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嘉平关纪事〕〔神降天劫生〕〔天神封名录〕〔重生曼哈顿1978〕〔男人三十〕〔张大夫,你大胆一〕〔仙尊归来〕〔穿越者纵横动漫世〕〔万相之王〕〔妖夫在上〕〔男人三十〕〔万古帝尊〕〔大夏文圣〕〔将军夫人惹不得〕〔摄政大明〕〔毒医狂妃:邪帝请〕〔盖世人王〕〔六道仙尊〕〔我的治愈系游戏〕〔每天都离现形更近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穿进古代后开局一块田 开局四十一块田
    皇宫凤鸾殿。

    “什么?”

    “你说周祁钰找到了治疫的方子?”

    “本宫不是要你们从中阻挠吗?”

    “一群废物!!”

    “本宫要你们何用!!!”

    徐贵妃在听了手下探子的禀报以后,铜镜内风韵犹存的脸上顿时出现了皲裂。

    本以为这次暗自派去她的人跟随在治疫的队伍里,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让周祁钰出事。

    没想到这群废物,一点绊子没使不说,甚至还让那周祁钰找到了治疫的方子。

    似心中气结难以消散,徐贵妃一把将眼前梳妆柜上的珠环宝钗挥落在地。

    凤鸾殿内众人见此,纷纷齐刷刷跪下。

    战战兢兢的头都不敢抬一下。

    良久。

    又听见那探子的声音说:“九殿下这次带了不少的人去,我们的人都被留在了冀州,所以根本没有办法近他的身。”

    徐贵妃听言,只是冷笑一声:“什么无法近身,不过是一群废物。”

    “既然阴的不能来,那就明着来。不管怎么样不能让这周祁钰活着出那淮安镇。”

    “不然,小心你的狗命!”

    最后一句话,徐贵妃说得极轻,但却令跪在地上的探子身子都不由得颤了颤。

    “是。”

    “滚吧。”

    探子来得悄无声息,走的时候更无人知晓。

    等到大殿内再一次的回复寂静,徐贵妃才淡淡地开口说:“把这里收拾干净。”

    “是,娘娘。”

    听到徐贵妃的这句话,殿内的宫女、太监们才长舒一口气。

    他们的贵妃娘娘,在陛下面前和私下是完全不一样的。这一切只有凤鸾殿内伺候的宫女、太监知晓,每当有探子来报,若是好消息,贵妃娘娘心情便会极好,那几天他们的日子也会好过不少。

    若是探子传回的是坏消息,那么当天在殿内的众人脖子上的脑袋都得紧一紧了。

    以前不是没有过想要告发徐贵妃的太监、宫女,可无一例外在还未有人知晓之前,那个宫女或者太监就会被神不知鬼不觉的处理掉。

    甚至许久以后都不曾发现这宫内少了一个人。

    毕竟,这皇宫之内最不值钱的就是人命。

    久而久之,人人自危。

    只求自己能够多活几日。

    -

    冀州城内。

    鹿贺凛这两日忙得手脚不沾地。

    识香阁开业在即,她需得将开业之后能用到的东西都准备起来。

    这装香丸的香囊或者是可以挂在身上的镂空铁球,都需要去定制一批。

    还有二楼的雅间需要接待一些贵客,自然就的准备茶水。

    之前做的许多香丸,都差不多窨藏好了,也需要取出来分装好,再送去识香阁。

    这一切,鹿贺凛都是亲历亲为,毫不假手于人。

    这也就导致这几天她忙得不行。

    “姑娘,在王家瓷器铺定制的瓷瓶送过来了。”

    “姑娘,香囊的样式又找到几种新的款式,您看看合不合适。”

    云玥和云岚一左一右的站立在鹿贺凛的眼前,向她禀告着自己的事情。

    “云玥,你去将王家送来的瓷瓶都放入西边的厢房。”

    “云岚,将那几个香囊拿过来吧。”

    云岚应声把自己手上的那几个香囊递给鹿贺凛。

    鹿贺凛接过一看,选了两个说着:“把这两个香囊的样式留下,加上之前选的那几个便够了。”

    鹿贺凛主要选了三种款式的香囊,第一种是没有任何刺绣的香囊,第二种是稍微绣了一些花花草草的香囊,第三种则是囊身满是刺绣的香囊。

    就这三种以供进店购买香丸的客人选择。

    至于之前鹿贺凛订制的那种镂空铁球,鹿贺凛觉得看起来不是很精致。

    便把之前所有定制的镂空铁球都送去回炉重造。

    至于新的镂空铁球上面的花纹鹿贺凛都选择由一朵朵的蔷薇花构成,就像是鹿沧凌手上的戒指一样。

    还有沏茶需要的茶叶,鹿贺凛没有想着去外面订购。

    而是准备自己做一些美容养颜的花茶和果茶。

    她之前去街上了解过,市面上的茶叶都是各种各样的茶树叶做的,没有任何一家售有花茶和果茶。

    所以花茶和果茶也可以成为识香阁里的特色。

    又是一个吸引顾客的小手段。

    鹿贺凛想起在现代店铺开业当天

    ,都会在门口摆满花篮。

    她准备也学习一下,搞一个盛大的开业仪式。

    除了门口的花篮,还得请些舞龙舞狮的在门口表演才行。

    “云岚,你去把萧荆叫来。”

    “是,姑娘。”

    吩咐云岚了之后,鹿贺凛的脑子顿时就感觉空洞了起来。

    一闲下来,就忍不住的想阿凌在贡院如何了。

    也不知道有没有吃饱。

    有没有睡好。

    贡院的饭菜估计都不好吃吧。

    那阿凌出来肯定又得瘦一圈了。

    本来就瘦。

    唉。

    “姑娘,怎么了?”

    鹿贺凛一个不经意,在心底的叹气声竟然真的做了出来。

    身旁的云玥见着自家姑娘突然心情低落和叹气,便开口问着。

    “你说阿凌怎么样了啊?也不知道吃饱了没有。”

    闻言,云玥不由得在心底感叹姑娘和公子的感情还真好啊。

    “姑娘,公子定会照顾好自己的。在那之前,姑娘您也要照顾好自己啊。”

    这两天,云玥看着鹿贺凛为了筹备识香阁开业的事情,整理忙着,感觉都瘦了些。

    等公子考完府试回来该心疼了。

    “我没事的。”

    鹿贺凛觉得自己不过这两日多做了些事而已。

    不算得什么。

    “姑娘。”

    鹿贺凛和云玥说了会儿话,云岚便带着萧荆进来了。

    “萧荆,我有两件事想交代给你。”

    “姑娘,您说。”

    鹿贺凛没有直接说,而是朝萧荆招了招手,让他过来。

    又让云玥拿来纸和笔。

    鹿贺凛提笔在纸上画出她印象中开业时用得着的花篮的样式。

    一边说一边画:“识香阁开业当天,最重要的便是引流,吸引顾客。所以我准备定做一些花篮,摆在店前,你看就是这样。”

    说完,鹿贺凛的画也画好了。

    姑且算是画吧。

    毕竟从萧荆那略微有些紧皱的眉头来看,鹿贺凛的画可能稍稍有些抽象。

    “怎么了?看不懂吗?”

    鹿贺凛见萧荆一直都不说话,就盯着自己的那幅画看。

    只觉不应该啊,自己明明画得如此的生动形象!

    应当是古人没见过,所以没办法想象。

    嗯,没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你不能这么对我[穿〕〔快穿:穿成虐哭大〕〔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开局上错车,我被〕〔七零嫁糙汉,知青〕〔龙宸〕〔误入歧途苏玥〕〔玄幻:授徒万倍返〕〔这个世界不对劲!〕〔末世求生:我能看〕〔重生于80年代〕〔【快穿】病娇修罗〕〔不装了,抱上厂长〕〔司少甜妻,宠定了〕〔我的姐姐是群扶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