,还是清秋被阿凌警告以后才渐渐消停下来。

    现在,萧荆和他们已经生活了小半年,清秋自然对他稍稍也有了些信任。

    但还是时常会欺负一下萧荆。

    而萧荆总是默默地不做声,每次鹿贺凛问起来,他都会说清秋是在玩乐。

    鹿贺凛没法,只能随他们去了。

    等萧荆进屋去了,鹿贺凛也随之进了自己的房间,她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

    今天,她准备做关于药材药理的测验了,眼馋了好久的空间戒指她来了!!

    做好一切准备,鹿贺凛盘坐在床榻上,点开测验题,慢慢的答了起来。

    直到夜幕渐渐变浓,鹿贺凛才做完面板提供的药材药理的测验题。

    可真难啊!

    鹿贺凛不由得感叹!

    不过还好,皇天不负有心人,她总归还是成功通过了,也不枉这小半年来她夜以继日的看医书、背医书。

    「成功通过百科药材药理知识的测验,获得空间戒指一枚,已放入背包。」

    得到了!!

    鹿贺凛迫不及待地点开背包。里面正躺着一个绣着蔷薇花纹路的漆黑戒指,看起来男女皆可戴,那阿凌带着应该也会很好看吧。

    不过,得找个时机把这戒指送给阿凌。

    这样才有仪式感嘛。

    鹿贺凛觉得这应该是她目前能拿得出来最宝贵的东西了。

    「隐藏任务:在腊月初七给鹿沧凌办一场生辰宴,完成后可获得冀州一座三进院子。」

    !!!!!

    又要送房子??

    老板大气啊!

    不过冀州,听起来像是现代的省会城市。

    妈妈,我在省城有房了!!

    鹿贺凛恨不得当即喜极而泣。

    又看看面板的那个任务,腊月初七,看来就是阿凌的生辰。

    还有一个月的时间足够了,既然如此,这空间戒指就当作生辰礼送给阿凌吧。

    「学习华佗笔记、黄帝内经等古典医书,完成后可获得京城一座三进院子。」

    !!!!

    又来?

    这面板是疯魔了吗?

    动不动就送房?

    还是皇城脚下的房子?

    这可不是一般富贵人家就能买上的。

    当鹿贺凛看到面板提供的那一堆医书的时候,鹿贺凛悟了。

    果然哪有这么简单的事嘛。

    看着这半人高般的古典医书,鹿贺凛想哭......

    翻了翻最上面那本《华佗笔记》,很疑惑,真的有这书嘛?

    还有自编的?

    不管怎么样这都是下一次考试的知识点,再疑惑也要好好学。

    学得多了,自然也就懂了。

    而这半年来,鹿贺凛除了要背药材药理知识,还要练习针法。

    虽无所成就,但鹿贺凛觉得自己应该还是有些长进。

    那九摇凤尾针法,鹿贺凛在练好基础的刺针手法后,便开始了学习这套针法。

    学到现在,还只是懂了十分之一。

    且现在其实并没有实际操作过。

    整个所学的知识全是理论。

    鹿贺凛对于可以实际操作的那天既兴奋又害怕。

    回过神来,鹿贺凛又看了看身边那一堆医书,手指动了动,便顿的消失不见。

    又将那本《香事》给拿了出来,她准备开始研究这本香丸制作典籍,进了州城自然不能只靠卖面包过日子。

    想必卖香丸会比卖面包来的银钱多得多。

    按照她之前的理解,古人的香薰是极贵的,更可况香丸。

    鹿贺凛想:等后面到了州城,便去城内的香阁看看,实地考察一下,关于制香内产品的定价是多少,她才好定价。

    翻开香丸制作典籍第一页,映入眼帘的就是香丸制法。

    工序一:炼蜜。

    制作一枚香丸,需将各种香粉没入蜜调匀,蜜的作用是诸香药软化且匀,便于形塑香丸形状形成。而所用的蜜皆为白蜜,白蜜指百花所酿,色泽较浅,未经加工的生蜜。为了让密于香粉均匀调和,需将蜜炼至浓缩成小珠状或滴水不散程度,但也不可太过,过于浓稠和香则不匀。

    南宋许洪《指南总论》云:“白蜜凡使:先以火煎,掠去沫,令色为黄,则经久不坏,掠之多少,随蜜精粗。”

    《陈氏香谱》卷一云:“白沙蜜若干,绵滤入磁罐,油纸重迭密封罐口,大釜内重汤煮一日取出,就罐于火上煨煎数沸,便出尽水气则经年不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你不能这么对我[穿〕〔快穿:穿成虐哭大〕〔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开局上错车,我被〕〔七零嫁糙汉,知青〕〔龙宸〕〔误入歧途苏玥〕〔玄幻:授徒万倍返〕〔这个世界不对劲!〕〔末世求生:我能看〕〔重生于80年代〕〔【快穿】病娇修罗〕〔不装了,抱上厂长〕〔司少甜妻,宠定了〕〔我的姐姐是群扶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