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从木叶开始种田〕〔镇魂街之外挂人生〕〔超级兵王归来〕〔嫡女重生之赖上太〕〔重生香江之金融帝〕〔全球超凡异变〕〔副本模拟器〕〔最佳娱乐时代〕〔不一样的恶魔人生〕〔极品美女老板〕〔赝太子〕〔斗破之丹王古河〕〔金凤华庭〕〔他走在人间〕〔逍遥小都督〕〔疑云迷踪〕〔大明祥瑞〕〔我要吃遍诸天万界〕〔剑墟〕〔婚久情深:老婆大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向天传之三国行 第九百零四章 愿降
    时间略微倒回那么一丢丢,在毡包之外的士卒,处于毡包最内部的人则是曹性以及向天还有婷以及他们三人的部属,也就是是曹性的弓箭手以及汉民,在外部的便是吕布以及之前跟着吕布一起冲击的那些将领,还有就是高顺以及张辽以及他们这些人的部属,同时需要注明的一点便是,斩马刀在这些人之中则是有着数百把,其中高顺手下的人全部都是拿着斩马刀,因为高顺对于士卒的训练要求,所以他们全部都是使用斩马刀,至于剩余的几百把斩马刀则是分于各部,毕竟斩马刀的重量实在是很重,所以能够达到要求的士卒不多,除了高顺手下所有人都是高顺要求能够拿这种刀进行训练的之外,其余的士卒并没有这样硬性要求,所以能够拿到斩马刀的人在其余各部不多,其中张辽的部属自然也是有一些达到要求的,不过这些斩马刀的威力也就只有他们自己知道,在之前的冲锋之中,每个人都难以相顾,就算是配合也是为了杀敌,谁去管敌人死去时是什么样的,而现在并州的士卒还有匈奴人便是能够好好看看了,因为现在有不少人便是向着高顺所在的地方冲去,是从其余地方赶过来的匈奴人,至于之前向天等人过来的道路,在进行阻挡的则是吕布以及其部属,因为那里是最有可能会被针对的地方,不过现在首先受到压力的便是高顺以及其所部,数量不多,两三千人罢了,而高顺并没有在发现这些匈奴人的时候便是立刻冲锋,而是双目聚精会神看着这些匈奴人,同时在心中则是在默数着什么,要是有人能够听到便是知道这是在默数着彼此的距离,而随着默数,高顺的眼睛便是慢慢的微微睁开,同时紧了紧手中的斩马刀。

    接着便是在看着最前方的匈奴人的所在之处到达了某个位置的时候,便是神色变得平静下来,之后便是大声道:“杀!”随着高顺一声令下,高顺以及其所属的部属便是直接向着前方冲去,而高顺的部属是三人为一组,彼此配合,不过也可以在这样的情况下也就只有一个字,那就是——杀。一个杀字便是足够明现在的形式,也是足够明其余的事情了,高顺以及其部属,经过之前的战斗已经有着丰富的战斗经验,对于这些匈奴人的进攻,要么躲避的同时攻击,要么便是直接攻击对方的武器,而无论是哪一种情况,只要匈奴人被击中,就算是兵器被击中,这些匈奴人的唯一道路只有死,因为高顺的部属在进攻匈奴人武器的时候便是代表着,匈奴人的武器与匈奴人本身是一条线,除非匈奴人横斩,不然可以在武器被斩马刀击中的时候便是直接断成两半,而随着刀的下落,自然是会使得匈奴人下身的马匹同样被击中,而力量的庞大以及斩马刀的样式,在马匹被斩中的时候便是使得马匹直接死亡,甚至大部分的马匹都是马首以及马脖子被斩马刀劈成两半,可是内脏以及马匹躯干部位依旧相连,使得场面极其血腥,甚至可以是恐怖!而要是匈奴人横斩的话,那么这些士卒便是会直接上身后倒躲避,毕竟匈奴人使用的弯刀攻击距离不远,而在这些士卒躲避的时候便是会挥动斩马刀,要么斩马前蹄,要么斩马首,而随着马匹被击中,匈奴人便是会无法驾驭马匹,随之自然是从马背摔倒,而这样自然是成为高顺以及其部属的刀下亡魂了。

    斩马刀的战斗便是如此的血腥,甚至是使得原本想要继续跟随冲锋的后续匈奴人不敢继续,而是勒住缰绳之后便是远离了高顺等人,向其余的地方靠近、进攻,而此时于夫罗三人则是在回过神来之后便是彼此对视一眼,之后便是各自看了看自己手中的弯刀,在心中暗道,虽然之前因为对方的话语而失神,可是这少年速度太快了,完全就反应不过来。而于夫罗便是道:“汝给我等食下的究竟是何物?!”声音之中有着恐惧,毕竟突然被强迫吃下不明物体,只要不是白痴都是会有着这样的情绪,自然能够猜想出这东西不是什么好东西的,而呼厨泉以及去卑自然也是如此,所以他们也是同样害怕地看着向天,而向天则是在听到于夫罗的话语,看着其余两人同样有着恐惧的脸色便是道:“乃是毒药!若是不听某言,会如何需要某明言否?”向天的话语刚刚完也不等于夫罗三人话,便是继续道:“此种毒药乃是某特制而成,其中所用之毒乃九种,一经服用便是融于身体之内,难以查探,一经毒发便犹如蚂蚁啃咬,痛痒难耐,生不如死!当然某知晓还有刘豹此人,就算其此时身在皇宫之中,可是某若是想要让其身中此毒亦是易尔!”完之后,向天便是看了看原本还有些轻松的于夫罗,现在脸色难看起来了,而向天一发现于夫罗这样的脸色变化,便是立刻知道自己刚刚所的话语的确是正中于夫罗的底牌,或者是正中于夫罗最后的期望,显然于夫罗在之前并不认为自己知道刘豹这个人的存在,只可惜身为穿越而来的向天,刘豹的大名可是如雷贯耳,想要不知道都不可能,所以向天自然是不可能放过刘豹的了。

    当初从黑冰台那里得知刘豹便是在洛阳的时候,向天可是一阵的吃惊,毕竟刘豹在向天想来应该是在南匈奴之中才对,可是居然是在洛阳,不过在当初在思考了一会儿之后,向天便是知道这是南匈奴为了表示自己依旧臣服于大汉的做法,只是对于边境的袭扰却也没有停罢了,可能在朝廷之中的人想来既然对方的后代都在这里了,那么边境的百姓只是事而已,只要没有直接进攻大汉就行,所以朝廷之中的人对于这些掠夺都是视而不见,而于夫罗显然是在听到向天给他们吃下去的毒药之后便是想到了刘豹,显然是想要在之后借用一些特殊的方法把刘豹带回来,这样就算他们这里三人被向天钳制,可是刘豹并没有吃下毒药,那么便是能够带领南匈奴,可是现在听到向天的话语,于夫罗便是知道没有办法了,要么便是他们死,而南匈奴乱,要么便是听从向天的安排,毕竟他们的性命在向天的手中,而现在连他们唯一的希望刘豹都暴露出来了,那么现在就只有这两条路,而于夫罗则是脸色不停地变化,同样的呼厨泉以及去卑也是如此,要是刘豹没有被发现,那么他们几人的家族依旧还是南匈奴的首领,可是现在被发现了,要是南匈奴失去了他们这些人的话。

    那么不用想也知道南匈奴的部族为了夺取可汗的位置绝对会发生内斗,这样南匈奴实力就更弱,更可能消失,更主要的是他们的死完全没有意义,没有意义的死亡在他们看来根本就没有必要,因为不能够带来任何的利益,而在思考了一会儿的时候,向天却是道:“要么降!要么死!快些决定!!”之所以向天这么着急是因为外边的声音越来越吵闹了,而于夫罗以及呼厨泉还有去卑一听便是彼此对视一眼之后,低下头,语气无奈地道:“我等愿降!”

    d看就来微信搜索公众号:wmdy66,你寂寞,姐姐用电影温暖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极品老木匠〕〔快穿:救命,男主〕〔宠婚成瘾:顾总,〕〔午夜布拉格〕〔一胎双宝:总裁大〕〔两界布道〕〔清浊向恶而战〕〔至尊富二代〕〔佛系反骨(快穿)〕〔无敌蛇皇〕〔星云皓天剑〕〔农民工传记〕〔末世重生:空间好〕〔甜妻似火:偏执老〕〔从堕落骑士开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