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郑原李茹萍〕〔西域降魔记〕〔全能狂少〕〔奇仙幻神〕〔儒道为尊〕〔流星追月〕〔身为勇者被魔王俘〕〔镖师王妃有点彪〕〔重拾璀璨星光〕〔催更大魔王〕〔大唐侦察兵〕〔陈默〕〔硬核武神〕〔木叶荣光〕〔浮世大千〕〔精帝〕〔护花特种兵〕〔快穿之妖妃勇斗小〕〔至尊龙皇〕〔最佳豪门女胥杨潇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向天传之三国行 第七十章 承受
    向天在一路地行走,因为自己一直担心方悦等人会如自己的想法而去钜鹿城,所以他脚下的步伐一刻都没有停下,虽然有一些时候双脚会有一时的停顿,却仍然向着与方悦等人好的地方前去,不曾停下自己的脚步,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向天只知道向着好的方向前进,尽可能快得到达,那样的话他们才不会太担心自己而做出什么事情,在听到熟悉的声音,当然所的内容向天也有听到,便在知道他们并没有做出自己所想的那种事情之后不由得便松了一口气,在心中想到还好他们没有按自己所想的那样,要不然以自己现在的情况根本就不可能再返回钜鹿城,而自己失去他们的几率则是十分之高,所以在轻声地将话语出口后,向天便无法再无视自己的现状,无法再勉强自己了,所以向天便只能直接倒在地上。

    向天的身体以及心神,甚至是神的状况都不是很好,其中心神是最糟糕的,或者应该是消耗最大的,因为身体或者是肌肉的疼痛会刺激人的神经,进而消耗人的心神,而且向天本身还要依靠自己的心神去地抵挡意对于心神的入侵,不过由于神在不停地融合着意,可是由于向天在走向他们所的集合地的时候并没有让自己的心情处于平和的状态,而是处于担心的状态,所以在神融合意的过程以及速度中都比在平和的心情下要慢。

    在发现自己的所在,到达方悦等人的所在向天才放下了自己的心神。向天陷入昏迷之中后,便被方悦跟审配放在火堆旁,平躺在地上之后,看着向天的身体在不停地抖动着,两人便相互看了看,而且审配还极为眼尖的发现向天的额头上在冒着汗,便看着方悦,方悦一发现审配的眼睛看向他,便看了过去,看着方悦疑惑的神色,便用眼神示意方悦看向向天,方悦便跟着审配的眼神看过去,在见到向天的神色自己额头冒汗之后,便看向审配,审配一见方悦的眼色便再次用眼色示意方悦,方悦一见审配的眼色便知道他所要表达的意思,便把自己原本想要做的事情放下,坐在火堆旁。原本方悦在将向天放下之后便想要去拿水给向天,毕竟在发现向天倒地之后他就以为向天是太累而已,所以以为只要拿水给向天就足够,在发现审配的眼神之后才知道自己想错了,同时方悦声地对着审配道:“向兄弟这是。。。”审配一听便道:“不清楚,不过我们不要随便动他比较好吧。”方悦一听便跟着点了点头,道:“那某就随意注意一下古姑娘,审兄就麻烦你主要注意向兄弟,可好?”审配一听便轻轻点头,道:“既如此,那就麻烦方兄了,辛苦你了。”方悦一听便知道审配是在没有办法让自己继续休息,便道:“审兄无需多虑,现在主要的是向兄弟,不是么?”审配一听却没有什么,只是点了点之后便看着向天的情况,而方悦一看审配的动作便转过身坐下看着古梅。

    而晕倒在地的向天则是在感受着自己身体或者应该是肌肉所给予的疼痛以及心神的不断消耗之中。之前向天自己所无视或者刻意不搭理的痛苦开始渐渐得感受到了,甚至是渐渐的让向天明白什么是痛不欲生。向天感受到自己的肌肉从之前原本是在一大块之上进行着刺、撕、划以及扯,当然还有这些伤口上进行撒盐,就好比是在煎蛋的时候,要是将倒入平底锅里的鸡蛋不停地进行摇晃让鸡蛋接触锅底的面积更大,那么鸡蛋便会更快得变熟,不过这样的鸡蛋煎出来之后,虽然面积大不过却很薄,而施加在向天肌肉上的疼痛也是如此,当然要是没有盐的话,那么伤口的疼痛向天还是能够忍受,并不会在见到方悦等人的时候便只了一句话之后便晕过去。现在的感受则是犹如是在一块的肌肉上进行着刺、撕、划以及扯的疼痛,当然也有撒盐的,这样的痛苦就比如用圆底的锅进行煎蛋,由于是圆底的所以在煎蛋的时候还是很难的,不过这样的煎蛋一旦成功,那么所形成的的与之前的用平底煎成的则是不同,面积少较,可是厚薄度则是从中间向四周渐渐变薄,而中间那厚厚的程度,则是如今向天所感受到的疼痛感,与之前是完全不能相比的,当然也是在没有加上撒盐也就是那些寒冷的情况下进行的比喻。如果加上撒盐的话,那么就好比如是在一边用到快速割着伤口,同时快速地在这些地方撒盐,在向天还在享受着之前的疼痛时,后面的疼痛感便一波一波犹如浪潮一般袭击着向天,而向天则是以其“死”过数次的坚强意志一直在忍受着,不让自己的心神有一丝丝的不稳定,不然的话,到时候那些侵袭着心神的意便有课能会进入其中,到时候,对向天而言可就麻烦了。

    而向天在承受着肌肉的疼痛时,还要同时以自己的意志稳定自己的心神,还要控制着自己的神融合那些意,可是融合的速度却是极慢的,毕竟要是一下子自己的神无法融合意的话,那么最好的情况便是只有自己的神受到影响,最糟糕的情况则是不止神受到影响,连自己的心神也因此而受到影响,更有可能自己的神因为无法承受而摧毁,到时候往了便是自己少了一种自保的手段以及能力,往大了便是自己没有可能达到灵魄这一境界,也就是要是没有神的话自己就没有办法回到自己原本的世界,在向天心中还是知道就算自己现在有了类似家人、亲人的存在,可是这里终究没有自己的真正的家人,就连自己对于自己的兄弟都没办法出真话,毕竟那样的事情太过不可思议了,之前在道自己没有家人的时候其实向天的心中便都是在脑海中回想起自己原本世界的亲人好友。所以向天并不会让自己的神受到可能的危险,依然是在慢慢地进行着融合,而且还在抵抗着想要侵入心神的意。神是心神的表现,同时也是增强的途径之一,另一个途径则是人自身意志力或者是心性的提高,神、心性、心神三者相互依存,相互不可缺失,缺其一则人不可称之为人,或应称之为兽。之前所神受到摧毁是指没有办法在进行神的范围探测,可是仍然拥有智慧,可是思考却会受到一定的影响,而人的本身便是拥有神的,只有经过智慧的教导、人心的学习、经验的积累,这样便会形成神,而向天想要离开自己的精气神则是需要达到极高的程度。向天在承受着那些意的侵袭的时候,却是在边进行抵抗边在做着其他的事情,比如向天在心神之中的理性与非理性着两个大房间,或者应该是在非理性的房间中弄了一个房间,用自己的神在其中进行的,就像在进行隔墙一般,弄了一个房间出来,之后便将那些能够听命与自己的意,也就是那些杀意与死意都放在这个房间之中一开始还只是放进一点,在发现这些意并没有做出什么事情,甚至在自己的神不再引导之后,他们仍然是很平静地在房间之中游离着,之后便将那些已经融合进入自己神中的意放进这个房间,在向天想来要是不把它们分离出来,那么自己的神便会沾染它们的意,到时候自己的神释放出来便会带有这些意,要是自己在偷听的话,就很容易暴露自己,所以把他们分离出来等到自己需要的时候再使用的话就不用担心自己平时神的范围探测会伤害自己人了。

    向天在承受着那些身体重点是肌肉上的疼痛,抵抗着意的侵入以及在慢慢进行地神对于意的融合,这样的情况在外面是无法发现的,在一旁的审配以及方悦,甚至是那名汉子都只能看着向天躺在地上,不时地抖动着自己的身体,不时地皱眉,以及在留着汗水的额头,他们都只能在一旁看着,等待着,无力着,守护着。

    d看就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极品老木匠〕〔宠婚成瘾:顾总,〕〔午夜布拉格〕〔一胎双宝:总裁大〕〔两界布道〕〔清浊向恶而战〕〔快穿:救命,男主〕〔农民工传记〕〔末世重生:空间好〕〔从堕落骑士开始〕〔至尊富二代〕〔驻颜太后:六十老〕〔霸道总裁失忆的小〕〔从零开始当导演〕〔财运天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