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创业路:步步钱程〕〔毒妃权倾天下〕〔汉元1836〕〔废柴君主养成计划〕〔都市医仙之最狂女〕〔我把系统安排了〕〔降魔风云传〕〔快穿剧情又崩了〕〔舆宋〕〔最强逆天神医〕〔异界名师无敌强系〕〔王爷独宠废柴女〕〔总裁强势爱:染指〕〔带着宝剑闯都市〕〔医鸣惊人:残王独〕〔九天神皇〕〔张玄林清菡〕〔顶级强者张玄〕〔我家天使萌萌哒〕〔虐妻上瘾:陆总裁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向天传之三国行 第七十三章 张郃
    向天虽然能够明白自己已经变强了,可是比之之前究竟是变得多强,向天并不知道,虽然只能够以自己现在感受到的来进行判断,不过还是无法知道现在自己力量的极限以及自己的神现在的变化,虽然可以现在就自己试试手,不过在远处还有一个算不上认识的汉子在那里,所以向天并不打算现在就尝试自己的实力到达什么程度,当然要是那名汉子是想要找他们麻烦的话,到时候就可以通过跟他过招来试试自己的实力到达什么程度了,至于现在在不清楚汉子呆在这里的目的,就尝试自己的实力到达什么程度的话,只会让自己的实力提前暴露,要是那名汉子真的有什么qi其他的念头的话,那么到时候一发现自己的实力不足便不会产生什么,所以向天即便现在已经完全没有什么事情,甚至是实力有所增长的情况下仍然没有睁开自己闭上的双眼,反而是在悄悄地释放出自己的神,以及为平稳的心态释放着,神这种东西虽然能够进行一定范围内的以及观察,可是在遇到所或观察的对象是与其实力相同甚至是超过其实力的时候,那么神便有可能会被发现,而且在进行神的以及观察的时候若是自己的心态不保持平稳的话,那么也有可能会让别人发现。所以向天现在保持平稳得进行以及观察方悦、审配的现状,以及古梅现在是什么情况,当然还要注意那名在远处的汉子,或者应该就是因为要观察这名汉子,向天才要让自己的心态保持平稳,以向天的实力只要他保持心态平稳的话,那么便可以是没有人能够发觉他在用神进行观察,这样的自信向天还是有的。

    在向天的神的观察之中,能够清晰的发现方悦以及审配两人身上都有一些伤痕,不过审配时一些轻伤,方悦相对而言就显得比较重,虽然如此向天还是没怎么担心两人,毕竟自己有交给他们回力法,用这样的方法恢复自己的力量同时还能够够回复自己的气,之后再运用气去治疗自己的伤口,这些都是之前在路上赶路或者是在夜间守夜的时候交谈告诉他们的,他们两人也是因为向天这种能够将自己所会的能力教给他人的无私而敬佩,之后又因为一路上的交流才使得他们加深对于向天的看法,更加使得他们钦佩向天与向天相交,将向天看做兄弟。发现两人就算身上有伤却仍然是在时刻观察着自己以及古梅的情况,想来他们两人也是很辛苦了啊~在向天的心中,对于两人也是心中充满谢意,不过就算向天现在清醒也不会出感谢的话,要是向他们两人道谢的话,那么简直就是在,下次我会把恩情还回去的,这样的话就会变成双方只有恩情相互联系,并没有其他的感情,这就好比是利益相互联系一般,这样是难以持久的,只有做到就算彼此相帮也只是一种习惯,连相互道谢都不用,但是双方却都清楚彼此对于对方是怎么看的,或者是向天、方悦以及审配三染都彼此把对方当成兄弟,即是友情又是亲情。而古梅现在的情况则是仍然是在背靠着树木,没有清醒的迹象,想来应该是从钜鹿城出来的时候一直到现在都是在昏迷之中,或者是在沉睡,也有可能是因为之前在将她打晕的时候,古梅见到白所带领的黄巾而精神极度紧张,让她担惊受怕,使得心神有所消耗,而人在心神消耗的时候则会自己就产生自救的状态,自行陷入昏迷之后而心神在昏迷之中进行恢复,向向天在城门那里对于那些黄巾的时候,则是一下子让他们感受到精神以及神经的极度重压,再以此加大消耗那些黄巾的心神,使得他们连昏迷都没办法就直接死亡,这是两种不同的情况。至于那名哈子咋向天的神的范围中,则是一脸平和地时不时看着他们这边,在他身上也是能够发现一些伤痕,不过也不知道他是用了什么办法使得自己的伤痕在缓慢地恢复,至于他时不时看向向天等人的目光之中则是有一丝的感激。不过向天并没有因此便睁开自己的双眼,仍然是在仔细地观察着那名汉子的状况,不过同时在他心中也是道,这名汉子看起来跟方悦差不多大的样子,而且看他放在自己身旁的木枪便知道,他也跟方悦一样是一名练武的人,而且也是练习枪术的。回想之前向天在城门前就下方悦、身旁、古梅以及那名汉子的时候他的枪法,在面临包围的情况之下能够跟上审配以及方悦的速度突破包围,这便能够明他的实力还是不错的,而且在自己到达之前看其与方悦几人似乎已经在一起战斗许久,想来也能够根据这一点看出这名汉子不是一般的家伙吧~

    在过了一段时间之后,向天再没有发现那名汉子的可疑之处之后才睁开自己的双眼,一直在观察着向天样子方悦以及审配在向天一睁开自己的双眼之后,便看了向天一会儿,发现向天并没有再次闭上双眼的打算,方悦边大:“向兄弟,如何?是否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向天一听方悦的话语,便知道他是在担心自己的状况,便道:“有劳方兄担心,不过弟并没有什么不妥之处。”方悦跟审配两人一听便对视一眼之后,双双松了口气,毕竟之前也只是他们的猜测,向天没有明他们还是不敢保证的,心中还是有一丝的担忧,而那名汉子显然是在发现向天醒了过来,所以便走了过来,可能是由于之前那名汉子一直都没有做出让方悦以及审配怀疑的举动,所以两人在发现那名汉子过来之后并没有做出什么动作,反而只是眼睛抬起看向他,虽然眼中还是有一丝的戒备之色,可是却没有之前那么明显,而向天也是抬起头看向汉子的方向,那名汉子走到向天几人坐着的火堆前方不远处才停下脚步,之后便道:“某多谢兄弟之前的救命之恩。”向天一听便笑了笑,道:“在下才应该多谢阁下之前在城门处帮助在下的兄弟,不然在下当时可就没有办法就出他们啊~如此弟才应该谢过兄台才是。”在完之后,向天见那名汉子并没有离开便又接着道:“弟向天,不知兄台姓名?”那名汉子一听则是看着向天显得稚嫩可是却能够感觉到其坚毅的脸庞,在心中道,要不是亲身经历过他带着自己离开那座城,他是绝对不会相信这么年轻便有这样的实力的,看起来也就自己一两岁的样子,真是不同凡响啊~不过虽然汉子在心中这样着,但是他还是一脸平静地道:“某姓张名颌,字儁乂。”向天一听则是在心中道,他是五子良将之一的张郃?!不过向天并没有陷入呆滞,反而是用手掌介绍起自己身旁的人,也就是向张郃介绍方悦以及审配,当然还向张郃介绍了一下在树木下休息的古梅,之后向天便道:“相逢即是有缘,既如此那就请张大哥在这附近先休息一下吧,毕竟我等这里有生火,而且还请张大哥以及方兄、审兄好好休息,调养一下自己的身体,毕竟几位的身上都有伤,今晚就交给弟守夜即可。”方悦、审配以及张郃一听便看向向天想要什么,不过看着向天一脸不容劝极其固执的脸色,就连刚认识向天的张郃都不由得放弃劝,按向天的方悦三人在附近离火堆不远的地方找到树木之后便坐下休息,同时修养自己的身体。

    张郃,字儁乂,三国时期魏国的五子良将之一,191年,袁绍取冀州,张郃率兵投归,任校尉。因破公孙瓒有功,迁为宁国中郎将。后在官渡之战中投降曹操。此后,随曹操攻乌桓、破马超、降张鲁,屡建战功。继与都护将军夏侯渊留守汉中。215年,率军进攻巴西宕渠,被蜀将张飞击败。后任荡寇将军。219年,从夏侯渊迎战刘备军于定军山,当夏侯渊战死,全军危急之际,张郃代帅,率部安全撤退。后屯陈仓。张郃多次抵御蜀汉丞相诸葛亮的进攻,于公元231年在木门道被诸葛亮设伏射死。谥曰壮侯。张郃戎马一生,以用兵巧变、善列营阵,长于利用地形著称。

    d看就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极品老木匠〕〔午夜布拉格〕〔宠婚成瘾:顾总,〕〔一胎双宝:总裁大〕〔两界布道〕〔最强医圣林奇〕〔爆笑王妃宠翻天〕〔农民工传记〕〔从零开始当导演〕〔从堕落骑士开始〕〔一仙难球〕〔霸道总裁失忆的小〕〔穿越时间的地平线〕〔篮坛鞋皇〕〔清浊向恶而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