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无武江湖〕〔无限位面的日常〕〔诸天之养成计划〕〔吾家学姐有点甜〕〔炼金王妃的逆袭〕〔无敌从灵气复苏开〕〔皇叔心尖宠:王妃〕〔欧皇救我〕〔位面都市〕〔真五行大陆〕〔我的师父是神仙〕〔重生五零巧媳妇〕〔百日婚约,亿万总〕〔陛下欠我一条命〕〔炮灰她嫁了豪门大〕〔龙图骨鉴〕〔都市极品男神系统〕〔诸天召唤系统〕〔带着手办军团在火〕〔木叶之传奇道士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向天传之三国行 第三百三十五章 彼此试探
    要是向天知道鞠义心中所想的话,那么向天会在心中暗爽也不一定,毕竟其实之前向天之所以进行这样的询问,为得就是要是鞠义能够的话,那么便是会直接出来,要是不能够的话,那么便是需要搪塞自己,给自己一个理由,毕竟他们可是受到了自己等人的帮助甚至可以是自己等人对于他们而言有着救命之恩,所以要是不给个理由就这样直接不的话,那么彼此之间就会脸上过不去,而自己那样的问题最好给自己的理由就是有着地位比自己更加高的存在,这样的话,那么便是会给鞠义一种感觉,自己已经知道了这里还有着人存在,所以向天的脸色才是一片的平静,要是鞠义能够直接将问题进行回答,那么向天倒是更加的开心,毕竟不用浪费那么多的时间就能够知道自己想要知道的事情,可是要是给鞠义一种自己知道了他心中秘密的印象的话,那么想来在鞠义的心中对于自己就算没有着钦佩,可是也是会有着一些尊重在其中,而且从自己的问题之中所透露出去的自己有着武艺这样的信息,则是能够让鞠义知道自己只是想要知道一些事情,而不是想要跟他们为敌,这样的善意,想来鞠义不会拒绝,毕竟有一句话得好,那就是多一个朋友,就是少一个敌人。而世家豪族更是讲究这一点,当然这需要这个朋友有着跟自己一样的地位或者是实力,当然就算没有地位也要有着不同寻常的实力才行,不然的话就很难得到近似的待遇,况且向天等人跟鞠义也就只是第一次见面罢了,并咩有什么身后的感情基础,所以在一开始的时候弱势的一方自然便是会有着警戒心,而这个状况是无论如何都没有办法消除的,因为在这样的时代之中,没有警惕心的人都已经死去了,鞠义并没有从正面直接就给向天答案,这样的事情,向天根本不会介意,更不会觉得鞠义是在推脱什么,毕竟就算真的是这样,对于向天等人而言也是很正常的事情的,并不会因为自己救了对方就觉得对方会什么都出来,那样的话,便是不将自己的生命当做一回事。

    看着向天等人的脸色,鞠义在有了自己的判断之后便是再次想起了向天的问题‘发生了什么事情?谁做的?’这样的两个问题,鞠义其实真的并不是很清楚,之前那样也的的确确不是自己是主事人,不过鞠义也是用这样的方式进行试探,而看到他们几人的反应之后,鞠义在想清楚就算这个时候,向天等人想要做什么自己也没有办法阻挡,而现在既然只是想要知道究竟是发生什么事情以及是谁做的话,那么自己的情况就算跟向天等人也是可以的,毕竟只要将自己的事情出来的话,那么向天等人便是能够更加确定或者应该这能够验证自己不是主事人这样的存在,证明刚刚自己的话语并不是想要进行推脱,而且向天等人也只是对自己进行询问,想来自己只要将事情出来,那么也是算是报答了他们帮助自己这一次的恩情了,毕竟他们现在对于这些问题似乎更加重视,对于杀死他们这样的事情是没有什么兴趣的,或者应该并没有什么目的想要杀死他们,而且从这样的问题便是可以得知,向天跟之前那些乌合之众以及自己之前的遭遇没有关系,毕竟有这样的人手能够使用的话,那么便是不会用刚刚那些没有的废物了,那么想来向天等人只是机缘巧合地救下他们这些人罢了,当然之前在聊天的时候,审配三人也过那一匹马的事情,也就是这样鞠义才知道向天等人是因为从马匹的身上找到了什么线索,之后才会过来这里救他们的,要是自己连一点事情都不的话,那么倒是有些不讲那一丝救命之恩的情分了,在这个时代中,习武之人或者应该普遍的人的心中都是有着情分存在的,情义忠信便是这个时代男子极为重视的东西,当然还有就是自己的生命了,不过有的人将命看得比一切都重,有的则是把情义忠信看得比其余都要重要,所以在这样的时代中会有着各种各样的情况发生,而一切全部都只是因为时代在进行变化罢了!

    想到这些鞠义便是开口道:“其实某之前便是已经受伤了,只是并不是什么习武之人所伤的罢了,其实之前。。”道这里鞠义便是停了下来,因为现在鞠义需要好好组织一下自己的语言,毕竟之前的事情也是过去了一段时间了,虽然还不至于忘记究竟发生了什么,虽然过程还是有些记住的,不过却还是需要进行思考,之后才能够完整的将事情全部出来,而向天一看鞠义在组织自己的语言,突然就断了,向天便是在心中暗道,你还是等一下在告诉我吧,我现在还有点事情想要问你呢?等我这个问题问完之后,你再接着慢慢想吧,想到这里,向天便是道:“鞠兄,弟还有一事想要进行询问,不知可否?”正在组织语言的鞠义一听向天的话语,便是抬起原本在低着进行思考的脑袋,看着向天,心中有些奇怪,在心中暗道,某都在想着怎么了,怎么还要插嘴呢?不过就算鞠义的心中是这样的,可是出口的话语,则是:“还请向兄弟明言。”看着鞠义眼中的疑惑,向天便是直接就是道:“不知之前鞠兄所言的主事之人现在是否是在那车辆之中?为何至今未曾现身?”

    要不是向天的语气平淡的话,鞠义还真的有可能会以为向天是在恼怒这个主事之人在现在事情已经解决了的时候都还没有现身,这不是不尊重他们这些人吗?不过向天这样平淡的语气,却是让鞠义有些惊心,毕竟向天这么平淡的语气那么就是明两点要么向天本身并没有多介意这样的事情,只是通过询问的方式,给那个主事人提个醒,要么便是向天在一定程度上猜测出了车辆中的人的身份所以并不介意,只是通过询问的形式,让鞠义知道他向天已经猜测出来车辆中的是什么人或者是他向天已经知道车辆中有女性存在,所以并没有介意在这个时候这个主事人没有出现,不过无论是哪一种都是通过询问这样的方式来进行试探或者是表明自己的猜测,所以鞠义也只能够在心中进行猜测,以及对于向天通过这样的方式感到惊心罢了,毕竟只要双方表面上还没有撕破脸,那么便是有着缓和的余地,而鞠义也很快便是直接回答道:“向兄弟见谅,主事之人并未曾见过这样的场景,而且经过这样的事情想来也是有些疲乏了,想来此刻应该是在休息,不如让某去将其请过来如何?”

    向天一听便是在心中暗道,好一招以退为进啊~你都这样了,要是老子还逼着你去将人弄过来,不就是有点想要跟你们一直闹下去的意思了吗?那么老子还怎么将之前自己想要知道的事情弄明白?因此向天便是直接道:“既如此,那就不必麻烦了,吾等还是接着之前的问题可否?”一听向天的话语,鞠义便是点了点头,其实对于自己用这样的招数,鞠义本身也是有些担心的,毕竟要是向天拉下脸来让自己去将人弄过来的话,那么鞠义还真的就只能够去将人弄过来了,毕竟话都出去了,而在这个时代信誉还是很重要的,言出必践可以是决定一个人是否可信的考虑因素之一,同时也是至关重要的一点啊~

    d看就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极品老木匠〕〔宠婚成瘾:顾总,〕〔两界布道〕〔午夜布拉格〕〔圣者之死〕〔浮笙传〕〔一胎双宝:总裁大〕〔皇叔:别乱来!〕〔我的梦很奇怪〕〔超级庄园主〕〔爆笑王妃宠翻天〕〔江湖侠道〕〔网游之不朽神座〕〔天师令〕〔那一年她们正毕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