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新纪来袭〕〔宝石时代〕〔穷女婿继承千亿遗〕〔我有石磨磨啊磨〕〔在不正常的地球开〕〔第一豪婿〕〔娇妻还小,总裁要〕〔我真的不无敌〕〔他朝她暮〕〔钟情于乐尧〕〔三国之隐帝〕〔恶魔王爷滚远点〕〔西游之大娱乐家〕〔逆成长巨星〕〔神级文明〕〔最强神医〕〔创造游戏世界〕〔雄起都市〕〔帝尊倾城〕〔都市医武狂龙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向天传之三国行 第一千一百三十六章 说!
    本站:/p

    而没有得到答案的宗员对于这些并州士卒则是更加佩服,毕竟没有回答,而且没有多言,这样的队伍在宗员看来便是精锐之兵,对于向天这个家伙居然能够练出这样的兵马感到不可思议,不过再次安静下来之后宗员便是从那些断断续续的声音之中发现了一些东西,便是不由得低声道:“这些声响似乎是在做什么苟且之事?可是为何?”显然对于为什么在这里会有这样的声响宗员感到极为好奇,而在这样寂静的场所之中,自然也是被那些并州士卒听在耳中,不过却没有什么反应,毕竟从这样疑惑的语气之中自然是能够知道对方是猜不出来这些声响所谓的苟且之事是谁做的了,而在没有答案的情况下,宗员便是眼神瞟了瞟,看了看这些并州士卒,便是再次陷入沉寂之中,不过一会儿之后便是有着人马过来,原来是之前那名士卒去中军营帐的时候虽然在营帐之外并未入内,可是营帐之内的向天却依旧知晓,而且营帐之内的声响也没有停顿,依旧此起彼伏,这名士卒在明有人送粮草过来之后,向天便是让这名士卒去找在后营的吕布,自然是让吕布带领人手去将粮草接过来,而这名士卒一得到命令便是立刻离开,毕竟营帐之中那些**声响,对于一名热血士卒而言便是犹如毒药一般,而因为知道里面究竟是怎么回事,所以既然得了命令那还不快点离开,还要干嘛?/p

    而这名士卒便是立刻去找到吕布之后带着吕布来到营门之地,而吕布在看到对方领头的将领之后便是首先对于宗员行了一礼道:“在下吕布,大人命末将前来将粮草送入营内,同时让将军将大人以及我并州将士感激之情送达,以料表我等上下感谢之情!”宗员一听这名手中拿着方天画戟,这种重器,而且还能够随意挥动的人居然是传闻之中的‘飞将’便是不由得借着火光以及月光看起来,面容俊朗,实在是一番英雄模样,而宗员则是很快便是道:“在下宗员!见过吕将军!吕将军盛名何人不知,想不到能够得见吕将军,幸甚!幸甚!”完之后宗员便是对着自己身后的士卒道:“将粮草交给并州士卒!”吕布一听便是挥了挥手,身后的士卒便是立刻行动起来,将宗员带领过来的车辆接过,之后便是一辆一辆向着营地之内运送,而宗员在这些粮车交给对方之后,便是道:“我等军伍在将军之命令之下除了坚守广平县城以防止钜鹿城内之贼军南下之外还需让士卒遍布于一旁河道,防止其前往广宗县,如今并州众将士既然至此,我等有一不情之请,不知可否劳烦并州众位将士前去河道之旁巡视戒备一番,以防黄巾贼寇前往广宗,若是如此,我等便能够有更多兵力以戒备及抵挡钜鹿城之黄巾!”宗员完之后便是看着吕布,而吕布则是沉默着进行思考。/p

    现在吕布才知道刚刚那名士卒带来的向天的命令是什么意思,很显然向天是知道对方来到这里是有事想请,这些粮草不是那么简单就能够拿走的,而向天的命令便是让自己做决定,不由得吕布便是在心中暗道,这算是考验?亦或是的确信任自己?不过对于这些吕布并没有深思,而是在思考要是依照对方所的话,那么便是需要将自己的营地进行挪动,往那一条河道靠近,而宗员一见吕布并没有立刻答应便是道:“此河道极长,而我等军伍之内又无甚骑兵,对于此河道之防范亦是不足,而如今并州将士则是有数千骑兵,有如此兵马,速度想来亦是不凡,而黄巾贼寇之内并无骑兵,想来有并州诸位将士于此地,便能够将黄巾贼寇西去之路封锁,如此之事想来对于诸位而言并非难事,不知。。。”吕布听着宗员的话语便是看了看宗员道:“此事事关重大,并非末将一人可决之事,故而还且待明日大人醒来,待末将禀明大人之后由大人决定,可否?”宗员一听便是点了点头道:“自当如此!”完便是看了看那些粮车,已经全部交接完毕,宗员便是对着吕布抱了抱拳便是带领着自己手下的士卒离开了,而吕布则是看了看那守卫着营门的士卒道:“没有多嘴吧?”听到吕布的话语,这些士卒明白得是什么,立刻异口同声道:“禀将军!我等不敢多嘴!”吕布一听便是点了点头之后便是带领着士卒以及那些粮车离开了,吕布在离开之后便是将那些粮车全部进行安排,至于此时依旧在营地之内萦绕着的声响,吕布只能够低声道:“看来向兄弟还真是。。。”脸色有些无奈,可是却又有着一种感叹,而宗员则是在回到广平城之后便是独自一人前往城楼,现在卢植还没有休息,这一点宗员清楚,至于向天,宗员不了解,可是既然吕布都要明天才报告了,那么想来应该已经休息了,毕竟这么一段时间到这里,赶路自然是疲惫了,而宗员在来到城楼所在,之后便是将事情告知卢植之后,卢植也就点了点头,表示宗员做得不错,而宗员在最后便是不由得道:“末将还有一事不知当不当讲?”卢植一听到宗员有些迟缓以及犹豫的语气便是不由得看了看,道:“!”/p

    之前宗员将吕布的话语已经告诉给他,而既然吕布这么,那么要怎么做决定便自然是向天的事情,而既然事情都到这里了,那么还有什么事情更加重要吗?而宗员则是看着卢植疑惑的眼神便是闭上双眼,之后睁开,接着道:“方才末将于并州营地之外听到些许声响,而从声响判断应该是男女行那苟且之事而生,只是声音极为微弱,并且断断续续,难以判断是否乃是自身之幻,可是方才与归途之中,末将已然询问手下将士,根据将士之回答亦是有此想法,故而末将方才将此事告知将军!末将恐周边,甚至是军中有人行此事,故而。。”卢植一听则是看着桌案上的竹简边倾听边进行思考,而在宗员到最后的时候,卢植原本还微眯着在进行思考的双眼便是不由得睁大,之后便是将自己手中的竹简直接往地上扔去,其愤怒之意不言而表,而宗员看到卢植这么生气便是不由得立刻后退两步,对着卢植抱拳行礼道:“还望将军珍重身体!莫要过于愤怒!”卢植一听宗员的话语便是深吸了几口气,毕竟这样的方法之前向天才在卢植的面前做过,而卢植在呼吸了几次之后便是平复了下来,毕竟年纪大了,什么事情都见过,自然也不会这么简单就会被气到。/p

    而卢植在平复下来之后便是挥了挥手,道:“且先下去休息吧~”宗员一听便是再次行礼之后离开,同时宗员则是一脸的疑惑,毕竟卢植会这么气愤是很奇怪的事情,而且刚刚的话语之中宗员想了想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不过卢植都下令了,那么宗员也就只能够带着疑惑先离开了,至于是否能够解惑就看明天卢植有没有告诉他了,要是没有的话,那么便不用继续去思考了,因为没有意义!/p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向天传之三国行》,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极品老木匠〕〔将军他怀了龙种〕〔最强医圣林奇〕〔辣妻来袭:少帅别〕〔逆行诸天万界〕〔午夜布拉格〕〔驻颜太后:六十老〕〔苏茜茜小陈叔叔免〕〔穿越时间的地平线〕〔大家诡秀〕〔岳风柳萱小说〕〔战神王爷的吃货妻〕〔快穿,男神大人乖〕〔快穿女配之幸福我〕〔一胎双宝:总裁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