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余生只对你情有独〕〔小妖易躲,道士难〕〔反派大佬,你媳妇〕〔重生之甜妻有点坏〕〔我在脑子里有坑的〕〔初恋男神,傲又甜〕〔枯木令之无尽相思〕〔众星捧月唯你耀眼〕〔宝贝老婆,乖一点〕〔焚天狂妃,魔君你〕〔这个病娇有点甜〕〔异世邪君的妖孽娇〕〔超时空魔咒〕〔医品邪凰〕〔许我星辰如慕〕〔最强重生之学霸女〕〔修罗重生之复仇嫡〕〔大佬竟为我折腰〕〔我,史上最强奶爸〕〔末日双子星帝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向天传之三国行 第一千二百四十章 太史慈来见
    本站:/p

    之前有着向天的气注入章贡的筋脉之内,这些气随着章贡的运行,在将气变成自己的同时在体内筋脉的大部分地方都流淌而过,不过因为待得时间不长并不算章贡自己的气,所以这个时候向天大量的气注入便是会遵循之前气的运行而动,而这些气在慢慢成为章贡的气,在成为这些骤然进入的向天的气的引导的同时,也会认为向天这些大量的气是入侵者,便是会自动对于筋脉进行保护,使得筋脉不会因为骤然之间大量气的注入而破损,当然这些骤然注入的气会立刻将章贡体内大部分缠绕以及打结的筋脉恢复原样,不过因为是强硬方式,疼痛自然难免,而且。。。向天看着章贡还在呜呜发声便是道:“快点运行自己修炼之方法!让体内之气以汝原本行径而走!!否则此些气便是要浪费!且汝此时所享受之疼痛之时间会长上不少!”章贡一听便是瞥了一眼向天,之后便是立刻运行,而向天看着章贡那一眼,则是笑了笑,毕竟那一眼之中有着些许的不满,不过最麻烦的便是那些热量,该怎么做,向天不知道,毕竟这是章贡之前自己做那些事情留下的后遗症,所以向天才会战力会下降那么多,要不然的话只要加上后续的治疗,那么那些筋脉都能够恢复,这些热量的存在使得部分缠绕以及打结的筋脉要分开的难度变大,似乎是黏在一起一般。/p

    向天则是看着章贡闭上自己的双眼在修炼,向天便是同样盘腿坐下,恢复自己消耗的气,至于六根针依旧是留在章贡的胸膛上,章贡此时则是在自己进行着体内筋脉气的处理,向天能够感受到虽然依旧有不少气在自己的身周被自己吸收,以恢复自己体内的气,可是却也有不少在章贡的身周,不过这些气并没有直接进入,这些气就在章贡的身周进行徘徊,而且章贡体内的些许气还释放出来,使得这些气并没有立刻消散,依旧聚集着,章贡体内那些原本向天注入的气有部分被章贡自己亲自逼出去,而因为并没有那么多属于向天的气,所以章贡筋脉之内的气要变成自己的时间便是短了不少,不过也是需要不少时间进行恢复,而向天恢复实力或者气主要是一种习惯,将消耗的气的七成恢复之后,向天便是起身,看了看章贡,接着便是伸手在那些针的上方划过,六根针便是依次被拔出来,而章贡对此并没有任何的反应,他将自己的注意力都放在了筋脉之内,至于拔出这六根针所造成的些许影响则是被其直接忽略了,向天则是拔出针后便是拿出木牌,在每一根针上划过后便是将针收回到木盒之内,而将木盒以及木牌都再次收回到自己的衣裳之内,之所以使用木牌,对向天而言是一种感觉,木牌上那些温热的感触让向天觉得对于这些针应该有着些许的作用。/p

    再次看了一眼在床榻上的章贡,向天便是起身离开,之后便是再次前往了正堂处,随着距离越来越近,向天便是能够听到正堂之内所发出的声响,彼此之间相谈的声音,并不是什么争论不休的吵闹声,而是极为平心静气的声响,这就使得向天足够感到奇怪了,毕竟这才过了多长时间,在向天的认知当中应该不会这么快就这样才是啊~至少会有着那么一段时间,甚至是一天,半天之类的在进行争论,可是现在这样平心静气的交流,而且言论之中只是对于自己手中的事务自己的处理方法、所进行的分析,还有缘由,并没有什么针锋相对的字眼,而是讲述了自己心中对于此事的看法,对于这一举措的看法,向天并没有立刻进入其中,而是在外面倾听着,无论是审配,还是沮授,亦或是婷,每个人都有对于同一件事务出自己的言论以及看法,没有人在对方话的时候插嘴,而是在所有人都完之后让彼此再想想,因为一个人进行思考的方式不同,而三个人可能就有着三种角度,甚至更多,所以不可能立刻对于事务做出决定,向天则是一直在外听着,并没有多话,至于他本身的存在感在之前便是已经渐渐减弱,甚至连脚步都放慢下来,脚步声都消失了一般,所以向天能够肯定在正堂之内此时的情况便是真实的,并不存在是因为自己的到来,而为了应付自己的可能性,向天在倾听了一会儿之后突然便是注意到了脚步声,向天便是转过头看去,正好看到一名士卒向着正堂这里急促行来,向天便是发出脚步声,而两道脚步声地响起则是正好引起了正堂内讨论着的三人的注意力,原本在讨论着的三人便是骤然之间停下来,将视线往门外看去,而那名匆匆进入的士卒则是在见到向天的时候便是略微加快脚步,来到向天面前行礼道:“大人!府衙之外有着一名名为太史慈之人前来,欲见大人!”而向天则是走了几步出现在正堂门前,看了看在里面处理事务的三人,接着向天便是道:“领其至偏堂吧~”这名士卒一听便是立刻行礼离去,而向天则是回过头看了看审配三人道:“继续吧~”完便是先行向着另一边的偏堂行去,并不算是很远,所以花不了多少时间。/p

    而向天首先便是来到了偏堂,这里并没有正堂那么大,自然也就没有那么正式,直接坐在主位之上,而向天并没有等待很长的时间,便是看到了一名士卒带领着一名身着布衫的壮汉进入,而头上则是带着葛布,或者是用葛布在自己的头发上形成一个‘冠’,年纪看起来则是二十岁左右,相当年轻,可是就算是如此衣着,却依旧双眼炯炯有神,感受着其身上并没有任何压制的习武之人的气息,向天便是看了看,接着露出了笑容,至于那名士卒则是早已离开,太史慈在进入之后便是一直站着,看着向天,看着向天此时披散着的头发,原本应该是邋遢以及失礼的举措,此刻在太史慈的眼中却是极为的自然,或者这才是向天尊敬他人的表现,并没有任何的理由,这样的想法便是出现在太史慈的心中,在向天的脸上露出笑容之后,太史慈便是抱拳对向天行礼道:“太史慈多谢大人对家母此些时间以来之悉心照料!”向天一听便是笑了笑道:“无妨!某曾略微听闻太史之名,故而令手下之人前往寻之,如今至此,可是愿为某而行?”向天并没有多言,直接点出了这样的话语,太史慈一听则是看了看向天道:“子微末能力岂能入大人法眼,不知大人究竟欲如何?”/p

    向天一听便是道:“某成为并州刺史至今,一直未并州百姓而为之,阻拦胡人之进攻,且因常年受胡人之祸,而百姓流离,故而收流民,定安居,皆为百姓,皆为大汉!如今却问某欲如何?!”太史慈一听便是道:“此些子自然知晓,此乃大人之功。。”听到这里向天则是双目认真地看着太史慈道:“此乃众将士舍命之功!大功!!”太史慈一听便是看着向天,他们二人便是彼此对视,太史慈则是过了一段时间之后便是对着向天行礼道:“子失礼了!子浅末之能,若是大人不弃,子便舍命报之!”向天一听便是笑了笑点了点头道:“如此甚好!汝善用何等兵器?”太史慈一听便是道:“唯长枪强之!”向天听完便是点了点头道:“既如此!汝且回去陪伴令家母两日,之后便是与某共同入京吧~”/p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向天传之三国行》,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龙都雄兵〕〔成为英灵的我要去〕〔快穿攻略:黑化BO〕〔苏茜茜小陈叔叔免〕〔1001〕〔极品老木匠〕〔清宫枭宠:败家福〕〔六合白水阵〕〔春秋武神〕〔我不是武神啊〕〔都市绝世仙尊〕〔从骑士开始进化〕〔抗战:少年大军阀〕〔夏先生,你人设崩〕〔三国追星纪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