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精分老公,请矜持〕〔不如不遇倾城色苏〕〔霍西州顾晚〕〔一纸婚成情渐浓叶〕〔夜少的二婚新妻〕〔行走在阴间〕〔这爱妃有毒〕〔都市无敌战神〕〔史少太太是裁缝〕〔我在同一天活了千〕〔现在我很好〕〔特种兵王〕〔我的灵力能交易〕〔龙抬头〕〔重生八零:家有媳〕〔一胎双宝:总裁爹〕〔嫁我不吃亏〕〔宠妻入怀:霸道宸〕〔我被唤醒了〕〔医鸣惊人:残王独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向天传之三国行 第一百二十八章 吼叫声现
    之所以向天几人回这么快便突破阻挡并且到达河床附近,是因为在向天几人刚刚进行突破的时候,山贼便发出了惨叫声,而这样的惨叫声也将距离他们最近的山贼的注意力拉了过去,同时在这些距离很近的山贼看来便是不断得有人飞出来,而这样的现象也就使得他们跟之前得到的消息一起合起来,甚至这些山贼在路上的时候一直都再听着他们的头领着这一次是为了给他们的弟兄报仇,而且已经将这一伙人给包围起来了,正是如此现在出现在这一群山贼的现象,使得他们在一瞬间便想到是被包围的家伙想要做出突破,至于那些飞出去的家伙,或者应该是弟兄在他们看来只是被偷袭罢了。他们这些山贼要想踢飞人也是可以的,所以在发现这些包围的山贼的状况之后并没有等到他们头领出什么话,便直接冲向他们的所在因为距离近,所以在他们看来只要他们脚下的速度快一些的话,那么便能够更好得将向天几人包围住,更可能将他们杀在这里,这样的话便能够算作是为他们死去的弟兄报仇了,因此他们便是直接就这样冲过去,至于他们的头领则是也被带着一起冲了过去,这是一种冲动,而且是知道仇人所在的冲动,作为山贼而言,并没有什么城府,可以是单纯,只是他们手上沾过血罢了,不过对于一些拥有城府的人来,只要他们的对手还是人便是相互比较心机了,这些在大部分都是百姓或者全部是百姓的山贼来是没有这样富含心机的人存在的,当然一些大头领或者是他们这群山贼的老大可能便有一定的心机,也拥有一定的智慧吧~不然的话,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山寨呢?!不过作为手底下的山贼,他们并没有什么心机,甚至也没有多大的智慧,只是因为山寨内看重彼此之间的兄弟之情,因此在一知道仇人的所在,可以复仇的人的方位便会不停地赶过去,直到将他们心中的怨恨、冲动发泄之后才算是完结,因此在那一瞬间的事情便是那三十人左右的山贼直接扑向不停有人飞出的方向,让不知情的人以为是不是想要通过不停地人潮来进行阻止,这样的动作以及行为真的很可能是人感到无语,只是发现他们行为的向天则是心中极为开心,因为他们的动作正如向天所猜想的那样,这样的话向天便暂时不需要担心在他们通过河床的时候他们的右边会被对方所阻拦。当向天几人到达河床旁边的时候,向天便道:“快点通过河床!快点到对面去!快点离开!”着话的向天则是在不停地挥动着自己手中的剑,右手直接将想要刺向审配的木枪直接砍断,同时向天伸出自己的左手接住着已经只有枪头长度却大幅度减少的短枪,之后左手一甩向左边扫开想要趁着向天阻挡木枪时伤害他的木枪,而这时方悦以及张郃则是分别跳下河床,至于审配则是紧随踏在下方的石头上,而他们三人就如之前那般形成一个三角形,之后便直接冲向对面的树林,审配脚下的石头并没有什么震动,不像方悦以及张郃两人不时踩到的石头会有摇晃,而他们则是因为脚下运行着气,再加上他们的动作很快,因此并没有怎么影响他们两人的动作,至于那些山贼在发现方悦几人的动作之后又一些想要进行追赶,也就是在一边没有在向天周围的山贼有三四人想要踏上河床,可是向天却是直接将左手的短枪扔出,刺中一人之后却仍然飞向旁边的人,因为速度太快使得他没办法进行躲避,便跟着刺穿至于是否有刺穿之后的人向天并没有去注意,反而是如之前那般将一根木枪砍掉左手拿着短枪。

    不过向天在左手拿着短枪的时候便是直接向着自己左后方甩出,这时便会再次刺穿另外想要穿过河床的山贼,至于是几人向天并没有去搭理,反而是再次左手拿着短枪,至于右手则是不停地挥舞着,并没有将木枪砍掉,只是将它们全部击回去或者是击到一边去,若是没有人想要穿过河床去追击方悦几人的话,向天左手的木枪便会跟着挥舞,将木枪击到一边去,不会去毁掉木枪,至于若是有人想要穿过河床的话,那么向天刚刚的行为便会不断地进行重复,直到穿过的人穿过河床甚至是进入到树林之中,向天才没有扔出自己手中的短枪,一开始也只是几个人想要穿过,可是在这几个人死在向天的短枪下之后,想要直接过去的人数便开始慢慢增加了起来,而向天也是在一段时间中不停地挥舞自己右手的剑,砍下枪头,拿着短枪之后扔出去,不停地重复着,直到在三波想要穿过总共近四十人中只有近十人穿过的现实放在这些还包围着向天的山贼的眼前的时候,剩下的山贼才没有再想要穿过河床,而且在向天将第三波的山贼用着短枪不停地抛射,甚至是点射的时候,或者应该是已经完毕的时候,这些包围着向天的山贼则是不约而同地倒退一步,仅仅是将向天给包围着,并没有在做什么,也没有想着穿过河床,放着向天在这里不管,要是他们真的将向天放在这里不管的话,那么向天便会直接追着他们,这是这些山贼在心中的看法,甚至是想要穿过河床的话,向天左手上的短枪则是静静地被向天握着,看着向天身后,正确来是向天左右两侧的身后躺着一具具的尸体,这些之前还跟着他们在谈笑的弟兄都死在那里,鲜血也是在流淌着,在石缝之间犹如河流一般,仿佛在向天的身后形成了一条由血液组成的河流在这样的河床中流淌着,他们这些山贼想要报仇,可是眼前的景象,明明向天之前只是在抵挡着他们,并没有杀死任何一个包围着他的山贼,可是想要穿过河床,去追击方悦几人的山贼则是遭受到向天的无情击杀,明明是向天造成的杀戮,可是他的身上并没有一丝的血液,不!应该由他的左手造成的杀戮在他的左手上没有留下一丝的痕迹,而且向天的脸色也是极为的平静,这仿佛是在明着向天心中并没有一丝的波荡,没有一丝的起伏,向天身上明明没有一丝杀气的覆盖,可是造成这样的杀戮却没有让他有一丝的起伏使得这些山贼感到了恐惧,而且这些山贼在心中着,想要报仇。可是他们努力想要握紧的双手,想要前进的脚步,却是怎么也用不出自己的力气,却是怎么也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没有任何的动作,就这样看着向天。

    而此时的向天则是看着对面在呆立着的山贼,并且在神中则是观察着一切在他的神的范围内的情况,比如在方悦几人刚刚穿过河床的时候便被原本在向天几人左边的山贼发现,之后便是一大群山贼着穿过河床,想要在对面的山林中寻找方悦几人,至于那些没有死在向天短枪的抛射下的山贼,向天并没有在心中怎么在意,不!应该还是有一些在意的,毕竟在那样的情况下还敢这样穿过河床并且没有死在自己的抛射下,对此向天只能够在心中道,运气真好!应该感谢我没有去选择对象。不过自己不选择对象是为能够更快地进行抛射,这样穿过河床的山贼便会减少,只有将近是人在方悦几人跟着想来方悦几人应该不会有事的,而且子自己进行抛射的时候,那些中招的山贼则是发出一声声的惨叫,而这样的叫声自然也是吸引到那些原本在向天等人左边的山贼,此起彼伏的惨叫声,也能够使得那些山贼明白除了方悦几人进入山林之中外,在这边还有人存在,正常人的思考,在对付敌人的时候在明处的比在暗处的要好对付一些,因此进入山林之中的方悦几人便是已经进入暗处的人,寻找起来则是需要花费一定的时间,至于明显处于明处的自己则是最容易吸引人。因此那一伙山贼也是有不少人向着向天所在的地方过来,也就是这些人被分为两拨人,不过在向天的神中能够很明显的发现,也就是在一开始发现方悦几人进入山林的时候有数人自动去追击,至于剩下的二十多人则是在他们头领的带领下向着向天所在的地方而来。而向天在发现这一点之后便在心中暗道,可惜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多人向着自己这边过来,在这样的山林之中自己还需要保有一定的实力,不然的话有什么事情发生的话便很麻烦甚至自己可能因此而死,至少自己还需要保留有五成的实力,而且那些后手甚至是可能对自己有副作用的方法在现在的情况不能够使用。如果只是对付这些山贼的话,向天还能够确保自己能够离开,可是麻烦的是在两边的树林之中还有着两只老虎在看戏啊~因此向天也没有什么动作而是在进行着思考,为了能够解决情况并且保留有一定的实力,等到那二十多个山贼到达向天的所在的时候,向天便在心中道,就这样办吧~希望能够如我所愿,希望这两只老虎会忍不住吧~

    等到这些山贼到达的时候,向天便是眼中闪过一丝的惊慌,不过很快便消失,同时向天的左手不自主地轻微颤动,仿佛向天在不停地忍受着一般,向天地右手则是垂下,仿佛没有什么力气一般,可是向天的脸上的神色却是一片的平静,这时那个刚刚到达的头领子啊观察一下向天之后便道:“还不快上!他撑不住了!”而听到头领的话只有他带来的而是多人动了,至于其余三十多人则没有动作,而向天这次并没有反击,反而是不停地脚下动作着,或左移,或右跳,真的没办法避开,向天则是向后跳入河床之中,那三十多名山贼在看了一阵发现向天真的很狼狈,那飘逸的头发已经随意散开,甚至都在向天的眼前了,甚至能够看出向天在躲过一次木枪的横扫时是脚下不稳之后在河床上的石头滚了一下之后才躲过的,而这些山贼则是开始渐渐回复,跟着想要击杀向天,可是这些山贼都没有发现向天在所有的山贼都冲向他的时候,嘴角咧了咧,而向天甚至低声道:“忍不住了吧~”仿佛在向天完的瞬间进行回应一般,从树林的伸出向后传出两声吼叫声,这样的声音不止向天听到了,甚至山贼们都听到了,他们手中的动作、脚下的动作也都因此停下来了。

    d看就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极品老木匠〕〔厉少宠妻至上〕〔神戒缘〕〔萧尘〕〔罗依依与沈敬岩小〕〔拳皇在诸天世界〕〔古龙绝技横行大明〕〔山野汉子旺夫妻〕〔虎行全球〕〔天道奇侠传〕〔续,梦醒千年〕〔绝世妖神〕〔苏茜茜小陈叔叔免〕〔都市之战神归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