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修真弃少混花都〕〔最长一梦〕〔超强狂婿〕〔最佳赘婿〕〔封天神狐〕〔我一眼就看出我不〕〔第九农学基地〕〔当真酒成为漫画人〕〔出笼记〕〔虎夫〕〔逍遥小捕快〕〔我的谍战岁月〕〔皇城第一娇〕〔年代文男主的亲妹〕〔桃源俏美妇〕〔胤祚今天气死康熙〕〔玉花女神〕〔贞观悍婿〕〔〕〔恶鬼当道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穿进古代后开局一块田 开局二十九块田
    “公子,我们到了。”

    萧荆将马车停在院门外,朝车厢内鹿沧凌喊了一声。

    车厢内只是传来鹿沧凌一声声音极轻的嗯。

    声音轻得微乎极微。

    萧荆在车外等了会儿,见鹿沧凌还没有下车。

    便在车厢外又喊了一声:“公子?”

    没人回答。

    “公子?”

    还是没人回答。

    萧荆顿时慌了。

    连忙爬上车,掀开车帘。

    就见鹿沧凌已经晕靠在了车厢里,脸色苍白,毫无血色。

    见此情景,萧荆顾不得一切把鹿沧凌抱在怀里,冲进院里。

    嘴里还喊着:“姑娘,姑娘,你快来看看公子。”

    鹿贺凛此刻正在房里研究香丸,几乎忘我。

    忽的就听见了萧荆急切的声音,什么看看公子?

    阿凌?

    阿凌出事了?

    鹿贺凛立刻放下手里的东西,抬脚走向院内。

    还没开口说话,就见着鹿沧凌被萧荆抱在怀里,似乎已经昏迷。

    这下鹿贺凛才是真的慌了。

    连忙跟了上去。

    “阿凌怎么了?”

    鹿贺凛的声音带着急切,甚至因为激动的情绪声音都抬高了些。

    萧荆前脚刚把鹿沧凌放到放上床,后脚就在鹿贺凛面前跪了下来。

    “姑娘,都是我的错,我没照顾好公子。”

    “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

    萧荆一边说,一边磕着头,隐隐渐渐有血丝溢出。

    “行了,你先起来吧。”

    鹿贺凛看着鹿沧凌这苍白无力的脸色,对萧荆的态度自然也没有太好。

    “你现在去镇上的医馆请大夫来看,快去。”鹿贺凛虽已学习了小一年的医理,可终究没实践过,她不相信自己。

    “是,姑娘。”萧荆一听到鹿贺凛叫自己去叫大夫来看病,才反应过来,确实现在不是磕头认错的时候,现在是找大夫看看公子才是最紧要的。

    至于他,等公子好了以后再来处置他也不迟。

    等萧荆出去后,鹿贺凛把手搭在了鹿沧凌的手上,探了探脉。

    脉搏无力,难道是劳累过度?

    若施以九摇凤尾针针法第一层,便可以稍稍有所缓解。

    或小草、黄芪、麦门冬、当归(酒浸)、炒酸枣仁各一两,石斛(去根)、人参、炙甘草各五钱。研为粗末,每服四钱,加生姜五片,水煎,不拘时服。

    这两种方法,鹿贺凛都不敢独自一人尝试。

    她不知道她做的对不对,也不敢拿自己的阿弟做实验。

    很快,萧荆便揪着一位老大夫来了。

    老大夫嘴里还不停的念叨着。

    “慢点,慢点,我这把老骨头都要散了。”

    “哎?你这小郎君怎么听不懂话,我说慢点!”

    “老大夫,我家公子昏迷在即,事急从权,您多有担待。”

    接下来不管那老大夫说什么,萧荆都没有停下过脚步,直到将老大夫送到鹿沧凌的床前。

    映入老大夫眼帘的是一位站在床边脸色焦急但肤白貌美的小娘子,一位是昏迷在床,脸色苍白但同样眉色艳丽的小郎君。

    老大夫认识这两人。

    为什么认识,还不是因为那好吃的糕点,他时常都差小童来买。

    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老大夫没有和鹿贺凛客套。

    直接走上前去,把上鹿沧凌的脉搏。

    脉象无力,乃是劳累过度。

    老大夫眼里透露出不可置信,这小郎君看着也不过七八岁,怎会劳累过度?

    “老大夫,我家阿弟如何?是否有碍?”

    鹿贺凛盯着老大夫的神情由严肃变成不可置信。

    心中有了些确定,便开口问了话。

    “鹿小娘子,令弟乃是劳累过度导致的昏迷。无妨,我开些药吃便好了。”

    老大夫如实回答。

    鹿贺凛心想,果然是劳累过度吗?

    自己的判断没错,可为何阿凌会劳累过度?难道是读书太累了?

    萧荆也听到了老大夫的话,顿时心放下来不少。

    连忙拿来纸笔,让老大夫写药方。

    等送走老大夫以后,鹿贺凛从萧荆的手里拿过药方,发现老大夫的药方和自己的一模一样,只是加了一味甘草。

    估计是怕阿凌太小,太苦喝不下药吧。

    鹿贺凛让萧荆按着药方去抓药,自己则是在这屋内守着鹿沧凌。

    萧荆的脚程很快,不一会儿便将药给买了回来。

    又立即钻进厨房,开始煎药。

    煎好后,立即端到鹿沧凌的房内,交给了鹿贺凛,“姑娘,药煎好了,您喂公子喝下吧。”

    自己则是转身走出房门,在门外跪了下来。

    而鹿贺凛此时正专心的拿着勺子给鹿沧凌喂药,并未管萧荆后续做了什么。

    还好,药很快就顺着嘴缝流了下去。

    不过小半个时辰,鹿沧凌便悠悠转醒。

    “阿姐?”

    或许是因为不舒服的原因,鹿沧凌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嘶哑。

    “阿凌,你醒啦?好些了吗?”

    床边的鹿贺凛见鹿沧凌醒来,脸上立即露出了喜色,“大夫说你劳累过度,昏了过去,是读书太累了?”

    鹿贺凛一边说着,一边摸了摸鹿沧凌那苍白的小脸。

    “可能是县试精神有点紧绷,所以考完一放松就扛不住了。”

    其实哪里是什么读书太累。

    他知道主要还是自重生以来他把自己逼得太紧了,太急切了。

    迫不及待的想要成长。

    成长到足以把阿姐护在羽翼之下。

    可这一切他不能给阿姐讲,不然阿姐会担心的。

    鹿贺凛听着鹿沧凌的话,心想着大概也是,既然醒来就没事了。

    好好养几天,应该就会养过来。

    “阿凌,你躺着好好休息,我给你煮一些暖胃的米粥来。”

    鹿贺凛说着,便向门外走去,既然鹿沧凌已经醒来,鹿贺凛也放心不少。

    可谁知一开门,就被门口跪得笔直的萧荆给吓了一大跳。

    “哎呀,萧荆你跪在这儿干嘛呀?吓我一跳。”,鹿贺凛心有余悸的拍着胸脯说着。

    “姑娘,萧荆自知有罪,没能照顾好公子,请姑娘责罚,只求姑娘不要赶我走。”

    萧荆越说脸上的神情愈加的难看。

    他什么都不怕,不管姑娘怎么责罚他都好,就是不要赶他走。

    鹿贺凛一听,原来是这事。

    其实这事也根本怪不得萧荆。

    况且萧荆平时也够照顾阿凌了。

    “阿凌的事,不怪你。你快起来吧。”

    鹿贺凛说完便想将地上的萧荆给扶起来。

    却被萧荆躲过,还言辞凿凿的说:“不,姑娘,是我的责任,如果我的再细心一些,公子就不会生病了。”

    “哎呀,说了不是你的错。”

    鹿贺凛说着又想去拉一下跪着的萧荆。

    “起来吧,不怪你。”

    鹿沧凌的声音突然从门内传来,有气无力的,此时正靠着门口看着地上跪着的萧荆。

    “公子,可我.....”

    萧荆还想说什么,又被鹿沧凌打断。

    “起来。”

    声音似还带着些严厉。

    “是,公子。”

    萧荆应声而起,可头还是低着的。

    “既然你觉得有愧,那就去帮我煮碗粥吧。”,鹿沧凌淡淡地说着。

    “是,公子。”,萧荆说完直接向厨房走去。

    “阿凌,这是?”

    鹿贺凛属实看不懂这操作。

    “阿姐,这段时间有什么气力活,都让萧荆去干吧。”

    萧荆走远,鹿沧凌继而又对着鹿贺凛说,“萧荆觉得对我有愧,虽然事不在他,可他心里有道坎过不去,那就让他多做些事。事情做多了,自然也就过去了。”

    “好吧。”

    “哎呀,你脸色这么苍白,快躺回去休息。来,我扶着你。”

    鹿贺凛说完,直接踏进房门,扶着鹿沧凌一步一脚的回床去休息了。

    鹿沧凌躺回床上后,鹿贺凛便没打算再出去,搬了个凳子就坐在鹿沧凌的床边,陪他说着话。

    说着说着,就突然想起,自己还不知道阿凌的县试成绩呢。

    “阿凌,县试你考得如何?”

    “自然是案首。”

    鹿沧凌的语气陡然就变得有些小骄傲,他期待着阿姐的夸赞。

    “我的阿凌可真厉害。”

    鹿贺凛果然如鹿沧凌料想中的一样,对他的夸赞毫无保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我是剑仙〕〔魏晋干饭人〕〔你不能这么对我[穿〕〔【快穿】病娇修罗〕〔罪妻求放过〕〔玫瑰之下〕〔被迫上萌娃综艺后〕〔快穿:穿成虐哭大〕〔误入歧途苏玥〕〔我的侯爷父亲终于〕〔从镇妖司开始以武〕〔玄幻:授徒万倍返〕〔重回1977〕〔末世求生:我能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