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蚀骨强宠总裁妻〕〔萌宝成双:霍少的〕〔超神道术〕〔乡村透视仙医〕〔神宠全球降临〕〔夫人,你马甲又掉〕〔傲世惊鸿〕〔大唐公主之无敌战〕〔洪荒造化大道〕〔封寒狱〕〔我家的妖狐大人〕〔御神箓〕〔过气影后不好惹〕〔超强至尊女婿〕〔开局坑死神龙〕〔安启群侠录〕〔木叶之最强嘴遁〕〔报告总裁:有人追〕〔飞上枝头盖凤凰〕〔日常系男神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穿越公元2870年 第309章 、一吻情定
    什么不对?

    蒙德和图维也两人都是一愣。

    “你的眼神不对!司令看我的眼神不是这样的……”这话一出口,连夏惜禾自己都怔愣了。

    为什么我会有这样的想法?

    夏惜禾的声音越来越弱,最后反倒是把自己得呆愣在了原地。

    一个胆大的想法出现在她的脑海,他……是不是也喜欢自己?

    “你没事吧?”图维也察觉到她的不对劲。

    蒙德轻咳一声,对图维也道,“这里没你什么事了,你先回去准备准备。”

    图维也应了一声,察觉到气氛有些不对,又似乎帮不上什么忙,就不再逗留,转身离开。

    “你……”

    “司令在哪?我想见他一面!”

    蒙德才刚吐出一个字,就被夏惜禾的声音淹没。

    她似乎怕蒙德再拒绝她,于是又道,“我知道你一直都知道司令在哪,只是不愿意告诉我而已……可是,这次之后,我不知道我还有没有机会再见到他,或许他早就不愿意见我了,但是我还是想当面跟他清楚,一次就好,就一次!”

    蒙德沉默的抿了抿唇,态度有些松动。

    也许让那两人清楚也好,省得一个每天白天削尖了脑袋想见某人,而某人每天深夜又悄无踪迹的出现片刻。

    明明两人都对对方有意思,何必互相折磨呢?

    他一个大老粗反正就是看不懂!

    “拜托你了!”夏惜禾恳求道。

    “哎!你这……”蒙德烦躁的抓了抓头发,指着那面镜子墙道,“司令就在这墙后面的观察室里,现在也不知道还在不在了……”

    蒙德的话还未完,夏惜禾就已经朝那堵镜子墙飞扑过去了!

    看那女人的架势,这是要破墙而入啊?蒙德目瞪口呆。

    “暗之腐蚀!”

    自她的手掌处一团暗灰色的凝结成液,当她的手掌附着在那镜子墙上时,她手掌上的暗灰色液体瞬间扩大,荡起阵阵涟漪!

    当她的手掌再次拿开时,暗灰色的液体消失,而那原本在暗灰色液体覆盖下的镜子也不知所踪!

    一个可容一人钻入的大洞赫然出现!

    夏惜禾利索的钻了进去。

    “胆子不,你知不知道破坏公物的后果?”

    她才半个身子钻进观察室,就听到清洌微凉,又带着淡然沉稳的嗓音,那声音一如既往的熟悉,让她不禁热了眼眶。

    她压抑着她心底的悸动,闻声望去。

    他立在微暗的环境中,身姿隽秀,芝兰玉树,黑色的军装让他整个人好像都要融入其中,但又好像他是这昏暗环境中唯一的光亮,矛盾却又融洽的存在的。

    不管在哪,他永远都是那个风华绝代的男人!

    她怔忡的看着不远处的男人,几天来堆积的思念瞬间一泻千里,一发不可收!

    “因洛!”她不再称呼他少将,也不再称呼他司令,她喊他……因洛。

    因洛微微失神。

    就在这瞬间,夏惜禾整个人已经大胆的扑进了对方的怀里。

    “因洛因洛因洛因洛……”她一遍一遍不停的喊着对方的名字,闷闷的,却每一遍都满怀着满满的爱意。

    她的脸埋在对方的胸膛中,双手牢牢的抱住他结实的腰肢,两脚纠缠在他的腿上,像个八爪鱼一般紧紧抱着他。

    因洛被夏惜禾的行为弄得有些猝不及防,耳尖腾起可疑的红色。

    “放开。”因洛轻咳一声,找回了一些理智。

    “我知道,你是喜欢我的,眼神是骗不了人的,可是我笨,到了今天才发现!”夏惜禾不仅没有放开他,反而把他抱得更紧了!

    她扬起脸,曜石般的眼睛蒙着一片水汽,惹人怜爱。

    因洛淡蓝色的眸子静静注视着她,这一刻,他的心情复杂极了,从到大,即使面对再困难的挫折,再难完成的任务,他都能保持一颗平常心。

    但这时,他的心,似乎有些不受控制的……乱了。

    “也许之前我跟你告白了很多次,但是这次,我依旧要对你,我喜欢你,我爱你,夏惜禾喜欢因洛,夏惜禾爱极了因洛!”

    “这几天夏惜禾把因洛惹生气了,她每天都过得很不好,看着资料,做着模仿练习,总是会走神,会想你还有没有在生气,会想你有没有吃饭,会想你有没有好好休息,会想很多很多……可只要一想到你不再理她了,她的心就很痛很痛……”

    夏惜禾拉起他的手掌,将他的手掌放在自己的心脏上。

    “我的心你感觉到了吗?”

    她问。

    他抿唇不语,过了一会,看着她执着的眼神,他终于开了口,他的心情明明是复杂的,可脱口而出的话不知怎么带上了丝丝不耐,“别闹了。”

    别闹了。

    三个再简单不过的字,却刺伤了夏惜禾的心。

    “太晚了吗?再不能挽回了么……”她失笑着敛下眼帘,眼帘落下的瞬间,两行泪水也顺着她的眼角滑落。

    因洛看着她难过的模样,眼底闪过一丝懊恼,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他还能去爱吗?

    既然没有未来,何必给她希望呢?

    因洛的拳头慢慢收紧。

    “我与星洛在交易中心怎么相遇的,你应该知道,我被他带走后,他用七鳃鳗与我做了一个交易,让我跟他吃一顿饭。毓真告诉我,你喜欢吃七鳃鳗,所以我就想着换来七鳃鳗让你开心,却没想到惹得你更加生气……”

    “其实,现在想想,当时的决定我一点都不后悔,你知道为什么吗?”

    夏惜禾含泪笑了笑,就算被拒绝,今天也要把这些误会都清楚,这样……她才可以死心。

    “因为我更了解了因洛……这是我意外拿到的东西,现在物归原主。”夏惜禾从空间戒指中取出牛皮本子,轻轻抚摸那壳面,“原本我想偷偷藏下的,这样想你的时候可以看看它,可是这毕竟是你的东西,我没权利藏下。”

    着,她将那本牛皮本子递给因洛。

    因洛盯着那本熟悉的牛皮本子,他记得,那本牛皮本子承载着他儿时所有的痛苦,是他一辈子无法抹去的脆弱和黑暗,后来他将那本子藏起来了,却没想到现在落在了她的手中。

    因洛缓缓接过牛皮本子,握着,却不打开看一眼。

    “阿因,这里,你的脆弱有我与你一起分担,未来,你会找一个你爱的人与你一起分担。”

    夏惜禾自嘲的笑着,“我只怪我自己太蠢,没有看到你眼里的爱,也没有真正发现你到底要的是什么,一味地自以为是,最后伤了你……”

    “对不起……再让我任性一回好不好?”

    夏惜禾忽然倾身上前,双手圈住因洛的脖颈,将他的头轻轻往下带,脚尖踮起,湿润柔软的唇印在他粉嫩微凉的薄唇上。

    因洛淡蓝色的眼睛瞬间一窒,愕然,错愕,但更多的却是另外一种情绪……

    那抹属于她的馨香,瞬间击溃了他筑起的城墙,他以为可以狠心的推开她,但是身体却根本不听使唤了。

    或许,除了身体,心也是诚实的。

    他也喜欢她,也爱她。

    夏惜禾本以为他会推开自己,可是过了几秒,她惊讶的发现,他没有!

    他没有推开她!

    那是不是意味着他还喜欢着自己?自己还有机会?

    这一发现让她欣喜不已,她惊喜的睁开眼睛,微微离开他的薄唇,四目相对。

    两人鼻尖对鼻尖,眼睛对眼睛,两股温热的气息交错着融在了一起,让两人都能嗅到属于对方的味道。

    “真是败给你了。”因洛无奈又宠溺地看着她,忽然倾身而下,含住了她的唇瓣。

    他亲我了?

    夏惜禾眼睛惊讶地瞪得大大的,似乎不敢相信对方会主动亲她。

    “闭上眼睛。”他的声音从唇齿之间传来,带着三分命令,七分诱惑。

    夏惜禾乖巧的闭上眼睛。

    因洛轻轻啃噬她的唇瓣,描摹着她唇瓣的形状,在惹得夏惜禾一阵轻颤后,他的眼角溢出一丝淡淡的笑意。

    既然无法拒绝,那就在有限的时间好好在一起吧!

    筑起的心墙彻底倒塌,灼热的爱意如同开了闸门的水坝,轰然倾泻而出!

    他反客为主,霸道的揽过夏惜禾的身躯,将这吻加深,两舌嬉戏,攻城掠地,银丝纠缠,难舍难分。

    镜子墙洞外,正站着一脸懵逼的蒙德,原本他是来等着两人闹掰离开后善后的,然而没想到的是,他英明神武的司令……还是沦陷了。

    瞧瞧这里面传来的动静,脸红心跳的,也不知收敛!让他一个单身大老粗情何以堪?!

    生怕里面的两人等下情难自禁,做出什么更‘不知羞耻’的事情,蒙德脚底抹油,赶紧离开了模拟室。

    顺便在模拟室门口设置了个‘忙碌中,请勿扰’的模式,省得有不开眼的等下进去……

    做完这些蒙德得意离去。

    而蒙德一离开,拥吻的两人就慢慢分了开来。

    夏惜禾红唇微肿,原本的雪腮染上了两朵红晕,黑白分明的眼珠子还有一丝激吻后的迷离。

    她动了动嘴唇,想要确定什么。

    却被因洛抬手轻轻摁住。

    他难得温柔的将她抱在怀里,如同稀世珍宝一般,他微微低下他高贵的头颅,凑近她的耳畔。

    他,“我爱你。”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极品老木匠〕〔女总裁的极品保镖〕〔总裁私宠妻江瑟瑟〕〔真心缘何妆假面〕〔天帝神皇〕〔莫晓叶方沉洌〕〔七界仙盟录〕〔悠然自得的重生日〕〔续,梦醒千年〕〔特种兵之御兽龙皇〕〔海贼王之反派〕〔穿越异界之农场〕〔萌宝凶猛:妈咪上〕〔凡尘一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