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无武江湖〕〔无限位面的日常〕〔诸天之养成计划〕〔吾家学姐有点甜〕〔炼金王妃的逆袭〕〔无敌从灵气复苏开〕〔皇叔心尖宠:王妃〕〔欧皇救我〕〔位面都市〕〔真五行大陆〕〔我的师父是神仙〕〔重生五零巧媳妇〕〔百日婚约,亿万总〕〔陛下欠我一条命〕〔炮灰她嫁了豪门大〕〔龙图骨鉴〕〔都市极品男神系统〕〔诸天召唤系统〕〔带着手办军团在火〕〔木叶之传奇道士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向天传之三国行 第六十六章 离开
    无云的夜空,星光点点,闪耀着属于这自己的光芒,月亮挂在天空之上,显得极为唯美以及舒适,而街道之上也是暂时陷入了寂静,仿佛之前那么多的嘈杂声、呐喊声、甚至是惨叫声都是从来都没有出现一般。向天此时虽然眼睛是看着前方,可是他其实是在看着天空,街道的延伸之处虽然有一些府邸以及城墙,可是那略微向上看得眼神若是仔细的观察的话,还是可以发现向天并没有在看着面前不远处的黄巾,是不远其实距离向天最近的黄巾也是在五十米之外,毕竟这些黄巾以及白之前被眼前不得不相信的事实所影响,让他们感到了恐惧,甚至是感受到那难以言明的寒冷,他们不知道这寒冷便是他们极度恐惧所造成的。虽然此时向天的心神受到气与意的影响,可是他还是能够略微的进行控制的,就如现在,在那些黄巾停下攻势之后,向天在吓唬他们一下之后,便看着天边的景象,或者应该是借由暂时观看星空来稳定自己现在起伏的心神,毕竟要是一直都处于那种想要杀戮,一直躁动的心神之下,一旦时间长了,那么自己原本的心神便会受到影响,甚至可能变成一个真正的杀人狂,或者应该是“疯子”比较合适,毕竟向天也不敢肯定轩尤剑是否会像之前那样在自己撑不下去的时候帮自己的忙,所以向天还是想要通过自己来进行自己心神的控制以及调整,这样在一定程度上应该也是能锻炼自己的心神,虽自己已经“死”了很多次,可是这种刺激着自己杀意的时刻,向天还真的没有遇到过,所以向天才想要靠自己的能力来“征服”这些气与意,只有这样才有可能让它们为自己所用,毕竟现在自己所释放在周围的气与意虽然在自己的体内逗留过留下自己的印记,可是这样的做法很有可能让气与意自身相互融合,要是到时候自己没办法控制它们的话,那么这些气与意反而有可能对自己造成伤害,当然也有可能就这样子消散,不过既然是融合,那么向天本来拥有的这些气与意也会因此而消失,这样的话向天自身便会少了一种方法,当然还是可以再次拥有这些气与意,可是要拥有这样的气与意便需要杀人,或者是自己经过战斗才能够吸收或者是产生这样的气与意,而向天若是能够控制这些气与意的话,那么他这些气与意便会再次变得密实,这是唯一能够肯定的,至于是否还有其他的好处,向天并不知道,可是就这已经确定的好处就足够了,毕竟要是变得更加密实,那么也就是明自己以后还能够以这样的方式杀敌,这样的杀敌手法以及防身手段可是极好的。至于向天将气与意释放到让那些黄巾能够感受到的地步,其实除了让他们加深感受到的恐惧之外,便是让这些气与意能够有侵入的地方,不然自己到时候进行控制的话便会很困难,无论怎样对于向天都有好处,虽然吸收的气与意比之前减少了,可是这样却能够让自己更加安全的对它们进行控制,甚至是吸收它们让自己变强,而且一旦如自己希望的那样黄巾们都自己逃跑的话,那么自己断后的任务也能够完成,不是很好嘛~

    白以及黄巾们在感受到那难以言明的寒冷之后,他们都感到眼前这个家伙十分强大,甚至都有些黄巾在心中道,莫非此人乃鬼神耶?白在知道自己又再次牺牲了数十名兄弟之后,心中在恐惧的同时,感到极为的愤怒,看着向天并没有什么狼狈的样子,不禁在心中道,莫非是不将我等当一回事?在想要张嘴话的时候,却什么都不出来,仿佛铺面侵袭着自己的寒冷,一地的尸体,甚至是刚刚所发生以及见证的无言的死亡都不停地在他的脑海之中回旋着,就犹如在放视频一般,刚刚的一幕在脑海之中一直、不停地上演着,在他心中甚至都发出,眼前的男人不是我等所能抵挡的,还不如下令逃跑,不然会有更多的弟兄因此而死。这样的声音在白的心中响起,在他的脑海中回荡着,而白却是眼睛看着面前的向天,同时也是看着一地的尸体,不停地在询问自己应该怎么做。而那些黄巾则是没有白的命令也没有做什么事,因为他们也不知道要怎么做才好,毕竟要是继续向着向天冲去,那么自己的性命便有可能消失,可是若是就这样逃跑或者后退,那么对于大贤良师极为尊敬的他们也是难以接受的,或者这些黄巾希望白下令撤退,这样到时候他们还可以在撤退之后出,他们想要为大贤良师献上属于自己的敬意,可是却因为白的命令而不得不后退。的话来,以这样的借口来明自己对于大贤良师的敬意与忠诚,至于没有办法杀死他们则是白的原因,也有可能会有这样想要推卸责任或者欺骗自己的黄巾存在。而白则是在呆愣着看着前方之后,僵硬的转着自己的头,看着在自己附近的黄巾的脸色,只见他们拿着木枪或者木棍的双手在不停地颤抖着,甚至白还发现有一些人的双腿也在颤抖着,不过黄巾们的脸色却不是平静或者是激动,反而是一种诡异的表情,双目大睁,有些人抿着嘴唇,有些人则是略微张开嘴巴,不过都可以感受他们内心的恐慌,而且他们的额头上还在冒着汗,白一见,便不由自主地摸了摸自己的额头,一抹之下才发现自己的额头也冒汗了,而且还能够感受到汗水的冷意,并不是舒适的感受,反而是如之前感受到的难以言明的寒冷,咬了咬牙看着向天的方向。

    向天在看着夜空的时候,发现白的眼神,便不由得将自己的目光投向白,同时将自己周围的气与意再次向着白以及黄巾的方向引导过去,气与意再次侵入到黄巾以及白的体内或者是在他们的身周游离,使得黄巾以及白再次承受莫名的寒冷,而白原本所下定的决定在再次感受到这莫名的寒冷时便开始动摇,却听到向天极为平静地道:“还想继续就过来吧~”这样平静的话语,随着向天将气与意融于其中,那样平静的语气在他们听来却变成了寒冷的话语,甚至让他们感觉向天似乎还杀不够一般,在希望他们继续着之前的事情,继续着无言的死亡。白听到之后,将原本想要对着向天的狠话或者是想要几句难听的话语都没办法出来,因为白自己心中的某处也在着自己会无言的死亡,原因不明就这样死亡,艰难地转头看着身周黄巾变得更加惊慌以及恐惧的神情,白不由得心道该不该继续下去?虽然自己不明白为什么会无言的死亡,而且站在这里这么久都没有发生什么,看来应该是有什么原因,只是自己并不清楚罢了。白在思索着,而向天却在将部分的气与意都引导到黄巾那里之后,便使得自己心神的压力减低了许多,同时渐渐慢慢地吸收着在自己身体周围的气与意,从自己周围开始慢慢地吸收,将他们吸收进入自己的筋脉之中以及自己的神中,同时控制自己的心神以及筋脉不会被它们影响到,不过在做这样的事情的时候是不能被他人触碰,所以向天才从自己身周开始一点一点的吸收着,将它们转换为自己所能够使用的气与意,至于外围的则是向天用自己的神在控制着,不然一旦都蜂拥靠近向天的话,向天就难以吸收了,向天便这么静静地站着、吸收着。

    白在思考着,向天在吸收着,时间也在不停地流逝着,最后白在想到李哥所的看着办的时候,便看着面前的景象以及黄巾们的表现,甚至还有自己所感受到的莫名寒冷,便下定了决定,盯着向天看了一会儿声道:“都听着,慢慢撤退,不然的话对面那家伙可能会来找我们麻烦。”黄巾们一听便开始一步一步地向后慢慢撤退,而向天在一听到轻微的、越来越远的脚步声之后,便知道他们开始后退,向天却仍然站着吸收着,等到向天感受到自己已经不能再吸收,或者应该是气与意已经略微影响自己的心神之后向天便不再吸收,同时不再将气与意控制在自己的神的范围内,让他们自己游离甚至是消散,在略微平静自己的心神之后,向天心中道,断后完成了,该走了。之后向天便面朝着街道,倒着向城外走去。

    d看就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极品老木匠〕〔宠婚成瘾:顾总,〕〔两界布道〕〔午夜布拉格〕〔圣者之死〕〔浮笙传〕〔一胎双宝:总裁大〕〔皇叔:别乱来!〕〔我的梦很奇怪〕〔超级庄园主〕〔爆笑王妃宠翻天〕〔江湖侠道〕〔网游之不朽神座〕〔天师令〕〔那一年她们正毕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