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有无数神剑〕〔夜虎〕〔回到大明当崇祯〕〔神工〕〔最强枭雄养成系统〕〔英雄联盟职业联赛〕〔妈咪太小,总裁太〕〔重生之首席的通灵〕〔年少有为的卡卡西〕〔盖世唐皇〕〔大照圣朝〕〔通天塔丁吉尔拉〕〔老子是强盗〕〔替嫁成婚:亿万总裁〕〔挽天阁主〕〔镇圭〕〔都市之万界神主奶〕〔倾天娱后〕〔王爷,王妃在玩高〕〔万帝至尊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向天传之三国行 第一千五百四十六章 故事
    柳姑一听便是看着向天的神色,一会儿之后便是不由得叹了口气,接着便是起身来到了门口,看着夜空上繁星点点,接着便是道:“笑之,可有兴趣听个有趣之故事?”向天一听便是看了看柳姑的背影,接着便是道:“有劳柳姨,笑之洗耳恭听!”同时心中暗道,这背影感觉还真的有些不同啊~不身材什么的,单单是此刻身上散发出来的情绪,就有些许无奈以及悲意。对此向天可是极为好奇的,毕竟柳姑的身份很明显跟皇家有关,可是向天的黑冰台还真的是找不到确切的情报,猜测虽然有,不过却终究只是猜测,何况没有画像,根本无法进行最后的确认,所以如果现在能够从这个故事之中猜测什么的话,那就足够了!/p

    柳姑则是在听到向天的话语之后,却是安静了片刻,之后便是微微叹了口气道:“往昔之际,曾有一名极为普通之父,而其女于其膝下欢乐成长,家中虽富裕,有着奴仆无数,可却家中富贵并非此父女二人所掌,而此名女子亦有不少姐姐存在,可却已然皆出嫁而出,唯有其一人与父亲,至于其母则与其家族兄弟掌握此家之些许权力,日子一点点过去,女子渐渐长成,可其父却身子一日不如一日,最终亡去,此女年纪轻轻,至此之际,心神忧伤,最后昏迷,于渐醒之际却恍惚之间听闻家中奴仆之所言,原来其父乃是其昼夜之际入药而亡。。。”到这里柳姑发出了低沉的笑声,接着柳姑道:“笑之以为此女当如何为之?”/p

    向天一听便是道:“笑之以为,此名女子应当忍下,待得来日于家中掌权之后再予以回击!”柳姑一听不由得便是微微侧过头,瞥了一眼向天,向天一见到柳姑的眼神不由得心中一愣,因为柳姑的眼神之中有着一种嘲讽,柳姑则是道:“正所谓国不可一日无君,家不可一日无主,笑之如此之言。。。呵呵呵!!!”向天不由得双眼看着柳姑的后背,心中暗道,可能之前如此,可某要的可并非如此!而柳姑自然不知道向天心中所想,而是继续道:“而家中于其父亡后,则由其母做主,可女子岂可为一家之主?府内之仆从皆不服之,何况此女之娘家人意欲将此家吞并,此些奴仆岂会从之?故而迎来此女子之远房亲属。”/p

    “上数数代本为一家,而此家中之人则以一稚童为主,其母而控,至于此女子则由此母养之,而原本其母则是于冲突之中亡去,其娘家更是于仆从之下无法夺取只能离去,此女子于此女之下虽健康成长,可却于一日之中偷听到其父之死除了那仆从之外,更有此女,心中何其悲凉,故而质问之,最终却仅能离去,若不然家中留下之业则废,且此女对其亦有教养之恩。”到这里,柳姑不由得抬起头,似乎在看着月亮一般,道:“笑之,汝觉得此女应当如何?”向天一听不由得沉默着,一会儿之后便是道:“教养之恩不得不报,可弑父之仇亦不可不忘!笑之。。。不知该当如何!”柳姑一听不由得悠悠地叹了口气。/p

    向天这个时候并没有话,因为柳姑不知道在想什么,不过向天依靠这个故事也有着自己需要思考的事情,其中柳姑的身份依靠这个故事进行映射的话,向天基本能够确认柳姑的身份,再加上这个故事的话,向天则是有些明白之前柳姑那样的缘由了,至于另一件事则是卫敏,毕竟弑父之仇,甚至可以是灭门之恨啊~这样的仇恨会因为自己是她第一个人,甚至是她的孩子的另一份血脉是属于自己的就消失吗?向天对此不由得进行了思考,毕竟他自认可没有给卫敏什么恩德啊~可是从之前卫敏曾经与其一同上过战场,可以是并肩作战的关系来看,似乎又没有什么不对,故而向天陷入了自己的思索之中。/p

    不过很快向天便被打扰了,毕竟清儿、倩儿还有玉儿三人的步伐既快,同时脚步声也略微大了一些,所以自然被向天所察觉,而一会儿之后,向天便是看到了换了一身服饰的清儿等人,自然让向天的眼前一亮,不过却也同样让向天心中苦笑不已,毕竟向天原本的打算是就这样欢乐一番,可是这样换衣服,足够让向天看出她们心中多么期待了,不过不得不,此刻倩儿手中抱着琴,而且在其身后还有着蔡琰,同样抱着一把琴,看着那略微有些许焦黑的部位,向天便明白这是焦尾琴,显然之前蔡琰带来的也就是这把琴了。/p

    而倩儿以及蔡琰二人则是一身秀气端专的裙装,而清儿以及玉儿则虽然同样是裙装,不过却要有所不同,清儿拿着一柄佩剑,似乎有着些许英气,而玉儿则是双手彩绫飘荡,而蔡琰则是看了看向天,道:“大人。。。”不过不等蔡琰继续下去,向天便是道:“莫非已然不愿再称呼某为兄长不成?”向天一脸伤心的样子,蔡琰一听便是看了看清儿等人,最后低下头低声道:“向天哥哥。”而倩儿则是道:“我等将蔡姑娘请来一同欢趣,还望夫君莫要介怀!”向天一听笑了笑道:“为夫岂会如此?!”接着便是在前行走。/p

    其余几女则是跟随在后,而倩儿等人则是因为心中对于这娱乐之事过于在意,甚至连其余几女也是如此,故而并没有看到柳姑有些许悲意的神色,一段时间之后,向天等人则是来到了前院之中的一处空旷之处,有着个亭子,向天一见便是道:“就于此地吧~”而倩儿则是一听略微一笑,之后便是道:“听凭夫君之所言,只是,不知当演奏何曲?”向天一听便是首先让侍女将两张桌案放下,还有一些坐席,至于清儿以及玉儿二人则是站在亭子的另一端,虽然了一点,不过却也留下了能够让二女舞动的空间,在听到倩儿的话语之后,向天则是看了看蔡琰道:“琰,可是仅靠曲目而奏乐?”/p

    蔡琰一听自然明白向天的意思,毕竟倩儿之前就曾经跟她过当初是怎跟向天认识的,还有那样并没有谱写,只是随意而为的曲子,蔡琰其实也很希望能够演奏那样的曲子,只是不知道该怎么,便是看了看倩儿,而倩儿一见不由得微微一笑,看着向天道:“夫君随意即可。”向天一听不由得‘哦’了一声,看了看倩儿以及蔡琰一眼,接着便是将自己的竹箫拿出来,直接进行吹奏,而此刻柳姑则是已然从自己的思索之中恢复过来,看着此刻在一边已经演奏的向天,声音轻飘,有着些许的点点悲凉,而倩儿以及蔡琰二人则是彼此对视一眼之后,倩儿便是首先弹奏琴弦,蔡琰感受一番之后再拨弄琴音。/p

    而清儿以及玉儿二人则是微微闭目感受了一番琴箫之乐,之后便是先后睁开双眸,两女彼此对视一眼后便是各自起舞,清儿手中佩剑婉转而动,而玉儿手中彩绫亦是轻飘荡漾,柳姑则是随着曲乐而渐渐从自己的情绪之中恢复过来,看着面前舞动的身影,听着耳边回响的音调,柳姑慢慢沉入其中,在那略微有着悲凉可是却同样有些许热火的曲乐之中,这是一种有些古怪的感受,或者柳姑并没有听过这样的曲乐,正常而言,曲乐之中的情绪一般都是单一的,或单一的欢快,或单一的热情,或单一的悲伤,可是此刻向天三人演奏的曲乐却没有,反而是那悲凉与冲劲的结合,甚至连眼前的舞蹈也同样如此。/p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向天传之三国行》,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龙都雄兵〕〔影后,你老公偏执〕〔都市巅峰雷神〕〔我不是武神啊〕〔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成为英灵的我要去〕〔六合白水阵〕〔从骑士开始进化〕〔夏先生,你人设崩〕〔快穿攻略:黑化BO〕〔极品老木匠〕〔1001〕〔抗战:少年大军阀〕〔春秋武神〕〔清宫枭宠:败家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