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抗日之全能兵王〕〔蜀山剑宗系统〕〔道门法则〕〔轮回之业〕〔我的老婆是模特〕〔重生之万界天尊〕〔神魔之上〕〔篮坛之氪金无敌〕〔凡人修仙之仙界篇〕〔我的帝国〕〔强宠,小娇妻给我〕〔大宋清明录〕〔玩家支配者〕〔足坛最强作死系统〕〔庶门风华〕〔绝世狂仙〕〔无敌剑魂〕〔武道霸主〕〔买一送一:总裁爹〕〔我有一张沾沾卡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向天传之三国行 第一千四百三十七章 被下药?
    本站:/p

    这个问题是向天最想要知道的,因为要是知道这里面的答案,那么想来便是能够知道这些老者为什么会有绑架这样的事情出现了,只是很可惜,向天的问题并没有得到回答,因为那些孩童玩闹的声音的确很响亮,而那几名老者更是在向天话的时候便是有几人起身向着那些孩童走去,显然是在让这些孩童玩闹的时候不要太过剧烈,而其余老者也同样看过去,似乎是突然分心而没有听到向天的询问一般,似乎仅仅是一种巧合,向天看到这一幕便是不由得微微皱了皱眉头,不过却是很快就恢复过来,心中暗道,看来这些家伙有很大的可能有着问题,刚刚这些老人的脸色明显是有些不对,惊讶之色极为明显,甚至还有些担忧,而显然会出现这样的面容便是奇怪的,至少在有着之前的猜测存在的情况下,这样的表现反而更像是伪装,不过向天并没有深思之前离开的老者便是过来了,手中拿着两个破损的碗,同时道:“先生,还请二位请先饮水解渴吧~”完便是递给了向天以及典韦,而典韦看到向天并没有饮用,便是就这样拿着,而向天却是看着水,相对来的确是清澈不已,不过向天却是从那完的边沿看到了一些些的粉末,之后便是右手拿着碗,而左手却是在沿口这沾染了粉末的地方擦拭了一下,之后便是看着自己食指以及中指上沾染上的粉末。/p

    一直在看着向天的典韦一见便是看了看自己的碗,发现在碗的边沿上也同样有着一些粉末,同样擦拭掉粉末,而还不等向天以及典韦进行询问,一直在看着二人的老者们便是彼此对视了一眼,之前拿着碗的老者则是用手背微微擦了擦自己的眼睛,之后便是双眼微眯道:“不知何事?为何。。。。”旁边的一名老者则是不等向天询问便是轻声道:“还请先生莫要见怪,我等年纪已然如此,双目自然。。。我等老头不知先生为何一脸。。。还请明言。”向天一听便是看了看这些老人,之后便是双手捧着碗,道:“这位老丈多礼了,是子失礼在此,故而还望老丈莫要多想,我等疲惫至此,有一地可休息之,对我等二人而言已然乃是相助大事,故而。。。”向天完则是看了典韦一眼,用眼神微微示意了一番,之后便是举起碗,向自己的嘴边靠近,同时慢慢抬起头,似乎在饮水一般,之后便是仿佛过于急躁而咳嗽了几声,同时手臂微微倾斜,碗中的水便是直接洒落在地,一切的一切就仿佛向天是过于焦急地饮水,造成咳嗽后,而使得拿着碗的手没有注意,碗中的水便是洒落在地,一切都是巧合,却又是那么的自然,而典韦站在向天的身后对于向天的举动自然是看得一清二楚,故而便是跟向天一般,同样不心将水全部洒落,而向天一见便是恼怒地看了典韦一眼。/p

    之后便是起身对着这些老者行了一礼道:“实在是抱歉了,诸位老丈!还望几位见谅!”其中一名老者一见便是立刻摆手道:“倒是无妨,只是不知先生二人可还需。。。”向天一听便是摇了摇头道:“在下乃是路经此地,方才些许水已然足以,诸位老丈于此已然不易,过分麻烦诸位长者,已是在下不是,故而不敢如此。”向天完一脸的歉意以及不忍,而一边的老者却是急忙道:“二位乃是途经此地,自然乃是我等老朽之客,即为客,又岂可让先生二人有所足,如此我等村庄岂非不懂待客之辈?”向天一听便是看了看这名老者,同时双眸之中恰当好处的有着些许的疑惑,不过却是很快就消失了,接着便是道:“多谢这位老丈挂怀,不过我等二人毕竟年轻力壮,虽然有些许疲乏,可水仅需些许即可,在下方才虽然将碗中之水不慎倒落,可却依旧有些许水引入喉中,想来休息一会儿便可恢复些许体力了。”而之前阿静水递给向天二人的那名老者则是瞥了一眼周围的老者,之后便是看着向天道:“既然公子如此言之,老朽等便不再多言,还请公子二人在此休息吧~”而向天一听便是急忙起身行了一礼道:“多谢诸位老丈。”完便是直接坐下,闭上自己的双眼,而典韦一见便是同样如此,至于这些老者则是彼此对视了一眼之后便是留下几名老者看着向天二人以及那些孩童之后便是离开了,不过却也没有行走多远,毕竟这一处院落大部分的地方都是那些孩童玩闹的场所,而现在向天所坐着的地方更是在房屋的面前,而房屋又不是很大,所以其实只要向天睁开双眼便是可以看到房屋内是怎样的简陋,当然后方是怎么样的向天就不知道了,而正常的家庭,都是将水装在水缸之类的地方或者是木桶之中,等着要用的时候再用,而这些水要么是从村庄之中的水井打上来的,不过打造水井需要花费银两以及人力,所以这可不是所有的村子都能够弄出来的,而大部分的村子都是建立在有水源的周围,、河流、溪流之类的,故而这里的水自然就是从那农田附近的水流弄过来的,而向天虽然闭上双眼却是依旧注意倾听着周围的情况,毕竟这些老者的嫌疑实在是太大了。/p

    而进入房屋之中的老者虽然已经坐在了那有些许破损的草席上,当然草席是铺在地面上,可是这些老者却一副习惯的样子,显然这样话不是第一次,坐在草席上的老者们都是不由得看了看向天以及典韦,而在看着向天二人的几名老者也很显然发现了房屋中其余老者的眼神,这几名老者便是双目立刻看向向天二人,在一会儿之后便是其中一名老者看向这些老者微微摇了摇头,之后便是不时地瞥几眼向天二人所在的位置,而其余老者则是同样如此,不过有的却是主要看着那些孩童,毕竟孩童的身体较弱,出事的话可就糟了!而房屋内的老者一见便是彼此看了看,之后便是之前那水给向天的老者轻声道:“虽然依旧那般,可是想来水洒落在地故而还需要些许时候方可。。。耐心等待一会儿吧~”虽然声音轻微,不过在聚精会神的向天听来却依旧能够听到不少的话语,故而便是在心中思索这老者话语之中是什么意思,而房屋之内便是一时之间没有了声响,向天则是在一会儿之后却是慢慢睁开自己的双眼,而房屋之内的老者一见却是脸色皆有些惊讶,那在扫视着向天二人以及孩童的老者亦是如此,而向天睁开的双眼之中却是有着疑惑,同时便是慢慢起身。/p

    不过却是起身到一半,身体却是略微一个踉跄,而向天突然之间步子踏在地面,典韦自然是听到,故而便是睁开自己的双眼,发现向天这样的举动之后,首先便是眼神之中有着疑惑之色,而向天在踉跄的时候却是头颅似乎随着踉跄而向典韦的位置微微转过去一般,并没有任何异常,极为的自然,而典韦则是在向天的头转过来之后便是看到向天的眼神,便是向前想要踏出一步,却是左脚似乎突然不稳一般,直接侧身摔倒在地,而向天一见则是后背直接落地,而左手抓住自己轩尤剑的剑鞘,右手放在剑柄上,眼神看着老者等人的方向之中有着疑惑、不解、愤怒等等的神色,嘴里更是缓慢吐出些许字眼,只听向天道:“是。。。是尔等。。。。下药。。。。为何。。。。”最后那原本勉强撑起的头颅却是直接落在地上,而典韦更是在刚刚摔落之后便是直接闭着双眼躺在那里。/p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向天传之三国行》,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影后,你老公偏执〕〔龙都雄兵〕〔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成为英灵的我要去〕〔六合白水阵〕〔从骑士开始进化〕〔快穿攻略:黑化BO〕〔抗战:少年大军阀〕〔都市巅峰雷神〕〔极品老木匠〕〔我不是武神啊〕〔1001〕〔夏先生,你人设崩〕〔春秋武神〕〔清宫枭宠:败家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