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无武江湖〕〔无限位面的日常〕〔诸天之养成计划〕〔吾家学姐有点甜〕〔炼金王妃的逆袭〕〔无敌从灵气复苏开〕〔皇叔心尖宠:王妃〕〔欧皇救我〕〔位面都市〕〔真五行大陆〕〔我的师父是神仙〕〔重生五零巧媳妇〕〔百日婚约,亿万总〕〔陛下欠我一条命〕〔炮灰她嫁了豪门大〕〔龙图骨鉴〕〔都市极品男神系统〕〔诸天召唤系统〕〔带着手办军团在火〕〔木叶之传奇道士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向天传之三国行 第一千六百一十八章 全军入关
    赵云以及樊娟二人在空中远离吕布,而赵云此刻右手也是紧握住长枪,只是那颤抖着的臂膀无时无刻不是在诉着刚刚为了抵挡吕布这一击而付出的代价,当然樊娟也是如此,毕竟刚刚赵云虽然抵挡了一会儿吕布方天画戟的进攻,同时借助力量向后而去,可是方天画戟下劈的趋势并没有变化,所以樊娟便是同样双手使用长枪向上砸去,再次使得后退的速度加快,而这就使得赵云二人在最后一刻脱离了吕布的攻击范围,不得不打到现在,孙策四人并没有多少明显的伤口,甚至可以身上的甲胄虽然非常脏,可是甲胄上虽然有破损,只是并没有任何明显的伤痕,最多就是脸上有着一些沙石的些许滑痕。/p

    而现在吕布受伤了,那一处枪尖拔出的地方正在慢慢向外流淌着鲜血,而此刻吕布更是披头散发,狼狈不已的样貌,而付出的代价却是所有人都承受了一次吕布或大或的力量袭击,相对而言樊娟受到的影响最,双臂虽然也是在颤抖着,可是却不明显,显然很快就能够克制好,至于最糟糕的,好真不准,毕竟夏侯兰双脚脚底都受到攻击,双腿现在正在颤抖着,而赵云以及孙策更是有受到内伤,要不然的话,嘴角的鲜血是怎么回事?同时孙策双臂以及双腿也在颤抖着,而赵云则是双臂在颤抖,可以他们四人现在的战力已然削弱了不少,可是四人却并没有放弃,依然紧盯着吕布。/p

    而吕布此刻则是略微低垂着头,右手拿着方天画戟,而左手此刻则是抹了一抹自己被攻击到,并且渗出些许血液的地方,看着自己左手中指上的血液,那鲜亮的光泽犹如无言地诉着此刻自己已然受伤这样的事实,吕布并没有立刻有什么行动,在吕布身后的夏侯兰,以及在吕布面前的孙策三人也同样没有任何举动,或者他们更希望能够有更多的时间来让自己恢复一下,毕竟那样巨大的力量就算此刻已经大部分消散,可是却依旧有着之前对于他们四人的影响存在,这样的影响可不是瞬间,或者一时半刻能够消除的,四人双目紧盯着吕布,而同时夏侯兰在稍微挪动着自己的脚步,毕竟现在这个位置就他一个啊~/p

    在关墙上的董卓发现打斗突然停止,不由得皱了皱眉,低声道:“发生何事?为何?”不过这样的疑问注定不会得到解答,不过很快,董卓便是看着身边的李儒道:“文优!奉先究竟为何如此?莫非轻敌不成?!”李儒一听看着吕布,也同样皱了皱眉头,接着道:“想来当是如此!否则吕将军岂会如今这般?”不过很快董卓似乎想到了什么,神色有些许惊慌,看着李儒道:“文优!四名稚童便可让奉先如此!那届时若群鼠之中数名将领围攻奉先,本相国岂非。。。”董卓越,越觉得自己的在理,神色也是慢慢慌张起来,之前吕布杀了那么多的将领缔造的信心瞬间因为自己的猜想而瓦解。/p

    李儒一听则是心中暗道,这。。。唉~李儒知道自己现在就算想要反驳也没有什么用处,或者就算是吕布能够将下面四名稚童杀死也没有用,因为吕布现在这样披头散发,而且还没有什么反应,要是不知道的人从远处看都会以为吕布已经死了,要不是董卓对于吕布的武艺有着信心的话,也可能会这么认为,可是却突然之间想到了在真正的战场之上,那样的战场可不是斗将,吕布对付四名稚童都这样,到时候要是对付四名真正的将领的话会怎么样?而群鼠那边就算四人不够,那么五人、六人呢?对付不了!这就是董卓最后的猜想,所以他慌了!而李儒对此早就猜到,可是却没想到董卓此刻却是这个样子。/p

    当然李儒也明白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就算自己对于吕布有着猜测或者怀疑,却也不能够完全揭穿出来,因为现在的董卓已然失去了原本的勇气,至少些许的惊慌或者是突变,对于原本的董卓而言会去直面,可是对于如今的董卓,他却已然更多的是在意自己的存活,不是直面,更是偏向于逃避,不由得李儒想到了早前与贾诩的会面,再次心中叹了口气之后,便是道:“相国大人所言极是!不若让吕将军退回来,以护相国大人周全?!”董卓一听点了点头,可是又道:“若此些群鼠直击虎牢,届时贼将至此,本相国岂非危矣?!”李儒一听便是看了看董卓,道:“相国大人可知洛阳坊间有一童谣?”/p

    董卓一听一脸的疑惑,不过却是大声地对着关外的人喊道:“全军入关!奉先回关!莫战!”董卓的声音极为响亮,在战场上,刚刚将自己的左手放下抬起头的吕布,一听到董卓的话语,不由得愣了愣,当然就连在关前的西凉士卒也是如此,而在他们这些人都疑惑是不是自己听错的时候,关墙之上则是传来了,鸣金之声,显然的确没有听错,不过就算疑惑,西凉士卒也依旧行动迅速,而吕布则是瞥了一眼已经悄然来到一侧的夏侯兰以及面前的孙策三人,道:“尔等运气不错!”完便是转身将头盔拿上翻身上马跟着入关。/p

    袁绍倒是想要直接让兵马前冲,可是现在这里其余诸侯并没有什么勇猛的武将,那些武将全部都受伤在各自诸侯营内养伤,而且关墙上的箭矢也不是摆设何况还有骑兵,虽然联军过来的人数众多,可是这样的人数在袁绍看来主要是防止西凉士卒的骑兵冲击,至于进攻。。。根本不够!故而只能够眼睁睁地看着这些骑兵悠然向着关内而入,毕竟前不久的夜袭依旧让这些诸侯久久无法忘怀啊~那骑兵的冲击力以及战斗力!/p

    而在关墙上的董卓则是在喊完话语,看到这些士卒的举动之后,便是看了看李儒,而李儒一见便是道:“坊间稚童唱曰‘东头一个汉,西头一个汉,鹿走入长安,方可无斯难’。”董卓一听便是有些许的疑惑,或者应该董卓常年来习惯了李儒在一边的出谋划策,所以已经多少有些不习惯去深思了,而李儒一见便是立刻解释道:“东头之汉乃因光武而起之洛阳,西头之汉乃高祖而起之长安,如今‘鹿’入长安,相国!婿窃以为。。。。”到这里李儒便是在董卓的耳边低声耳语了起来,而在一段时间之后,董卓便是从原本的有些郁闷以及些许慌乱之中变得极为猖狂,看着董卓神色的变化,李儒略微松了口气。/p

    而李傕在听到董卓的笑声之后不由得愣了愣,对于刚刚的话语李傕也是听到了,自然在李傕的心中也是有着一颗连其都无法发现的种子悄然埋在其心中,而还不等李傕深思,吕布便已然来到了董卓的面前,不等董卓话,吕布便是直接单膝着地道:“末将无能!未能即刻将此些稚童斩杀!还请相国大人治罪!”董卓一听便是摇了摇头道:“何罪之有!奉先请起!”吕布一听便是一脸感激地道:“谢相国!”/p

    而董卓在吕布起身之后便是发现吕布甲胄之上有着一点点的血迹,可是甲胄却没有破损,不由得有些疑惑,而吕布则是看到董卓的视线便是笑着道:“相国大人莫要在意!若非某有所轻敌,此四名稚童岂可伤我分毫?”董卓一听便是有些许震惊地道:“奉先受伤了?!”吕布一听便是将之前发生的情况大概讲述了一番,接着便是道:“若非此些稚童故意击中,某定未有损伤!”/p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向天传之三国行》,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极品老木匠〕〔宠婚成瘾:顾总,〕〔两界布道〕〔午夜布拉格〕〔圣者之死〕〔浮笙传〕〔一胎双宝:总裁大〕〔皇叔:别乱来!〕〔我的梦很奇怪〕〔超级庄园主〕〔爆笑王妃宠翻天〕〔江湖侠道〕〔网游之不朽神座〕〔天师令〕〔那一年她们正毕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