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我只想种田〕〔神豪从游戏开始〕〔成年人是没有爱情〕〔一号狂兵〕〔你好,邬先生〕〔花掉1000000亿〕〔荒野之活着就变强〕〔我的奇幻道具〕〔恶魔就在身边〕〔陆先生,爱妻请克〕〔贵女重生:侯府下〕〔花都天才医圣〕〔极品小村民〕〔一剑斩破九重天〕〔爆笑世子妃:爷,〕〔清穿之八爷后院养〕〔一胎二宝:总裁宠〕〔天启预报〕〔烂柯棋缘〕〔贞观贤王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穿越公元2870年 24、审批文书
    这就是她这几日的饭食——营养补充条。

    她瞥了眼落在地上的营养补充条,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慢慢从床上起来,然后走过去将落在地上的营养补充条捡起来,又慢慢回到床上。

    轻轻拧开营养补充条的盖子,放在嘴里吃了一口,她就不再动作,任由其含在嘴里。

    脑海里是暗月的声音,“今天的这个营养补充条里,也有虚弱剂,看来那些人是怕你暴起反抗了。”

    “他们还真看得起我。”夏惜禾苦笑着回答,连日待在这种压抑的环境下,她的心情实在是糟透了,而且这样的日子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结束。

    “实在不行,我们可以越狱!”暗月提议道,“四周的墙壁虽然都是坚固的合金组成,不过,这些还困不住我,我能将它们全部吞噬!”

    “这太难了……而且就算能从这里出去,外面恐怕也……”夏惜禾并不想这样做,但如果事情真到了不可挽回的地步,那也只能这样了,毕竟她还不能死在这里!

    “只要我们计划精密一些,还是有机会的。”暗月开始琢磨着如何越狱。

    夏惜禾没有话,此刻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啪嗒”合金大门突然被打开了!

    暗月怪叫一声,“这人实力很强!我都没发现他的到来!你要心!”

    夏惜禾眯着眼睛,看向来人,外面的传来的光不是特别亮,让她可以接受。

    她一眼就认出了来人,是因洛!他怎么会来这里?

    因洛轻轻把门带上,光线又回到之前的昏黄,夏惜禾能清晰的看到,今天的因洛穿着格外正式,跟那天演讲时一样,穿着整齐的黑色军装,外披一个白色和金色相间的大衣。

    他慢慢走到夏惜禾的面前,淡蓝色的眸子冷淡的扫过夏惜禾,却没有开口话。

    “少将大人……”夏惜禾轻声问候道。

    因洛微微颔首,手指微微一屈,脚下寒气飘荡,整个房间瞬间覆盖上一层浅浅的寒冰。

    “啊湫!”夏惜禾打了个喷嚏,惊愕的看着四周覆盖着寒冰的墙壁。

    “暂时屏蔽那些监控设备而已,不必惊慌。”因洛敛下眼帘,突然开口,“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夏惜禾点点头,有些不明所以的看向因洛。

    半晌,因洛看着夏惜禾疑惑的模样,轻轻嗤笑一声,“……算了。”他怎么能去问这种明知故问的问题。

    想问的话最终还是没有问出口,他沉默着从怀中取出一张折叠在一起的纸,递给夏惜禾,缓缓道,“随我出去吧。”

    夏惜禾愣愣地看向因洛,抬手慢慢接过那张纸,心翼翼的打开——

    暗芯片审批通过文书!?

    纸的最上方清清楚楚写着这几个字,而下面的内容,正是她——夏惜禾审批通过的证明,上面还盖有联邦审批通过的签章!

    最底部落款人也是她的名字!是她!没错,真的是她。

    夏惜禾还来不及开心,就看到另一边的担保人字栏上是用英文印刻的名字,因洛·威特朗斯!

    这是……

    明明是那么轻薄的纸张,此时,夏惜禾却感觉沉重万分。

    “谢谢你,少将大人。”夏惜禾最终憋出一句话。

    “感谢的话就不必了,走吧!”因洛侧过身,优雅的走向门口,修长的手指在门上轻轻叩了两下,外面的人一下子就从外面把门打开了。

    夏惜禾傻傻的坐在床上,脑海里是暗月惊喜的叫声,“有救了!这下子不用越狱了,话这是谁啊?你怎么认识的?竟然能搞到这个文书,这东西可不是那么好审批的!”

    夏惜禾也想知道,明明两人才认识几天,为什么因洛少将要对她这么好?

    “还愣在那干嘛?”因洛回过头,对着还在床上发呆的夏惜禾道。

    “呃……我来了!”夏惜禾慌忙从床上下来,紧跟在因洛的身后,随着他一起出了这间房间。

    走出房间,一眼望去,就是一个银白色的合金甬道,另一边还站着两个军装男子和一个女人。

    那个女人正是夏惜禾醒来后见到的那个!

    只见她抿着笑,朝着夏惜禾打了个招呼,“还真是不简单呢,姑娘!有威特朗斯少将亲自为你保驾护航,真是让我羡慕啊!”

    夏惜禾目光轻轻扫过前面的因洛,然后微微垂下头,抿着双唇没有话。

    “久梨姐,那就再见了。”因洛沉声向那女人道。

    夏惜禾这才知道这个女人叫久梨,真是一个好听的名字。

    “哪里,能为少将服务是我的荣幸!希望下回有机会能再见喽!”久梨毫不掩饰的朝着因洛抛了个眉眼。

    “走吧。”因洛偏头向夏惜禾了一句,便带头朝前走去。

    夏惜禾快步跟上,走了几步,又不由自主的向后一看,见久梨依旧在那笑着目送他们,好像一切都再正常不过,可是,为什么这个久梨给她的感觉……十分奇怪呢?

    待因洛和夏惜禾彻底走后,久梨的笑容也收敛了起来,她身后的其中一个男子慢慢走到九黎的身后,声的问,“久梨姐,就这样轻易放那个女人走了吗?她可是……”

    “那怎么办?人家可是还拿了联邦审批文书的,不放行不过去的。”久梨瞟了一眼身后的男子,语气冷淡,“虽然有些可惜,不过既然走了那就算了,反正在这段时间里,我已经知道了足够多的东西。

    ……

    夏惜禾走出这片区域,才知道原来她一直都在这个拱形建筑里,也就是桓上校带她进去的芯空世界,而她之前一直被囚禁地方,正是那扇巨大的银白色合金大门里!

    真是不敢想象,那厚重的合金门里,竟然还有一个个房间!

    不过总算从那里出来了,抬头看向蔚蓝的天空,夏惜禾用力的吸了一口空气,心中感叹,真是久违的自由空气!

    “我们这是去哪?”夏惜禾跟着因洛身后,看着周围的建筑越来越稀少,不由问道。

    “去我的飞船停靠场。”因洛顿了顿,解释道,“等下我们就要前往中央城。”

    “去中央城?为什么?”夏惜禾好奇地问,她看过书,知道中央城是现在中国的首都。

    “我需要和中国政府合作一些事情,这也是此次我来中国的目的。”因洛已经可以看到远处停靠在草坪上的飞船。

    “那我也一起去吗?”

    “你现在已经不适合留在乐氏管辖区了,你的暗芯片虽然已经得到联邦的许可,但还要你们国家的首席批准,不然你会被逐出中国境内。”因洛回答道。

    “那我得到首席的批准,就能回来学习吗?”这样,找钰和芷萱也会方便了不少。

    “不。”因洛淡淡的否定道,“你是暗芯片的宿主,虽然还没成长起来,也算是一个危险人物,必须在政府的眼皮子底下,所以,你未来的学习也会在中央城里。”

    “这样啊……”夏惜禾心中有些沮丧,如果真是那样,她究竟什么时候才能找到钰和芷萱?

    暗月沉寂了半天,突然在夏惜禾心里,“别担心,到时候我们有了实力,想开溜还不简单?”

    “到时再吧,我的担保人是少将……如果我走了,他会有麻烦的。”夏惜禾心想着。

    “到了。”因洛停下脚步。

    夏惜禾听到因洛的话,结束了和暗月的对话,抬起头,只见那绿色的草坪上,停泊着一辆十分壮观的飞船!

    她还是第一次看到飞船,不由发出一声感叹,“哇!”

    因洛没有理会她,直接走到飞船的腹部下,那里已经延展出了一个楼梯,因洛迈着步子优雅的走了上去。

    夏惜禾也来不及再细细观摩,跑着跟上因洛,走上了飞船。

    原本以为只有她和少将两人,可到了里面才发现,竟然还有络卿和绯樱?!

    这两人怎么会在这里?

    “你怎么会在这里?”络卿看到夏惜禾的瞬间,立刻从位置上站了起来,有些惊喜道。

    “我还想问你怎么在这呢!”夏惜禾回了一句。

    “坐吧,少将已经去驾驶室了,飞船就要开了。”络卿感受到飞船的引擎震动,拉着夏惜禾坐下。

    夏惜禾诧异的看了络卿一眼,在位置上坐下。

    感受着飞船慢慢腾空而起,夏惜禾偏过头欣赏着外面的风景。

    “你知道吗?这几天因为你的事情,学校可热闹了。”络卿端了杯果汁放在夏惜禾面前,苦笑着。

    “发生什么事了?”夏惜禾接过果汁,好奇的问。

    “你大约不知道暗芯片曾在这个世界造成的影响,因为它引起的恐慌,曾经让人闻声丧胆。”络卿叹了一口气,继续道,“这几日学院里的学员,也差不多是这个状态。”

    “有这么可怕吗?”夏惜禾回想了一下那个老头,好像确实有点……

    “你可能不了解,拥有暗芯片的每任主人,都曾经做出了惊天动地的事情,这些事情,在当时引起的轰动太大了!”络卿虽然不曾亲眼见过那些人,但仅仅从家族记载中,就已经深切体会到当时那些人的残暴!由此可见,真正的情况有多惨烈……

    “我确实不知道,你可以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总裁私宠妻江瑟瑟〕〔极品老木匠〕〔厉少宠妻至上〕〔苏茜茜小陈叔叔免〕〔罗依依与沈敬岩小〕〔古龙绝技横行大明〕〔神戒缘〕〔山野汉子旺夫妻〕〔娱乐之从吐槽大会〕〔特种兵之御兽龙皇〕〔穿越兽世之征服冷〕〔萧尘〕〔回到八零好当家〕〔王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