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婚后再爱:前夫蜜〕〔护花神豪〕〔胜者为王〕〔漫画幻想系统〕〔重生九零:鲜妻甜〕〔乡村透视仙医〕〔我怎么就火了呢〕〔天刑纪〕〔混蛋爹地,妈咪要〕〔秦静温乔舜辰〕〔魅姬惑天下〕〔总裁老公惹不得〕〔慕微澜傅寒铮〕〔江流华笙〕〔心有瑶光楚君意〕〔权门悍妻〕〔别碰那部手机〕〔爹地你别跑安盛夏〕〔一往情深,傅少爱〕〔摄政王的心尖妃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向天传之三国行 第一千三百二十八章 些许交谈
    本站:/p

    而刘清则是看着舞台上的舞蹈,同时听着乐曲道:“向兄方才所言乃是何人?”语气轻松,却也有着疑惑,还有着一丝丝难以明了的紧张,向天一听便是转过头来,看了看刘清道:“刘兄!方才在下所言之人乃是在此所遇之女子。”刘清一听便是不由得轻‘哦’了一声,之后便是道:“莫非是这侍酒之人?”向天一听便是皱了皱眉,便是摇了摇头,并没有继续什么,而刘清一见便是继续道:“方才向兄所言之句不知何意?弟甚为疑惑啊~”向天一听便是脸色猛地一愣,之后便是苦笑着摇了摇头,道:“刘兄何必如此谦虚?向某不过是微末之言罢了,又岂有何深意于其中?”刘清一听便是看了看向天,发现向天依旧那般,并没有想要明的意思便是眼中有着些许深意慢慢浮现,不过却也很快就消失不见,刘清并没有继续什么,而是双手拿起桌案上的碗向向天举起,饮入喉中,而向天一见则是同样如此饮了一口酒,不过向天心中更多的是对于刘清这样饮酒的疑惑,毕竟在这里饮酒的人就算没有那么狂放地一口一碗,也是差不多三四口一碗,可是向天看着依旧存在很多酒的碗,不由得心中暗道,这丫的不会就是沾沾酒水吧?这酒量也。。。不过这些话向天可不会就这样出口,毕竟刚刚认识,不算深交,不能够那么过分的话,不是吗?/p

    时间慢慢流逝着,向天以及刘清二人则是彼此时不时地上一两句,之后便是主要放在倾听曲乐,看着这舞台之上的舞蹈罢了,在过去了一会儿之后,曲乐停止,倩儿起身盈盈一礼之后便是从舞台上退下,而筝则是被从舞台上来的侍女带走,毕竟这一把筝是倩儿的所有物,对于一名曲乐之人而言,他们的乐器便是自己的随身之物,倩儿便是如此,向天同样也是如此,而刘清则是看着倩儿离开的同时,眼睛也瞥着向天,看着向天,能够发现向天也是看着倩儿从舞台上下来,最后到后方的门之中,直到身影消失为止,而刘清则是不由得声音之中有着些许调笑之意,道:“看来向兄对于柳姑娘。。。”向天一听则是摇了摇头,之后便是同样笑着道:“窈窕淑女,刘兄不亦是如此?”刘清一听便是眼神之中有些许变化,不过很快便是消失,而是发出些许轻笑之声,向天则是道:“不知刘兄是否乃是长居洛阳之人?”刘清一听便是眼神有些许古怪,之后便是有些疑惑地道:“正是!莫非向兄并非我洛阳之人不成?”向天一听便是笑了笑点了点头,道:“向某至此时日颇短,这沁香楼乃是何地,为何如此众多子弟聚集于此?”刘清一听便是古怪地看了看向天,还不等向天询问便是道:“沁香楼便如我等此番所见,便是如此,莫非向兄瞧不明白不成?”/p

    向天一听便是轻声道:“烟花之地?”刘清一听却是不由得一撇嘴,有些许鄙视地看了看向天,之后道:“并不全是!”向天一听便是眼神之中带着询问之色看着刘清,而刘清一见便是看了看舞台道:“此地虽亦为烟花之所,却并非寻常烟花之地!究竟身后有何背景无人可知!只知此地更为安全,无人胆敢随意在此闹事,故而听曲赏舞者多矣,而此中却以柳姑娘演奏之时来者极多!”到这里刘清便是停了下来,之后便是看着向天有些炫耀地道:“方才从舞台上离开之女子便是柳姑娘!其技艺如何?”看着向天的眼神之中有着骄傲,向天看着刘清这样显得骄傲的神色不由得心中暗道,这和你有什么关系?是你教的?还是是在以一个京师人鄙视我这个外地来的?不过虽然向天心中有着这样的吐槽想法,可是却没有出来,而是看着刘清点了点头,道:“技艺超群!可胜者不多!可惜。。。”刘清一听便是不由得目光一凝,语气有些许隐藏着的凶狠,不过也不算是凶狠,应该是一种有些威胁的语气?只听刘清道:“可惜什么?!”向天一听便是不由得转过头看着刘清,眼神之中疑惑之色极为明显,心中暗道怎么这么生气的样子?不过向天却依旧语气有些许平静,当然还有遗憾地道:“可惜清儿不在!若不然曲扬舞起。。。”刘清一听到向天的话语则是脸色有些许微红之色,也不知道是灯火之光照射在肌肤上形成的反射,还是因为酒量不好而形成的醉酒红润之色呢?向天自然也看出了刘清脸上的微红之色,不过更多的猜测是饮酒造成的,毕竟向天在自己原本世界的时候便是认识仅喝一口酒便会满脸通红的人,而刘清则是在过去了一会儿道:“听不久前沁香楼内有些许事情发生,更是盛传有仙乐而出,亦不知是真是假。”向天一听不由得便是神色一变,眼神之中有着些许古怪,因为从刘清这么简单的话语之中,向天便是能够猜测出他所的便是之前向天在这里搞事的时候弄的情况,向天则是看了看刘清,眼神之中并没有什么崇拜或者是埋怨,只是有着好奇,而且语气之中也较为平淡,并没有强烈的执着存在,向天一见便是心中暗道,看来这家伙是好奇啊~/p

    向天便是在添酒之后便是拿起碗,对刘清敬了敬,之后便是一饮而尽,而刘清这个时候则是看了看自己身后的两人,那名刘清身侧的侍女则是轻声道:“。。。公子,听闻当初似乎是向天所为!乃是在此地与柳姑娘共鸣一曲,当时袁公子等人亦身在此地,言之乃是‘此曲之后则无曲可闻之’,此中赞赏之意何其明朗?”刘清一听便是不由得瞥了一眼那名侍女一眼,眼神之中有着惊奇之色,道:“真是如此?”这名侍女一听便是郑重地点了点头,而向天则是看了看这名侍女,之后再看向刘清,心中暗道,在这样的场所,在自己与刘清话的时候能够话,而且没有进行训斥,那么便是足够明这名侍女在刘清那儿有着足够的地位,或者在刘清的心中有着一定的位置,是侍寝之人?刘清则是语气之中遗憾意味更加深了,道:“可惜啊~”不过向天却是从刘清的语气之中听到了还有着的其余的感情,可是究竟是什么感情或者是意味,向天则是分辨不出,不过却也是道:“确实极为可惜啊~”刘清一听便是瞥了一眼向天,看着向天眼神之中并没有遗憾之色,也不知心中有着什么想法,之后便是摇了摇头,拿起桌上的碗便是对着向天举了举,饮了一口。/p

    而向天以及刘清便是彼此这样继续看着舞台,不时地随意两句,不过并没有涉及到对方身份**的打探,也没有涉及什么国事,只是随意地些洛阳街上的事情,时间便是如此慢慢流逝着,不过很快一名人物进入到沁香楼内之后,舞台上的曲乐便是立刻消失,而大厅的客人在疑惑地看向舞台之后再看了看周围以及舞台的情况,之后发现舞台上的演奏之人全部都起身看向了出口,这些客人一见便是同样如此,而刘清以及向天二人一发现这一点便是同样看过去,只见一名身着宫中内侍服饰之人手中拿着一块黄绢站在那里四处眺望着,似乎在找什么人,而这么明显的服饰,立刻便是让在场之人明白这个人是内侍,也就是太监这一点,而手中的黄绢,很可能便是圣命,所以一个个都脸色惊异不已。/p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向天传之三国行》,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极品老木匠〕〔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将军他怀了龙种〕〔岳风柳萱小说〕〔逆行诸天万界〕〔辣妻来袭:少帅别〕〔诸天万界修行记〕〔午夜布拉格〕〔斗罗之开局一个龙〕〔他从黑暗中走来〕〔红尘黑刀〕〔不对我才是主角〕〔重生完美大佬〕〔千亿盛宠:闪婚老〕〔一吻定情:傅少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