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有无敌复制系统〕〔修真万年归来〕〔三世情深:魔君,〕〔恶灵来袭〕〔游戏大神是学霸〕〔大宋猛虎〕〔回到北宋当大佬〕〔甜蜜妻约:总裁的〕〔二嫁娇妻:帝少别〕〔庭院深深空寂寥〕〔重生之相思局〕〔冥王之道〕〔给画仙打工的日子〕〔邂逅大小姐:情感〕〔闪婚有毒:宋少高〕〔夜幕迷情〕〔报告教官,我要追〕〔七等分的未来〕〔电影世界幕后黑手〕〔世子溺宠仵作妻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向天传之三国行 第一千四百零九章 告罪一声
    本站:/p

    向天刚刚完那名仆从原本转过去的身子便是不由得一顿,转过头略微奇怪地看着向天,之后便是加快脚步离去,虽然不知道东西够不够,不过准备食物总不会错的,而那名跟随着刘清的侍女还有那名保护刘清的男子一听向天的话语便是立刻急忙表示自己不需要,甚至那名侍女道:“公子权势高位,我等仆人岂敢。。。”向天一听便是不由得看了看,刘清道:“刘兄之侍女竟有如此文采,怪不得刘兄如此厚爱,每每皆带其在侧啊~”刘清一听并没有觉得刚刚自己身边的两人有什么得不对的地方,毕竟他们就只是侍从,难听点就是下人,能够同桌的便是只有地位相当,或者是有些交情的人,而向天以及刘清二人彼此彼此地位不是卑微的,而且相交算是不错的,所以同桌共食没有什么,可是这些向天应该知晓才是啊~为什么向天会突然这么?对此,刘清想不通,不过对于向天的赞誉,刘清还是谦虚了一下,表示那名侍女并不是什么多有文采的人,是向天谦虚了,对此,向天也就微微一笑,之后看向那名侍女道:“某虽在高位,却依旧如履薄冰,朝中大人皆为陛下,某亦愿为陛下分忧,奈何某当初之事,竟疗养月余,若非老典,某早已断魂,其以命相待,某自当以兄弟报之!”完便是看着刘清的护卫道:“若刘兄遇险,汝是否当以命护之?”/p

    这名护卫一听便是坚定地道:“这是自然!”向天一听点了点头之后便是看向那名侍女,不等向天话,这名侍女便是立刻道:“奴婢自然愿为公。。。公子以命相护。”向天虽然对于那名侍女突然之间的停顿感到好奇,不过却是目光转向刘清,刘清知道向天有什么要,虽然刚刚这两人所的话让自己有些许感动,不过内心之中更多的却是理所当然,向天看着刘清道:“刘兄,侍从护主虽乃本职,可还望刘兄明白,众人皆仅有一命,届时若为保命可行万事,故而在向某看来若是有人愿为己身而舍命,当厚待之!故而向某还望刘兄可应下某之此求。”完向天便是对着刘清行了一礼,刘清一见,便是看了看自己身边的二人,过了一会儿才点了点头道:“既然向兄已然如此,某岂可阻拦?还请向兄免礼。”完刘清便是对着侍女以及护卫道:“汝等坐下吧~”那名侍女以及护卫二人一听便是立刻对刘清行礼道:“多谢公子!”完便是转身对着向天行礼道:“多谢向公子~”向天一听也就微微笑了笑,之后便是示意典韦跟刘清道谢,典韦一见便是憨厚地挠了挠头,道:“俺谢谢刘公子了。”之后他们三人便是共同落座,而之前的那名仆从其实在早前便是要将菜带上去,不过却听到了向天的话语,不由得有些许感触,最后看到典韦三人坐下后,便是将手中东西放下道:“还请稍候。”/p

    至于是稍候什么也没有明,不过看到了这些菜之后向天便明白了,因为这些食物根本就不足够,也就只能够让向天还有典韦两个人吃,不过想来,那名仆从之所以会这样并不是真的拿来给向天与典韦二人食用,应该是给向天还有刘清二人食用的,甚至是宁愿多一些,在那名仆从猜想下,典韦三人应该是没有同桌而食的资格吧~不由得向天微微一叹,刘清一听便是疑惑地看着向天道:“向兄因何。。。”向天一听自然不会将真正的原因出来,而是道:“仅有食物缺无用具,更无酒具,这美酒当需何时方可饮之啊~”完向天的右手不由得便是压着此刻放在桌案上的酒葫芦,一脸的遗憾,同时还有着些许的焦急,似乎恨不得立刻就饮酒一般,刘清一听看着,向天的神色不由得便是笑了一声,清脆得让向天有些难以想象是一名男子的笑声,不过刘清却是很快就闭上嘴巴,如果不是距离这么近,而且声音那么明显的话,向天还真的不敢相信男子会有这样的笑声,甚至在那么瞬间向天都以为刘清是名女子,毕竟这样的面容,还有那笑声,弄得向天都想要将自己的神完全释放来看看刘清是男是女,可若是那样做,向天本身的气势便没有办法继续收敛,而为了确定一个人的性别就让自己无法继续隐藏,这对于计划没有任何的意义,而所谓的计划,其实就是给并州发展的时间,若是向天继续留在并州,那么很难从视线之中脱离进行发展,而并州若是不发展,那么怎么应对往后的局面?所以在洛阳,向天既要隐藏,同时却也要适当的让自己有些存在感,而不是消除自己的存在感,若不然向天何必在外行走?向天无法将自己的实力全部展现,故而只能够对于那样的猜测进行抛弃,毕竟向天要是想要确认猜想的准确性,那么至少要看到足够的特征才行,至于喉结,有的人存在喉结,却不容易被发现,所以除非亲自动手触摸才能够确定,可要是这样做的话,无论刘清是男是女,向天都算是得罪了,故而还是当作没有这样的猜测是最好的,而刘清则是看着向天突然没有话便是想了想道:“方才向兄既然能如此言之,弟听之甚幸,不知于曲乐未起之机,向兄可愿言些许亲历之事?”/p

    刘清的意思就是向天能够出这样的话,想来是有着不少经历,所以询问向天可不可以在沁香楼还没有热闹起来的这段时间里来一些自己的亲身经历,虽然听起来合理,是个不突兀的要求,不过向天却是知道这是找话,而向天也想要如此,毕竟要是再这样样想下去,向天担心自己无法战胜内心好奇的猫咪,最后得罪刘清,要知道现在向天在洛阳可没有得罪人,要是现在得罪人便是给自己找不自在,不是吗?故而这样能够将注意力转移的事情,向天也是求之不得,所以向天便是点了点头道:“既然刘兄有此兴致,某自当言无不尽。”而刚刚那名仆从则是带着食物上来,而且在其身后还有着仆从同样带着食物,还有筷子之类的东西,等到这些东西放下之后,向天便是看了看周围的人,轻微晃了晃酒葫芦,再将塞口打开,扑鼻的香气慢慢四散而开,在桌案边的向天五人都不由得微微吸了一口气,那清香怡人的气味让向天五人都为之轻松了不少,而刘清则是微微紧闭自己的嘴唇,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够让自己嘴里的津液不会因为这酒香就出一般,向天则是很快回过神来。/p

    将酒倒在了各自饮酒所用的瓷碗之中,酒液清可见底,并不浑浊,若是借助沁香楼内火光则是能够看到瓷碗底端的些许花纹,而葫芦,向天自然是有好好盖住了,若是酒气逸散,对于酒,也会有着一定的影响,刘清微微口饮入喉中,而向天同样如此,众人皆是能够感受到那柔顺之感,温软入喉,酒液饮入,之后胸腹有些许热度自起而现,让向天、典韦以及那名刘清的护卫感到极为爽快,而刘清却与其侍女一般,皆是脸色有些许返红,不过相对而言,那名侍女双颊更加红润,向天一见便是立刻道:“实在罪过!若是饮酒当与进食相助,若是腹中无物便饮酒,则极易酒醉!我等进食~”完便是示意刘清进食,刘清一见便是立刻吃点菜,喝点酒,而向天虽然也是如此,不过却更多的是在讲述一些能够明的战事。/p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向天传之三国行》,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成为英灵的我要去〕〔1001〕〔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我不是武神啊〕〔从骑士开始进化〕〔我要成为大萌王〕〔龙都雄兵〕〔极品老木匠〕〔抗战:少年大军阀〕〔末日霸权〕〔重生之剑神〕〔凤唳华庭〕〔精灵之狂化来袭〕〔清宫枭宠:败家福〕〔三国追星纪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