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之至尊战神〕〔哥哥万万岁〕〔水浒第一大官人〕〔沈翘夜莫深〕〔攻略小社会〕〔前方高能〕〔魂穿异星〕〔总有人逼我当大侠〕〔伊布酱的旅行日记〕〔九州战灵记〕〔小祖宗养成日记〕〔青春有你才甜〕〔反派搞事操作手册〕〔回春有术〕〔青梅煮酒为谁斟〕〔氪金魔主〕〔极品贴身家丁〕〔公关经理不想背锅〕〔神医毒妃:娘子请〕〔我从海底来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向天传之三国行 第一千三百二十九章 圣命至
    本站:/p

    毕竟一名太监居然来到沁香楼这样的烟花之地不是很可笑吗?而且手中还拿着可能是圣命的东西,这不更加是一个天大的玩笑?毕竟来这里宣旨,还真没有遇到过,大厅上的客人一个个都脸色怪异不已,而在这名太监在门口这里扫视了一段时间之后,突然那一扇门便是再次开启了,柳姑带着护卫走了过来,看了看大厅以及舞台,眉头微皱,之后便是向着太监行去,而那名太监则是双眼不停地在大厅之中扫视着,之后便是眼睛一亮,同样行进着,而刘清看着那名太监似乎是在走向这个位置便是不由得神色有着些许变化,之后便是悄悄将自己的脸转开,而那名太监则是就这样来到了向天的面前,而等到这名太监到达的时候,柳姑才来到这里,不过首先柳姑并没有去看向天二人,而是看着这名太监道:“不知内侍至此所为何事?”这名太监一听便是看了看柳姑,并没有回答柳姑的问题,而是对着向天行了一礼道:“向大人!可是让奴才好找啊~”向天看着这名站在自己面前的太监,似乎有些眼熟,想了想,便是起身道:“原来是今日。。。不知。。。”这名太监一听向天的话语便是知道向天居然还记得自己,不由得便是心中有着些许感动,而柳姑原本在看到这名太监对自己这样的态度的时候有些不满,却在看到向天之后便是不由得道:“原来是向中郎将大人啊~”/p

    向天一听柳姑语气之中明显的不满,还有着其余异样的感情,便是不由得在心中暗道,我招惹她了?不过向天对于这一点不会去进行思考的,更不会去询问,毕竟向天能够确定自己最多就是出言调戏了一下柳姑,并没有太过分,所以去思考其中的理由,甚至去询问理由那简直就是白痴才会做的事情,毕竟女生、女人,或者女性一旦对你生气或者是埋怨,那么错的就一定是男方,无论所谓的道理上究竟谁更对都一样是男方的错,因为要是理论的话,那么便是很可能被是心眼,而要是不理论,那么便只能够就这样接受了,所以向天只是对着柳姑行了一礼,不卑不亢,不骄不躁地道:“柳姑!”完便是看着那名太监道:“不知内侍。。。”太监不等其完便是右手将黄绢拿出,道:“向天,向中郎将接旨!”向天一听便是立刻跪地,而在场的人一听一个个都极为惊讶,不过很快也是同样跪倒在地,毕竟他们全部都听到了,要是不跪下来的话,那么便是不敬之罪,这可是要罚的,所以在场之人全部都跪了下来,只剩下这名太监站着,这名太监看着此刻跪着的众人,全部低着头,心中有些许的兴奋,不过却也不敢拖延时间,打开黄绢道:“奉陛下圣喻,今有流民近千已然接近洛阳,着羽林中郎将向天即刻领兵前去解决诸事!钦此!”向天一听便是大声道:“臣向天接旨!定不负皇命!还请陛下放心!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p

    完便是磕了头,起身接过太监手中的黄绢,向天在接过圣旨的同时,右手衣袖之中塞了些许钱财给这名太监,这名太监紧紧捏着钱财,脸上有着极为开心的笑容,之后便是道:“此事已成!还请大人。。。”向天一听便是轻声道:“如今天色已晚,某亦不可出城!故而只可待明日天明出城,还望内侍可回去禀报一二!”这名太监一听便是点了点头,道:“圣上有言,此事无需着急!却不可让此些流民至洛阳周边!”向天一听便是点了点头,道:“如此便是麻烦内侍了!”内侍一听便是道:“那咱家便先回宫了!”完便是看了看向天,之后转过头看了看此时已经起身的柳姑还有与向天同桌的男子,不由得便是眉头微皱,似乎在思考什么,不过却没有仔细思考,毕竟现在很晚了,所以这名太监便是看着这些大厅之中原本跪下的人一个个都再次起身,心中有些许不满足之外,却没有表现以及出来,而是直接便是向着门外行去,柳姑则是看着这名太监离开之后便是看向了向天,虽然衣着依旧那般华贵,可是语气却是有些许的怪异,只听柳姑道:“想不到向大人竟然再次来到此地,竟在此地,不若前往三楼,或者四楼如何?”虽然是在询问,不过语气之中有着与向天远离的感觉,在周围的人都能够听得出来,而大厅则是在刚刚太监离开的时候便是再次吵闹起来,至于舞台上的人员则是在刚刚柳姑眼神的示意下便是再次曲乐同起,而大厅之中的人则是在讨论着刚刚那名太监所发布的圣旨,各自议论着其中的深意,虽然看起来只是一件驱逐流民的事情,可是这不是何进的职责吗?为什么要交给向天?这是张让的主意,还是其余人的主意,等等的一切都是需要进行猜测,所以柳姑的话语也才会只有刘清三人以及柳姑身边的护卫还有向天二人能够听到,而向天一听刚刚张嘴想要话,一边的刘清却是一脸惊讶,有些震惊地道:“原来阁下便是新晋羽林中郎将!便是方才所言之乐参与之人!不知向兄可否。。。”在刘清话的时候,柳姑便是目光一转,看向刘清,不由得双眼之中有些震惊。/p

    不过这一点向天并没有发觉,因为柳姑眼神之中的色彩很快便是消失了,而向天则是在听到刘清的话语之后便是直接转身对着刘清行了一礼道:“在下向天,方才隐瞒身份实在对不起刘兄了!”刘清看着向天到位的举止,以及真诚的双眼,便是不由得眼神略微有些许偏移,不过很快便是看着向天点了点头道:“向兄如此人物,在洛阳之内自当隐匿身份,以防不测,未曾言明身份亦是当然!”向天一听便是感激地道:“多谢刘兄体谅!不过如今向某已然接受圣命,不可久留,只能辜负刘兄,还望刘兄见谅!”完向天再次行了一礼,而刘清一见便是立刻道:“无妨!无妨!既然身负皇命,当以皇命为先!是刘某之错矣!”向天一听便是笑了笑道:“多谢刘兄谅解!待某交付皇命之后,你我二人若是有缘便再相聚一番!某便尽快回府!告辞!”完便是对着刘清行了一礼,之后看了看柳姑,道:“柳姑盛情,此番某只能婉拒!还望下次向某到来可以与柳姑对饮几杯!”完便是双眼美貌略微跳动了几下,之后便是在柳姑还有刘清都没有话的时候便是转身带着典韦离开了。/p

    而柳姑在向天二人离开之后便是看向了刘清三人,而此时刘清则是低着头站在那里,就这样一个双目直视对方,一个则是低头看着地面,至于刘清身后的二人,那名侍女还有着几次想要开口些什么,不过却都在看到柳姑的目光之后便是闭上嘴巴,至于那名护卫,则是一直都低垂着脑袋,并没有那名侍女那般的局促不安,极为的平静,而在过去了不知道多久的时间,柳姑便是不由得无奈地叹了口气,之后便是道:“为何如此便不多问!不过!记住!保护好自身!”刘清一听原本有些许紧绷的肩膀便是一下子松弛了下来,之后便是抬起头看着柳姑笑了笑道:“诺!”柳姑看着刘清脸上灿烂的笑容,无奈地摇了摇头之后便是转身离开,而刘清则同样在柳姑离开之后便是带着侍女以及护卫离开沁香楼。/p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向天传之三国行》,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极品老木匠〕〔苏茜茜小陈叔叔免〕〔罗依依与沈敬岩小〕〔厉少宠妻至上〕〔绝世妖神〕〔古龙绝技横行大明〕〔神戒缘〕〔山野汉子旺夫妻〕〔萧尘〕〔超级医生在都市〕〔特种兵之御兽龙皇〕〔星云皓天剑〕〔娱乐之从吐槽大会〕〔现在开始忧心忡忡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