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龙君请乖乖听话〕〔回到权游做公爵〕〔席卷明末之东藩〕〔诸天大佬直播间〕〔逆成长巨星〕〔仙尊降临当奶爸〕〔绝代狂兵〕〔闪婚蜜爱:老公,〕〔大魏王侯〕〔隐婚契约:夜帝的〕〔负罪的使者〕〔豪门通灵萌妻〕〔校霸的独宠:小甜〕〔总裁大人要闪婚〕〔恶魔殿下:你的甜〕〔九转神龙诀〕〔极品朋友圈〕〔永恒主宰〕〔都市巅峰高手〕〔异瞳临世:穆少之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娘娘请自重 第1章:重生
    冰冷的地牢里,她无力的躺在地上,脸色苍白,凌乱的头发披散着,手上和脚上全被拷上枷锁,身上伤痕累累,明显是被严刑拷打过。

    她原本是侯府嫡长女,母亲乃是八王爷之女言郡主,不过母亲生下她时身子落下病根,常年吃药,所以偌大世爵侯府只有她一个嫡长女,其他的都是庶出的子女。

    脚步声在空旷的地牢中回响着,她抬眸,看到来人时,她艰难的爬起来,目光中带着倔强,即使身处于地牢,全身上下衣衫被打得破烂,

    但从骨子里散发出的高贵,也是来人最为憎恨的。

    “顾妍汐,不好受吧!”

    “你来干什么?”顾妍汐明知故问着,她这同父异母的妹妹,除了来看她笑话,哪会有善心来关心她。

    来人轻笑一声,接着身后下人所递上来的帕子,捂着鼻子。“这牢房和姐姐如今这般模样可真配。”见顾妍汐不说话,她又冷笑了一声接着道。“姐姐是否还记得小玉儿?”

    顾妍汐抬头,看着她。“顾妍织,你把他怎么样了?”小玉儿是她怀胎十月生下的儿子,也是她唯一牵挂的人了,只是在襁褓之中还未满一岁。

    看见顾妍汐慌张起来,顾妍织脸上笑容更深了,“我并未想怎么样他,只是他是你在外和别人狗且而生,王爷命人将他摔死了。”顾妍织说得很风轻云淡。

    摔死了!

    顾妍汐不可置信的摇摇头,指着她骂道。“你胡说八道,你怎可如此毒辣。胡元封呢?叫他来见我。”

    “你明日就是要被处决的人,世子早已经和你断绝关系,你别异想天开他会来见你。”

    顾妍汐身子又软了下去,她看着顾妍织,目光中带着悔恨。她早该知道,顾妍织痛恨她,怎么会把她的儿子好生对待,只是她不甘心。

    顾妍织看着她的绝望,内心高兴极了,只是牢中味道难闻至极,铁锈味加上血腥味,当真令人心里作呕。

    顾妍织是顾家庶女,她母亲莫姨娘在顾侯爷那里特别受宠,所以从小她虽是庶女,却也过得和顾妍汐这个嫡长女一般,不过庶女始终是庶女,在重要场合还是始终上不了台面。顾侯爷虽宠爱她,可在大是大非前却也偏向顾妍汐,本来将军世子胡元封喜欢的是她,无奈她只是庶女,比不得顾妍汐嫡长女尊贵,而且背后还有八王爷,袁家怎不知这其中的理,所以让胡元封娶了顾妍汐,所以顾妍织恨极了顾妍汐。

    新皇登基,原支持九皇子的人全部被新皇以莫须有的罪名打压后打入大牢,而她外公八王爷正是支持九皇子一党。八王爷被人诬陷谋反,最后全家被关押天牢,而她母亲言郡主身子本就不好,听闻这件事后气得吐血而亡,而她也被人诬陷害死她的婆婆。

    那个对她并不给什么好脸色的婆婆杨氏,从她嫁进将军府起,因为从小娇纵养大,加上背后有八王爷与和乐侯府,所以她并学不会讨好任何人。杨氏也更是不乐于见她,杨氏虽不喜欢她,却也是没有为难她。不过她记得杨氏死去时,手上却发现有她的东西,而她贴身侍女禾青,居然也诬陷她说她杀死了自己的婆婆,那可是她最信任的人,从小就跟着她。胡元封并没有听她解释,将她送进了官府。

    她本来还想奢求父亲和乐候出来救她,可那个薄凉的父亲,心里哪会有她这个女儿。杀死自己的婆婆,那可是死罪,没人听她解释,昔日华贵的人儿,如今落得如此。

    ……

    迷迷糊糊间,顾妍汐睁开双眼,映入眼眠的居然是鹅黄色幔帐,她起身,全身上下竟无一点痛楚,她伸出双手,这哪里是一双二十多岁的手,十指纤纤,肤如凝脂。而她身上穿着的也不在是囚服,而是上好的料子。她环视了一下整间屋子,屋里摆件奢华,不过字画倒是挂得有些多。

    这是她在和乐候府的闺房,她跑到铜镜面前,仔细端详了一下镜子里的自己,这竟然是她十几岁时的模样。难道上天知道她的不甘心,所以让她重生了?

    房门被小声打开了,一嬷嬷端着一碗汤走了进来。她看到顾妍汐醒了,连忙将汤端过来放到桌子上,嘴中唠叨着。“哎哟,我的小祖宗,你刚刚才恢复身子,你可不要乱动了。”

    “安嬷嬷。”她轻唤出声。安嬷嬷是从小照顾她长大的嬷嬷,对她忠心耿耿。不过她却听从别人的谗言,将安嬷嬷赶了出府去,也伤了安嬷嬷的心。

    “汐姑娘,来,把这药喝了,你都在床上躺了快一个月了,也把夫人都急病躺下了,喝完了我陪你去夫人院中看看夫人吧。”

    躺了快一个月了?如果她没有记错,这时她正十一岁,她与几个妹妹在花园玩耍,顾妍织知她不懂水性,故意将她引诱到水池边,然后装作不小心将她推了下去。前世她愚昧,竟然真的相信顾妍织只是不小心的,这一世,她绝对不能放过伤害她的人。

    接过安嬷嬷端来的药,她一口气便喝了下去,前世受的难比如今这药更苦,所以她并没有感觉到药的苦涩。

    见她一口气便喝完了这苦涩的药,安嬷嬷心中不禁疑问起来,以前但凡喝药,因为顾妍汐怕苦,所以没少大费周章。

    “安嬷嬷,带我去见见娘亲吧,我好想她。”她把碗放在桌子上,拉着安嬷嬷的手撒娇。

    “你先换身衣服,倒也不急。”

    顾妍汐看了一下自己身上的衣衫,然后点点头,安嬷嬷唤了门口的几个丫头,就端着碗出了门去,几个丫头进了屋子,当看到站在其中的禾青时,顾妍汐眼睛暗了下来。

    几个小丫头的年纪并不大,最大的蝶舞才十四岁,其余皆是十一二岁的年纪,几个丫鬟替她梳妆打扮着。这几个丫头中,前世她最信任的就是禾青,可后来送她入深渊的也是她。

    待安嬷嬷再次回来时,几个丫头早已经给她梳妆完毕。

    “禾青,你留下来吧!你们几个陪我去母亲那里。”她头也不看禾青的吩咐道。

    几个丫头点头应道是,禾青留在原地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见顾妍汐带着众人走了。禾青久久才回过魂来,她心中不服气的哼了一声,然后出了顾妍汐的闺房。

    这边,安嬷嬷带着顾妍汐进了言郡主的院里,刚进去,沈嬷嬷便瞧见了她,沈嬷嬷走过来,拉着她的手心痛的道。“可算是醒来了,身子还有不适吗?”

    “已经无大碍了,安嬷嬷,我娘亲怎么样了?”

    “都是心病,你进去瞧瞧她吧!”沈嬷嬷说着,便拉着她走向言郡主的房中,其余人皆本分的在院落中等候。

    床上的人儿还在闭着眼睛休息,记得前世的顾妍汐,自从嫁了出去便再也没有回过侯府,当初娘亲和父亲并不同意她与将军府的婚事,认为胡元封只是将军府次子,论身份根本配不上她。可她硬是猪油蒙了心,认为胡元封是真心爱她,死也要嫁给胡元封,后来她嫁给了胡元封,使计将胡元封大哥害死。胡元封这才有当世子的机会,最后她入狱。胡元封趁机休了她,将顾妍织娶了进将军府,她才知道,原来自己一直都给顾妍汐做了嫁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龙都雄兵〕〔影后,你老公偏执〕〔成为英灵的我要去〕〔六合白水阵〕〔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快穿攻略:黑化BO〕〔都市巅峰雷神〕〔从骑士开始进化〕〔1001〕〔极品老木匠〕〔我不是武神啊〕〔抗战:少年大军阀〕〔夏先生,你人设崩〕〔春秋武神〕〔清宫枭宠:败家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