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玉手调香〕〔五零俏花媳〕〔田园小辣妻〕〔邪皇爆宠:毒医娘〕〔陆先生:宠妻百分〕〔天道罚恶令〕〔我家王妃富可敌国〕〔九星霸体诀〕〔田园小医妃〕〔剑徒之路〕〔这个王妃路子野,〕〔快穿:男神,有点〕〔重生八零盛世商女〕〔倾城之美好时光〕〔烟花散尽似曾归〕〔天才女状师:夫君〕〔雪颜谜传〕〔女总裁的至尊保镖〕〔重生之余生都宠你〕〔小喜姑娘说她喜欢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向天传之三国行 第一千三百九十三章 送礼而来
    本站:/p

    时间流逝,向天于次日便是醒来,不过并不早,毕竟并没有通知去上朝会啊~所以向天自然是睡了个舒爽,当然向天依旧是那般浅睡眠,而只要休息得足够久,就算是浅睡眠也能够恢复大半,甚至是全部的实力,所以既然没有什么事情,那么就颓废一点了,不是吗?至于羽林营的事情,向天已经交给了太史慈三人,而太史慈则已经在天明之前便是已经带领着那新招募的三百多人之中的三十人向着洛阳而行,至于入城则是表示来上交货物的,毕竟马车上那一个箱子以及两个麻袋实在是够显眼的,不过这么少的东西,洛阳城守门士卒看到都有些憋住笑意了,毕竟这么点东西都上交,还不如自己吞了好,毕竟这些士卒原本就是这么做的,不过太史慈并没有去管这些守门士卒的眼神,而那些跟着过来的士卒却有些在意,不过有太史慈在这里,他们不敢什么,毕竟太史慈的事情直接被之前那五十人在他们三百多人的团体之中传开了,所以一个个见到太史慈都跟孙子一样,而虽然他们手中有着兵器,而太史慈手中没有,可是却依旧如此,这些士卒已经算是羽林营士卒,所以自然是有甲胄可以穿戴,这是之前向天去那一处营地之中同时得到的,而这些人在太史慈的带领下并不需要向洛阳守城士卒交钱,因为那一杆插着的旗帜便足够明他们是什么人了。/p

    士卒收士卒的钱,而且是在大白天,人来人往的情况下?这不是脑子有毛病,就是脑子被抽了!而太史慈不跟那守城士卒相谈,他们也不会跟太史慈等人什么,不过议论的声音却是在太史慈等人身后响起,只听身后有人谈论到‘这些便是那羽林营之人?咋都这么废物呢?’之所以这么是因为那些跟随太史慈而来的士卒一个个都有些许的颤抖,很显然他们在害怕着什么,而在这些士卒想来,从他们身边经过而感到害怕,那么便是在害怕他们,‘就一辆马车居然还是上交?’一听到这样的话语,其余的士卒都不由得发出嘲讽的笑声,毕竟之前几次,向天让并州带来的可是几箱子的人头,而这些东西显然不是,因为并没有血腥味,所以这些人一个个都嘲讽起来,他们这些士卒是借着嘲讽这些士卒来嘲讽向天的无能,让这些士卒,乃至于这件事传上去给那些将军都认为,向天之所以并州能够取得那样的成绩,杀死那么多人,更加重要的是并州军,而不是向天的能力,而并州军可是长期作战的队伍,而且与异族有着长期战斗的经验,自然是精兵,而向天没有并州军的情况下,只能够得到这样的成就,这就让他们看不起了,而这些士卒的嘲讽自然是被街道上的人听见了,街道上的行人自然是一个个都看着那插着旗杆的队伍,之后便是发出声的议论。/p

    而在一边于酒肆之中,身上文士服并没有严谨穿着,而头上戴着的冠更是有着些许歪曲,给自己沽了酒,眼睛微微眯起,似乎于半醉半醒之间,也不知道这个人是不是在这里喝了整夜的酒,就连沽酒的手都有些许颤抖,不时地便是会有些许酒水微微洒落在桌上,将酒倒下,这名文士便是在微微瞥了一眼那行路而过的御林军,同时将那酒一饮而尽,也不知道是在想着什么,因为那微眯的双眼,那原本看上去并不精神的双眼之中有着极为明显的疑惑,更有着极为显着地闪烁,似乎是因为在思索,而双眼本能发出的光芒一般,这一幕没有任何人看到,因为大部分的百姓都被太史慈等人吸引了注意力,而在这一处酒肆之中更是没有人与这一名男子同桌共饮,所以这些全部都犹如幻觉一般,在太史慈等人渐行渐远的背影之下,双眼再次被迷离所取代,而太史慈带着那一辆马车直接向着皇宫而去,一路上看到的百姓不少,而这个时间,向天其实还没有醒过来,可是却天又亮了,这足够看出,向天究竟是休息得多好了,而太史慈在到达皇宫的时候便是将马车停下,而在宫门外的侍卫则是手中拿着兵器极为谨慎地看着太史慈等人,太史慈一见便是从马车上下来,向着宫门行去,不过并没有过分靠近,而是对着内侍行了一礼道:“在下身后之士卒乃是羽林士卒,奉大人之命前来。”这名内侍一听便是看了看一身劲装,却不是甲胄的太史慈,眼神之中闪过疑惑,毕竟要是军中之人的话,那么他应该是要穿着甲胄才行啊~可是。。。这名内侍并没有因为太史慈的话语便是上前,而是道:“汝乃何人?为何带着羽林营之士卒?若是军中将领,既已在此,为何不身着甲胄?!”太史慈一听便是微微摇了摇头道:“在下乃奉大人之命训练羽林营之士卒,在军中并无他职,更非将领。”这名内侍一听便是看了看其余身着甲胄的士卒,接着便是道:“那这一车。。。”太史慈一听便是道:“大人吩咐送至此地,此后在下便要回去继续训练羽林营士卒。”这名内侍一听便是道:“汝是言无人亲自将此送入宫中?”太史慈一听便是点了点头道:“有此殊荣者,我等之中仅大人一人罢了。”/p

    之后便是继续道:“在下一介白衣,并无官职,而此些人等皆是士卒,更无入宫之姿,原本当为大人亲自送至此地,可昨日大人恐过于缓慢,故而让在下送至此地,劳烦内侍以及守卫将士将此送入宫中,至于大人,连日奔波疲惫不已,如今。。。”这名内侍一听便是点了点头,在昨天的时候这名内侍便是看出了向天疲惫的样子,只是没有出来,更没有告诉任何人罢了,所以这个人的话语是可以信任的,当然其实在洛阳之中这名内侍也不担心自己会有什么危险,毕竟他就是一名宫门内侍,手中并没有什么大权力,又不是他死了这里就没有人管了,所以在觉得符合事实之后,这名内侍便是看了看两边的侍卫,点了点头,见到这名内侍点头,这两名侍卫便是上前几步,将箱子打开,里面的首饰、财物在阳光之下都反射出耀眼的光芒,这两名侍卫略微呆了呆,之后便是将箱子盖上,不过刚刚那光芒却足够吸引不少人的注意了,毕竟之前那些人还以为这里面也就是铜钱,当然就算是铜钱数量也足够多了,可是居然还有着首饰,玉饰等等的东西,这样的箱子,里面的财物就很多了,这两名侍卫则是在麻袋上拍打了几下,甚至搬下来一袋看看里面是什么东西。/p

    在发现是粮草之后,便是看了看太史慈等人,发现他们并没有吃惊什么的,便是看向了内侍,点了点头,示意这些东西没有问题,这名内侍便是看着其中一名侍卫道:“让人暂且来替代尔等二人!快!”之所以这么,是因为那一箱钱财,这一箱钱财自然是要送到该去的地方,很快这名侍卫便是立刻找来两人,而这名内侍则是看了看太史慈等人道:“尔等。。。”太史慈不等这名内侍完便是道:“内侍大人,大人命我等看着此车上之所物进入宫中方可离去。”内侍一听点了点头,又看了看另外的士卒,也就是那些羽林士卒,发现他们一个个双腿都在打颤也没有什么,便是登上马车,一名侍卫同样登上马车赶着马车慢慢前进,而另一名士卒在前方快步行进,让前方的人员散开。/p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向天传之三国行》,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极品老木匠〕〔拳皇在诸天世界〕〔萧尘〕〔天道奇侠传〕〔厉少宠妻至上〕〔罗依依与沈敬岩小〕〔重生八零末:农女〕〔苏茜茜小陈叔叔免〕〔都市之战神归来〕〔传奇特卫江山莫北〕〔我是真理追寻者〕〔兵意铸道〕〔诸天妖商〕〔王牌贴身高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