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回富豪之巅〕〔鉴神之路〕〔重生巨星:凌少宠〕〔卫勤尖兵〕〔首席御厨,朕饿了〕〔媚尊天下〕〔我夺舍了帝王〕〔洪荒之诸天万界超〕〔第一狂妃:废材三〕〔秦风特种兵之无敌〕〔祭鼎〕〔佛陀降临〕〔我的人生变成了通〕〔我的巨星败家女友〕〔重生甜蜜人生〕〔代号桃园〕〔林云王雪〕〔叱咤风云小说林云〕〔废婿岳风〕〔总裁爹地请温柔免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向天传之三国行 第一千二百六十章 宫中的交谈
    本站:/p

    向天到达洛阳并没有去找任何人,更没有去跟张让进行联系,而这一夜向天则是依旧那般平静,可是张让则是将向天来到洛阳的事情告知了刘宏,之所以如此,自然是向天是他张让推荐的人,可以是他的人,而既然如此,现在向天到达洛阳虽然没有第一时间去找他,不过张让也没有怪罪,因为张让自然了解向天身为自己的人会被人针对,而最有可能的便是何进,而向天身为外官,刚刚到达这样一处鱼目混杂的洛阳,这里究竟是什么情况他张让更加了解,而且向天也没有带多少人过来,如此更是没有多少的势力,当然更重要的是这么些年来向天对于张让还有刘宏的供奉不少,要不然张让早就生气,不过现在是张让的人,而张让现在的处境则是要麻烦不少,所以能够有更多的人帮助他,那么自然更好了,而之所以告知刘宏,便是为了能够服刘宏,让刘宏的确能够让并州刺史的位置依旧交给向天,并且不会让他人前往并州,如此向天能够掌控并州,便是能够让张让得到更多的支持,所以张让在进食完毕之后便是去找刘宏,在云美殿找到刘宏之后,并没有立刻就去什么,而是看着刘宏在那里跟那些宫女玩乐的样子,不过是玩乐,其实不过就是一副淫逸的场面罢了,刘宏追逐宫女,追到了,抓住了就玩,而且是以天为被以地为床的方式玩。/p

    至于那些宫女则是在挑逗着刘宏,不时地发出娇笑声,来跟刘宏一起玩乐,而张让则是看了一会儿,在刘宏在一名宫女身上发泄之后便是踩着碎步向着刘宏附近跑去,之后便是跪地行礼道:“奴才张让见过圣上!”刘宏一听便是转过头看着张让,眉头微微一皱,同时双手向着两侧伸出,道:“阿父有何急事?”而刘宏刚刚除下的衣物则是在刚刚那些宫女的服侍之下穿上,不过刘宏的双手不时地便是在这里摸摸,那里捏捏,而这些宫女则是只能够憋着声音,给刘宏穿衣,等到穿完之后,那些宫女才微微后退,至于刚刚被刘宏夺走初次的宫女更是自己强忍疼痛将衣物穿上,不过是衣物,其实就是一件肚兜罢了,刚刚还是刘宏性起才脱掉的,要是一般的情况,就是直接扑倒了玩,毕竟这些宫女都是穿着开裆裤,而张让则是在刘宏询问的时候便是略微抬头看着脚,在看到宫女的脚离开自己眼前这一位穿着着亮黄绸缎所制成的鞋子的主人之后,张让便是低声道:“奴才有急事禀报,还请圣上。。。”刘宏一听便是不由得略微气愤的‘哼’一声,同时挥了挥手道:“莫要走得太远!一会儿继续!!”等到轻微的脚步声响起,看着这些宫女远去,刘宏才道:“起来吧阿父!”张让一听便是起身,低头垂眼道:“圣上,并州刺史、新晋羽林中郎将,向天已至洛阳!”/p

    刘宏一听便是不由得眼中一亮,而这样的变化自然被不时地瞥着看刘宏的张让发现,只不过刘宏则是道:“此番朕升其官位,想来其亦是会送些许财物过来吧~”张让一听便是立刻跪地道:“得圣上恩赐,想来那向天自当有所回报,不过。。。”刘宏一听便是眼睛一转看向张让道:“阿父,不过何事?”张让一听便是道:“不过若是那向天依旧能够掌控并州,想来会更加感激圣上,届时自然。。。”刘宏一听便是不由得眉头一皱,而张让瞥着眼睛发现之后便是道:“还请圣上谅解!”刘宏一听看着张让依旧站着,有些疑惑地道:“谅解?”张让一听便是解释道:“圣上可还记得向天祖上乃是何人?”刘宏一听便是想了想道:“霸王项羽?!”声音之中有着疑惑、惊讶以及些许担忧,而张让一听则是道:“确实如此!即便距今数百年,可想来大汉之内众人依旧有所担忧,而想那向天乃是为报家仇,为履留候之言而行事,在并州已然立下军功,为我大汉保境安民,而如今洛阳之内却无根基,极易为他人所害!还请圣上莫忘那党锢之祸啊~”刘宏一听便是安静了下来,而张让则是微微瞥了一眼刘宏,看着刘宏脸上不停变化着的脸色,从惊讶到担忧到害怕到不知所措,经过了一段时间之后,刘宏便是语气焦急地道:“不知阿父可有何法?”张让一听便是道:“如今向天离去并州,想来对此必然有所垂涎,还望圣上能不恩泽他人,使得并州依旧由向天掌控,而如今向天身在洛阳,圣上还担忧其不依照圣上所言?同时可让向天为陛下所用,使向天与此些人等较量,虽于洛阳向天并无根基,可其只要依旧掌控并州之权,想来依旧可让此些人等有所担忧。”刘宏一听便是转过头看着张让,而张让则是想了想之后便是跪地道:“自然就算那向天死去,想来并州亦无甚反应,可仅需有此大权,身兼一州大员,于洛阳如此无根基之地,他人若是用暗杀之法,便是自寻麻烦!”刘宏一听便是想了想,点了点头,毕竟要是有一个并州牧或者将向天的并州刺史弄没的话,那么便是无法在‘大员’这一点上做文章,没有办法以此成为向天的一个护身符,所以法还成。/p

    至于暗杀,他刘宏经历过,所以自然相信,要不然也不会有党锢之祸,不过在听到‘暗杀’二字的时候,刘宏的脸色依旧是那般难看,而张让则是道:“想来那向天若是知道圣上之恩情,定当。。。”刘宏一听便是由阴转晴,笑了笑,之后便是道:“既如此,那就麻烦阿父届时将东西送来!”张让一听便是同样笑了起来,不过却有些像是奸笑一般,笑了一会儿之后,张让便是行礼告辞离开,而刘宏看着张让离去的背影,直到其消失了之后才发出了响亮的笑声,而张让听到这样的笑声则是以为是自己的主意不错,能够给刘宏带来更多的财富所以才如此,故而也是嘴中噙着笑容离开,而刘宏的笑意除了这一点还有就是他本来就没有想要让他人去并州,依旧是他向天是并州刺史,依旧是掌控并州的人物,而且现在在洛阳,那么便是需要遵照自己的命令,要不然便是一个抗旨不尊,到时候就是个死!当然让向天领兵入京,刘宏是不会做的,至少现在是不会,因为刘宏不知道向天是否是完全对自己忠诚,不过至少也是能够用来给那些家伙上眼药,给他们弄些麻烦,这样多少也是能够起到平衡的作用,所以他刘宏很开心,所以在这云美殿便是再次玩起来了。/p

    第二天,刘宏上朝了,不过并不是大朝会,所以官员并不多,或者应该一品到三品的官员,不过三品官员并非是全部都有,而大朝会自然是全部官员都到了,至于朝会主要是一品二品官员,三品及以下的官员要么是有一二品的官员带来,要么便是皇帝特意吩咐,不过数量不能够多,至于大朝会正常在每个月的初一、十五两天出现,除非是皇帝特意明,不过现在刘宏时不时地便是没有上朝,而今天之所以上朝则是因为向天,因为刘宏相信既然张让已经将向天的事情告诉了自己,那么那些家伙自然也是能够有自己的方法知道,故而刘宏给了他们一个机会,至于上朝自然是刘宏端坐在龙椅上,看着官员的叩拜以及自己出的‘免礼’二字了。/p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向天传之三国行》,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极品老木匠〕〔拳皇在诸天世界〕〔萧尘〕〔天道奇侠传〕〔厉少宠妻至上〕〔罗依依与沈敬岩小〕〔重生八零末:农女〕〔苏茜茜小陈叔叔免〕〔都市之战神归来〕〔传奇特卫江山莫北〕〔我是真理追寻者〕〔兵意铸道〕〔诸天妖商〕〔王牌贴身高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