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郑原李茹萍〕〔西域降魔记〕〔全能狂少〕〔奇仙幻神〕〔儒道为尊〕〔流星追月〕〔身为勇者被魔王俘〕〔镖师王妃有点彪〕〔重拾璀璨星光〕〔催更大魔王〕〔大唐侦察兵〕〔陈默〕〔硬核武神〕〔木叶荣光〕〔浮世大千〕〔精帝〕〔护花特种兵〕〔快穿之妖妃勇斗小〕〔至尊龙皇〕〔最佳豪门女胥杨潇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向天传之三国行 第八十章 相谈
    火焰在燃烧着,而向天就算是在与张郃进行交谈,告知张郃一些事情的时候向天仍然在时不时地伸出自己的手将身旁的树枝放在火堆之中,至于张郃则是一直都在倾听向天的话语,或者应该是在听向天讲故事,就连树枝进入火堆之中时所发出的“噼啪~噼啪”的声响张郃也听不见,当然也有可能张郃听见了,只是却因为向天的话语而沉入其中,在听着以及思考着,看着张郃就算是在听自己讲话眼神之中仍然流露出思索的神色,向天不禁在心中暗道,张郃挺不错的,就算是在听别人话还能够进行思考,从话语之中找寻到有用或者是正确的信息,之后再来进行推测,如此得出的信息或者内容才是自己的,只是听别人的话,那么无论注意力多么集中,多么牢记在经过一定的时间之后便会忘记的。不过就算如此,向天仍然平静地讲述着在钜鹿城的事情,过了一段时间之后,向天才将他们在钜鹿城的事情讲给张郃听,之后便问道:“张大哥,你觉得为何张角今晚会让那么多人来围攻弟等人?”向天并没有将自己的猜测给张郃听,不过他却将自己与张角只见谈话的简单内容讲给他听,而现在之所以向天问出这个问题是想要看看张郃的智慧如何。张郃一听到向天的问题之后,便是看着跳动的火光进行思考,毕竟向天以及自己两人的志向他只能够明白一些,而且向天与张角间的谈话也让自己的思绪开阔了,也让他感到了钦佩,不过还是需要在脑海之中进行整理之后才能够告诉向天自己的猜测。看着张郃思绪的神情,向天则是抬起头看着有些阴暗的夜空,没有什么星光的照射,就算是月光在穿过一层薄云之后照射下来的光芒虽然显得柔和但是却并不明亮,而身处在树林中的向天等人所能够看见的光芒大部分便是火光罢了,而向天则是将气运行到双眼处看着从树叶之间照射进来的柔和的光芒,向天的心中更加的宁静,看着天空一会儿之后,向天便收回目光看向张郃的所在,发现他仍然是在思考似得,向天便没有出言打扰,反而是转过头看向古梅所在的地方,古梅所在的地方离火堆并不远,或者应该方悦以及审配休息的地方离火堆也不远,火光能够照射到他们,看着古梅的脸庞受到火光的照耀,可能是由于之前在钜鹿城内逃出城的过程中以及之后方悦以及审配在匆忙来到此处的原因,脸上沾上了一些尘土,甚至在向天的仔细观察下还发现有一些点状的血迹,而身上的衣裳也是也是显现出许多的褶皱,从这里便能够看出审配在背着古梅的时候为了躲避黄巾的袭击做了多大的努力,那些褶皱也同时能够证明审配经历的凶险,毕竟要保护古梅,那么审配便要左闪右避躲过袭击而来的木枪或者木棍等物品,而且在古梅的衣裳之上向天还能够发现有一些破损的地方,看来审配应该经历过险象环生的情况吧~不过看着古梅紧皱的眉头,向天不由得在心中想到应该是在做噩梦吧,毕竟在被我击昏之前看到那么多的人,不过我可能太过用力了,到现在都还没醒,下次要注意啊~不应该是没有下次才好啊~同时向天还能够发现古梅略微抖动的肩头,看来古梅的双手可能也在抖动,想来应该是因为太过害怕导致的吧~向天看着古梅的情况,只觉得心中一紧,刚站起身来想要走去古梅那里替她舒缓身心让她不再紧皱着自己的眉头,可是在站起来之后,向天便又坐了下来,转过身看向在看着自己的张郃。

    张郃一见向天看着他,便开口道:“向兄弟之前的问题某想不出答案来,还请向兄弟明言。”向天一听便道:“在此之前弟想问不知张大哥觉得张角此人如何?”张郃一听便道:“某觉得张角此人敢于为天下百姓而献身,某佩服其志,只是在明知受到利用却仍不变,可谓为英豪。而向兄弟同其同志为何他仍要派人围攻,这个某不知啊~”向天一听便点了点头道:“是啊~敢为百姓而献身,明知被利用却为其志而不变心,正视自己的死亡,弟也佩服啊~至于原因嘛~”道这里向天突然停了下来,转过头看着在不远处闭上双眼休息的方悦以及审配,道:“方兄以及审兄既然醒了,那么便请过来吧~正好弟也可将原因告知两位兄长。”只见向天一完话,方悦跟审配便先后睁开自己的双眼,之后尴尬地看着张郃道:“我等只是不好意思打扰两位兄弟谈话,故而。。”不等两人完,向天便道:“无妨,想来张大哥也不会介意,是吧张大哥。”张郃一听笑了笑道:“正如向兄弟所,不过向兄弟实力倒是强劲啊~”向天一听则是咧了咧嘴,同时在心中道,你们两个在张郃醒了的时候就醒了以为我不知道,他们应该是在醒来之后便控制自己体内的气的运行,让它保持在养伤的速度,而且控制他们自己的神不让它的范围太大,之后便一直在听着我跟张郃的谈话,虽然我知道他们是担心张郃对自己不利,不过要不是他们醒了的话,自己之前也不会离开去洗手,只是他们在醒了的时候气有一瞬间的减慢之后才便会回复成为疗伤的样子,要不是自己一直都在观察可能还发现不了。

    方悦以及审配睁开双眼之后便走到火堆旁坐下,看着两人脸上一阵轻松,向天心中暗道,他们应该也是有些信任张郃所以才摆出这样的面孔吧~不过向天在方悦两人坐下之后便道:“弟猜想黄巾之所以会围攻我等,是张角为了演戏!”“演戏?”方悦、审配以及张郃一听异口同声的道。向天点了点头后继续道:“想来在黄巾之中应该有世家豪族之人,而我等进入钜鹿城想来他们也会知晓,而如我等这般非黄巾的人进入钜鹿城必有所谋,当时若是张角不对我等进行围攻的话,那么可能便会引起世家豪族对于张角的猜忌,那样的话到时候张角便没办法从世家豪族那里获得更多的帮助,所以才会派出那么多的人来围攻我等,以此来表明其与我等毫无关系。”方悦三人一听便沉寂了一下之后,审配道:“可是只是对付我等四人何必让那么多人出手呢?”向天一听便看了看听到审配的话语之后在进行思考的方悦以及张郃,等了一会发现两人还在思考,便道:“若是世家豪族发出请求甚至是命令呢?”方悦三人一听便知道向天是希望他们能够自己想出答案,而自己进行思考的好处他们还是知道的,一会儿之后审配道:“向兄弟是之前在那座城中你所打听到的事情?”张郃一听审配的话语便接着道:“世家豪族因为这一件事情的发生所以请求或者命令黄巾对付尔等吗?”不过在刚完之后张郃便道:“不!”同时在一旁听到张郃话语的审配以及方悦也在那个时候道:“不!”向天一见三人的反应,便点了点头道:“正如三位兄台所言,想来在那件事情发生之后世家豪族给黄巾的请求或者命令应该是杀死头上并未戴上黄巾的人,而钜鹿城可能便是其中重中之重,所以张角才让那么多人来围攻我等,甚至连张大哥都牵涉其中。”方悦三人听完向天的话语之后便也点了点头表明向天的跟他们的猜测一样活着相差不远,不过张郃在一会儿之后便问道:“可是莫非张角并不知晓几位的实力?”虽然是这么不过张郃却是看着向天,显然主要是张角难道不知道向天的实力,向天一见张郃在看着自己便道:“准确的实力张角的确不知,可是大概的实力想来其还是能够猜测出来的吧~”张郃一听便道:“那张角不是让那些黄巾来自己送死的吗?”向天一听便道:“张角如此做的目的有几个,其一,便如之前所是为了让世家豪族能够继续给予其助力;其二,是为了让世人都知道弟与其之间只有恩怨,并无承诺,如此以后张角被自己所杀也不会被联想到是张角自己想死在弟的手中;其三,则是考验弟是否有足够的实力以及能力。毕竟猜测只是猜测而已啊~”听完向天的话,张郃便点了点头,而方悦以及审配也点了点头。

    见到方悦三人点头,向天便道:“抱歉了三位兄长,弟现在先去休息了,顺便养养神,今晚的事情弟耗费了一些心神啊~”完之后向天不等方悦三人反应便站起身来,走向一旁的树木坐下休息,同时在心中道,想到一些不想想的事情,那个张角,耍什么帅,用死来成全大多数百姓,而且还用那样的方式来考验自己顺便还能够演戏,真是混蛋。而方悦三人则是看着向天走到树下休息之后便陷入了沉静。

    d看就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极品老木匠〕〔宠婚成瘾:顾总,〕〔午夜布拉格〕〔一胎双宝:总裁大〕〔两界布道〕〔清浊向恶而战〕〔快穿:救命,男主〕〔农民工传记〕〔末世重生:空间好〕〔从堕落骑士开始〕〔至尊富二代〕〔驻颜太后:六十老〕〔霸道总裁失忆的小〕〔从零开始当导演〕〔财运天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