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娇妻捧上天〕〔美漫里的变形金刚〕〔道门法则〕〔拜师九叔〕〔诡秘之主〕〔诸天城市猎人〕〔前任无双〕〔夏族领袖〕〔帝国武神〕〔都市超凡神医〕〔老婆大人有点拽〕〔真实末日游戏〕〔最强特战教官〕〔斗罗之傲世〕〔落露为霜〕〔谍海争渡〕〔我哥哥超厉害的〕〔崛起主神空间〕〔方舟前线之旧时代〕〔万道大主宰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向天传之三国行 第一千三百八十九章 讨论
    本站:/p

    这名李将军到这里便不再继续下去,而何进则是在思索着什么,过了一会儿之后,便是看着这名李将军道:“除此之外可还有何事?”李将军一听便是摇了摇头,道:“属下担心那向天所言非虚,故而前来打扰将军,还望将军。。。”何进一听便是挥了挥手道:“既如此喝些水,解解渴便回去吧~好好看守营地!”李将军一听便是脸上泛起些许激动之色,道:“多谢将军!”完,这名将军便是离开等候厅,何进并没有立刻离开去后院去玩儿,而是看了看在一边的副手,或者副将,正常来这名副将一直都会在等候厅这里,而要是事则是会这名副将进行处理,而大事的话则是会交给何进,当然这些全部都依靠那些前来的将军自行判断,要是将事误以为是大事然后打扰到何进的话,那么何进是会动刀子的!所以这些前来这里的将军都会很心,而何进让这名李将军去喝水就表示这次的事情还不错,并没有乱来,不会惩罚他,至于会不会有奖励,这些就要看事情之后发展下去是什么情况了,而何进现在则是看向这名副将道:“以为如何?”这名副将一听并没有直接回答何进的问题,而是进行着一番思索,之后便是道:“李将军在此上并未有过多差错,虽然那向天乃是外来之人,与张让等人有些不清不楚,可却并未真正针对将军。”/p

    何进一听便是不由得疑惑地看着这名副将,之后右手拿着刚刚李将军送过来的竹简道:“凭此依旧不可证明这向天针对本将军?”这名副将一听便是耐心地道:“还请大将军仔细思索,若是那向天欲与将军为敌,为何要带上此竹简去李将军营地?”何进一听再次疑惑地道:“方才不是了是以此为要挟,让其多挪出些许粮草吗?”这名将军一听便是想了想,道:“将军想来亦是知晓此竹简若是直接送与张让,乃至陛下之地,将军。。。”何进一听便是皱了皱眉道:“那届时本将军便有些麻烦了!”这名副将一听便是接着何进的话道:“届时将军想来不止在朝堂之上要受那张让之挖苦,更有可能被其施加压力,让将军如今于洛阳周边之士卒派遣往他处灭贼,以证将军未有与贼相通,而如此一来。。。”何进一听便是不由得看向了这名副将,有些惊讶地看着这名副将,而这名副将则是继续道:“在属下想来,虽然让将军离开洛阳是不可能之事,却多少可以让将军此刻统领之士卒减少,而在此期间便是张让。。。”何进一听便是想了想,点了点头,心中暗道,要是真的没有那么多的士卒,那么便是会使得自己本身话语权降低,甚至可能自己会有着一定危险的可能,而这样的话。。。何进不由得便是看了看自己手上的竹简,似乎在想着刚刚这名副将的话语。/p

    而这名副将一见便没有继续话,而是等到何进道:“汝之意乃是这向天故意将这竹简携带在身,之后前往营地?”这名副将一听便是点了点头,之后继续道:“甚至李将军能够从那向天身上将竹简拿走亦是那向天故意为之!”何进一听便是皱了皱眉,不过很快却是松开了眉头,摇了摇头发出些许笑声,道:“不可能!多虑了!”这名副将听到何进这么确定的言语便是不再继续在这一点上纠缠多言,而是接着刚刚的话题道:“而那向天想来亦是知晓此竹简对于将军有多大威胁,故而携带在身,至于将此交于张让等人,届时粮草还怕得不到?故而属下猜测这竹简从其拿出之时,甚至在其携带在身之时便已然决定交给将军!”何进一听便是想了想,皱了皱眉道:“可这向天为何。。。”这名副将一听便是道:“那向天乃是方至洛阳之人,却不久便是遇到夜间袭杀之事,可能其如此所为乃是为了向将军示弱。”何进一听便是道:“示弱?他本来便是弱!”这名副将一听便是恭敬地低着头道:“确实如将军所言,而正因为其弱,故而为求存活而向将军表明其意。”何进一听则是右手在竹简上摸了摸,道:“那向天是希望于洛阳之日不会有麻烦事寻到其身上?”这名副将一听便是点了点头,并没有什么,也不管何进有没有看到,而何进则是低声道:“那向天就不怕本将军不搭理其之示好?”这名副将一听便是道:“方才将军便已然言明,其乃是弱,而既然是弱,又有何方法能够影响将军?一切只能够看将军之意!”何进一听便是再次不由得发出爽朗,同时却又快意的笑声,那笑声之中却又似乎有着狂妄之色,而这样的笑声便是在这里不停地回荡着,而直到何进的笑声停下来了,之后这名副将便是看着何进道:“不知大将军欲如何对待那向天?”何进一听便是双眼看着这名副将,而这名副将则是脸色有着疑惑,却没有忐忑什么的,何进便是道:“汝有何意见?”这名副将一听便是脸上愣了愣,而何进见到这一幕便是略微松了口气,这名副将便是道:“将军!此事乃是要事,与朝堂相关,与洛阳相关,仅能由将军亲自下决定,属下。。。”/p

    何进一听便是摆了摆手,道:“本将军知晓汝之本心,只是这向天若是可得,则在朝堂之上可得更多言论,甚至届时欲将羽林营收回,难度会上不少!而若是不可得,却不会有任何事情,故而。。。”这名副将一听便是想了想,道:“属下大胆猜测那向天些许心思,还望将军。。。。”何进一听便是有些兴趣地看着这名副将道:“同夫直言即可。”同夫一听便是继续道:“这向天想来并不期望可得将军看重,只希望与洛阳之内无性命之忧,故而将军并无需对其笼络,只需将其视为路上旁人即可。”何进一听便是看了看同夫,点了点头,毕竟同夫跟着他也时间不短了,而且脑子还挺灵活的,要不然的话也不会让同夫留在等候厅这里处理事情,既有能力,同时何进对其也是信任非常,何进在之前那一会儿却有着一种疑惑,或者是些许怀疑,不过却很快就消失了,这也让何进觉得自己想多罢了,而何进听完了同夫的话语便是想了想,道:“故而只要不刻意找其麻烦即可?”何进有些不太相信,毕竟能够拿来对付他的东西,为得却是让他不要去找他麻烦,这不是傻吗?还是脑子进水?/p

    同夫一见便是继续道:“确实如此,而想来那向天应当不愿进入这洛阳于这洛阳之内进行争斗!可却有皇命而宣。”何进一听便是呵呵一笑,不再继续听同夫下去,毕竟只要他没有什么事情就行了,至于向天,他暂时也没有对付他的心思,毕竟前不久被那些世家豪族的家伙给略微拐了拐,弄得他现在觉得那些世家豪族对他也不好,现在何进在思考着是要先跟世家豪族弄,还是跟张让来玩,所以向天的事情他暂时也不去管,免得到时候被这些家伙捉到了痛脚,不过向天这样上道,他何进也是感到开心的,虽然之前被向天得罪了,不过既然这么上道,暂时又不想被别人抓到尾巴,所以何进便是再次笑了几声,之后便是起身离开了等候厅向着后院行去,而同夫则是继续留在这里。/p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向天传之三国行》,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极品老木匠〕〔午夜布拉格〕〔宠婚成瘾:顾总,〕〔一胎双宝:总裁大〕〔两界布道〕〔爆笑王妃宠翻天〕〔清浊向恶而战〕〔农民工传记〕〔从堕落骑士开始〕〔腹黑世子妃日常〕〔娱乐之我是喜剧人〕〔一仙难球〕〔霸道总裁失忆的小〕〔最强医圣林奇〕〔从零开始当导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