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初中:学霸女〕〔侠女来袭:本王妃〕〔最高之战〕〔许你一生宠你一世〕〔万界建道门〕〔霸道女总裁的黑宠〕〔总裁师兄宠妻成瘾〕〔无极狂尊〕〔斗破苍穹神之炎帝〕〔绝代狂兵〕〔大美时代〕〔我能回档不死〕〔锦医归〕〔超维入侵〕〔大巫有道〕〔我的如此芳邻〕〔我有属性修改器〕〔抠神〕〔重生之我要上头条〕〔荣耀的华娱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向天传之三国行 第一千一百三十二章 沟通一番
    本站:/p

    坐下来的向天则是在自己的脑海之中将自己一路上回想起来的关于卢植的演义或者是历史记载全部过一遍,同时将自己的目光盯着自己面前的地面,不再卢植对视,这样便是能够展现自己的恭敬,也能够使得自己刚刚与卢植进行对视这样过于无礼,或者是骄纵之类的感受得到削弱,虽然之前展现了自己本身强大的一面,不过接下来便是要让卢植对于自己刚刚那样的认知有些许的错觉,这样才能够使得向天以后能够更好地进行行动,或者是对之后的打算进行安排,而卢植看着向天将自己的头低下便是在心中暗道,这个家伙究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不知自己有着怎么样之威望才会在方才那般无礼,还是。。。想到第二种可能,卢植便是不由得看了看自己放在旁边的佩剑,接着便是对向天道:“向刺史,为何如今这般?”向天一听则是依旧抵着头道:“方才子在城外见到大人而心中惊讶,竟一直行直视大人之无礼之举,实乃子之过也!”卢植一听便是看了看向天,发现向天此时与方才略有不同,身体在轻微地颤动着,那么在卢植看来,向天此时的内心与方才一定不同,要么是极为的惊慌,要么便是紧张起来,可是为什么会如此?真的像向天所的那般因为自己的无礼还是突然后知后觉要为自己之前的行为做掩饰呢?卢植并不知道真正缘由。/p

    卢植,字子干。涿郡涿县人。东汉末年经学家、将领。卢植性格刚毅,师从太尉陈球、大儒马融等,为郑玄、管宁、华歆的同门师兄。曾先后担任九江、庐江太守,平定蛮族叛乱。后与马日磾、蔡邕等一起在东观校勘儒学经典书籍,并参与续写《汉记》。黄巾起义时为北中郎将,率军与张角交战,后被诬陷下狱,皇甫嵩平定黄巾后力救卢植,于是复任为尚书。后因上谏激怒董卓被免官,隐居在上谷军都山,被袁绍请为军师。初平三年去世。着有《尚书章句》、《三礼解诂》等,今皆失佚。唐代时配享孔子,北宋时被追封为良乡伯。白马将军公孙瓒以及后来的蜀汉昭烈帝刘备皆为卢植门下弟子。范阳卢氏后来也成为着名的家族。这样的简介便是足够明卢植本身是怎样不凡之辈了,而这样的人在经历这么多之后,虽然遵照现在的时间段来看,卢植四十五岁,不过在这样的时代之中,这样的年龄经历自然不少,而且也不是到昏庸的年龄,自然也是有着自己的思虑,不过因为卢植本身对于向天的了解并不明朗,所以就算有着两种不同的猜测,卢植也没有感到不妥,毕竟卢植只是进行猜测罢了,而要对于自己那一个猜测更准确这一点,卢植还需要继续与向天进行交流,或者是进行试探才行,不可能因为向天现在这一句话便是进行确定,所以卢植便是继续道:“向刺史言重了!老夫与向刺史此番乃是首次相见,彼此不识亦是常理,只是一路上向刺史极为安静,莫不成是于城外失神,至今方才初醒?”/p

    向天一听便是愣了愣之后便是点了点头,语气缓慢,似乎极其不好意思一般,道:“确实如卢公所言!子甚愧!甚愧!”卢植并没有看到向天的神色,可是从向天的声音之中卢植的确是听出了向天似乎真的如此一般,对于自己之前的猜测便是不再继续深思了,毕竟现在这名年轻人这么了,要是自己还继续询问的话,那么便是有些过分了,而且要知道卢植可是一名官位比向天要大,而且年龄比向天也要大的存在,继续下去便是有些欺负人,那么便是会有损卢植的名声,故而卢植便是并不再打算问下去了,因为不能够确认此时向天是否真的就是这么的害怕以及紧张,所以卢植便是转而道:“既如此,老夫亦非那心胸狭窄之人,不知者不怪,无妨。。无妨。。”而卢植完的同时,向天身体的颤抖便是慢慢消失,而卢植则是在话的同时双眼看着向天,在发现向天身体的变化之后便是在心中暗道,看来是老夫想多了。。这么一位子想来也不会有朝廷之中那般老家伙一般的手段,虽然可能这个子跟张让那个奸贼有关,可是陛下那一般作为,亦只是需要钱财罢了,而如此自然是会与张让有所关系,并未去朝廷,自是不知朝堂争斗之艰险,而想来那几次三番之献礼,应当是那张让之要求吧~毕竟向天的表现就像是一个没有见过世面的家伙一般,要是真的跟张让有着什么关系的话,那么向天不会有这样紧张以及害怕的举动,那么。。。卢植稍微分神进行一些思虑,不过很快便是回过神来,便是发现,向天就犹如一个普通子一般,此时虽没有抬头,而且身体并不像之前一般在颤动,可是却能够发现向天在用自己的眼光向着卢植的方向瞥,在发现卢植看向自己的时候,向天便是立刻低着头,弄得卢植都有些哭笑不得,毕竟这样看来向天的表现就像是一名普通孩童一般,不过卢植却是很快收拾心情接着道:“向刺史,既然已然领兵至此,且一路上杀贼无数,那么此刻便无需如此。”/p

    在发现向天依旧那般之后便是继续道:“只需汝此前于军营之内即可!毕竟如今你我二人依旧遵从圣命,对付此些黄巾贼军,如此向刺史便只需如在军营之内即可,无需约束自身!”向天一听便是低着头,点了点头,之后便是有着一些呼吸声发出,卢植虽然觉得奇怪,可是也没有去问什么,因为向天会在这个时候这么做,那么便是明是有着一定的意义或者是作用的,而在过去了几分钟之后,向天才抬起头,而卢植便是道:“向刺史方才是在做什么?”向天一听便是看向卢植,之后又略微低下头,再次进行刚才那般的呼吸,不过此时向天并不像之前那般低垂着头,卢植依旧能够看到,此刻向天嘴巴忽张忽闭,而声音便是从嘴巴之处发出,而且很快向天便是停了下来,同时向天便是道:“回禀大人,此乃呼吸之法,能够让子心中之紧张有所减弱,故而。。。”卢植一听便是点了点头没有继续多问,毕竟这是属于向天自己个人的行为习惯,卢植现在则是想要问向天其余的东西,只听卢植便是道:“向刺史与张让有关,而老夫也不是什么拐弯抹角之辈,便直言询问了!此前那些送往朝廷之礼是否是张让让向刺史送去?那些礼物是否真的乃是异族所有?”/p

    向天一听便是看向卢植,接着便是脸色有些愤怒,或者应该是压抑着自己的愤怒道:“此些礼物自然是异族所有!乃是我并州上下将领一心而得之!且在得到此些所物之时,我并州所牺牲之将士何其多也!大人此言乃是何意?!至于礼物乃是当初子从张常侍得此位时,张常侍之吩咐!当初张常侍乃言,若是子无法送出此些礼物,以证其举荐有功便要子之命!而礼物送至之时机自然亦是张常侍大人所吩咐!”/p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向天传之三国行》,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影后,你老公偏执〕〔龙都雄兵〕〔都市巅峰雷神〕〔从骑士开始进化〕〔六合白水阵〕〔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成为英灵的我要去〕〔我不是武神啊〕〔快穿攻略:黑化BO〕〔夏先生,你人设崩〕〔1001〕〔抗战:少年大军阀〕〔极品老木匠〕〔春秋武神〕〔重生之剑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