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秦爷又又又宠我〕〔陆先生你的初恋重〕〔威武不能娶〕〔大当家今天脱贫了〕〔帝女太玄〕〔偷心俏冷妃〕〔从千万家产被骗开〕〔八零娘亲是女配〕〔闻录笔记〕〔淑色〕〔科技巫师〕〔全能快递员〕〔汉阙〕〔我绝不做宠物猫〕〔在日常番里玩无限〕〔全民目击升级系统〕〔大周王侯〕〔超品小神医〕〔诱婚入局〕〔逃命吧作者君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向天传之三国行 第一千二百六十四章 出去走走
    本站:/p

    虽然向天是通过张让得到现在的权势,更是与张让有着密切的联系,不过却怎么样都算不上是上下级的关系,虽然张让能够依靠自己在刘宏身边的缘由而给向天鞋穿,可是张让在刘宏身边的这么长时间,多少也是能够感受到刘宏对于向天似乎有着什么看法,而这样的看法对于张让而言并不是坏事,不用张让或者是宦官集团去对付何进,对付外戚集团,而世家豪族,要是这些人能够站在他张让的阵营,张让自然愿意,虽然从最近的做法能够看出世家豪族的确是有着要缓和的意向,可是张让终究有些许担忧存在,毕竟‘党锢之禁’可以是他推崇而出的,使得世家豪族沉寂了这么长的时间,还有刘宏的遭遇,这些多少让张让有些担忧,毕竟连刘宏这样有着皇位的人,身为皇帝的人都有被针对的危险,那么他呢?所以要是能够让向天真正地站在自己这边,那么张让便是能够安全不少,所以这样卖个好还是可以的,不过在张让心中,在洛阳虽然向天不是自己的下属,可是却终究比不上,所以他张让可以卖个好,但是不用过分低微,而且从刚刚向天的话语,张让也是多少知道,向天的确是心向着自己,要不然的话也不会让他一起去袁隗以及杨彪那里,要是张让以及向天一起去的话,那么给人的看法便是他向天与张让已经在一个阵营了,这不是在表态吗?/p

    而张让却有些担忧自己出宫之后的安危,所以并没有答应,而向天则是起身给裁缝测量了一下,这个时候张让则是看着裁缝,裁缝点了点头道:“大人!已然完毕!”而裁缝在测量的时候并没有完全碰触到向天,而是依靠自己的双眼还有手掌进行测量,因为他向天是官!而这名裁缝就算是张让带来的也终究是下人,或者是民!不能够过分逾越,否则便是罪!故而并没有发现向天背后的双绝,而向天则是看着张让之后便是伸手向一旁示意,张让一见便是点了点头,之后两个人便是向一边行去,而禁军以及太史慈等人都没有任何的动作,在一边声地着话,一段时间之后,张让以及向天二人才彼此拉开距离,向天对着张让行了一礼道:“麻烦大人了!”张让一听则是笑了几声同时道:“无妨!无妨!如此某便回宫了!”向天一听便是再次道:“恭送大人!”张让一听便是转过头看了看向天,道:“留步!回宫!!!”那些禁军一听便是立刻护送张让离开驿站,而向天等人则是站在那里看着,直到张让以及禁军全部离开驿站,这个时候太史慈便是上前道“大人!方才。。。”向天一听便是想了想道:“如今某身在洛阳,并州便犹如无首之地,众人眼红!而方才张让言之已与圣上相谈完毕,却需要某献上些许钱财以安陛下之心。”太史慈一听不由得一愣。/p

    向天则是再次道:“具体事由,进屋再言!”看到向天转过头来,那带着锋芒的双瞳,太史慈便是闭上嘴,而向天则是看了看典韦道:“恶来,要不要一起听?”看到向天双眼之中立刻消逝的锋芒,带着询问的双眼,典韦摸了摸自己的头,之后瓮声道:“主公就算言之,俺也听不懂!”向天一听便是点了点头道:“既如此便在屋外把守,莫让他人靠近!至于所谈之事此后再由吕兄等人告知,届时若依旧有所疑惑而不解之,可来寻某!”完向天便是进入房屋之中,而太史慈三人一见便是进入其中,典韦则是就这样站在房门之外,广阔的胸膛,健硕的身材,那虽然有所憨厚可是却隐藏在内的凶悍面容,向天进入房屋之后便是直接坐在地上,连草席都没有坐,而太史慈等人一见便是跟着坐下,向天则是开口道:“某此前乃并州刺史,而如今守卫边境得力且有杀黄巾贼首之功在身,自当封赏,故而圣上予以某羽林中郎将一职,统领羽林营,而如今某身在洛阳,如何可知并州诸事?且若事情紧急如何能决?故而自当是需派遣他人前往,而并州如此之地,一州刺史,大汉众世家豪族之人,以及权势之人皆欲分之,届时并州如此之地必将有所乱!”太史慈一听便是有些奇怪地道:“为何如此?”向天一听便是看了看太史慈道:“子义可记得入并州之前其余之地如何?”太史慈一听便是道:“因战事方歇故而民不聊生。”向天一听便是笑了笑道:“未起战事之前如何?”太史慈一听便是微微一愣,不出什么,因为那个时候太史慈并没有去过那么多的地方,而向天则是道:“饥民繁多,流民而行,背井离乡,游走于外,吃草根、食树皮者,何其多也?子义可知为何如此?”太史慈一听便是想了想道:“天公不美,收成不足!”向天一听便是点了点头,之后再摇了摇头道:“确有此因!可!”到这里向天便是双目如炬看着太史慈继续道:“佃户者收成不多,却需将收成悉数上交其世家豪族,而百姓收成不足,亦不愿为佃户便远走他处,各地世家豪族家中囤积粮草,用于贩卖,于灾年之时,更是提高交钱,如此百姓何以存活,而若是此等人进入并州。。。。”/p

    太史慈一听便是知道向天的意思,而且从这一点便是能够卡出这些世家豪族的自私,不过太史慈却没有立刻什么,向天则是道:“且如今朝堂之上政局诡谲,某初至此地不知其中深意,若是能够依旧掌控并州,依旧乃是并州刺史,如此便是能够多少让某于洛阳之内有些许安生。”接着向天便是看着太史慈道:“子义!某此番之除了我等自己人外,莫要传于他人,否则某恐有祸患!至于某所言之事是否属实,子义可在某正式接领羽林中郎将一职后去周边村庄查看,或者去询问百姓,皆可!”太史慈一听看着向天诚恳的眼神便是道:“多谢大人!”向天一听便是起身道:“出外走走吧~”向天等人便是离开房屋,而典韦一听到声音便是转过头,憨笑一声道:“主公!聊完了?”看着典韦这样憨厚的样子,向天不由得笑了笑,点了点头,道:“走!出外走走!!”完向天便是行走在前向外行去,而向天则是在心中暗道,这典韦还真是。。。平常的时候在自己面前倒是挺憨厚的,不过认真做事的时候却是有些凶悍,怪不得是凶熊啊~的确够凶,也够熊的,想到此向天笑了。/p

    张让在离开驿站之后便是嘴角带着笑容,在行走的时候不时地便是会发出窃喜的笑声,因为刚刚向天在听到自己的话语之后并没有拒绝,或者是什么都没有是立刻答应,不过因为是突然的事情,所以暂时没有办法,不过向天自己了最多三天便是能够将钱财准备好,也就是在上朝之前能够将钱财准备好,这就足够明向天并没有轻视他,而身为太监,除了权、钱之外,同样希望能够有人尊重,而向天这样没有在他们将事情做完推诿或者是找借口,而是自己出这样的话语,并且语气之中有着恭敬,这不是张让逼或者威胁向天这么,而是自己这么,这不是很尊重自己吗?而在回到宫中之后,张让便是找到刘宏,在告知刘宏之后,刘宏则是畅快地笑着,这一次似乎每一个人都极为开心,无论是袁隗等世家豪族还是何进,或者是张让,全部都很开心,可是这样的笑容能够一直持续下去吗?/p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向天传之三国行》,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极品老木匠〕〔午夜布拉格〕〔宠婚成瘾:顾总,〕〔一胎双宝:总裁大〕〔两界布道〕〔爆笑王妃宠翻天〕〔清浊向恶而战〕〔农民工传记〕〔从堕落骑士开始〕〔腹黑世子妃日常〕〔娱乐之我是喜剧人〕〔一仙难球〕〔霸道总裁失忆的小〕〔最强医圣林奇〕〔从零开始当导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