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郑原李茹萍〕〔西域降魔记〕〔全能狂少〕〔奇仙幻神〕〔儒道为尊〕〔流星追月〕〔身为勇者被魔王俘〕〔镖师王妃有点彪〕〔重拾璀璨星光〕〔催更大魔王〕〔大唐侦察兵〕〔陈默〕〔硬核武神〕〔木叶荣光〕〔浮世大千〕〔精帝〕〔护花特种兵〕〔快穿之妖妃勇斗小〕〔至尊龙皇〕〔最佳豪门女胥杨潇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向天传之三国行 第一千二百零一章 战已止
    本站:/p

    而关羽以及张飞二人也是有些惊讶,不由得连自己的手臂都有些松开了,婷以及卫敏二人则是立刻挣脱开他们二人,之后婷更是强忍着自己背部的伤痛向着吕布行去,而卫敏一见便是立刻将自己内心的冲动压下,扶着婷一起过去,在过去了一会儿之后便是来到了吕布的身边,二人齐声道:“主人呢?”声音轻柔微弱,似乎是担心打扰到吕布,可是却又似乎是担心听到什么自己不想要知道的事情一般,有着一定的恐惧存在于语言之中,吕布一听便是颤颤巍巍地伸出自己的左手食指,指向了城楼处,而此时在城楼之内无论是屋顶还是内部此刻则已经全部陷入火焰之中,原本向天还有张角距离城楼还有着一段距离,虽然不远,不过终究距离城楼还是有些许距离,可是为什么张角以及向天二人会在城楼之内,而城楼则是在之前雷蟒降落的时候便是已经受到了不的破坏,而这个时候吕布则是微微瞥了一眼关羽,之后艰难地伸出自己的手指指了指一边地上焦黑的尸体,然后眼神飘向城楼,原本便是在注意着城楼的关羽,同样也是在注意着吕布,毕竟吕布现在的情况也不是很好,并不是没有伤势,甚至可以这么严重的伤势,关羽可以都没有看到过,不过也正是因为看到了吕布有这么重的伤,会受这么重的伤,才更加确信了不少的事情。/p

    其一便是张角的确够强,虽然之前发生的一切并没有任何的证据能够证明与张角相关,毕竟这其中牵涉到自然,甚至是与天地相关,在关羽的意识或者感情之内这些事情是属于巧合,不过理性却又在告知着关羽这其中的巧合太多了,而且吕布更是他的大哥,自然会看一看吕布的情况,而在注意到吕布的视线之后,关羽便是立刻行动起来,现在在城墙上的官军以及并州士卒都是在对于黄巾力士以及黄巾进行攻击,毕竟城门崩塌的声响极为震撼,就算并没有得知张角是否还活着,可是那么响亮的声音足够让他们的信心受到震颤,何况现在张角还没有出现,军心更是不稳,而黄巾力士则是剩余数百人,并且战力下降,现在可是多的战功的时机,是夺得首级的机会,自然会使得那些官军直接追击黄巾力士以及黄巾了,而这些黄巾则是立刻奔逃,并没有去管张角,毕竟都没有看见张角,在他们看来是在刚刚的雷蟒之下直接成为的飞灰,而并州士卒则是因为关羽以及张飞并没有命令,所以便是在那里保护着城楼所在之地,所以关羽的动作也就只有并州士卒看到,至于那些原本成为俘虏而加入军队的人,则是因为经过‘洗脑’所以也可以是并州士卒,何况经过这样惨烈的战斗能够生存多少还不一定呢!而关羽在将尸体扔向城楼之内后便是站在吕布的身边。/p

    吕布并没有任何的解释,因为现在吕布伤势实在是太重了,而天空中的云层则是开始渐渐扩散,不过雨水却没有什么减弱的趋势,而城楼处则是依旧在燃烧着,似乎雨水也没有办法扑灭一般,而在城楼依旧焚烧的时候,却是有着脚步声响起,很快便是一道身影从那些火焰之中出现,或者应该是那些火焰给这一道身影让开道路才对,奇怪,这便是此刻这些人的想法,不过随着身影渐渐显现,吕布等人便是安下心来,虽然这道身影身上的甲胄变得黝黑,而且连脸庞也是如此,可是奇怪的是那一头发丝却没有任何的影响,而且他手中依旧拿着那一柄始终不变的剑,轩尤剑依旧没有任何的不同,不过吕布等人在安心的时候便是注意到向天的胸口处有着鲜血,虽然被黝黑的甲胄遮挡,不过从胸口处未被甲胄覆盖的地方便是能够看到血迹,或者是凝固的血液,而在向天的左手处则是撑着一道人影,之后便是直接将这一道人影则是扔在了城楼旁边的位置,这一道人影同样也是黝黑不已,并无法看清面容,可能是熏黑,也可能是直接被弄成焦黑色的,而向天则是在做完这些事情之后便是看了看吕布,直接将轩尤剑挂在腰间,右手食指伸出之后便是在吕布的身上点了几下,不过向天这样的做法也只是让吕布暂时不会出什么事情,可是疲惫依旧如此,而且伤势更不会因为点这么几下便好,伤依旧是伤,而向天也是如此,可是却没有立刻疗伤,因为之后还有不少事情要做,而现在向天则是道:“方才尔等何事皆未曾见之!”向天的话语这么明显根本就不用过多的解释,接着向天便是指着刚刚自己扔在地上的人道:“此乃我等弟兄!”众人听更是没有多什么,向天继续道:“尔等有伤者暂时原地休息,暂且处理自身伤势!”这句话一完,可以全部人都直接坐在地上,要么撕扯自己甲胄下的衣裳来给自己或者旁边的弟兄包扎,而大部分则是直接休息,或者就算包扎完了也是休息,毕竟有的士卒是被雷蟒劈中,可是却以为巧合?还是其本身意志坚定所以还没有死去呢?这些人身上主要是烧伤,至于原本身上因为战斗而留下的伤口则是已经不知为何而没有流血,就是那是断肢处。/p

    身体有着烧焦的味道,不过在场的众人而言并没有什么,毕竟他们并州士卒可是连尸体焚烧的事情都做过,而现在还幸存的这些有着烧焦味存在的人,包括向天在内,也只不过最多是有些许烧伤,而向天则是站在原地,摸着自己胸前的甲胄,想到了之前的事情,不过还不等向天继续深思,便是从石梯上有着脚步声响起,向天便是立刻望过去,而在场的并州士卒也是如此,出现在众人眼中的则是皇甫嵩以及朱儁等人,而皇甫嵩则是似乎子啊看到向天的身影之后便是立刻快步上前,不过并不是什么安慰或者称赞的话语,而是直接道:“向天!为何未依将令而行?!为何汝等身在此地?!为何并未告知我等主将之人?!妄自领兵至此,未曾与我等有所商谈,将我等?!将众将士至于何地?!”而朱儁则是同时道:“我等虽不知为何尔等能够进入城内,可为何不与我等商谈,若是如此想来如今便不会有如此重大之伤亡!此些责任汝可担当得起?!”向天一听却是看了看跟随上来的董卓等人,而向天此时这样的面容,这些人虽然看到,可是却没有表示安慰,而是对向天予以抨击,而向天则是能够看到皇甫嵩等人眼中隐藏起来的笑意,显然对于现在向天的模样感到可笑。/p

    向天对于他们二人的话语则是发出了些许笑声,而且声音越来越响亮,除了那些在追击钜鹿城内残留的黄巾的官军之外,其余的官军都在这里,而向天的笑声却是如此的刺耳,听着向天嘲讽一般的声音,皇甫嵩便是大声道:“住嘴!”向天则是看着皇甫嵩恶狠狠地道:“某就算欲言,可尔等给过某如此机会?至于我等至此则是于探索之间发现城外有暗道直通城内,故而乃在城内引起骚乱,引骑兵入城!却亦多亏将军洞明时机,否则仅靠我并州将士难以攻破钜鹿。”向天的话语很明显,那就是这一次能够将钜鹿城攻破主要功劳不是自己,而且也给了他们二人脸面下台,而吕布则是在听到向天的话语之后便是脸色有些许微妙的变化,这样的变化则是自然被有心人发现。/p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向天传之三国行》,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极品老木匠〕〔宠婚成瘾:顾总,〕〔午夜布拉格〕〔一胎双宝:总裁大〕〔两界布道〕〔清浊向恶而战〕〔快穿:救命,男主〕〔农民工传记〕〔末世重生:空间好〕〔从堕落骑士开始〕〔至尊富二代〕〔驻颜太后:六十老〕〔霸道总裁失忆的小〕〔从零开始当导演〕〔财运天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