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万相之王〕〔妖夫在上〕〔男人三十〕〔万古帝尊〕〔大夏文圣〕〔将军夫人惹不得〕〔摄政大明〕〔毒医狂妃:邪帝请〕〔盖世人王〕〔六道仙尊〕〔我的治愈系游戏〕〔每天都离现形更近〕〔自律的我简直无敌〕〔神权之上〕〔官路高升笔记〕〔人道大圣〕〔深空彼岸〕〔乡村作曲家〕〔神霄之上〕〔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穿进古代后开局一块田 开局五十块田
    “周祁钰你这暴君,你不得好死!!!你...呃...”

    金銮殿上,曾经风光无限的徐丞相竟公然咒骂新皇,这是为何?

    原来是徐丞相在朝堂之上要求再见太上皇,且同时说作为新皇的周祁钰德不配位、篡夺皇位、囚禁太上皇等等诸多罪行。

    可说这么多条竟无一条是关于自己的亲妹妹徐贵妃的。

    周祁钰坐在上方觉得这位只手遮天的徐丞相也如跳梁小丑一般。

    “说完了?”周祁钰漫不经心的听完所有关于他的罪行,道:“说完了,那么便该我了。”

    接着,便朝着站在另一侧的葛清玉使了使眼色。

    接收到周祁钰的眼神。葛清玉往外走了一步,从怀里掏出一沓纸。

    瞟了一眼还满脸愤恨地徐丞相才说道:“大周五十六年,丞相徐志为了给太上皇送上寿礼,想从江南富商那里买回江山图,江南富商不愿,当晚便有大火烧了整座宅院,富商全家上下三百口人无一人逃脱,后丞相徐志竟在太上皇寿宴上献上了那幅江山图。

    大周六十一年,京外一村妇被丞相徐志看上,强抢不行,便杀了村妇全家,其中还包括一岁的稚童。

    大周六十五年,京西城郊发现一座丞相徐志的宅子,里面全是被掳来的女子。

    大周七十年,丞相府一名仆从被虐打致死,死后甚至没有全尸。

    这桩桩件件,徐丞相可是烧杀掳掠占尽。而这也只是其中一些,徐丞相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葛清玉照着纸上念完后,金銮殿内是死一般的沉寂。

    良久,上方的周祁钰才说:“按照我朝律法,不知徐丞相应该作何处理?”

    葛清玉拱手一礼,回道:“回陛下,按照我朝律法,烧杀掳掠皆犯者,理应当斩。”

    随后,周祁钰只是淡淡的说了句:“那便拖下去吧。”

    这句话后,便有了最开始徐丞相辱骂新帝的那一幕。

    只是他的话还未说完,便被葛清玉从后方一剑穿喉。

    只有眼睛的瞬间放大显示出了徐丞相的不可置信,他不相信竟然有人敢在金銮殿上当众杀人。

    朝堂上剩余众人自然是不敢再出头的,葛清玉敢这么做,自然也是因为那一位的授意。

    这招杀鸡儆猴确实有效,这不,再也没有人敢对周祁钰这位新皇大吼大叫。

    朝堂上出了这样的事,自然也传到了民间。

    鹿沧凌的上一世便是此时听闻这位新皇的名声,心知肚明的知道这人可不是什么好相与之人。

    而且他的身边太过危险。

    所以他要想尽一切的办法让阿姐远离这位未来的九五之尊。

    毕竟他的皇位都是由尸山血海铸就的,即便其中有什么隐情也无法掩盖这一事实。

    -

    这边的葛清玉总算是劝回了隋知。

    等他们回到府内,却得知周祁钰在书房等他们的消息。

    “叩叩...”

    “进来。”

    葛清玉和隋知应声而入,站在周祁钰的面前。

    周祁钰坐在书桌的后方,看着在他面前站立的二人,道:“见着了?”

    隋知首先发话:“回殿下,见着了。那位鹿小娘子给人的感觉还真不一般,而且那位鹿小娘子还会些医理,至于医术怎么样,我就不知了。”筆趣庫

    周祁钰:“能将药材融入到香丸之中,必定是会医理之人。”

    在听完周祁钰这句话后,隋知又说道:“只是她那弟弟,特别的防备我们。”

    现在他还能想起那位鹿小郎君说:“葛清玉,你又来做什么?”时不客气的表情。

    周祁钰听着隋知这话,脸上竟露出了浅浅的笑意:“你觊觎人家姐姐,人家能有什么好脸色?换做是你,你也不会有好脸色。”

    想想确实也是,谁会喜欢觊觎自家姐姐的臭男人啊!!

    这么一想,隋知也就想通了,也不再在意这位鹿小郎君的这般不客气。

    书房内稍稍的有些寂静,片刻后,葛清玉和隋知二人只听周祁钰说:“隋知,你可愿跟在我身边?”

    他知道他的身边危机四伏,特别是这次回去之后,但是他的身边需要隋知这样的人。

    他以为隋知会拒绝,还想着再说些话来劝一劝他,没想到他只听到一句:“愿为殿下鞍前马后。”

    就当是报皇后娘娘的恩情了。

    隋知答应得这般快,周祁钰猝不及防的都愣了愣,心想原来是这样的容易吗?

    正想说什么,突然听到书房外有人大喊:“有刺客!!”

    葛清玉眼疾手快的吹灭了房内的烛火。

    黑暗中,三人互相看不清各自的脸。

    隋知不会武,周祁钰在黑暗中轻声说道:“清玉,你保护好隋知。”

    葛清玉一听这哪行,自己最主要的责任时保护好殿下,于是急切地压着声音道:“不行,殿下,您的安危最为重要。”

    说完便想要行动地葛清玉,被周祁钰轻声呵住说:“葛清玉,这是命令。”

    想必这群刺客的目的又是他,想也不用想又是那位贵妃娘娘的手笔,想趁着放松戒备之时杀了他?

    不可能的,他就算是死也拉着这位贵妃娘娘当垫背。

    这屋子不能再待了,他对着

    黑暗中的二人说道:“明日识香阁内见。”

    说完,便带着随身的佩剑,翻身出了书房。

    剩下的葛清玉和隋知在黑暗中对视一眼,只听葛清玉说:“别死了。”

    今晚会是一场恶战。

    来刺杀的刺客仿佛是不要命了一般,不断的涌入这座周祁钰临时的府邸。

    也不知目的到底是不是周祁钰,只是见人就杀。

    府内的士兵,丫鬟,小厮,一一被他们杀尽。

    刹那间,整座宅邸都被浓郁的血腥气笼罩着。

    还好邵绍生和小童并未跟着隋知回来,他们被安排在了城内的客栈。

    浓郁的血腥气从这里直飘进了隔壁鹿家姐弟的宅邸。

    嗅觉灵敏的狼瞬间就闻到了这味道。

    有危险!!

    本来在耳房趴着的清秋顿时变得焦躁不安,直在房内叫唤。

    “清秋,别吵了。”

    鹿沧凌听着清秋一声又一声的狼叫,以为它又开始发牢骚,可这都半夜了,城门落了锁,是出不去的。

    被扰得不行的鹿沧凌只得出言训斥。

    而耳房内的清秋一听见自己小主人的声音,叫得更急切了。

    清秋:小主人,有血的味道!!有危险!!

    可在鹿沧凌听到就是一阵不间断的“嗷呜嗷呜嗷呜....”

    这也是没办法,毕竟人与狼语言又不通。

    这一阵的嗷呜声彻底把鹿沧凌给招来了。

    清秋只听见自己的小主人说:“现在半夜出不去,我只能让你在院子里跑几圈。”

    说完,就便带着清秋,出了屋,拍拍它示意让它自由活动。

    本来跟着鹿沧凌出门的清秋以为小主人是听懂了自己的狼叫,结果没想到,就这??

    “嗷呜嗷呜嗷呜.....”

    清秋:有危险有危险有危险.....

    鹿沧凌没想到的是自己都带清秋出来了,这狼怎么还一直嗷呜?今晚吃错猎物了?

    他又想出言教训一番,让他别惊扰了阿姐。

    可就在开口的瞬间,他闻到了空气中弥漫的一丝丝血腥味。

    不对!!

    清秋平时一般都不乱叫的,今晚这么反常肯定是有事情。

    狼的嗅觉灵敏,它肯定是闻到了这股不知从哪里传来的血腥味才这样的急躁。

    于是他蹲下身,摸了摸清秋的大脑袋,低声说道:“去找阿姐,去保护她。”

    清秋听完,并没有立刻走,而是用一双眼死死地盯着他。

    于是鹿沧凌只好又开口道:“我不会有事的,去保护阿姐。”

    得到这句肯定的话后,清秋才头也不回的向内院跑去。

    看着清秋跑离的背影,鹿沧凌才立即闪身进了黑暗里。

    他倒要看看这空气中得血腥味是从哪里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你不能这么对我[穿〕〔快穿:穿成虐哭大〕〔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开局上错车,我被〕〔七零嫁糙汉,知青〕〔龙宸〕〔误入歧途苏玥〕〔玄幻:授徒万倍返〕〔这个世界不对劲!〕〔末世求生:我能看〕〔重生于80年代〕〔【快穿】病娇修罗〕〔不装了,抱上厂长〕〔司少甜妻,宠定了〕〔我的姐姐是群扶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