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月一千万零花钱〕〔极品朋友圈〕〔这个海军不正经〕〔都市至尊龙皇〕〔古希腊之地中海霸〕〔最强特种兵之战狼〕〔重生晚点没事吧〕〔农家小福女〕〔水果大佬〕〔世界末的镇魂歌〕〔重生大亨崛起〕〔市井之徒〕〔顾少的亿万甜妻〕〔非洲农场主〕〔野兽球王科斯塔〕〔田园醋香悍妃种田〕〔宋疆〕〔烟雨缥缈江南情〕〔我是仙凡〕〔都市之至尊大帝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向天传之三国行 第一千五百一十七章 劝说
    审配一听到张让的话语便是知道张让不开心了,而审配的心中甚至在猜测,张让在知道自己等人带着的是万金,可能便是会直接动用手段抢去,所以审配便是笑了笑道:“张大人可是欲布置人手将在下几人杀死,将万金拿走?”张让一听便是不由得心中一惊,在刚刚的那一瞬间,张让的确是有这样的想法,不过很快张让便是恢复了过来,之后便是看着审配道:“是又如何?”言语张狂,不过审配一听倒是没有什么,毕竟张让这么长时间了,一直都是权势滔天,张狂也是正常的,而审配则是接着张让道:“若是如此,张大人自是能够杀死我等三人,亦是能够取得这万金,只是张大人想来亦是无有几年活头了。”张让一听便是不由得脸色产生变化,愤怒,因为张让在听完审配的话语之后便是觉得审配是在诅咒他,而审配一见张让被激怒便是继续道:“如今张大人一言一行皆是被监视,若是张大人安排人手,想来会有人能够发现此乃张大人所为,如此若是继续深究,那么想来便是能够找到蛛丝马迹,到时张大人便是会沦为被动,若是如此。。。”到这里审配并没有继续下去,而张让一听便是冷哼一声,表达自己的愤怒,不过同样没有拒绝审配的法,不过张让心中对于直接进行抢夺便是有些抵触了,毕竟审配得很有道理,要是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便是会使得自己被动,到时候要是一不心的话,那么甚至可能会被直接打压,到时候可就麻烦了啊~接着张让便是对审配道:“可并州刺史之职乃是重吏,究竟是为何人所求?”审配一听在心中暗道,呼~好险!把他吓住了!不过好在现在朝廷的形式能够拿来利用啊~/p

    审配便是道:“乃是为了在下弟兄向天,向笑之所求!”张让一听便是在心中想了想,在心中暗道,这向天又是何人?而且以天命名,这不是。。。张让便是道:“此乃何人?我大汉世家豪族之中并无此人,而汝亦是如此!而且此人以天为名,莫非。。。”到这里张让便是眼睛紧紧盯着审配,张让知道自己能够有现在这样的地位,其实都是因为皇帝,要是没有皇帝的恩宠,那么便是没有可能继续这样权势滔天,要不然的话,张让也不会来到这里,找女子充入后宫了,要不是皇帝对于女色极其迷恋,那么张让也不会投其所好了,而现在一个以天为名的人出现,这是想要谋反吗?这样的话,不就是会使得自己没有恩宠,那么自己不就没有办法继续这样权势滔天了吗?而审配一听便是笑了笑道:“还却能够张大人冷静一下,且听在下细细言之!”张让一听便是道:“既如此,还不速速道来?!”审配一听便是道:“向兄弟如今乃是二八之年。”而审配刚刚到这里张让便是立刻道:“如此青年,想来仍未及冠,岂可予以并州刺史之位?”而张让此时则是仿佛找到了能够敲诈的地方,所以便是立刻就这样出来了,而且眼中都是在冒着光芒,不过很快便是继续道:“继续!”审配一听便是在心中暗道,若非被尔打断,岂会未曾细言?不过审配不会傻傻地就这样出来,而是道:“向兄弟乃是西楚霸王之后。”不过刚刚到这里,张让便是立刻站起来,看着审配道:“西楚霸王之后?岂非余孽不成?岂可留之?!”同时张让心中在暗笑。/p

    为什么张让心中会暗笑呢?因为现在可是余孽,那么就算是动手也是有理有据了,不用担心会怎么样?可以这是一个光明正大的借口,而对此审配并没有什么,而是继续道:“向兄弟乃是方向之向,并非项羽之项,而如此乃是因为当初霸王自缢之后,霸王之后便是在张留候劝之下举族迁移至北地,为抵挡匈奴而尽力,留候甚至是留下霸王遗命以及高祖之言,与留候之命,举族于北地替大汉抵挡匈奴。如此不知张大人是否能既言之,乃是余孽?莫非连高祖之命亦可不顾?”张让一听便是不由得跪坐了下来,同时在心中暗道,看来咱家还是没有办法能够直接夺取啊~那就继续看看此人能够言出何物?所以张让便是继续看着审配,而审配则是道:“此些证明之物如今在向兄弟之处,若是张大人仍以余孽为名,想来依旧可以夺得万金,亦可杀死我等。”张让一听便是脸色变化,不过很快便是有些难看,看着审配道:“若是咱家如此为之,岂不是仍有把柄留下?!继续!!!”到后面张让便是大声话了,不过因为没有阳刚之气,没有男子话的感觉,所以。。。而审配一听到张让的话语便是在心中暗暗送了口气,之后便是继续道:“向兄弟之家如今已被匈奴所灭,只留其一人,可是向兄弟实力不凡,犹如霸王复生,若是向兄弟能够夺得并州刺史之位,便是会对匈奴进行攻击,而以其堪比霸王之勇武,张大人想想岂有败途?若是向兄弟立下功劳,又何曾并非张大人之功?若是向兄弟能够扬我大汉央央之威名,想来张大人之功岂非更高?”张让一听便是想了想摇了摇头道:“可是此子以天为名。。。”/p

    审配一听便是道:“张大人莫非忘了向兄弟之姓乃是方向之向,此名一念岂非是所向者乃天,而天则是指着。。。”张让一听便是点了点头,的确要是这样连起来读的话,那就是最好的,而且还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不过张让则是继续道:“若是如汝所言,为何咱家需要让这向姓子夺得此位,为何不可是他人?”审配一听便是笑了笑,道:“如今张大人之名想来不少人知晓吧?张大人觉得有除了我等还有何人会来找张大人得此位?”看着张让在思考的样子,审配便是继续道:“何况如今朝中之事想来张大人较之在下更加明了,对于张大人等人便是更加不满,而若是向兄弟能够得此位,能够为家中死去之人复仇,张大人之恩情,向兄弟又岂能忘却,若是有所异样,想来向兄弟亦是会前来相帮,何况如今张刺史已死,世家豪族之子弟想来皆会有所畏惧,而此位若是被其余之人得知,并非张大人之人,便是会成为张大人之敌,而一州刺史若是视张大人为敌,那么张大人。。。”到这里,审配便是没有继续下去,而张让的脸色则是在审配完之后便是在不停地变化着。/p

    到最后都有些难看起来,最后便是深吸口气之后对着审配道:“若是并州刺史的确身死,那此位咱家便是帮了!”审配一听便是站起来对张让道:“既如此,那就是多谢张大人了,稍后还请张大人让人前往我等住处,万金直接赠与张大人,还请张大人交于圣上,若是向兄弟能够得此位,想来向兄弟之后便是会有所报。”而张让在听完审配的话语之后便是挥了挥手,审配一见便是对张让行了一礼,不过在审配走到房门之前的时候,张让却是道:“汝不担心张懿未死?”审配一听便是看了看张让道:“已死!并非未死!”完之后便是道:“在下告退。”之后审配便是离开了,而张让则是依旧坐在这里没有动。/p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向天传之三国行》,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极品老木匠〕〔将军他怀了龙种〕〔最强医圣林奇〕〔辣妻来袭:少帅别〕〔逆行诸天万界〕〔午夜布拉格〕〔驻颜太后:六十老〕〔苏茜茜小陈叔叔免〕〔穿越时间的地平线〕〔大家诡秀〕〔岳风柳萱小说〕〔战神王爷的吃货妻〕〔快穿,男神大人乖〕〔快穿女配之幸福我〕〔一胎双宝:总裁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