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仙尊归来〕〔穿越者纵横动漫世〕〔万相之王〕〔妖夫在上〕〔男人三十〕〔万古帝尊〕〔大夏文圣〕〔将军夫人惹不得〕〔摄政大明〕〔毒医狂妃:邪帝请〕〔盖世人王〕〔六道仙尊〕〔我的治愈系游戏〕〔每天都离现形更近〕〔自律的我简直无敌〕〔神权之上〕〔官路高升笔记〕〔人道大圣〕〔深空彼岸〕〔乡村作曲家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穿进古代后开局一块田 开局五十三块田
    既然付了银钱,拿了地契,这农宅和田地就是属于她鹿贺凛的了。

    “云玥、云岚,收拾一下,今晚我们便就在这歇息了。”鹿贺凛的眼睛转了转,便吩咐着自己的两个丫鬟收拾一下院子。

    “是,姑娘。”云岚和云玥齐声答着。

    “云风、云雨,你们同云玥和云岚一起。”鹿沧凌自然不能只让阿姐的两个丫鬟洒扫清理,便叫着自己的两个小厮一起去。

    “是,公子。”云风和云雨应了声后,便跟在云玥和云岚的身后一起洒扫清理。

    好在此处农宅并不大,四人很快便里里外外的都打扫了个干净。

    不过等打扫完成,天色已是披上了一层黑衣。

    黑夜将至,一行人的肚子自然饿的不行。

    “姑娘,奴婢做了些鸡蛋饼。您先垫垫肚子。”鹿贺凛刚想说好饿,准备怎么去找些吃食。云玥就跟变戏法似的端来了一盘子鸡蛋饼到鹿贺凛的面前。

    对于突然出现在眼前的鸡蛋饼,鹿贺凛很是惊喜,道:“云玥你可真是我肚子里的蛔虫,你怎么知道我饿了?”

    被鹿贺凛夸赞的云玥倒也没有洋洋得意,瞧着自家姑娘喜欢,她也高兴,道:“奴婢刚刚清扫厨房的时候,发现这厨房之中还有些鸡蛋和面粉,便做了鸡蛋饼,就是没有其他的好的食物,姑娘今晚就只能将就些吃了。”

    有得吃就不错了,鹿贺凛也不挑剔,更何况肚子饿了以后吃什么都香,鹿贺凛吃下第一口就被惊艳了,怎么感觉比以往的鸡蛋饼要好吃许多,连忙招呼一旁还在和萧荆说着话的鹿沧凌,道:“阿凌,快来吃鸡蛋饼。”

    鹿沧凌听到自家阿姐的声音,停止和萧荆说话,转头回答着鹿贺凛,道:“就来,阿姐。”

    鹿贺凛一边吃还一边问云玥,道:“云玥,你们今晚吃什么?”

    接着又一句:“那厨房里还有吃食吗?不能光我和阿凌吃啊。”

    云玥没想到自家姑娘竟如此的挂念他们,她的心底很是感动,道:“姑娘,还有的,您放心。”

    确实还有,只不过是一些糙米黑面,这些东西自然是不能给姑娘和公子吃的,不过拿来给他们自己做吃食那是正正好。

    虽然这段时日在府内吃得甚好,一时之间那些喇嗓子的食物吃下肚去也接受不了,可以前什么东西没吃过,现在又有什么可挑拣的?

    鹿贺凛听闻云玥他们有东西吃,便也就放了心下来,欢欢快快的吃上了这美味可口的鸡蛋饼。

    舟车劳顿,即便是坐车的鹿贺凛这一日下来也累的不行,便早早地歇下了。

    待鹿贺凛睡着之后,鹿沧凌的房内却还点着油灯,静静的看着书卷。

    身旁的云风有点忍不住的问道:“公子,您怎么知道今天下午那些人还会回来?”

    鹿沧凌的眼睛未离开过书卷,只是答道:“他不会甘心的。”

    怎么可能甘心呢?

    这可算作是一棵长期以往的摇钱树,就算是下午被那般的敲打,深夜时肯定也会杀回一个回马枪。

    果然不出鹿沧凌所料。

    深夜子时。

    一行人趁着黑夜鬼鬼祟祟的靠近这座农宅,手上还抱了不少的干柴。

    仔细一听,其中还有一道男声说道:“哼,有命买这宅子,就怕你没命住。”

    抢了他的东西,他自然也不会让这些人好过。

    今夜,就让你有命来,没命回!

    这时他好像就忘记了下午时他被那位娇美的小娘子差点吓尿的场景。

    几人速度很快,不多时便将农宅的外围都摆上了干柴。

    看着这围墙外的干柴,男人在黑夜中冷笑一声,便从怀中掏出了火折子,揭开拿嘴吹一吹,抛向那干柴之上。

    他甚至可以看到等会那院子里的一群人被猛火烧燎的场景,可真谓是大快人心啊!

    可这即将让他身心舒畅的场景却被一只突然出现的手给打断了。

    只见那手修长好看,手上还抓着他刚刚扔出去的火折子。

    男人当即大怒,怒吼道:“谁啊?给你爷爷我滚出来。”

    “是我。”

    黑暗中传来一道清朗的少年音,男人认得这音色。

    是下午那位可以以一当十的少年郎!!!!

    当即,男人便想着逃跑。

    可脚步未动,自己便被一掌给劈晕。

    萧荆的动作极快,不过片刻,跟随男人一同来的几人便都被萧荆一掌给劈晕。

    “来拖人。”

    待将最后一人劈晕,萧荆朝着门内喊了一声。

    农宅的木门被悄然打开,云雨的身影从门背后探出。

    他刚刚可是瞧得一清二楚,他们家萧总管左一手刀,再右一手刀,欻欻几下便把那几個人给弄趴下了。

    可真厉害!!

    没错,萧荆现在在外是识香阁的掌柜,在内就是府内的总管,府内的仆从除了听鹿家姐弟的话,便是听萧荆的话了。

    云雨一边佩服着自家的萧总管,一边拖着这地上如同死猪一样的男人。

    啧,可真重,平时也不知道吃了些什么,重得跟猪一样!

    他再瞧着萧总管,一手一个昏死过去的男人,看起来好不轻松。

    不由得感叹一声,看来还是自己太弱。

    等把所有来偷袭的人都拖进柴房,再捆在一起之后,才到鹿沧凌的房间,道:“公子,如您所料,他们那几人果然不甘心,想趁着半夜来烧了这农宅。若是没有警惕,农宅内的人应当无法逃出。”

    听完萧荆的回报,鹿沧凌才放下了手里的书卷,夜里书看得久了也乏得很,自当换点其他的事物看看,于是对着萧荆说道:“走吧,我们去看看他们。”

    萧荆带着鹿沧凌到了柴房,待云风为鹿沧凌搬来一把椅子,等他坐上之后,才道:“弄醒。”

    “是,公子。”回答鹿沧凌话的是云雨。

    接着就见云雨提起脚边的木桶,猛地向地上那一堆被捆成粽子一样的几人泼去。

    突如其来的一大桶凉水,自然把刚刚被那几个被萧荆劈晕的人给泼醒了。

    几人一醒来,便见着昏暗的柴房内,他们眼前正坐着一位面容精致的小郎君,而他的身后正是刚刚劈晕他们的那位少年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你不能这么对我[穿〕〔快穿:穿成虐哭大〕〔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开局上错车,我被〕〔七零嫁糙汉,知青〕〔龙宸〕〔误入歧途苏玥〕〔玄幻:授徒万倍返〕〔这个世界不对劲!〕〔末世求生:我能看〕〔重生于80年代〕〔【快穿】病娇修罗〕〔不装了,抱上厂长〕〔司少甜妻,宠定了〕〔我的姐姐是群扶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