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嘉平关纪事〕〔神降天劫生〕〔天神封名录〕〔重生曼哈顿1978〕〔男人三十〕〔张大夫,你大胆一〕〔仙尊归来〕〔穿越者纵横动漫世〕〔万相之王〕〔妖夫在上〕〔男人三十〕〔万古帝尊〕〔大夏文圣〕〔将军夫人惹不得〕〔摄政大明〕〔毒医狂妃:邪帝请〕〔盖世人王〕〔六道仙尊〕〔我的治愈系游戏〕〔每天都离现形更近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穿进古代后开局一块田 开局六十六块田
    葛言这边还把着周祁钰哭嚎,身后却是突然响起了葛清玉哀怨的声音:“父亲!!”

    居然都不看他一眼!

    葛清玉一声真情实意的叫喊,只是他的好父亲却没搭理他。

    “父亲!!”

    又是一声。

    这下,葛言才算是恍若回神一般,稍稍转头撇了撇身后的无能儿子,嫌弃似的开口道:“听到了,听到了!一直喊什么,我又没耳聋。”

    “父亲,这么几年未见,你怎么都不关心关心我?一来便抱着殿下不放手。”

    葛清玉的声音越发的哀怨。

    好似一个不得郎婿知心的怨妇。

    “殿下救我于危难之中,我不感恩殿下,难道感恩你吗?”

    葛言直接开怼,一时之间葛清玉竟然也哑口无言。

    “父亲!”

    葛清玉无话可说,只得委屈的叫着自家父亲。

    “咳。”

    “我们还是先回府吧。”

    还是周祁钰实在是看不下去,他觉得不能再放任下去。莫不是叫周围的人看了笑话。

    葛言到达京城的消息自然也传到的皇宫之内。

    几乎是同时周皇和徐贵妃便收到了消息。

    “陛下,葛大人到京城了。”

    “嗯,朕知晓了。”

    周皇听完身旁大太监传来的消息,没有任何的情绪起伏,仿佛只是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罢了。

    这边的凤鸾殿,徐贵妃正在软榻之上吃着新进贡的葡萄,颗颗色泽饱满,属于上乘。

    咽下口中的葡萄,才道:“那葛言回来了便就回来了,他也不是一个可以翻出大浪之人。”

    由此可以看出,徐贵妃并不把葛言放在眼里。

    在她眼里,不足为据。

    眼见着这朝堂她即将收入囊中为她儿所用,几个跳梁小丑她还是不放在眼里。

    可殊不知,这却是徐贵妃犯的大忌。

    越接近结果之时,越要谨慎小心。

    直到最后,徐贵妃才是知道自己到底有多么的荒唐可笑。

    即便是几根木棍,找好角度,也能撬动庞然大物。

    所以并不是没有反击的机会,只要一击毙命即可。

    -

    自上次鹿贺凛在田埂上救过一个男人之后,便不时的有人来农宅拜访,祈求看病医治。

    鹿贺凛对此是求之不得。

    这样她既不用出门去找寻需要看病之人,还可以在自己的地盘,一举两得,实在是极好。

    这不,今日便就又有人来求医,但此人却与之前的只患有一些小病的人不一样,他竟是下半条腿都被咬掉。

    正止不住的在往外冒血,血水混合着浓水,看得人直打寒颤。

    鹿贺凛当然也没见过这等场面,所有的死和伤她皆是听闻过,真正的看到现场,她还是第一次。

    那人疼得已经说不出话来,脸色苍白,明显是失血过多,要是再不止血,估计还没真正的开始治疗,就已经失血而亡了。

    旁边的应当是他的妻子,跪在地上不断的祈求道:“求小娘子救救我夫君,求小娘子救救我夫君。”

    鹿贺凛很纠结。

    她不敢保证能否真的有能力医治这人,但又于心不忍,只得道:“我尽力而为。若是我无能为力,那我便为他止血,后你便带着他去城里找医师吧。”

    见鹿贺凛终于松口,妇人连忙磕头拜谢,道:“多谢小娘子,多谢小娘子。”

    “嗯。”

    这句话后,鹿贺凛便不再看那妇人。

    而是转头对着云玥和云岚说:“云玥你去打些清水来,云岚你去拿些纱布。”

    “是,姑娘。”云玥和云岚见此场景不敢耽搁,连忙答应着去做了。

    而鹿贺凛这是不敢动这人,掏出银针,在他的腿上迅速的扎上几针。

    伤口处的血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了下来。

    鹿贺凛不禁的长呼一口气,看来有效。

    如果是九摇凤尾针没用,那她便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很快,云玥和云岚便把鹿贺凛要的东西给拿了来。

    还缺一样。

    消毒的酒精。

    可是这古代哪会有什么消毒的酒精?

    这该如何是好?

    直接用烈酒吗?

    怕是不太行。

    等等,鹿贺凛突然想到她好像在《黄帝内经》中看到过,花椒与盐煎汤合用,则有温中散寒、除湿止痛、杀虫解毒、止痒解腥、凉血润燥的功效。

    她想,这便是古代用的消毒水了吧。

    转头,又对云岚和云玥道:“避开银针,将他的伤口处清理一下。我稍后再来。”

    “姑娘,我同您一起去。”云玥担心鹿贺凛自己一个人会忙不过来,便提出自己也要跟着去。

    鹿贺凛看了云玥一眼,便道:“来吧。”

    其实这也不是什么难事,花椒和盐二比一的比例,加水煮沸一盏茶的时间便可。

    这对于云玥来说并不什么难事。

    鹿贺凛将这事跟她说了以后,云玥连忙说道:“姑娘,包在我身上。”

    云玥去煮了花椒盐水。

    鹿贺凛却想的是还是得需要消毒酒精才行,等这件事之后,便做一些吧。

    鹿贺凛转身回去之后,并没有任何变化,只是手上多了一把剜肉的小刀。

    那人的伤口处已经开始出现腐肉,若是没有把腐肉去除,还不能包扎的。

    鹿贺凛拿着剜肉的小刀,在靠近那人时却顿住了脚步。

    稳稳的站在原地。

    似乎是一脚也踏不出去。

    在没人看见的地方,她放在袖下的小手忍不住的发抖。

    她,从未做过这样的事情。

    她怕,万一她下手太重该如何是好。

    她怕,万一她弄巧成拙该如何是好。

    总之,她就是很怕,没有良师,没有益友,没有教导,仅仅是凭她自己靠着书本才学到了现在。

    平时的一点小打小闹或许不是什么问题,可真的到了要动真格的场面,她真的怕了。

    甚至有点不受控制的往后退一步。

    要不就算了吧。

    她在心里对自己这样说着。

    她不行的。

    可下一秒,她又想着不行的,不进则退。

    要是遇见困难就选择逃避,那么她的医术恐怕无法精进。

    就在鹿贺凛还在内心给自己做斗争的时候,云岚这边总算是避着银针把这腿上的血迹给清理了一下。

    身旁水盆里的水都飘满了乌红。

    她刚开始下手的时候,也是有点害怕,毕竟那伤口处看着实在是骇人。

    不过姑娘让她清理,她肯定要做好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你不能这么对我[穿〕〔快穿:穿成虐哭大〕〔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开局上错车,我被〕〔七零嫁糙汉,知青〕〔龙宸〕〔误入歧途苏玥〕〔玄幻:授徒万倍返〕〔这个世界不对劲!〕〔末世求生:我能看〕〔重生于80年代〕〔【快穿】病娇修罗〕〔不装了,抱上厂长〕〔司少甜妻,宠定了〕〔我的姐姐是群扶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