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玉手调香〕〔五零俏花媳〕〔田园小辣妻〕〔邪皇爆宠:毒医娘〕〔陆先生:宠妻百分〕〔天道罚恶令〕〔我家王妃富可敌国〕〔九星霸体诀〕〔田园小医妃〕〔剑徒之路〕〔这个王妃路子野,〕〔快穿:男神,有点〕〔重生八零盛世商女〕〔倾城之美好时光〕〔烟花散尽似曾归〕〔天才女状师:夫君〕〔雪颜谜传〕〔女总裁的至尊保镖〕〔重生之余生都宠你〕〔小喜姑娘说她喜欢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向天传之三国行 第八十九章 道路选择
    向天看着张郃到一边的树下休息之后,便将自己的目光看向面前的火堆,火光的跳动,时不时地伸手将身旁的树枝放进火堆之中,随之响起的“噼啪~噼啪~”声响,使得向天心中感到极为的平和,同时在将一些树枝放近火堆之后向天便在边看着火堆边将手伸进自己的怀里,将放在里面的竹箫拿出来,不过想到其他人都在睡觉,所以向天并没有吹奏,毕竟古梅不提,单方悦、审配以及张郃一听到自己在吹箫的声音,一定会醒过来的,因为作为一名习武之人,他们自身便会有一种警惕性,一旦有什么声响便会使得他们立刻清醒过来,也可以习武之人会一直保持自己的警惕,这是一种习惯,并不是因为自己对身边的人感到不信任才会这样,习武之人就算是在休息时也是抱有警惕之心,所以他们并没有深入睡眠过,因为在浅睡眠时,他们既能够保持自己的警惕性,又能够恢复一下自身一日所消耗的一丝心神,而之前向天那两晚的休息却可以是深入睡眠,第一晚向天是整晚都陷入深入睡眠之中,进入深入睡眠向天消耗的心神才能够快速的恢复,当然这样也能够看出向天对于方悦、审配以及张郃三人的信任,当然也可能是对三人是否对自己忠心的考验,这其中谁知道呢?可能连向天自己也没有去怎么思考吧;第二个夜晚,则是先进入浅睡眠之后再进入深入睡眠,毕竟当时向天消耗的心神已经得到了一定的恢复了,只需要在进行一定的恢复便可以了,当然也可可以选择只是浅睡眠,只是要是那样的话,时间至少需要延长十倍才有可能使得消耗的心神恢复,而在路途中的他们来,只有尽快得恢复自己才能够应对可能出现的状况,因此向天并没有想来让自己的心神恢复时间减慢的想法,而在第二晚时正处于浅睡眠即将进入深入睡眠的向天却被古梅一声惊叫惊醒之后再确定古梅无恙之后便又再次陷入自己的睡眠之中,而且还是很快便进入深入睡眠状态的,因此向天虽然心神并没有完全的恢复,可是只需要几天的休息或者应该是浅睡眠便足够了,而浅睡眠如果真的要的话便是就像打坐那样,平和自己的心情让自己能够慢慢地进行恢复,因此就算是在守夜也是可以恢复的。只是现在的向天并没有想要打坐的想法,虽然是盘着腿坐在火堆旁,心情平和,虽然也是能够恢复一些心神的消耗,不过恢复的速度比浅睡眠或者打坐要慢,可是向天并不在意,向天并不认为自己等人现在在路上,这么开阔的地方会让自己需要用到死杀间,死杀间现在若是使用的话虽然能够给向天一种可怕的杀敌手段,可是却也可能让向天正在恢复的心神再次消耗,到时候可就是没完没了了,至于向天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则是因为在向天看来就算遇到什么事情自己这群人都能够打败对手,就算是想要离开也很容易,不像是在县城之中,在城中的话,那么一旦发生什么事情想要离开便只有从城门离开,以自己的现状到时候可能还是要让自己使用死杀间,到时自己就麻烦了,而在城外,就如现在,那么他们等人只要逃到树林、山野之中,那么逃跑的可能性便更高,只要留心自己制造的痕迹,那么便可以不用担心会被追上包围。

    摸着自己手中的竹箫,抬起头看着夜空,只见星光点点,繁星不停地眨着自己的眼睛,月亮则已经偏移到一边去了,不过看着这犹如满月一般的月亮,向天不由得想到现在看起来应该是快要十五了吧,向着原本世界中中秋十五月圆时的景况,向天心中想着也不知道现在是几月份,天气一直是这样子,白天觉得极为的炎热,晚上又是很凉爽,想来应该是夏天吧~也就是是六月份左右吗?可是似乎天降大旱,也不知自己是不是想错了。想着自己以前的事情,想着自己的亲人、兄弟以及朋友,一会儿之后向天便回过神来了,看着被自己捏着的竹箫,向天不由得发出一声叹息,差点就把竹箫给捏坏甚至是捏碎了,要不是自己突然发觉自己手上的力气似乎加大了的话,可能就来不及了。伸出右手擦了擦自己的额头,仿佛自己因为刚刚的事情额头冒出汗水一般,可是在这样凉爽的夜晚,可是在将自己的右手拿下来时候之后向天才知道是自己想太多了,额头上根本就没有想象中的汗水,不由得向天张嘴笑声的苦笑起来“呵呵呵~”不过一会儿之后向天便看着自己手中的竹箫,用手反复抚摸着,眼睛仔细地查看着想要发现自己所制作的竹箫是不是被自己给损坏了,许久之后向天便呼出一口气,同时道:“还好没事。。还好没事。。”竹箫还是如原来那般光滑,并没有什么裂痕,在仔细地查看之下也没有发现因为自己手上的力气而造成的孔洞,不过就算如此向天还是并没有真正的放心手中的竹箫渐渐地靠近自己的嘴唇,只是一会儿之后向天便放下自己的手,看着在休息的古梅、方悦、审配以及张郃四人在心中道,还是不吹了,影响到他们的休息这可不好啊~摸了摸竹箫光滑的表面,过了一阵子之后向天才将竹箫放回自己的怀里,放好之后,向天便再次看着自己面前的火堆,看着燃烧着的火焰,看着火光,向天便盘着自己的腿打起坐来i,心中想到无聊,还是恢复一下自己的心神吧,守夜的话自己已经将神释放出来了,因此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时间流逝着,夜晚已经过去,拂晓即将出现,很快向天等人便在清晨到来的时候不能相继起身,在吃些肉片以及喝了些水之后向天等人便再次踏上路程,张郃仍旧在前方带路,向天以及古梅跟在张郃身后,古梅位于向天身侧后方两米左右的距离,而方悦以及审配则是走在古梅之后,彼此五人的距离并不远,相距近三米当然这是指前后的距离,而方悦以及审配则是并肩而行,这样便表示两人平等的尊重彼此,走了半天多的时间之后,向天五人便站在一个分叉口,而行至此处后张郃便停下自己的脚步,而随后的向天几人也是停了下来,向天停下后刚想要询问前方张郃缘由,只见张郃转过身来道:“现在在我等面前的这座山便是家师坐在的山,接下来有三种方式可以上山到达某习武之地。”向天、方悦以及审配听到便一脸的郑重,而古梅虽然不是习武之人,可是因为向天几人都脸呈现郑重之色,要是自己脸露不屑或者是不敬的话,那么他们便有可能对自己的态度发生转变甚至自己今后很难在跟他们一起了,到时候要是自己离开的话自己可就难办了啊~古梅由于明白自己没有决定的权利因此便呈现倾听的状态,以此来表示自己对此也很重视,而张郃见古梅脸色平静地倾听态度以及向天几人郑重的神色,便道:“其一,可以直接从此处上山,只是距离最远而且此山势稍显峻峭,无论那条路都没差多少;其二,则是走右边的道路之后上山,这条道路通向河间郡;其三,则是走左边的道路上山,这条道路通向中山国。”道这里看着向天等人仍在仔细倾听,张郃便接着道:“无论哪条道路到达某学武之处的时间都相差不大,而左右两条道路无论哪条皆有山匪,不过相比山势峻峭的话,走左边的道路上山的山势比其余两条上山的方法要显得平缓一些。向兄弟,你觉得走哪条路较好?”向天一听便想了想,之后看了一下面前的大山,按照张郃之前的法,河间郡以及中山国是因为这座大山隔开的,看着山上的树木林立,想来从这里上山的人可以是没有,之后便看了一眼古梅之后向天便道:“走中山国那边的路吧~”向天伸出手指着左边的道路,同时心中想到这边的山势比较平缓,想来古梅也比较容易上山吧。张郃一听便点了点头,转回身去走向左边的道路,而向天几人也是紧随其后。

    走在前方的张郃在向天完并带路的时候在心中想到,果然是走这边吗?!看来向兄弟对于古梅挺看重的,不过这样也能够表示向天对于自己身边的人很照顾这一感觉,想来向天的想法便是在他们几个习武之人来山势陡峭险峻并没有什么,不过对于普通人,甚至是女人来便很难的,因此走这边便能够看出向天对于他人的关心。想到这里张郃不由得咧了咧嘴,而方悦以及审配则是对视一眼,同时眼中闪过一丝无奈,他们是在无奈为什么刚刚向天不自己担心古梅所以选择山势比较平缓的左边的道路,要是这样的话想来古梅应该能够明白向天对她的关心,同时向天在她心中的分量应该也会增加。对于向天的想法他们两人是看不懂啊~方悦以及审配看着彼此眼神中的无奈,分别摇了摇头之后便继续跟着张郃、向天以及古梅前进了。

    d看就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极品老木匠〕〔拳皇在诸天世界〕〔萧尘〕〔天道奇侠传〕〔厉少宠妻至上〕〔罗依依与沈敬岩小〕〔重生八零末:农女〕〔苏茜茜小陈叔叔免〕〔都市之战神归来〕〔传奇特卫江山莫北〕〔我是真理追寻者〕〔兵意铸道〕〔诸天妖商〕〔王牌贴身高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