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剑啸〕〔五千年来谁著史〕〔NBA全能王者〕〔我和冰山总裁老婆〕〔美漫之道门修士〕〔泼辣小厨娘〕〔舟行诸天〕〔重生家中宝〕〔漫威里的德鲁伊〕〔剑从天上来〕〔医品太子妃〕〔三二一,初恋开始〕〔重生之都市真仙〕〔都市武道无敌〕〔五零俏花媳〕〔重生之娇妻追夫记〕〔重生学霸小娇妻〕〔我当鬼侦探那些年〕〔重生女神:帝少的〕〔天阴眼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向天传之三国行 第二百八十五章 再杀(三)
    在周围的那些乌合之众并没有在意狗头军师此时的状况,当然就算是那名领导者也同样没有在意这名狗头军师的状况,这些这名狗头军师都不知道,因为这名狗头军师在躲开这一刀之后便是听到那一声惨叫声,没有丝毫的停顿,就仿佛是一口气拉了这么长的音一般,不由得这名狗头军师便是将自己的目光看向声音传出来的地方,至于周围那些乌合之众以及领导者同样也是将自己的目光看向那里,比之狗头军师,这些人更是看了全部整个过程,也就是方悦将木枪从那名原本拿着刀的家伙的身体中慢慢拔出来的过程,惨叫声不断或者应该是连歇息都没有,就这样慢慢将木枪从这家伙的背后慢慢拔出来,而随之出来的还有着家伙的鲜血,不停从背后慢慢冒出来,仿佛是在跟木枪一起争斗一般,进行着谁先能够出来一样,直到这柄木枪被拔出的时候,这家伙后背上的伤口,包括右胸口处的伤口所流下的血液便是慢慢减少了,而方悦手中的木枪也是已经被鲜血全部浸染过了,无论是枪尖,还是枪尾都是如此,可以是从鲜血中拿起来的木枪,至于这家伙则是慢慢向着前方倒下,生机已经在慢慢消失,想来要不了多久便会死去,而方悦则是右手拿着木枪之后便是直接向着地面一挥,只见木枪上的鲜血便是直接向着地面挥洒而去,在地面留下一道由血液汇聚而成的一道犹如枪一般的图案,使得那些周围的乌合之众以及领导者都是心中一颤。

    至于那名狗头军师为什么会在发现方悦扔过去的刀之后还是依旧会被砍掉自己的头发呢?这除了是因为方悦抛出的刀的速度有些快之外,还有的就是这名狗头军师并不是单单注意着方悦的情况,还在注意着张郃以及审配两人那边的情况,所以在看到方悦扔过来的刀的时候,在滚到一边的时候才会被砍掉自己的一些头发,虽然还不至于会变成秃子,不过从原本较长的头发变成短发还是成为了既定事实的,或者应该其实周围那些乌合之众也是就像是在看戏一般看着审配三人跟那四名拿着刀的家伙之间的战斗,所以他们注视的不止是方悦的战斗,就连在方悦跟那家伙战斗的时候,张郃其实也是已经跟自己对面的对手交手了,至于审配的话则是还有一段的距离,至于原因则是审配对面的两人彼此之间在控制着速度,并没有一人在前一人在后,反而是似乎都在一条线上一般的样子,所以就算是审配的速度不慢,可是对方的速度却是有些慢了,而且在审配发现对方是这样的状况的时候也是有些心谨慎起来,所以在方悦两人开始跟自己的对手交手的时候,审配还没有跟自己的对手交手,直到方悦将对手的刀挡开之后审配才跟自己面前的两名对手彼此交手起来。

    方悦是使用这样的方式将自己的对手杀死,而张郃则是比之要轻松一些,当然是看起来要更加快速,并且张郃在杀死对手的时候,对手并没有发出惨叫声,至于原因很简单,张郃在跟对方彼此更加靠近的时候,也是跟方悦一样使用同样的方式,使得自己手中的木枪在空中进行停顿,这样的方式都是方悦、张郃以及向天三人彼此之间相互进行交流、相互进行学习而学会的,至于究竟一开始是谁会的这种问题,对于这三人而言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彼此之间的实力都是有着提高,彼此的关系也是变得更加紧密。而张郃也是同样用这样的方式便是直接向着前方前进,而对面拿着刀的家伙也跟方悦的对手一般,都是在看见自己的对手距离自己更近的时候便是直接就是将自己手中的刀向着上方抬起,之后便是以极为迅速的速度向着对手砍去,也就是这个拿着刀的家伙直接就是看向张郃,而张郃则是双手握住木枪之后便是直接一甩,而原本就是直指着前方的木枪,则是直接从左下方向着右上方旋转过去,这个时候落下来的刀的侧面则是直接被木枪击中侧面,并且这一次彼此之间的碰撞并没有使得木枪跟刀彼此之间碰撞开来,而是张郃双手使用力量,直接将刀压向那名拿着刀的家伙,同时张郃的脚步也是不停地靠近这个家伙,而这个家伙则是在感受到自己手上的刀的力量的时候便是发觉自己的手极为的沉重,在一开始彼此碰撞的时候,这家伙也是以为会彼此撞开,可是在感受到刀上传到手上的力量的时候,这家伙便是知道张郃的木枪压在自己的刀上,刀上的力量太过庞大,所以这家伙便是直接就是下意识的深处自己另一只手直接抵在刀的另一面,不过就算是双手可是依旧没有办法改变自己双手上的力量比不上张郃这样的事实,双手从原本还有一些直的状态渐渐弯曲,直到最后刀直接压在这家伙的胸前,而张郃也是因为自己不停地前进,所以才能够使得木枪压在刀上,更是使得这把刀被压在这家伙的胸前,而这家伙就算是使用自己的前胸抵住自己的刀,可是力量却是依旧难以抵挡,甚至可以是压得自己都有些难以呼吸了,不过在这家伙突然看见对面拿着木枪的张郃距离自己很近,便是想要将自己的腿踢出去,毕竟在这样的情况下,对于这家伙而言最重要的便是先将彼此之间的距离拉开一些,不然的话,自己会这样继续被压着的,这样自己会很难受啊~

    不过张郃并没有等到这家伙踢出自己的腿,或者应该在自己的木枪压制住这家伙的时候,张郃便是知道自己可以进行下一步了,至于这家伙想要踢出自己脚的动作,张郃是完全没有在意,甚至可以是直接就是无视了,只见此时张郃手中的木枪是直接压在这家伙的刀上,而因为木枪并不是刀剑这样的兵器,所以在抵住刀的时候,木枪的枪尖同样也是直指着这家伙的喉咙,也就是因为这家伙是面临这样的危险,所以才没有办法啊~因为要是自己的刀不抵住的话,这斜指向上的木枪枪尖便是会直接刺入喉咙,那样的话就是死字,所以在这家伙看来只要自己抵住木枪,同时踢出自己的脚,这样的话要是运气好能够提到对方,那么便是能够化解自己现在这样的局面,至少也能够踢中木枪,这样的话自己便可以借助木枪被踢开的一瞬间立刻拉开距离,这样的话,自己便是能够得以安全,保住自己的性命,只是可惜现实是骨感的,无论你怎么想象也没有任何的用处,因为张郃的目标此时并不是想要刺穿喉咙,直接原本还在压着刀的木枪便是直接在这一瞬间便是向着斜上方直接刺出,也就是直接刺向这家伙的下巴,只见这样一柄木质的枪直接就是从下巴之处向着斜上方直接刺出,从这家伙的后脑出露出枪尖,这样瞬间的疼痛甚至使得这家伙想要张开自己的嘴巴都无法做到,只是因为木枪已经直接从这家伙的后脑刺穿了,鲜血从下巴处的伤口流出,从这家伙的嘴里缓缓地向着外面冒出,同时在后脑的部分则不止是带出红色的鲜血,更是带出一些白色的物体,或者应该是液体吧~具体是什么张郃并没有去管,张郃只知道在自己面前这家伙已经死去了,至于想要发出惨叫,不好意思连嘴都是直接因为木枪被贯穿而无法产生振动而没有振动,没有办法张开自己的嘴巴,那么就无法发出声音,所以这家伙连死去的时候都没有发出一丁点的声响,而张郃就这样直接将木枪拔出,不过这一次则是缓缓拔出来的,并没有迅速就拔出来,这是为了保护自己的木枪,,因为之前之所以那么迅速是因为这家伙自己手中的刀是在使用着力量,一旦自己没有压制住的话,那么便是会使得自己的木枪被推回来,所以才这样以极快的速度同时使得自己的进攻更强,所以才能够直接从下巴穿透,毕竟人的头骨包括下巴也是有着骨头的,虽然下巴的骨头比之头骨硬度要低一些,不过也不是那么简单就能够穿透的,所以这一击可以是张郃使用自己其以及力量的混合才能够得到这样的成果的,要是只是单凭一种的话,虽然能够直接刺入下巴,将下巴的骨头刺透,不过是否能够从头骨出穿透则是很难判断,而没有办法从头骨穿透,张郃也无法判断自己是否已经将对方杀死这件事情。而这么慢地将自己的木枪拔出来,则是因为这些骨头了,毕竟这些骨头可也是很可能破坏木枪的啊~

    为什么可能骨头会破坏木枪呢?因为刚刚张郃那一击至少能够证明的一点便是直接将这些骨头击碎了,所以也就是有可能会有一些犹如刀片一般锋利的骨头存在也不一定,所以张郃需要心谨慎地将木枪慢慢收回,至于为什么需要慢慢收回?则是因为张郃本身也是要保证自己的实力才可以的,不然的话,张郃也是可以直接就是让自己的木枪上覆盖有着其,这样便可以直接就是暴力将木枪拔出来,而且还不要去担心会破坏到自己的木枪,这样的话虽然能够很快就拔出木枪,可是却是需要消耗气,这对于不知道还需要击杀多少人的审配三人而言不是一个很好的选择,同时张郃也有自信自己在没有使用气的情况下,也是能够相对快一些将自己的木枪拔出来,至于原因则是之前张郃通过木枪上传递过来的力量,感受其中的阻碍便是能够有着一些判断了。

    d看就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影后,你老公偏执〕〔宫少,你老婆又上〕〔金色的探险家手稿〕〔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清宫枭宠:败家福〕〔从骑士开始进化〕〔都市巅峰雷神〕〔季先生每天都在吃〕〔夏先生,你人设崩〕〔成为英灵的我要去〕〔冥王宠妻,冰山娘〕〔重生之剑神〕〔春秋武神〕〔抱花眠〕〔神棍皇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