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精分老公,请矜持〕〔不如不遇倾城色苏〕〔霍西州顾晚〕〔一纸婚成情渐浓叶〕〔夜少的二婚新妻〕〔行走在阴间〕〔这爱妃有毒〕〔都市无敌战神〕〔史少太太是裁缝〕〔我在同一天活了千〕〔现在我很好〕〔特种兵王〕〔我的灵力能交易〕〔龙抬头〕〔重生八零:家有媳〕〔一胎双宝:总裁爹〕〔嫁我不吃亏〕〔宠妻入怀:霸道宸〕〔我被唤醒了〕〔医鸣惊人:残王独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向天传之三国行 第八十三章 北行
    向天完之后便抬脚向前走去,而身后则是跟着古梅,再之后便是方悦、审配以及张郃三人,而向天走在前面时,心中便想到,虽然之前在古梅刚刚醒来的时候便出要立刻就出发的话语,其实只是不想要让她去回忆之前在钜鹿城发生的事情罢了,不然的话向天还真的没办法出什么借口,毕竟当时黄巾的动作以及神情表明了是不会轻易放过他们的,那么在古梅看到他们的衣裳以及自己的衣裳整齐之后便会疑惑问什么会这样,到时候向天可就没借口什么了,或者应该向天不想要对古梅撒谎,要是古梅对向天进行询问的话,向天要么便是闭口不答要么便是实话告诉古梅,只是若是第一种情况的话,想来自己以及古梅只见便会有嫌隙,到时候两人之间可能就没办法再好好地聊天了,可要是实话告诉古梅的话,那么古梅很可能便会因为向天的话语而想起之前在钜鹿城的经历,想起那恐怖的被多人包围的场面,让她的心神不安,甚至可能因此而感到惊慌,若是就此而昏倒的话,那么向天等人便可能要拖延他们前进的步伐了,当然还有第三种情况,那便是古梅在得知这件事情之后,便去将向天等人的所在告知黄巾,不过这个可能性被向天在想出之前两种情况之后便自动的抛开,向天只是相信古梅不会这样做,所以第三种情况向天根本就没怎么去想。而向天等人若是因此而拖延步伐的话,那么他们自身的安全便有可能受到威胁,毕竟并不清楚那些黄巾是否会来追击他们,更不知道世家豪族的人是否会追击他们,所以只有不停地移动才能够更好的保护自己若是一直呆在一个地方那么遇到危险的可能性最大,而且向天还要去完成张良以及项羽交代给他的任务,这样他才能回到自己原本的世界,这样他才能够去尽自己的孝道,给母亲养老。因此向天并不可能现在就呆在一个地方,也不可能因此停下自己的脚步,所以向天并没有给古梅一个回想的时间,便催促她准备离开,甚至拿着包裹以此让古梅发现现在他们将要离开这一事实,这样的话古梅便更加没有时间去进行回忆了。走了一会儿之后,向天等人便离开树林,一离开之后,向天便伫立着看了一下钜鹿城的方向之后便,转过头,看向着钜鹿城相对的方向之后便抬脚前进,而在后方的古梅看着向天看了一眼钜鹿城的方向之后也跟着看了一眼,之后也不知怎么的愣了愣神才发觉向天已经前进了,便赶忙抬脚跟上,而方悦三人则是看着钜鹿城的方向深深的叹了口气之后,在古梅跟上向天之后,他们才跟在古梅的身后,而在这时张郃看着审配低声问道:“审兄,为何我等要走在最后?”原来之前在在树林中向天完走之后,张郃刚抬脚想要跟上时,被审配拉了一下,那时张郃看了一下审配以及方悦,发现他们并没有立刻就走,反而是在古梅跟着向天离开之后,他们才跟在古梅身后的,毕竟在当时的男权主义上看,跟在女人后面简直就是一种丢脸的事情,而在那个时代便是脸面最重要,因此在距离向天以及古梅较远的现在张郃才才会问出口来。

    看着张郃略显不满的脸孔,审配道:“张兄,有一件事情先跟你,向兄弟不会随意便鄙视或轻视任何人,即便是女子也一样!”看着张郃在听完这句话之后显得有些惊讶的面孔,审配便接着道:“我等也不知向兄弟的想法,就如昨夜向兄弟在明张角与其演戏的话语,仍视那些黄巾为百姓,眼中只是闪过一时的怒色之后便恢复正常,如此想来张兄应该能看出向兄弟的气量吧~”张郃一听便回忆了一下昨晚向天在告知他们三人他的猜测的时候,的确是有观察到一丝的怒意,由于自己沉浸在向天的猜测之中,所以在看到那一闪而过的表情时,张郃还有些怀疑自己看错了,而现在被审配一,再次想起之后张郃才点了点头,见到张郃点头,审配才接着道:“不轻视女子,不鄙视女子,不也同样能够看出向兄弟的气量么?而且。。”道这里审配便看着前方,张郃一见审配的眼神,便也看向前方,只见原本走在最前方的向天不知道什么时候便在古梅的身边,而向天也在不停地张开嘴巴与古梅着什么,而古梅则是时不时的脸露笑容,不过在古梅有几次想要张嘴话时,向天便已经出自己的话语,而古梅在几次之后便只是听着向天的话语,时而发笑罢了,张郃看着两人在着缓慢北行的旅途中着话,刚想要抬脚走上前去询问向天为何将一个女人看的比他们还要重要时,审配便再次伸手拦住张郃,张郃一见审配又阻止自己,便转头看去,看着张郃眼中的不解,审配便道:“张兄看出向兄弟的缺点了吧~”张郃一听愣了愣之后便点了点头,道:“向兄弟既然以百姓为先,那么为何可在此因一女子而丢我等于不顾?如此向兄弟之志难成矣。”审配听完张郃的话语之后,便点了点头道:“确实如张兄所言,不过向兄弟并非视我等于无物,而是信我等不会丢他于不顾。而且向兄弟也不会因此便忘记其志,只是。。”听到这里张郃便问道:“只是。。?”审配看了向天以及古梅一眼道:“只是向兄弟对于感情或者是儿女之情过于看重,也表明向兄弟并未经历过儿女之事,昨夜我等三人不是过么?该如何便看向兄弟自己的,无论向兄弟与古姑娘最后能否在一起,向兄弟只要有所经历便能够有所成长,对于儿女之情想来应该也能够看透一些了~”张郃一听便向着之前他们三人过的话语,之后又看着向天以及古梅的神色,不由得叹了口气道:“确如审兄所言啊~”完之后便深呼吸了一下之后便走在审配以及方悦身旁,跟在向天以及古梅的身后,不再谈论之前的事情了。

    向天走在前方并时刻注意着古梅的神色,在刚刚看了一下钜鹿城的方向之后,又走了一会儿的现在,向天便发现古梅的脸上时不时的闪过一些不安以及惊慌,不过都只是瞬间出现之后便又消失了,不过却仍然让向天发觉了,向天在发觉之后,不由得在心中想到,暗道这是因为之前自己在看向钜鹿城那边的时候,古梅也跟着看了过去之后便在脑海中浮现出一些什么事情吗?不过要是放着现在古梅的情况不管的话,那么等下古梅便很可能会要询问自己什么了,所以最好的办法便是现在就去跟她聊天,让她没精力去想那些事情。想到这里向天便放缓自己的脚步,而古梅则是因为脑海中时不时的画面而没有注意到向天的变化,一会儿之后当古梅走到向天身旁时,向天便开口道:“古姑娘,要不要听笑话啊?”虽然向天是进行疑问的语气,可是在他完之后,向天便自顾自地起笑话来,而古梅也因为向天的干扰使得他从那些画面中恢复过来,向天边着笑话边看着古梅的神情,发现她的脸上没有之前所出现的不安以及惊慌,而且自己也没有让话语停下,一个笑话接着一个笑话的讲出口,进入古梅的耳中,从古梅时不时的轻笑声中,向天心中暗道,看来现在已经使得古梅分开心神了,那样的话她应该就不会再怎么向那些事情了吧。虽然向天是在心中这样的,不过向天在讲着笑话的时候,发现古梅嘴巴曾有想要张开的迹象,想来古梅是想要向自己询问什么事情吧可是自己却不能让古梅问出口。因为向天知道一旦古梅问出来,那么自己便不会有想要欺骗或者是撒谎的想法,而一旦将事实告诉古梅,那么她便会感到不安、惊慌甚至是恐惧,而这些东西都会消耗人的心神,心神的消耗需要通过休息或者是睡觉来进行回复,一旦勉强的话那么很可能会死,而现在向天等人最不能够的便是留在原地让古梅休息,否则若是黄巾或者是世家豪族有追击者的话,那么他们便会有麻烦甚至是危险,所以向天便一直在讲着故事不让古梅话,几次之后古梅便放弃似得只是听着向天的话语,时不时地轻笑出声罢了。

    向天在接着讲故事同时在心中道,这是为了你古梅,就算你因此与我有嫌隙也无妨。不过看着古梅极为自然的面孔以及笑声,向天又在心中道,只是自己想太多罢了。之后在走向北方的路途中,前方的向天与古梅则是在讲着故事,发出笑声,在他们身后五米左右的地方则是方悦三人,方悦主要是释放自己的神进行查探,不过时不时还是会跟张郃以及审配聊聊武艺的事情,而张郃原本在知道他们在相互询问武艺时还有些疑惑,毕竟这是一种财富,可是在发现两人没有避开张郃便就这样谈论武艺以及兵法,张郃便也跟着放开自己,与他们进行谈论,不过他们并不只是在谈论而已,还不时地进入平静中开始慢慢地随自己的理解修炼,各自增长着实力以及见识。

    d看就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极品老木匠〕〔厉少宠妻至上〕〔神戒缘〕〔萧尘〕〔罗依依与沈敬岩小〕〔拳皇在诸天世界〕〔古龙绝技横行大明〕〔山野汉子旺夫妻〕〔虎行全球〕〔天道奇侠传〕〔续,梦醒千年〕〔绝世妖神〕〔苏茜茜小陈叔叔免〕〔都市之战神归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