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萌宝当道:我家妈〕〔林亦可顾景霆〕〔娇妻归来:宝贝叫〕〔都市之功德霸主〕〔斩云纪〕〔影后的咸鱼男友〕〔坏总裁的枕上盛宠〕〔王牌近身保镖〕〔医妃读心术〕〔从心小甜妻:三少〕〔前任遍仙界〕〔重生之娇妻追夫记〕〔我七岁就成了神皇〕〔武神血脉〕〔末世附灵录〕〔这后宫有毒〕〔我的光影年代〕〔都市狂尊〕〔老婆快对我负责〕〔人生阅读器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向天传之三国行 第一千三百五十五章 报仇与否
    本站:/p

    时间流逝,向天看着远处的山峰轻声道:“是否应该去找那些山贼报仇呢?”声音低沉,只有典韦以及太史慈能够听到,显然要么向天是想要询问自己,要么便是要询问他们二人,而典韦则是发挥了一名护卫的优良传统,并没有开口什么,除非向天明明白白对典韦进行询问,而太史慈则是脸色在不断地变换着,毕竟向天这样的疑问,显然对于太史慈而言是一种期望,或者应该现在太史慈的心中有着来自于对于那些羽林士卒的熟识,对于他们的感情,这样的兄弟之情或者是同僚之情,让太史慈对于对这些山贼进行报仇有着一定的冲劲,或者是肯定之意,可是太史慈却又明白向天本身并没有剿匪的圣命,虽然圣命之中并没有指明向天什么时候要回到洛阳,可是至少这么短距离的事情,不可能拖延太久的时间,要不然的话,怎么样都会使得洛阳城内的官员有些许意见,就算太史慈并没有在洛阳城内,不知道具体会是怎么样,不过向天身为‘外来人’怎么样都不可能会不被注意,所以太史慈相信向天在洛阳的情况其实并不是很好,而要是报仇的话,那么很显然便是会拖延时间,这是其一,而其二便是人员问题,因为有着新招募到的未进行任何训练的士卒还有七名孩童存在,所以就算是报仇也不可能带着,那些士卒便是会留下人手进行保护,力量便会不足。/p

    而且要是进行报仇的话,那么便是很自然会发生战斗,而发生战斗自然便是会有伤亡,如此的话。。。想到这太史慈便是不由得转过头看向了周围,这些依旧在行动中的士卒,在心中暗道,这些弟兄想来亦是有所牺牲!也就是有可能这些人之中有谁的面孔将会看不到了!所以太史慈并没有立刻回答,向天则是在低声完之后,并没有去看他们二人,此时向天内心也是有着些许犹豫,毕竟这样的想法只是刚刚出现罢了,骤然出现的想法,而不是深思熟虑的结果,所以向天自然会存在犹豫,毕竟猛然间的思索,成为真正执行的步骤是有着一定可能性的,自然是需要继续思考了,不过在各自进行思索的时候,向天便是发现这些士卒的营地已经建造完毕,不由得便是摇了摇头,心中暗道,想要立刻在心中有所决定还真的是有些困难,毕竟自己习惯了深思熟虑啊~既是一个好习惯,却也容易丧失一些稍纵即逝的机会!虽然向天明白这一点,可是除非是在真正危难的时刻,否则依照现在这样一种情况,向天则是更加趋向于稳,不过这是在向天自己进行思考的时候,而现在身边可是有人的,所以问问别人的看法也是不错的!故而向天便是看向了太史慈,道:“子义有何看法?”太史慈一听想了想道:“与否皆有劣势,旦请大人决定!子义难以舍取其中万一!”/p

    向天一听不由得便是看了看太史慈,并没有立刻询问太史慈是什么意思,而是转过头看向了典韦,道:“恶来!汝觉得呢?”向天这两次的询问语气并没有极为认真,而是相对随意、轻松一些,而典韦在听到向天的话语之后,却是不由得歪了歪脑袋之后瓮声道:“既然咱们弟兄有伤亡!此仇不得不报!”虽然是那般的瓮声瓮气,不过却依旧能够听得出典韦那坚定的语气,而典韦这样的话语一停,向天不由得便是愣了愣,低声道:“简单至极之理啊~”向天的话语有着两种可能,一种就是表面上这样的意思,一种便是另一种反义,那就是在典韦这样的理由太简单了,不过典韦以及太史慈二人在此,对于向天有着一定的了解,并没有外人在这里,那么便是足够明并不需要这样的话语,所以向天话语之中的含义便是这么明了,而太史慈一听便是不由得进行了思考,毕竟他对于报仇与否进行了双方面的考虑,结果却难以抉择,可是向天这样抉择的话,不就是会使得自己手下这些经过弟兄会死亡吗?这样相对而言是吃亏的!所以对于向天会有这样的选择,太史慈虽然感性上而言是遵从的,可是理性上却是有着疑惑,甚至有着想要劝向天的趋势,不过向天在完之后自然也是看了看太史慈一眼,毕竟从刚刚太史慈的话语之中,向天便是知道太史慈本身对于报仇与否有着思考,否则的话是不会出那样的话语,而向天自然也是知道其中各种的利弊,不过因为时间不足,所以思索得不够全面,而典韦的话语,却是提醒了向天一个他没有想过的方面,那就是这些人是士卒,他们更加简单!他们并不会进行繁琐的思考,或者就算会进行这样的思考,可是他们更加容易被自己简单的内心给支配,因为他们本身并没有读过许多的书籍,而且向天所教导的东西或者是给予这些士卒的‘历练’更多的是战斗时所用之物,而不是进行什么政治、智谋之类上的提高,到底,士卒是组成军队的基础,而军队则是战斗之物,难听点便是工具,而士卒则也可以进行这样的比喻,不过却有着感情,这样的感情相对简单,那就是对自己好,便对他好,而报仇显然都是这些士卒的期望。/p

    因为对于天使次以及典韦二人的教导有所不同,太史慈更加偏向于能够独领一军的类型,而典韦则是属于护卫类型,相对而言,典韦考虑的便少,而士卒同样少,所以典韦那么简单的话语,更加贴切士卒的内心感情,而且这些士卒甚至会觉得即便自己死亡也要报仇,因为这不单单是为了死去的弟兄报仇,更是为自己、为他们所有弟兄、为战旗去洗刷自己身上的耻辱!所以向天便是道:“士卒啊~心思简单,而战事乃是昨夜之事,如今在此经过此地,想来众士卒心中定然再次想起战事,而报仇之心想来如今营地之内应当有存!若是不信,子义可在营地之内随意走动一番,想来届时自然知晓!”完向天便是看了看太史慈,其实对于自己的猜测向天也不知道对不对,所以才会拾掇太史慈去看,而且不是命令的语气,这样便是能够有着一种自己是建议,而太史慈是自己心中好奇才会这样做的结果,而太史慈看了看向天之后便是点了点头直接离开,而向天则是看着太史慈离去的背影并没有回到营帐之内,毕竟现在营帐之内那些家伙在睡觉,没有地方能够坐下来,而且向天猜测太史慈应该不会去很久的,毕竟周围虽然有着士卒在巡逻守卫,不过却也有不少在做饭食。/p

    向天站在那里并没有与典韦什么,毕竟也没有什么好的,而典韦则是即便是在营地之内也是警惕着的,即便向天就在自己的身边也是如此,向天并没有劝导,因为没有用!之前向天遇袭的事情便是使得典韦这样了,所以向天不时地虽然会跟典韦什么,不过典韦看着向天的次数并不算很多,有的时候即便是回答向天的问题还不时地眼珠子看着周围,从这一点就足够明典韦是多么的‘敬业’了,而向天则是无聊地随意环视着周围的火光,还有映射着火光在巡逻的士卒、在做饭食的士卒、在闲聊着的士卒,这里面的士卒包括那些新招募的士卒,即便他们没有经过训练,更没有士卒的装备,称呼在他们符合的时候便已经是这个了。/p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向天传之三国行》,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拳皇在诸天世界〕〔极品老木匠〕〔农门长女有空间〕〔死对头非要我以身〕〔斗龙战士之友谊的〕〔神奇的冒险之路〕〔我在漫威刷好感〕〔我喜欢的女孩子们〕〔妈咪超甜:爹地超〕〔豪门规则——总裁〕〔重生AI〕〔云山之恋〕〔与你此生共缠绵〕〔问仙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