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灰烬领主〕〔渡劫之王〕〔世界首富之我是股〕〔星环使命〕〔温柔的背叛〕〔在乃木坂找爹的日〕〔全能金属职业者〕〔王者荣耀之最强路〕〔樱花之国上的世界〕〔男人三十〕〔我缔造了文娱盛世〕〔穿越者纵横动漫世〕〔地球人实在太凶猛〕〔人道大圣〕〔猎户出山〕〔诡异入侵〕〔陆爷的小祖宗又撩〕〔焚天路〕〔庸骨〕〔猎天争锋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穿进古代后开局一块田 开局三十块田
    翌日一早,鹿贺凛一行人便收拾好了行李,路上吃的食物也准备了不少。

    收拾妥当后。

    鹿贺凛最后再看了眼这已经处处是他们的生活痕迹的小院,便关上了门。

    马蹄发出“哒哒”的声响,慢慢朝着镇外驶去。

    其实从今日就已经初见端倪了。

    街上的行人不同往日。

    甚至一部分人的脸色还带着不一样的神情。

    有的和他们一样,背上行囊准备逃往远方。

    但依旧还有不信之人。

    摆着小摊,开着店。

    以为只是普通的病,并不会传染开来。

    鹿贺凛看到这一切有些感叹,她没能力告诫这么多人。

    她能做的仅仅事保全自己和保全自己所在乎的人。

    没有人愿意见到生灵涂炭,只愿上苍有好生之德。

    马车渐渐驶出了平坦的小镇道路。

    路也逐渐变得崎岖。

    而车厢内的鹿贺凛又开始感到不好了。

    颠簸再颠簸。

    她感觉自己的屁股快没有了。

    头也开始发昏。

    整个人都开始变得有气无力的。

    鹿沧凌在鹿贺凛气力不济时就发现了。

    他眉眼稍稍动了下。

    便从戒指里拿出厚实的被褥,铺在车厢内。

    又在车厢后围垫了好些枕头。

    做好这一切,才轻轻的将强迫自己睡过去的鹿贺凛叫醒:“阿姐,你靠在这上面试试吧。”

    正被马车颠得晕头转向的鹿贺凛抬眼看去,就见着车厢内突然多了一个用被褥和枕头堆出来的位置。

    看起来就很舒服。

    “阿凌,你做的?”

    鹿贺凛的声音还是有些有气无力,虽然已经勉强打起精神了。

    “嗯,阿姐,你坐上去吧。”

    鹿沧凌看着鹿贺凛因为不适应而脸色苍白的脸,就一阵的心疼。

    “好,辛苦阿凌了。”

    鹿贺凛说完,便坐了上去,靠着软软的枕头,鹿贺凛顿时感觉到好像真的舒适不少。

    这下是真的想睡了。

    不知不觉中,伴随着香丸的药香,鹿贺凛已经睡熟了。

    而鹿沧凌则是靠着车边,将车窗上的帘子稍稍卷起来些,静静的看着手上的书卷。

    鹿贺凛就是典型的上车就睡,停车就醒的人。

    所以在萧荆将马车停下来的时候,鹿贺凛便迷迷糊糊的醒了。

    “怎么了?”

    鹿沧凌也放下了手里的书,开口问着车外的萧荆。

    “公子、姑娘,这儿有一处驿站。咱们要吃点东西再赶路吗?”

    萧荆驾了半天的车,其实也没费多少气力,不然这段时日跟着公子就是白练了。

    只是他之前听到了姑娘的声音,觉着姑娘似乎会有些受不住,便想着既然遇到了一个驿站,那就歇歇脚,等下上路也不迟。

    这种官道上的驿站很安全,基本上赶路的行人有能力的都会进去歇歇脚。

    吃腻了自己带的食物,偶尔换换口味也是好的。

    鹿贺凛他们身上自然也带着有吃食,但那也是迫不得已的时候才吃,有正经饭菜还是吃正经饭菜。

    “好,我们吃点东西,估计也到饭点了。”

    鹿贺凛没有拒绝,直接下了马车,走进驿站。

    跟进来的却只有鹿沧凌。

    清秋在马车停下的时候,就自己一溜烟地跑出去,自己给自己觅食去了。

    可不还有一个萧荆吗?

    为何他不进来?

    鹿贺凛刚想转身回去叫萧荆也来吃饭,就听见鹿沧凌说:“阿姐,出门在外,得留人看好马车,我们等下吃完,给他带些回去便好。”

    “好嘛。”

    鹿贺凛想想也是,出门在外还是得小心点。

    鹿贺凛和鹿沧凌简单的点了几样小菜,很快便吃完。

    结账前,叫驿站的小二又做了份饭菜,打包好,拿上马车给萧荆。

    吃饱回到车上,鹿贺凛又躺回了鹿沧凌给她准备的位置。

    哎,真惬意啊。

    萧荆在车外吃着饭,现在便不急着走。

    况且清秋也还没回来。

    等着清秋回来了才会再赶路。

    而且鹿贺凛现在也不想赶路,不然她觉得她刚吃下的饭菜都会被颠出来。

    等着萧荆在车外把饭菜吃饭,又收拾好自己,清秋也掐着点回来,趴坐在另一边的车沿。

    等着萧荆驾车赶路。

    萧荆朝着车厢内喊了声:“公子、姑娘,还请坐好,准备赶路了。”

    车内传了一声低低的嗯,萧荆便驾着马车缓缓驶动。

    马车一开始动,鹿贺凛也开始了她的昏睡大计。

    睡一觉,便又到了下一个歇脚点。

    鹿贺凛觉得很不错,很好!!

    或许是因为上午睡了太久,现在鹿贺凛实在没有什么睡意。

    怎么睡也睡不着。

    就睁着眼睛发呆。

    想着去冀州的事。

    想着想着,就突然想起,既然是去冀州,那自然要告诉阿凌宅子的位置啊。

    一想到,便把背包里的冀州宅子的地契和钥匙给鹿沧凌递了过去。

    “阿凌,这是我们在冀州的落脚之地。”

    鹿贺凛这一次也没有做过多的解释,她想阿凌一定是知道这宅子的来历的。

    果然鹿沧凌只是简单的应了声,便把地契和钥匙收进了戒指里,他并不关心住哪儿,只要有个落脚地便好。

    鹿贺凛在马车上昏昏沉沉过了七日,马车也赶了七日的路。

    这种州城,城门是有官兵盘查的。

    鹿沧凌将自己来参与府试的证明给官兵看,自然就放他们进去了。

    萧荆进了城,却不知往哪里去。

    “去城西。”

    鹿沧凌的声音适时从车内传来。

    “是,公子。”

    萧荆自是不知道城西往何处去,不过问问就知道了。

    小镇不比州城,从城东到城西竟要花近一个时辰,才能从头走到尾。

    何况萧荆并不识路,一路上靠问才走到城西去。

    “公子,我们去何处?”

    这一次鹿沧凌并没有在车内说,而是直接从车内钻了出来,和萧荆一起坐在车沿边,“去这个地方。”

    鹿沧凌手上拿出的是一张地契,上面赫然写着冀州城城西其中一座宅邸的地址。

    到了城西,就好找了。

    不一会了,萧荆和鹿沧凌便找到了那座宅子。

    朱红漆的大门,门外还有两座石狮子,看起来颇为富贵。

    萧荆自记事起,就没有见过这么富贵的宅子。

    他之前以为姑娘、公子之前在淮安镇的宅子已经够好了,可和眼前这座宅子相比,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就这儿了。”

    鹿沧凌再一次看了看地契上的地址,确定了位置。

    又起身往车厢内去。

    此时的鹿贺凛其实已经醒了,但就是不想动,这颠簸的日子总算是结束了。

    鹿沧凌瞧了瞧,眼里露出笑意,“阿姐,我们到了。”

    “是啊,到了。终于不用再坐这马车了。”

    鹿贺凛感叹了一声,顿了顿。

    还是起了身来,跟着鹿沧凌下车去。

    等他们下车,打开院门,就听着萧荆说:“公子、姑娘,你们稍等一下,我去打开侧门,将马车牵进去。”

    “你去吧。”

    他们现在只有三个人,萧荆去找侧门,他们自然就要留着看雇马车。

    萧荆的动作很快,不一会儿便从侧旁出来。

    等萧荆牵着马车走向侧门,鹿贺凛和鹿沧凌也走进了刷着朱红漆的大门。

    院内。

    只见入门便是曲折游廊,阶下石子漫成甬路。

    是古代大院的经典作派。

    三进的院子,在鹿贺凛看来简直大得不行。

    难怪古人都要有仆从,这么大的宅院,光是主人家住肯定瘆得慌。

    不过,这宅院好的是里面家具样样俱全,只是沾了些灰尘,打扫一下便好了。

    鹿贺凛本说和鹿沧凌住在一个院子里。

    可鹿沧凌却说,他是男子,理应住在前院。

    所以最终便是鹿贺凛住内院,鹿沧凌住前院,萧荆则是住在后院。

    清秋跟着鹿沧凌住。

    一路的风尘仆仆,三人自然也没有太多的气力来收拾这房屋。

    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今晚要睡的屋子,再铺上被褥,便算是收拾好了。

    剩下的,等有时间再来吧。

    晚间,鹿贺凛躺在床铺上想着这么大个宅院,肯定不能光靠他们三个人就收拾好。

    看来还是得去找几个人,就是不知道古代那些大户人家去哪儿买的仆从。

    想着这事,面板却突然发了任务出来。

    「制作两千粒防疫病的香丸,完成后可获得城南临街二层小楼一个。」

    ........

    两千粒??

    您可真会想啊。

    这是想要累死她?

    一瓶香丸是五十粒,那要做四十瓶?

    鹿贺凛叹气。

    哎。

    她就算是真的做出来,也没那么多的瓷瓶装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穿成渣A后我的O怀〕〔赐我狂恋〕〔幸福人生护士苏钥〕〔七零嫁糙汉,知青〕〔全球探秘:开局扮〕〔误入歧途苏玥〕〔惊爆!团宠假千金〕〔开局洪荒:我能穿〕〔偷香(杨羽)〕〔徐南南帅〕〔大叔,你暗恋的小〕〔你不能这么对我[穿〕〔全民种田:我的农〕〔国民法医〕〔占领异星从挖矿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