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之至尊战神〕〔哥哥万万岁〕〔水浒第一大官人〕〔沈翘夜莫深〕〔攻略小社会〕〔前方高能〕〔魂穿异星〕〔总有人逼我当大侠〕〔伊布酱的旅行日记〕〔九州战灵记〕〔小祖宗养成日记〕〔青春有你才甜〕〔反派搞事操作手册〕〔回春有术〕〔青梅煮酒为谁斟〕〔氪金魔主〕〔极品贴身家丁〕〔公关经理不想背锅〕〔神医毒妃:娘子请〕〔我从海底来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向天传之三国行 第十九章 夜谈
    这一顿饭食倒是让沮授跟向天两人的关系极剧拉近,而因为两人击掌起誓,因此,宴会上也是有有笑,而方悦跟审配则是有时也上一两句,以这样的方式表明自己也有在听,不会让沮授觉得他们两人没有尽兴,毕竟,让客人没有尽兴在古代便是一种对客人的不在意甚至是失礼,而沮授因他们相助若是不能让他们尽兴便是自己的失礼之处,因此,沮授是越喝越多,到天色渐晚,宴会结束时,才放下酒杯让仆人带他们三人去客房休息,之后才问到古梅那边的情况,一个仆人一听便道:“老爷,夫人与古姑娘相谈甚欢,现在已经同榻而眠了。”沮授一听摆摆手让仆人下去,而他自己则是向书房走去,显然,今晚沮授是决定要在书房休息了,不过看他摇摇晃晃的样子,若不是有几名仆人紧随其后,时不时的扶下沮授,还真有可能在走去书房的路上便摔倒。

    而向天等人跟着仆人走向客房,因为今晚大部分时间是向天跟沮授在交谈、喝酒,而方悦跟审配虽然也喝了些酒,不过,却没有他们喝得多,虽然向天在原本世界是宅男,不过他也是有朋友的,因此,他还是有点酒量的,当然可以以气化酒,不过那是对方对自己怀有歹意时,才会如此做,若是随意做出这样的行为,则是不尊重人的表现,所以,向天是没有化去酒气的,向天要感谢这个时代的酒度数并不高,否则喝那么多酒他便有可能当场醉酒,不过,现在他也是眼睛微闭,显然也是有点醉酒了,向天在进入仆人带到的客房后,便晃悠悠地道:“方。。方兄,审。。审兄,那。。那弟就。。就先休息了。”完便进入房内,走到床旁,便倒下睡去,当然就算是睡着,向天的脑中仍然在吸收着属于自己原本世界的记忆,他的神也是在释放着,原本在睡觉时是只能覆盖以自己为中心方圆近五米左右,现在他能覆盖方圆十米,当然若是清醒时,最大的覆盖范围是现在的十倍左右,所以现在他也只能覆盖到客房门外的一段距离。

    方悦跟审配一见向天进入客房,便在仆人的带领下,来到了分别准备给自己的客房,便自己分别进入自己的房间,仆人们一见客人都进入客房,便一起离开了,不一会儿,审配走出了房门,来到了方悦的客房前,敲了敲门,只见一会儿,方悦便打开了房门。方悦跟审配的客房相邻,而向天的客房则在他们的对面,且这两边的客房中间有一个院子,相距不下十米,所以不必担心会被向天的神所发现,想来应该是向天与沮授相谈甚欢,才会如此安排吧~审配一进入门内,方悦便关上房门,走了回来,随意的盘坐在地,而审配紧跟着在他对面坐下,之后两人便一直对视着,方悦如今也是心性见长,并不着急,就这样房内一时陷入一片沉静,之后审配发觉这样对视下去也只是浪费时间,便开口问道:“方兄弟,不知你当时为何阻止我?”方悦一听便道:“审先生,因为在下觉得没有必要。”审配一听,略微激动道:“没必要,那古姑娘在上马车时,虽然表现极为礼貌,可是语气中的不以为然还是能够感受到的,显然是把向兄弟的好心当成自然!向兄弟现如今就这方悦跟审配一见向天进入客房,便在仆人的带领下,来到了分别准备给自己的客房,便自己分别进入自己的房间,仆人们一见客人都进入客房,便一起离开了,不一会儿,审配走出了房门,来到了方悦的客房前,敲了敲门,只见一会儿,方悦便打开了房门。方悦跟审配的客房相邻,而向天的客房则在他们的对面,且这两边的客房中间有一个院子,相距不下十米,所以不必担心会被向天的神所发现,想来应该是向天与沮授相谈甚欢,才会如此安排吧~审配一进入门内,方悦便关上房门,走了回来,随意的盘坐在地,而审配紧跟着在他对面坐下,之后两人便一直对视着,方悦如今也是心性见长,并不着急,就这样房内一时陷入一片沉静,之后审配发觉这样对视下去也只是浪费时间,便开口问道:“方兄弟,不知你当时为何阻止我?”方悦一听便道:“审先生,因为在下觉得没有必要。”审配一听,略微激动道:“没必要,那古姑娘在上马车时,虽然表现极为礼貌,可是语气中的不以为然还是能够感受到的,显然是把向兄弟的好心当成自然!向兄弟现如今就这样,那以后。。。”还没等他完,方悦便道:“审兄,冷静点,从向兄弟种种表现可以看出他并不在意所爱的女子对他的态度,他选择的是为其付出,并不是不断地从心爱之人身上索取,如此重情之人我等不就是因此才跟着向兄弟的吗?更何况以向兄弟的能力想来不会有什么会真的危害到他的,若是到时古姑娘做了什么无可挽回的事情,不是还有你我二人在么?我等只需心一点便可以了。”审配一听便陷入了沉静,而方悦也不催促而是转头看向房门,只听见审配苦笑道:“想不到向兄弟是第一次有所喜欢的人,而且还是如此的性格,真是让人惊讶啊~”方悦一听也不由得跟着苦笑,心想这向兄弟还真是与众不同啊!~审配又在方悦这里静坐了一会儿后,才回到自己的客房休息。

    一夜时间很快就过去了,翌日清晨,向天刚走出客房,便看到方悦跟审配在比试武艺,对于此情况向天并不感到惊讶,因为两人不断对击的气已经惊动到向天,不过,对于他们的比武向天觉得也就只是想要增强彼此的实力,对于他们昨晚的谈话是完全不知情,向天便站在一旁看着两人的比武,显然方悦并没有使出全力,而是以比审配略高的实力与其比斗,审配一会儿挥着剑劈开方悦刺过来的木枪,一会儿移动身体躲过木枪的同时,刺剑而出,方悦便用木枪挡开或者轻微移动身体躲过,两人互相攻防有度,向天也是在一边观看着两人的比武,看来他们两人已经很好得把兵法融入武艺之中,所以他们的实力也变得更强,枪术、剑法都不在有种僵硬的感觉,能够感觉到自由,他们手中的木枪跟剑不再是“死的”,开始有点“活着”的感觉。

    过了一段时间,在方悦越来越快的木枪下,审配逐渐支撑不住,随后便收枪而立,“不错!不错!两位兄长的武艺日益见长啊~想不到二位兄长已经将技法练到如此地步,真是可喜可贺啊~”方悦跟审配两人一看是向天在那,便笑道:“向兄弟,原来已经醒了,我二人还以为兄弟要日上三竿后方会醒来,哈哈哈哈~!”听着两人的话,向天不由有点尴尬,心中暗想看来以后要连连自己的酒量了,随后道:“两位大哥勿要取笑弟,烦请两位大哥先去清洗一下,然后我等前去拜会沮授先生。”两人一听便去清洗了,很快两人又回来了,看着精神奕奕的两人,向天心想看来他们两人的神也有了一些提升了,接着,三人便走出客房所在的院落去拜会沮授了。

    d看就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极品老木匠〕〔苏茜茜小陈叔叔免〕〔罗依依与沈敬岩小〕〔厉少宠妻至上〕〔绝世妖神〕〔古龙绝技横行大明〕〔神戒缘〕〔山野汉子旺夫妻〕〔萧尘〕〔超级医生在都市〕〔特种兵之御兽龙皇〕〔星云皓天剑〕〔娱乐之从吐槽大会〕〔现在开始忧心忡忡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