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有无数神剑〕〔夜虎〕〔回到大明当崇祯〕〔神工〕〔最强枭雄养成系统〕〔英雄联盟职业联赛〕〔妈咪太小,总裁太〕〔重生之首席的通灵〕〔年少有为的卡卡西〕〔盖世唐皇〕〔大照圣朝〕〔通天塔丁吉尔拉〕〔老子是强盗〕〔替嫁成婚:亿万总裁〕〔挽天阁主〕〔镇圭〕〔都市之万界神主奶〕〔倾天娱后〕〔王爷,王妃在玩高〕〔万帝至尊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向天传之三国行 偏传 关羽与王晴(六)
    一切的一切都是在他们二人十八岁的时候发生了变化的,或者准确的也不能够是十八岁,不是实岁的十八岁,当然在这样的时代之中,在这一年,那么便是十八岁了!首先关羽本身对于刀法的研究以及习练则是已经在进行之中了,准确的是已经有了两年的时间了,关羽对于自己关家以及王家的刀法进行演练,同时在不停地寻找着将两种刀法完完全全合二为一的方法,而经过两年的时间,则是有了一定的进展,只是这样的进展对于关羽这样拥有着天赋的人而言却是依旧有着不足之处,而关羽则是在一边对于不足之处进行思考,同时对于刀法依旧是继续进行演练,毕竟这是刀法的事情,而不是自己本身的问题,对此关羽很清楚,毕竟这么长的时间下来,关羽对于自己的天赋也是有了一定的了解,对于武艺、刀法,甚至是武道,关羽都已经有了自己的想法,或者是已经有着一定的认知,对于武道这样的东西也是能够明了其中一部分,至于武道究竟是什么就不多了,关羽的认知便是对于刀法不停地演练,同时进行思考,那么便是能够使得自己在不停地思考之中能够对于自己此时正在演练的刀法之中究竟有什么不足以及缺点有着更加清晰的认知,这样便是能够完善自己的刀法,而刀法得到完善,那么便是代表着能够让自己的实力得到增强,而关羽其实对于实力什么并没有那么大的野心,只是关羽本身学习了两家的武艺,那么便是明从关羽便是承担着两个家族的压力,也可以是责任,这对于就算当时只是年幼的关羽而言虽然不懂,可是长时间的相处以及习惯之后,便是使得关羽有了责任心,同时对于增强自己的实力也是认为是让自己的承担责任的方式,对于一名十几岁的男孩而言,究竟是多么沉重的压力啊~

    而关羽则是在对于自己的刀法进行演练的时候,在这样的期间其实关羽以及王晴两人的父亲便是没有继续对于关羽进行教导,而是让关羽自己进行演练,当然关羽也不时地会去农田之中帮忙,只是数次较少罢了,因为每一次在帮忙了一段时间之后都是会被关羽以及王晴二人的父亲劝走,显然在他们二人看来关羽对于武艺的锻炼才是他们二人更加看重的,而每一次关羽都是会跟与自己一同前来的王晴一起离开,而王晴每一次便是会在一边看着关羽的演练,可以在空地、在树林等场所之中不时地都能够看到一名男孩子拿着刀在挥动着,而在一边,或石头上,或树下,便是会有着一名靓丽少女在观望着,可以这样的风景在这两年间已经成为了一种特色了,村庄之中的人也是经常看到,当然对于关羽以及王晴的关系村庄上的人也是知晓的,毕竟都这么明显了!何况就算当时定亲的时候并没有让全村的人都过去,只是他们两家人自己知道,可是在之后也是很快便是在村庄之中传开了,毕竟定亲之后要是不传开来的话,那么便是很可能会使得村庄之中的其他人有着什么想法,而这样传开便是能够在一定程度上杜绝有人怀有什么想法的可能了,当然在村庄之中这样的做法便是百分百进行杜绝了,毕竟村庄之中会有着什么想法的人可能会有,可是在有着官府的压力下不会有人去进行,而敢对于什么想法进行出来的话,那么便是明这个人有着一定的权势,比如是村长之类的,而这样的一道风景特色虽然在一开始的时候那些村民不习惯,可是在一段时间之后便是习惯了下来,可以是见怪不怪了。

    而这一天关羽则是在自家的院中进行演练,而王晴则是坐在一边看着,当然是有着一堆杂草在那里,不然的话,关羽会让王晴坐下来,而现在在家中就只有他们二人,而他们两家的父母则是一起出去了,主要是为了粮食,或者是去打猎才对,当然主要是两家的男子去打猎,而他们二人的母亲则是去森林之中采摘一些能够食用的水果,至于农田则不需要一直都去进行耕种,当然在一大早的时候,他们两家四人便是首先去农田看了看,在拔了杂草之后才去不远的山林之中,而关羽以及王晴则是被留下来了,在演练的同时看家,而他们二人则是对于家人并不担心,毕竟这样的事情之前也是有过的,而关羽则是在演练了一遍刀法之后便是停了下来,而王晴一见便是不由得皱了皱眉,接着便是站起来道:“关郎,为何近些时日一直如此?莫非是有何疑惑?”关羽一听到声音便是收了收神,之后便是转过头看向王晴,笑了笑道:“晴,某近些时日是对于此刀法有些许疑惑,而如今却似乎是若有所悟,可是却一直无法抓住那一闪而逝之灵感,颇为闹心。”王晴一听便是想了想之后便是道:“不若今日暂时歇息如何?仔细思索,想来以关郎之能定能有所得。”关羽一听想了想之后便是点了点头,接着便是收刀而立,将刀放在一边,之后便是直接盘腿席地而坐进行思考。

    而王晴一见却没有什么,而是再次回到了杂草之上,坐了下来,而时间便是因此流逝,可是突然间却是有急速的脚步向着关羽他们二人靠近,脚步极快,而听到脚步声的关羽以及王晴都不由得皱了皱眉,皆是转过头看向了院门的地方,很快便是有一道人影出现在他们的眼前,这个人还未进门便是大声道:“羽!快!出事了!拿上刀去农田之中!快!”而一听到什么关羽眉头更是皱得更深了,因为这声音他认识,王晴也认识,是柳大叔,不过这样突然的声音完全让关羽有些不明所以,而柳大叔此时则是年岁不了,而这样猛烈的奔跑在停下来的时候,便是剧烈喘息着,一看关羽以及王晴并没有什么动作,便是知道他们有着疑惑,所以便是大口呼吸几口道:“快点!羽!要不快点的话!尔等父母恐。。”刚到这里,关羽以及王晴便是立刻站起身,关羽同时将一边的刀抓住,同时道:“柳大叔究竟发生何事,为何与我等父母有关?”柳大叔则是接着喘了几口气之后便是道:“有大虫出现,追着尔等父母,如今便是在农田之中,现今如何尚未可知。”而关羽此时一听便是立刻跨步奔跑,向着农田的方向而去,而王晴一听柳大叔的话也是立刻便是拔腿奔跑起来,而柳大叔则是在继续喘了几口之后便是向着农田的方向跑去,只是速度很慢罢了。

    而在关羽到达农田的时候便是发现在附近有着不少的农户,这些人都手中拿着农具,可是却没有什么动作,似乎在包围什么,而关羽则是在外边能够听到虎啸声,所以关羽便是立刻向着声音所在的地方奔跑而去,至于那些农户根本就没有阻拦关羽,因为这些农户本身也是害怕的,因为虎啸之声的确是有着使人惊吓的作用,而关羽在穿过人群之后,入眼的则是一只身高三米多,体长近六米,甚至六米多的老虎,而在场中则是在地上倒着两人,而还有着两人则是身上布满伤痕在抵挡着老虎,当然老虎本身也是受伤的,所以使得虎啸的声音之中更加摄人心魄,而关羽在一看到场景之后便是立刻大吼一声,之后便是步入了战斗之中,而关羽的声音则是立刻引起了与老虎抵挡的两人的注意,这两人便是大声道:“羽别过来!让周围的乡里乡亲们离开!快!我等二人支撑不了多久了!”原来这两名抵挡的人便是关羽以及王晴二人的父亲,而倒地的人则是他们二人的母亲,也正是因此关羽才会直接进入战场之中,因为他们二人的母亲此时不止是倒在地上,更是在身下有着一大片的血滩,单单这些血液便是足够跟关羽以及周围的人提示,他们二人已经死去这样的事实了。

    而关羽则是在一听到话语之后便是将自己的目光看向了二人的父亲,这个时候因为距离变近了,而且将注意力转移过去,关羽才发现,自己以及王晴的父亲此时也是身上有着不少伤痕,而且血液也是在随着他们的移动而流淌,渗入了农田之中,而在关羽的观察之中,关羽还发现了他们二人此时的脸上血色在不停地较少,这代表什么,关羽也是知道的,所以此时关羽便是声音略微颤抖地道:“父亲。。岳父。。莫非。。。”虽然关羽的声音颤抖,可是他们二人依旧听得到,而两个人则是在听到之后便是彼此对视一眼,之后关羽的父亲便是笑了笑道:“确实如此,所以快点离去!莫要让我关家以及王家之武艺断了传承!”而关羽一听便是突然间安静了下来,没有什么动作,而他们二人则是再次将自己剩余的精力全部放在抵挡老虎上,没有办法继续催促关羽离开,因为要是这样做的话,他们很可能下一刻便是会死在虎爪之下,而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场中便是再次响起了一道声音“娘!”声音凄厉,而关羽以及那二人则是知道声音的主人是谁,便是王晴,而也就是因为知道王晴来了,所以他们二人便是不由得有些紧张,其中王晴的父亲更是不由得将自己的目光有些偏移向了自己的女儿,可是也就是在这样的时刻之中对于自己女儿的关心,使得他永远闭上了眼睛,这样的大意便是立刻被老虎注意,便是直接一爪拍在其胸膛之上,不止是让其倒飞,更是使得其胸膛被利爪划破,鲜血直流,而其便是因此倒在地上,在挣扎着想要爬起数次无果,终究死去,而因为其被击飞,关羽的父亲更是独木难支,不消一会儿便也是一同被击飞,而骤然的变化却是使得关羽以及王晴有些无法相信,在骤然之间没有回过神来。

    可是很快王晴便是大声喊道“爹!”接着便是将自己怀抱了一会的母亲放回地面,奔向了自己父亲所在的地方,而关羽则也是惊醒之后便是跑向自己父亲所在之处,而那只老虎其实状态并不好,因为它原本是在树林之中寻找食物,在发现了他们四人之后便是立刻想要击杀,可是却没有结果,只是让王晴的父亲受伤,之后便是一路奔跑追随,最后便是现在这样的场景,而在将二人杀死之后,老虎便是看了看关羽以及王晴,之后便是将眼睛看着王晴,因为老虎本身在跟王晴以及关羽的父亲战斗的时候便是被他们二人击伤,要不是身为老虎本身皮糙肉厚加骨硬的话,它早就死了,而现在它是来觅食的,最好的食物便是生吃,所以它选择了看起来更弱的王晴,便是立刻低吼一声向着王晴直奔而去,而低吼声却是直接让关羽惊醒,同时紧了紧自己右手的刀,转过头便是看到了老虎向着王晴靠近,而关羽现在距离王晴不算很远,可是也不近,要是依照之前演练刀法做的话,那么便是能够抵挡住,可是在之后便可能会跟自己的父亲以及王晴的父亲一般,只剩下死亡一途,这个时候关羽的耳边却是传来了自己父亲微弱的声音‘救人!’两个字,却是使得关羽在心中骤然之间便是回忆起自己与王晴的经历,不由得,关羽似乎是知道自己缺少的是什么,自己的刀少得是什么了,在明白的同时,关羽却是直接奔跑起来,而自己的右手刀却是不知为何放在身后,垂于地面,在地面上留下划痕,是无意识,还是下意识?没有人知道,连关羽也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现在要的便是一刀将老虎斩杀。

    而这一刀便是拖刀计的由来,或者应该是属于关羽的拖刀计的初现,这一刀比之此前演练的刀法都要快,迅如闪电,而且在挥刀之前以及挥刀之时,关羽都是眼睛盯着老虎,看着其伸向前方的头颅,看着其脖颈,骤然之间精气神的聚集,将这一刀的威力发挥到了极致,而在这一刀落地之后,留下的便是奔涌而出犹如源泉一般的血液以及高高飞起的头颅和此时已经嵌入农田之中的刀了,而血液则是直接将关羽以及不远处的王晴淋湿了,之后的事情便无需多言,因为现在他们两家人之剩他们二人了,而且关羽对于王晴还有着救命之情,而在古代救命之情便是足够让异性对于对方有着倾慕之情,更何况现在就只有他们二人了,所以他们二人彼此之间产生情愫,彼此有着爱情或者是有了平儿这样的孩子也是自然的,而关羽也是因为这一刀,使得他知道了自己的刀究竟是什么了,使得其武艺增长迅速。

    而此时则是突然在一边传来了一道声响,“将军!主公传来消息。”而此时眼睛看着远处,或者应该是南面的官员则是从自己的回忆之中回过神来,之后便是转过头看向了话的士兵,结果了递上来的纸条,看了看之后便是将其捏在自己的手掌之中,搓了搓之后便是松开了手掌,随之则是一些碎屑,甚至可以是灰尘随风飘落,而关羽则是轻声道:“要开始了吗?”完之后便是大声道:“传令!严查过关之人!”这名士兵一听便是大声道:“是!”接着便是迅速离去了,而微风徐徐而过,将那些灰尘吹散,可是却似乎有着一丝丝的萧条之意。

    d看就来微信搜索公众号:wmdy66,你寂寞,姐姐用电影温暖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龙都雄兵〕〔影后,你老公偏执〕〔都市巅峰雷神〕〔我不是武神啊〕〔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成为英灵的我要去〕〔六合白水阵〕〔从骑士开始进化〕〔夏先生,你人设崩〕〔快穿攻略:黑化BO〕〔极品老木匠〕〔1001〕〔抗战:少年大军阀〕〔春秋武神〕〔清宫枭宠:败家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