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嘉平关纪事〕〔神降天劫生〕〔天神封名录〕〔重生曼哈顿1978〕〔男人三十〕〔张大夫,你大胆一〕〔仙尊归来〕〔穿越者纵横动漫世〕〔万相之王〕〔妖夫在上〕〔男人三十〕〔万古帝尊〕〔大夏文圣〕〔将军夫人惹不得〕〔摄政大明〕〔毒医狂妃:邪帝请〕〔盖世人王〕〔六道仙尊〕〔我的治愈系游戏〕〔每天都离现形更近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穿进古代后开局一块田 开局七十八块田:鹿沧凌受伤
    半个时辰后,鹿贺凛将鹿沧凌身上的全部金针都取了下来,才算是真正的松了一口气。

    取下金针之后,鹿贺凛身形未动,她打算就在这里等着鹿沧凌醒来。

    不然她不放心去做任何事。

    从刚才到现在已经是深夜。

    一旁的云玥和云岚互相看了一眼,眼中的担忧不言而喻。

    即便是公子受了伤,可是现在姑娘已经为他包扎好了。

    现在,她们担心的是鹿贺凛的身体。

    一整个下午,鹿贺凛都没吃东西。

    今晚又发生了这般的事情,这样下去身体会受不住的。

    于是,云玥开口道:“姑娘,深夜了。您今晚也受了累,公子这里由奴婢替您守着好吗?”

    一旁的云雨也附和道:“是啊,姑娘。公子这里由小的守着就行,您先回去休息吧。”

    几人都想劝着鹿贺凛回去休息。

    但是,鹿贺凛可一点都不想走。

    几人只听她说道:“不,我要在这里守着阿凌醒来。”

    她不走!

    除非阿凌醒来!

    几人见劝不动鹿贺凛,便就歇了心思,一起陪着鹿贺凛等着鹿沧凌醒来。

    一时之间,屋内静得连根细针掉落都能听得见。

    只是这死一般的沉寂很快被外面的声响打破。

    “你们是谁?”

    萧荆的声音在外面响起。

    接着便是冷兵器发生碰撞的声音。

    鹿贺凛听到声音,连忙推开门出去。

    接着,就见到和周祁钰的亲卫打作一团的萧荆。

    作为周祁钰的亲卫,心底实在是有苦说不出。

    这叫什么事啊?

    这小郎君上来二话不说就动手,他们都没时间解释,还不能伤害这位小郎君,不然回去可跟殿下交不了差。

    “萧荆,住手。”

    因为出声的是鹿贺凛,所以萧荆立即停下了要进攻的手。

    而周祁钰的那两名亲卫也在下一秒收了手。

    鹿贺凛走上前去,站在几人中间,对着萧荆说道:“这二位是救了阿凌的恩人,不得无礼。”

    一听鹿贺凛把自己称为恩人,二人连忙否认道:“算不上恩人,鹿小娘子客气了。”

    萧荆听到他们居然是救了鹿沧凌的人,即刻对着自己刚才的冲动而后悔,带着抱歉的语气,道:“抱歉,方才是在下冲动了。”

    “不妨事,不妨事。”两人皆是不在意的笑了笑说道。

    接着,二人便见着萧荆直接在鹿贺凛的面前跪了下去,道:“姑娘,萧荆无能,害了公子!”

    若是今日是他去接公子回府,那或许公子今日便不会受伤。

    “不怪你。好在,阿凌回来了。”

    鹿贺凛的声音淡淡,听不出是怪罪还是如何,她现在实在是没有心情面对其他人。

    接着又说了句:“起来吧。”

    然后就再也没看萧荆一眼,直接回了屋。

    还是守在鹿沧凌身边安心。

    萧荆看着鹿贺凛远去的背影,咽下了要脱口而出的话。

    其实他还带回了一人,只是现在还不是说这些的时机。

    罢了,待公子醒来之后再说吧。

    萧荆起身之后,同那二人一样,守在鹿沧凌的屋外。

    等待着里面的小公子醒来。

    直至天色渐白,烛台上的蜡烛被烧光,鹿沧凌才醒了过来。

    他只是手指微动,便感到了钻心般的疼痛。

    刚从昏迷中醒来的迷糊也消散了不少,之前发生的事情鹿沧凌也想起来了。

    是的,他中箭了。

    伤处正中肩胛,再往中间几分便是直击心脏。

    若是真的一箭穿心,那他可能真的要死了。

    鹿贺凛趴在鹿沧凌的床沿,睡得很不安稳。

    睡眠也是极浅。

    鹿沧凌只是稍微动了动,鹿贺凛便就感觉到了。

    立即睁开了眼,对上的便是鹿沧凌清明的眸子。

    “阿凌,你醒了!!”

    鹿贺凛惊喜的出声。

    “阿姐。”

    受了重伤又昏迷了一整夜,鹿沧凌的嗓音因为干涸缺水而变得有些沙哑。

    “阿凌,你能醒来真的是太好了。”

    直到现在,鹿贺凛才觉得自己能够哭了。

    鹿沧凌昨日受伤的那一幕真正的是把她吓住了。

    “你要喝水吗?我给你倒水。”

    鹿贺凛自然也听出了鹿沧凌声音的沙哑,转身便去给鹿沧凌倒水。

    鹿贺凛的声音自然也是让房内的其余几人都醒了过来。

    他们一醒来便就见到了已经清醒的鹿沧凌。

    云雨:“公子,太好了,您没事了!”

    云岚:“公子,您醒过来真是太好了!”

    云玥:“公子,您终于醒来了!”

    众人皆是一脸喜悦,看得出鹿沧凌能够醒来,他们真的由衷的高兴。

    但床榻之上的鹿沧凌喝过鹿贺凛递来的水之后,却冷冷的看了一眼云雨。

    而几步开外的云雨自然也看到了鹿沧凌那暗含冷意的眼神,不由得缩了缩脖子,回想起鹿沧凌昏迷之前说过,若是让姑娘知道了他受伤的事情,一定会唯他是问。

    可是,当时那种紧急情况,云雨也是没有办法。

    又不能放着公子不管。

    大不了,到时候找姑娘求情!!

    云雨想到此,脖子又不由得梗了梗。

    鹿沧凌瞧见,眉眼一挑。

    哟,看来还挺硬气?

    鹿沧凌醒来的消息,从屋内几人的口中传向屋外。

    一直在屋外守着的萧荆,立即开门进屋,直接跪在了鹿沧凌面前道:“公子,都是萧荆的错。是萧荆没保护好公子,请公子责罚!”

    对此,鹿沧凌只是看了一眼萧荆,淡声说道:“不是你的错,是因为我拜了庄千寻为师,引得了他人不满而已。”

    “即便是不满,就要杀人灭口吗?”

    鹿贺凛惊呼出声,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啊?

    看别人做了当代大儒的弟子,便要不满的杀了那人?

    这世道,对于本身是现代人的鹿贺凛还是无法接受。

    在这个世道,人命可真轻贱。

    对于鹿贺凛的惊讶和不满,鹿沧凌安慰的出声道:“还好我有阿姐,我不会有事的。”

    鹿沧凌不说这话还好,一说,鹿贺凛便觉得好似受了天大的委屈,带着哭腔道:“我就是觉得这些人真坏,见不得别人好。害阿凌你受了苦。”

    她也是替鹿沧凌觉得委屈。

    聪明能干有错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你不能这么对我[穿〕〔快穿:穿成虐哭大〕〔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开局上错车,我被〕〔七零嫁糙汉,知青〕〔龙宸〕〔误入歧途苏玥〕〔玄幻:授徒万倍返〕〔这个世界不对劲!〕〔末世求生:我能看〕〔重生于80年代〕〔【快穿】病娇修罗〕〔不装了,抱上厂长〕〔司少甜妻,宠定了〕〔我的姐姐是群扶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