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金石为开〕〔大国航空〕〔九阳帝尊〕〔从我遇见他:纯爱〕〔许君不知情深浅〕〔苏惟推开的那扇门〕〔何洛洛:相思红豆〕〔快穿之放开那只男〕〔斗罗大陆IV终极斗〕〔九零农媳有点甜〕〔大符篆师〕〔最强技能系统〕〔重生八零学霸小神〕〔风云鸣泣之时〕〔重生之苍莽人生〕〔钧天道祖〕〔穿越之嫡母难为〕〔酒鬼醉天〕〔我可以无限升级〕〔莫离萧萧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向天传之三国行 第一千三百二十五章 心情好些了?
    本站:/p

    向天此时则是依旧在宫门之外等候着,如今已经等候了将近半个时辰,可是那名太监却依旧没有过来,而在不远处的卖官售爵所在之地则是有着不少人看着向天二人,都觉得他们傻!不过没有人出来罢了,毕竟这么长的时间都没有出现,那么很可能就是事情没有办法完成,可是能够在这里等候而不被禁军卫士赶走,又明了向天有着一定的身份,所以那些人都没有什么,而在守卫宫门的禁军则是彼此对视了一眼,对于向天二人能够这样站着不怎么有所动作的事情感到钦佩以及有着些许的不可思议,不过主要是对于向天身后那个黑汉子,对于向天则没有,毕竟向天不时地便是会动一动自己的身子,毕竟站太久的话,可是会感觉自己浑身酸痛的,而典韦一直都没有动,而且就这样在烈日之下,看着向天,时不时地看看周围,显然是在警戒着,对于这一点,这些禁军感到很无语,毕竟这里是宫门口,谁脑子进水了在这里惹事?这不是找不自在吗?所以对于典韦的智商,这些禁军只能够表示欠费,而向天则是在过去了这么长时间之后便是伸出右手遮住了自己的头顶,一副天很热的样子,而这么一段时间,二人身上的衣服都有些许的湿润,可以看出他们二人流了多少的汗水,而禁军卫士所站立的地方则是在宫檐之下,有着阴影能够阻挡些许的阳光。/p

    在过去了一会儿之后,向天便是听到了急促的脚步声,不由得便是看向了宫门之中,看到了一道急促前来的身影,向天一见便是不由得挺直身子,而看到向天的举动,这些禁军卫士虽然没有观看宫门内的情况,可是却也是能够猜到是有人来了,而脚步声越来越响亮,身影也越来越明朗,向天看着急促而来的太监,在这名太监还没有话的时候便是行了一礼道:“在下再次等候多时了!不过还请内侍稍事休息一番,莫要立刻言明,调整些许呼吸,以防自身有所疲惫!既然内侍已到,也不急于这一时半刻!”这名太监一听向天的话语便是不由得一愣,之后便是看了看向天的双眼,眼神之中虽然有着些许期待,不过真诚之意也是明显可见的,有此便是能够看出向天的确是希望自己能够调整好呼吸再,对于向天这样的关怀,这名太监心中有着些许触动,不过却立刻便是将要表现出来的冲动制止,毕竟在宫中要是没有这样的自制力的话,早就没命了!而这名太监则是在剧烈喘息了几声之后便是对着向天行礼道:“奴才见过大人!”向天一听便是双手伸出,制止了这名太监的举动,道:“内侍,不知。。。”这名太监一听便是道:“启禀大人!常侍大人让大人回去准备准备,等待圣命!”向天一听便是右手一转,将些许铜钱塞给了这名太监,之后道:“如此便多谢了!”/p

    完向天还对这名太监行了一礼,之后道:“有劳内侍,有劳常侍大人了!某即刻便去准备!如此便告辞了!”太监一听便是行了一礼道:“恭送大人!”同时将自己左手之中的钱财收起,而向天则是带着典韦离开了宫门处,二人再次离开洛阳城,来到了羽林营之地,不过并没有进入营内,因为在他们二人到达的时候便是被太史慈等人发现,太史慈一见便是立刻上前,有些许兴奋地道:“大人!不知是否。。。”向天一听便是伸手制止了太史慈继续下去,而是道:“尔等随时准备,等到某得到圣命便立刻出发!子义汝尚需谨记,此些士卒之战力必须保存!需有随时出动之能!”太史慈一听便是立刻严肃地道:“诺!”向天一听则是看了看天色道:“准备饭食吧~某与恶来便在此与尔等共食之!”太史慈一听便是立刻点了点头,之后转身奔跑会营地之内,而向天则是看了看身后的典韦道:“走吧恶来!许久未与子义等人共食,是否有些许想念啊?”典韦瓮声瓮气地道:“嗯!”向天一听便是不由得摇了摇头,心中暗道,看来典韦这个家伙也是有害羞的时候啊~典韦作为向天如今跟随在侧之人,保护向天的安全,不能够来到这里找太史慈三人,只能够跟着向天,而之前一路上跟着向天而来,对于太史慈三人也自然有着兄弟之情,故而也有着想要聚一聚的想法,而这么长时间一直守卫向天,没有过来,自然也是有着想念之情,不过典韦嘴比较笨,所以只是这么简单的一个‘嗯’字罢了,并没有过多的言语进行表达,不过语气之中的期待之意却明显至极!向天便是带着典韦再次进入营内,进入其中之后自然是等待着进食,不过自然不是就在这样坐着等着,而是在彼此聊天,不过当看到向天的时候,原本在话的吕良便是停了下来,看向了向天,而原本围着的士卒便是立刻慌忙地让出了两个位子,向天一见便是跟典韦一同上前,坐下,当然在坐下的时候典韦是有着些许犹豫的,毕竟他给自己的身份定位是护卫,不过向天却是强硬地将典韦拉到自己的旁边坐下,当然同时也有道:“此处仅有向天,并无大人!”当然声音轻微,只有典韦以及少数人能够听到。/p

    也正是因此典韦才坐下来,而在向天坐下来之后,便是有士卒道:“大人。。。那个听。。。要出兵。。。这。。。”向天一听一听便是看了看这名此刻有些忐忑的士卒,之后又环视了一番周围的士卒,最后点了点头道:“确实如此!尔等已有过杀贼之经历,何须担忧,此番乃是有流民而来,故而派兵前往罢了!何况今日方才上奏,是否准予,尚需陛下裁断,我等又岂可妄言?”向天完原本还有些跃跃欲试的士卒,或者是激动不已的士卒便一个个都有些松懈下来,就像泄了气的气球一般,毕竟从刚刚向天的话语之中便是能够知道可不可行还需要看皇帝的意思,而向天一见却是微微一笑并没有继续下去,而是道:“尔等为何如此?对付些许流民,莫非需要我羽林营全营将士同去不成?如此岂非大材用?!尔等在营内,照顾自身,好好训练,以防有变!”周围的士卒一听便是彼此对视了一会儿,才异口同声道:“诺!”而接着向天便是继续着些其余的话题,而吕良也是在这个时候话,将刚刚有些许命令的口吻给淡漠掉,让场面缓和下来,向天在其中不时地几句,让气氛变得更加热闹一些,而不时地在周围进行饭食准备的士卒也是会不时地插上几句嘴。/p

    时间慢慢流逝,向天二人在这里与这些羽林士卒还有太史慈三人共同进食,一片欢喜,而天色也渐渐暗淡下来,不过却并未完全变暗,而向天以及典韦二人必须回到洛阳城内,故而并没有在羽林营久留,便是起身离开,而典韦在整个过程之中也就只是拿着手中的粥与太史慈、吕良还有高浩三人碰过碗,显然他们四人彼此熟悉,而典韦这样的做法就是以粥代酒,虽然很可笑,不过在羽林营之内的确没有酒,最多只有水,所以只能够以此来表达自己此刻的心情,而在回去的路上,向天则是轻声道:“恶来!心情好些了?”典韦一听便是再次瓮声道:“嗯!”这一次强有力的发声却是明明白白的表示自己心情很好。/p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向天传之三国行》,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龙都雄兵〕〔六合白水阵〕〔影后,你老公偏执〕〔成为英灵的我要去〕〔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快穿攻略:黑化BO〕〔都市巅峰雷神〕〔1001〕〔极品老木匠〕〔我不是武神啊〕〔夏先生,你人设崩〕〔从骑士开始进化〕〔春秋武神〕〔清宫枭宠:败家福〕〔抗战:少年大军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