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奋斗在开元盛世〕〔末日时空行者〕〔18路公交车〕〔不朽的战歌〕〔带着萌娃去种田〕〔西游之取经算我输〕〔重生之茶香盛世〕〔农家娇女〕〔偷心妈咪:爹地闪〕〔重生1988:做个女〕〔金石为开〕〔重生之都市魔尊〕〔都市超级高手〕〔世外桃源之七姓传〕〔山野狂少〕〔穿越之毒妃嫁到〕〔农园医锦〕〔陆先生,爱妻请克〕〔都市极品仙尊〕〔神器大道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向天传之三国行 第一千六百四十四章 孙坚前来
    在虎牢之外,此刻太阳正慢慢西落,黄昏之景将现,可是在袁绍等诸侯的眼中,则是那在虎牢之外的士卒大量从关门涌入其中,而关墙上的西凉士卒可以是瞬间便是失去了战斗力,都开始奔逃起来,袁绍则是看了看周围的人员,接着便是道:“诸位!我等待虎牢之内,两位将军传回消息再有动作,如何?”这些诸侯一听便是点了点头,而公孙瓒更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毕竟关门已开,派不派兵在公孙瓒看来都一样,毕竟在这些诸侯的眼中,虎牢已经被攻下来了!所以对于向天此刻让士卒收押西凉士卒的行为自然是不知晓。/p

    而向天这边就只有赵云带领士卒追击,可是孙坚这边可是留下了孙策以及祖茂二人以及些许士卒,其余人都是直接追击那些西凉士卒,毕竟在这样的情况下,将敌军斩杀的话,那么便是能够得到相应的赏钱或者功劳,毕竟战场之上士卒的钱财以及功劳都是以人头来数的,不过有些时候却可以略微改动一下,比如身体的一部分来作为杀敌的证明,其中以人头来当做证明则是最普遍的,不过却也相对较难实现,毕竟战场之上要是将头颅摘下了,还挂在身上,那不是给自己增加重物,影响自己的速度吗?那有可能会要了自己的命啊!/p

    故而在这样的战场上,只要将身体的一部分藏在腰带内,或者是甲胄之内,那么便算是一种证明,一些要是狠心乃至于不择手段的士卒,可能会用自己同僚死去尸体身上的一部分来当做自己的证明。/p

    而孙策以及祖茂二人带着士卒在对付依旧在关墙上的西凉士卒的时候,却是看到了夏侯兰,在得到夏侯兰所传达的向天的意思之后,二人则是彼此对视一眼,最后祖茂让孙策做决定之时,孙策决定依照向天的命令行动,至于手下的士卒要是有人敢随意动手无论是不是自己营内的士卒都要受到处罚,至于向天的那个命令究竟有什么意义以及打算存在,孙策不明白,而夏侯兰也明言自己不知晓,可是孙策就这样做了,这可以孙策本身性子这般的率直,让祖茂有些赞叹的同时也有着些许担忧,不过却没有多。/p

    时间慢慢消逝,黄昏的光芒洒下,在那关墙之上再一次将上方的色彩渲染而出,而此刻虎牢之内则并没有太多的嘈杂之声,除了虎牢的另一端之外,而在虎牢之内那些街巷之中则已然不再有之前喊杀声、奔逃声等汇聚而成的嘈杂声响,而向天此刻则是在虎牢之内的一处普通的百姓居所之内,而周围则是些许士卒,而那些被抓住的西凉士卒则是被关押在附近各处已然破损的屋舍之中,在内外都有着士卒看守,而向天此刻则是一脸平静等待着。/p

    一会儿之后,赵云便是在门外对着向天行了一礼,同时道:“大人!某回来复命!”向天一听点了点头,道:“云!且去休息一番!将活捉之西凉贼军关押看守!”赵云一听便是点了点头,便是转身离去,毕竟之前向天的命令是‘如果弃械投降,则捉,抵抗者,杀’,故而只要回来复命即可,至于究竟捉了多少人,杀了多少人,这些向天之前并没有言明,也就是明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有捉这个事实,故而赵云听到向天的命令便是直接离去。/p

    不过一会儿之后,樊娟却是拿着一个篮子便是走了过来,右手拿着长枪,而左手拿着篮子,对着向天行了一礼,道:“大人!东西找到了!”向天一听便是点了点头,道:“拿进来!生火!”樊娟一听便是点了点头,将篮子放到向天的面前,同时让士卒在房内直接生火,至于造成火灾的可能性不大,毕竟虎牢之内的屋舍可以都破损严重,而向天这一处屋舍则是除了房顶上些许孔洞之外,并没有其余的破损。/p

    当然在虎牢之内的屋舍并没有什么家具,毕竟那些东西,都被西凉士卒给拆了,要么用作引火之物,要么便是早前用于守城,而屋舍也是因此而有所破损,当然家具以及屋舍的破损也有着在之后于虎牢之内追击西凉士卒造成的,故而算是自作自受?/p

    向天坐在地上,看了看自己的左手,接着便是慢慢将布条解开,最后在与自己的臂接触的布条,向天更是用力一撕将其撕掉,至于血液自然因为伤口的崩裂而再次涌出,向天都不由得皱了皱眉头,不过举动却没有停止,将布条完全撕下之后便是直接扔到了樊娟刚刚生起的火堆之中,而向天则是不管依旧滴着鲜血的左手,继续行动着,双手一同从篮中拿着针线,穿过之后,便是看了看左臂处拿被鲜血覆盖着的伤口,便是看了看此刻已然无事站在一边的樊娟,道:“娟,给某弄些许热水!”樊娟一听便是立刻离开,毕竟周围这么多人,要热水还不简单,很快樊娟便是拿着一个装着热水的木盆回来。/p

    同时在其中也有着相对要干净一些的布条,毕竟周围那些休息的士卒什么的,除了一些没有受伤或者受伤的程度不严重的士卒依旧在整理或者警戒,受伤的士卒则是都在进行包扎,故而布条、热水这样的东西很简单便是能够找到,在将东西放下之后,向天则是示意樊娟在房屋外看着,之后便是用布条以及热水将伤口进行清理,虽然能够利用气,不过用布条以及热水还能够将皮肤上的血液擦掉,好用不少,何况用气的话,则是会消耗自己的实力,战场之上是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去悠哉地做这些事情,现在战斗可以已然结束,自然能够慢慢来了,而针自然也同样在被些许火焰所灼烧方能够使用。/p

    不过当向天让针进行消毒的时候,屋外则是有些许嘈杂之声,从声音以及樊娟的些许话语之中,向天则是判断了来人是谁,接着便是道:“娟!莫要阻拦!”在屋外的樊娟听到声音之后,便是看了看面前的三人,接着便是神色有些许不虞,侧过身子,道:“请!”三人一见,其中一人摇了摇头,便是跟随着最前方的人物进入屋舍之内。/p

    而向天则是右手拿着针在火光之上来回移动,同时抬头看了一眼进来的三人,道:“孙将军!在下有失远迎,此处寂寥,还望孙将军海涵!”孙坚看了看向天身边的木盆,便明白,向天的确是在给自己包扎,接着便是笑了一声,道:“向将军不必如此!某至此地闻得向将军负伤,故而前来探望,还望向将军勿怪!”向天一听笑着摇了摇头,接着便是看了看孙坚身后的孙策以及祖茂,道:“还请孙将军三人席地而坐!”孙坚三人一听便是直接坐在地上,至于没有席子之类的,在孙坚看来是无所谓的。/p

    而向天则是瞥了一眼针,再次挥动了几下之后,便是远离火光,而孙坚看着向天的举动则是好奇地道:“向将军,这针线是。。。”不过不等完,孙坚三人却是看到,向天直接针线便是扎入自己的皮肤之中,三两下,便是将一侧被箭矢洞穿的伤口缝好,打好结后便是用篮子里的刀割断线,手指运动之间再次绑好结,将另一侧的伤口同样缝好、打结、割断,待到都做完之后,向天右手才将那沾满了血液的针线扔回篮子中,张开因为缝合伤口而紧咬着的牙关,大口地进行呼吸,在一会儿之后,便是对外喊道:“娟!取些干净、干燥之布条过来!”/p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向天传之三国行》,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龙都雄兵〕〔六合白水阵〕〔影后,你老公偏执〕〔成为英灵的我要去〕〔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快穿攻略:黑化BO〕〔都市巅峰雷神〕〔1001〕〔极品老木匠〕〔我不是武神啊〕〔夏先生,你人设崩〕〔从骑士开始进化〕〔春秋武神〕〔清宫枭宠:败家福〕〔抗战:少年大军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