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名门医妃(温〕〔萌妻出没,霸道前〕〔都市妖孽狂医〕〔蜜爱深吻:权少豪〕〔重生手艺人〕〔海贼之剑魂之刃〕〔窝不是玉皇大帝〕〔阿加斯特的魔石舞〕〔重生之科技香江〕〔我真没想有天后姐〕〔嬉笑不恭的侦探〕〔死人剑〕〔熊猫大佬〕〔西南崛起〕〔李朝万古一逆贼〕〔一吨超人〕〔一不小心就成了宗〕〔农女娇妻别太甜〕〔沈清曦楚烨〕〔假面骑士至上加速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穿越公元2870年 第252章 、蔷薇花海
    萨月刑妖冶的俊脸上扬起一抹醉人的微笑,他眸间潋滟,波光莹莹,揉杂着碎钻般夺目的光彩,看得夏惜禾莫名有点心跳加速。

    快步转身离去,夏惜禾在萨月刑看不到的地方拍了拍胸脯,碎碎念,“卧槽,这家伙笑起来怎么感觉能勾人魂似得?一个男人长得这么妖孽干什么?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啊……”

    大概以前萨月刑笑起来总有种算计的感觉,如今带着一种纯粹的阳光自然有种截然不同的魅力!

    夏惜禾一直以为自己跟因洛这种风华绝代的人相处久了,对于帅哥的免疫力也提升到了处变不惊的层次,如今碰上萨月刑这种美得妖冶的男子,好像有点破功?

    啧啧,以前竟然没发现这家伙有这魅力,莫非是之前他一直穿黑袍的缘故?

    夏惜禾一路胡思乱想的来到另一侧,走到距离络卿大约只有三、四米的位置时,被萨月刑扰乱的心神才逐渐回归。

    还不等她靠近,不远处的络卿就已经看到她的到来,与周围的人礼貌的招呼了一声,便朝夏惜禾走来。

    “你找我?”络卿走至夏惜禾的面前,眼神中有丝不可察觉的期待。

    夏惜禾点点头,“我想跟你聊聊。”

    “好啊。”络卿扬起一抹温柔的笑容,那笑容温暖人心,仿佛可以融化寒冬的冰冷。

    他指了指落地窗外的庭院,“我白天的时候发现外面有个很漂亮的地方,我带你去看看?”

    “嗯。”夏惜禾心想着这里人多,找个偏僻点的地方再也好。

    得到夏惜禾的同意,络卿英俊的脸上笑意更加浓烈,似是想到什么,忽然柔声道,“你等我一下。”

    还不等夏惜禾回答,就见他朝最近的长桌走去,仔细挑选了一块蛋糕后,有找了服务员要了杯热牛奶才折身返回。

    “走吧,跟我来。”络卿率先带头走去。

    夏惜禾驱步跟上。

    两人的离席悄然无声,并没有引起其他人的注意,只有萨月刑和绯樱注意到了。

    只是绯樱没有采取任何行动,而萨月刑则不着痕迹的丢出一只鸠虫尾随两人而去。

    两人踩过一条白石铺就的径,四周有对称的悬浮夜灯,闪烁着柔和的灯光,令夏惜禾感到诧异的是,径两边放眼望去,是成片成片的蔷薇花海!

    明明此时不是蔷薇花的花季,它们却绽放出了属于它们的美丽!

    大约又走了几十米左右,就看到前方有一排拱形的篱笆,上面爬满了蔷薇花,娇嫩的绿,艳丽的红,美如画。

    那拱形的篱笆一个接着一个,宛若一个花海隧道,在这夜色中绽放出不可思议的魅力。

    穿过花海隧道,顿时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率先映入眼帘的是不远处欧式的凉亭,凉亭旁清澈透亮的湖泊,以及一大片的花海,在花海中央,有一片绿茵,那里摆放着一个双人秋千架。

    “好美啊!”夏惜禾情不自禁的感叹道。

    “来。”

    络卿轻轻一笑,将手中的热牛奶塞进夏惜禾的手里,然后自然的牵起她的另一只手,穿过绿茵道,走向中央的秋千架。

    夏惜禾看着两人握在一起的手,心中又增加了几分愧疚。

    她始终要辜负他啊!

    来到中央的绿茵草地,从这里看去,那大片大片盛开的蔷薇花美得不可思议,粼粼波光在夜空下闪烁着细碎的光彩,给这片花海增添了别样的色彩。

    “要试试看吗?”络卿指着旁边的秋千架。

    “络卿……”夏惜禾看着他期待的眼神,闪过一丝不忍和决绝,仅仅对视了两秒,她就别过头去。

    她刚刚吐出两个字,就被络卿伸手按住嘴唇。

    他,“别,我知道。”

    夏惜禾身体微微一僵。

    络卿好像什么事情都没发过一般,带着她在秋千架的中央坐下,然后绕道她的身后,为她一下一下推着秋千。

    其实这秋千完全可以使用人工智能自行摇摆,但是络卿却乐得亲手体验这种乐趣。

    “喜欢这里吗?”络卿注视着眼前的人影,他第一次可以这么近距离的,不用顾忌的看着她,也许他已经猜到她想要得话,但是这可不可以再来得慢一些?

    再慢一些……就好。

    “嗯,这里很漂亮。”夏惜禾看着那望不到边际的花海,一朵朵深红色的蔷薇绽放着,真得极美!

    “你喜欢就好。”只要你喜欢,这些我亲手为你移植到这,一株株养护成活的蔷薇就有了它的意义。

    瞥见夏惜禾手上还未动过的牛奶,络卿温柔的轻声嘱咐道,“你在宴会上都没吃什么东西,先喝点热牛奶吧,以后空腹就不要喝酒了,伤胃。”

    “嗯……”夏惜禾埋头喝了一口,原来从她j ru宴会厅,他就已经关注她了吗?不然他怎么知道她什么都没吃?

    夏惜禾又喝了几口,牛奶就被一只宽厚好看的手掌夺去,他,“试试这蛋糕吧,不油腻,味道也不错。”

    话音落下,一个白瓷盘盛着一块精致的蛋糕就出现在了她的眼前,那是他一直心翼翼端在手心的蛋糕。

    “那你的呢?”牛奶给她,蛋糕给她,他准备的全都被给了她,那他自己呢?

    “我吃过了。”他的声音低沉而温柔,带着丝丝宠溺,丝丝怜惜。

    他的一句话,让夏惜禾顿时语塞,因为她根本不曾注意过他这些,他有没有吃?喝了多少酒?又是否是空腹喝……

    都没有。

    如果她早一点关注他,是否会早一点发现他的心意?

    她微微垂眸,掩饰住自己复杂的情绪,用叉子取下一块蛋糕放入口中,甜而不腻的馨香弥漫在她的口腔。

    蛋糕确实非常好吃,可为什么她的鼻尖有些酸涩呢?

    感动吗?

    一点都不感动那是假的,夏惜禾从到大从未像此刻一样,感觉自己被人用心珍惜和对待。

    “谢谢你,络卿。”夏惜禾的声音有些。

    “下一句是不是要对不起了?”络卿开玩笑的道。

    “我……”夏惜禾想的话再也不知怎么出口。

    “你要的,我都知道……”他宽厚的手掌落在她的头顶,轻轻的揉了揉她的发丝,“我也知道你的选择,但我……不甘心啊。”

    “也不知道怎么就喜欢上你这个没良心的,明明是我第一个遇见你的啊!”络卿低低的自嘲着,眼角有些晶莹。

    夏惜禾忍不住偏头去看他,却被他一手按住,“别转过来。”

    夏惜禾一僵,不动了。

    “我们打个赌,在我离开这里前,如果你转头看我,不管是有意还是故意,我都当你接受了我的表白,就算你之后后悔,我也绝不会放弃!如果你没有,就表示你拒绝,我……会如你所愿。”络卿一手慢慢从夏惜禾的头上离去,他,“现在开始了。”

    “那你……现在要离开了吗?”夏惜禾一出就后悔了,她怕络卿会以为她迫不及待想让他离开,于是立刻又解释道,“我的意思是我怎么知道你什么时候离开?”

    夏惜禾感觉自己大有越解释越乱的赶脚。

    “我知道你的意思。”顿了顿,他又道,“你会知道的。”

    这时,夏惜禾感觉身后有个力量,一下一下的推动着她身下的秋千,不轻不重,让她正好能感觉到身后那个人的存在。

    “放松些,就当陪我一起看次蔷薇花海。”络卿道,“知道蔷薇花的故事吗?”

    夏惜禾摇摇头。

    “要听听看吗?”

    “嗯。”

    “那我给你讲,你也别光顾着听,记得把手上的蛋糕吃完。”

    “……嗯。”

    “很久以前,有一个叫蔷薇的姑娘,她早年丧父,一直跟母亲相依为命。邻居有个青年叫阿康,他乐于助人,心地善良,经常帮助蔷薇,时间久了,两人渐生情愫,相互爱慕。后来碰上皇帝选妃,广纳年轻貌美的女子,蔷薇也在众女子一列,可她已经有了喜欢的人,誓死不从,皇上知道后大怒,下令追捕,并且活要见人死要见尸。蔷薇和阿康得知后,奋力逃跑,可最后还是被官兵抓到,为了不连累阿康,蔷薇选择跳崖结束生命,而阿康亦生死相随。”

    “后来,蔷薇和阿康的尸体就被带到了皇帝的面前,皇帝为了泄愤,用了数种手段,可奇怪的是,不论是火烧、刀砍、沉海,两人的尸体依旧完好无损,最后两人被一起葬在了他们的家乡,数年后,有人发现,他们两人的坟前长出一朵花,那就是蔷薇花。”

    他的声音低沉温润,如细雨春风,仿佛不知不觉就能渗透进人的心扉。

    讲完故事,夏惜禾吃着蛋糕,认认真真的看着这大片的花海,忽然道,“我记得蔷薇有好几种颜色,你看这里只有红色的一种。”

    “这不是红色,是深红色。”络卿温柔的解释道。

    “不一样都是红色吗?”夏惜禾疑惑的问。

    “它们代表的意义不一样。”络卿望向一望无际的蔷薇,嘴角轻轻扬起。

    夏惜禾愣了愣,“这里不是白玉宫的花园吗?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微信搜索公众号:wmdy66,你寂寞,姐姐用电影温暖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极品老木匠〕〔厉少宠妻至上〕〔神戒缘〕〔萧尘〕〔罗依依与沈敬岩小〕〔拳皇在诸天世界〕〔虎行全球〕〔天道奇侠传〕〔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古龙绝技横行大明〕〔都市之战神归来〕〔兵意铸道〕〔诸天妖商〕〔横店大神养成系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