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反穿第一妖女〕〔甜蜜系暖婚〕〔青眉煮酒〕〔七零时装设计师〕〔斩清愁〕〔重生农家清荷〕〔农家小福妃〕〔万界建道门〕〔刀不语〕〔全能豪婿〕〔镇神志〕〔大美时代〕〔都市极品赘婿〕〔重生女神:帝少的〕〔望族闲妻〕〔悠闲大玩家〕〔小城女律师〕〔我为国家修文物〕〔重生盛宠:总裁的〕〔盛夏婉歌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向天传之三国行 第一千四百四十五章 吩咐
    本站:/p

    对于太史慈的离去,向天倒是没有什么感觉,毕竟这里可是羽林营,虽然向天在这里待的时间并不长,不过这里怎么都是向天的地盘,这些士卒都是向天的人,这里也可以是向天在到达之后进行修整的,怎么都是自己的地方,根本就不需要那么多礼,而太史慈离去了,向天则是吩咐了两名守卫营门的士卒带着那些孩童离去,至于向天二人便是向着营地之内行去,在进入营帐之后,向天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看着在自己左侧的典韦便是不由得苦笑道:“恶来,今日竟两番至此,是否乃是运气所至?”典韦一听便是看了看向天,之后便是挠了挠头道:“运气?”看着典韦这样举动,向天便是不由得笑了笑,而向天并没有继续跟典韦进行交谈,而是陷入了思考之中,一段时间之后便是脚步声响起,在三声异口同声发出的‘大人!’的话语之下,向天便是回过神来,看着太史慈三人,笑了笑道:“三位无需多礼,且先坐下,再言其他!”完向天便是指了指自己的右手侧,太史慈三人一听便是彼此对视了一眼之后便是以年纪从大到坐下,看着这些人这么做,向天不由得便是苦笑了一声,道:“是某之过错,诸位乃是弟兄,不必分先后,待些许时日,某便让人带些许物品过来。”吕良三人一听彼此对视了一眼之后却是摇了摇头,拒绝了向天的赠送。/p

    向天一见便是双眼之中有着疑惑,毕竟在向天原本的打算便是在这里弄一个类似于圆桌的家具,这样的话,地位便是类似,根本就没有靠近向天地位更大的想法,这样对于太史慈三人彼此的关系而言想来也是多少有些好处的,毕竟在原本世界之中亦是如此,可能原本在童年时期关系亲密之人,或者是朋友,在之后便是因为彼此所在的地位不同,所在的‘世界’不同,所以便是使得彼此内心之中有着一些隔阂,甚至在一方寻求另一方协、帮助之时却是以此为基,提出些什么要求,使得彼此双方原本的情谊削弱,甚至是消失,也有彼此表面上相见友好不已,一方如此认真对待,另一方却心中对其之遭遇、生世等有所嫉妒,甚至是心中愤慨,而在暗中用些手段,进行胁迫、戕害,使得对方只能依言而行,而这可是军中,要是在军伍之中有着这样的思想,那么不单单是一方的士卒会死去,也不止是死去一名将领,而是可能会使得原本的战略受到破坏,故而要是太史慈三人有人心中不满的话,那么绝对不是好事!所以向天才会这么,为得便是他们彼此之间的交情能够纯粹,不会被争权夺利而遮蔽双眼,不过三人却都是拒绝的,故而向天是极为好奇啊~不过更多的却是开心,因为三人都能够这样想,那么便是足够明太史慈三人彼此关系之牢固超过自己想象。/p

    看到向天疑惑的神色,太史慈便是道:“大人,此处乃是军营之内,若是放些许贵重之物,损毁极易,而我等三人如此落座,早已商谈妥当还请大人放心!”向天一听便是看了看吕良以及高浩二人,之后才点了点头,在随意了一句之后,向天便是双眸认真严肃起来,而太史慈三人一见便是同样如此,不过向天并没有直接出口,而是看着旁边的典韦道:“恶来!让周围士卒远离此地些许,保持警惕!不可让人擅闯!”典韦一听便是立刻向外行去,而太史慈三人自然从这一点便是明白,接下来的事情很重要,在典韦回来之前,向天并没有继续开口话,而典韦在返回营帐之内后便是对向天行了一礼再次回到向天的左侧,而之后向天便是看着太史慈三人道:“此番某返回营内乃是与方才随某一同返回之稚童相关。”吕良以及高浩从太史慈那里知道了向天带了一群孩童回来,所以并没有感到惊讶,不过对于因为这些孩童居然要这么严肃,感到一丝疑惑的同时却却也有着些许明了,各自都更加专注起来,因为很显然这么些孩童根本不值得向天这么严肃,向天之后便是道:“此些孩童乃是从一处途径我羽林营之村庄之内所得,在村庄之内某仅见得此些孩童以及些许老者。”之后向天便是慢慢将事情了出来,在最后听到向天的誓言之后便是有着些许动容,身在高位,不!应该这个时代的人不会随意发下誓言,因为他们对于誓言的内容极为重视,对于‘信义’二字极为重视,而向天却是以高官之位对着一群普通百姓发誓,这更是他们三人想不到的事情,而向天将事情到这里之后,却是停了下来,等到太史慈三人恢复过来之后,向天便是道:“不知三位可想到什么?”太史慈三人一听便是道:“我等必助大人完成此誓,不让大人有违誓之名!”向天一听便是点了点头,之后便是继续看着太史慈三人,虽然向天没有继续话,可是脸色很明显就是在,还有呢?三人在看到向天的脸色,又将之前自己内心的第一想法出口后便是略微平静下来,开始进行思考,从刚刚向天所的那些话语进行回想,更是进行着思索,因为他们略微意识到,似乎向天想要的事便隐藏在内。/p

    一段时间之后,太史慈便是道:“方才大人言之此村之内仅有孩童与老者,那轻壮之人呢?还有此些稚童之母呢?皆不在村庄之内?”太史慈的眼中有着疑惑以及些许惊色,而吕良以及高浩一听到太史慈的话语不由得便是心中有着些许疑惑,毕竟在刚刚他们的想法之中只是向天忘了而已,而向天则是看了看太史慈之后便是道:“仅有稚童与老丈,并无他人。”太史慈三人一听终于发现了有些不对了,在他们刚刚想来要是何进真的去将那个村庄那样的话,应该不会这么过分,可事实却是如此,而那些女子会如何,太史慈三人一会儿便是能够想出其中的缘由,一会儿吕良便是道:“大人是言,如今何进之大军。。。”向天一听便是看了看吕良,虽然吕良没有完,可是高浩以及太史慈却多少也明白吕良的意思,便是同样看向了向天,而向天则是看着三人便是点了点头,道:“依照某之猜测,如此之村想来不止此一处,而正是如此,何进之军卒方才如此众多。”太史慈三人听到这里便是看着向天,起身行礼道:“不知大人有何吩咐!我等三人定竭尽全力!”向天一听便是道:“想来其余有此遭遇之村庄不在少数,村内孩童想来亦是不少。”/p

    太史慈一听到这里便是道:“大人是言将此些孩童领至营内?”向天一听便是点了点头,道:“如此,可让我营内之士卒得以增加,且可让此些稚童自训练,待年长之后,想来即便欲离去,想来亦是难以行之。”太史慈一听便是看了看吕良以及高浩二人,而二人显然是在思索其中利弊,之后高浩却是道:“大人,那此些老丈。。。”向天一听便是道:“若是某所料不差,此些遭遇何进迫害之村,想来皆是如此村一般,亦是有捆绑他人之所为,既如此,无论有何缘由,皆是罪,既有罪不可不罚!”吕良则是道:“那。。。此些稚童之村那些老丈。。。”向天一听便是道:“若是某所料不差,想来当是已然自裁了吧~”完便是有些感叹。/p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向天传之三国行》,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影后,你老公偏执〕〔女王嫁到:老公,〕〔极品老木匠〕〔傲娇总裁请别闹!〕〔骄阳灼我心〕〔画爱为牢:神秘总〕〔快穿之炮灰愤怒吧〕〔符文之光〕〔谜之档案〕〔极道仙术〕〔神医嫡女:帝君,〕〔我是炮灰之锦鲤仙〕〔凡仙飘渺传〕〔开局一棵小野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