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抗日之全能兵王〕〔蜀山剑宗系统〕〔道门法则〕〔轮回之业〕〔我的老婆是模特〕〔重生之万界天尊〕〔神魔之上〕〔篮坛之氪金无敌〕〔凡人修仙之仙界篇〕〔我的帝国〕〔强宠,小娇妻给我〕〔大宋清明录〕〔玩家支配者〕〔足坛最强作死系统〕〔庶门风华〕〔绝世狂仙〕〔无敌剑魂〕〔武道霸主〕〔买一送一:总裁爹〕〔我有一张沾沾卡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向天传之三国行 第一千七百二十五章 突然的匕首
    听到张飞的话语,司马儁不由得便是看着张飞的双眸,从张飞的双眸之中他司马儁看到的不是疯狂,而是认真,显然那不是什么疯子般的言语,而是有想法的举动,也就是这样的做法便是针对世家豪族的,司马儁便是不由得急声道:“尔等莫非要将我大汉世家豪族悉数。。。。”张飞一听不由得便是‘呵呵’笑了一声,接着便是神色认真地道:“大人有命!尔等世家豪族不重百姓,不重郡县之治,族内子弟胆大妄为者数不胜数,且有佃农之辈收为己用,单是尔等司马氏便有数万之人,如此之势乃乱世之根源,不可不除!”/p

    司马儁一听不由得睁大自己的双眼,接着便是不由得发出了大笑声,道:“尔等愚钝之辈!我等世家豪族乃大汉之根基,若我等皆去,何人治理地方?何况。。。”到这里司马儁便是眼神有些凶狠地看着张飞,道:“如此众多之人,尔等若是杀之,则大汉根基尽毁!尔等便是我大汉之罪人!!”张飞一听看了看司马儁,眼神之中有些嘲讽,司马儁一见便是一脸的愤怒,不由得便是咳嗽了几声,而老费一见便是立刻替司马儁轻拍了几下后背。/p

    毕竟年龄大了,有了大大的毛病,这些老费还是知道的,而张飞则是看着司马儁如此便是道:“根基乃是我大汉百姓,如今此些人等皆为尔等仆从、佃农,岂有欢愉之日,尔等世家豪族于此些人等上得税,后此些之人需再上交朝廷之税,长此以往,岂有活日?我等只需消灭尔等世家豪族之辈,此些佃农、仆从便可重新为民,届时仅需交上朝廷之税,其余则是留于自用,长此以往,岂会无有善日?”完便是看了看周围的人,道:“此番我等至此,乃是将世家豪族之人带走!尔等届时皆可重获自由,再次为民,而此世家豪族内之田地,届时将由官府重新分配!放下兵器投降!若有人胆敢阻拦,杀!!”/p

    最后这一个字,张飞可是加上了自己的势,而且再加上此刻在空气中飘荡着的血腥味,更加刺激着在场的仆从,虽然这些仆从都有些意动,可是却没有真正行动的人,看到这里,张飞明白这些人想来就是司马氏长年累月下来所存储的忠诚之辈,毕竟要是正常一些的仆从以及佃农的话,在听到张飞这样的话语,多少也会心中受到震动,而在这样的情况下,在庞大的基数之下,不可能会没有人不由得松手的,而只要有着不由得松手,那么便会有兵器落地的声音,而只要有着一个开头,那么便是能够形成一个投降的浪潮,自然便是能够不必继续打下去了,不过现在显然没有这个可能。/p

    不过张飞却也不在意,毕竟从之前交手的情况,张飞便是明白这些人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他完全能够带着麾下的士卒直接杀过去,将这名司马氏的老头给抓住,到时候便是能够结束这一场战斗了。/p

    一想到这里,张飞便是不由得双眸之中再次闪过猩红之芒,同时身上的气势慢慢增强着,而司马儁在看到张飞如此,便是明白张飞要进攻了,对于这些仆从刚刚没有丢下兵器投降,司马儁并没有多大的感慨,毕竟这些人都是他司马氏从养大的,对于司马氏的忠诚极大,在这样的情况下,会丢下兵器投降的可能性基本不存在,而即便真的有人丢下兵器,司马儁也不会意外,更不会有什么其余的想法,毕竟现在都被人打上来了,投降很正常,不投降也正常,除非能够将对手击败,否则有再多的想法也没有用!/p

    可是司马儁知道士卒与他们这些世家豪族仆从以及佃农的区别,那就是有着真正的将领在前冲杀,增强士气,而他们这些世家豪族却没有这样的人物,原本是想要让司马防回来之后,便是通过家族的力量找找是否有一些有些能力的人在,如果有的话,就去邀请什么的,可惜变故太快,直到难以挽回,被并州士卒切断他们这些世家豪族彼此的联系后,才明白被算计了,也正是因为明白被算计,司马儁才会让人走最后的下下策,才会在下下策极有可能失败的情况下,让司马防带着人离开,一切都是为了司马氏!/p

    司马儁看着张飞,便是开口道:“给某。。。。呃。。。”刚刚了两个字,突然之间却是混入一个奇怪的音节,这让那些仆从都不由得有些疑惑,而张飞此刻则是神色从原本的猩红同样变得怪异,古怪地看着司马儁的方向,而那些仆从则是微微转过头看向了司马儁所在的位置,而眼前的情况,也同样使得这些仆从惊讶不已,顿时间也没有了与张飞战斗的紧张气氛存在,当然他们依旧拿着手中的兵器,毕竟这可是保命之物啊~/p

    而司马儁则是有些许疑惑地低下头看着自己的右胸口,在那里有着一柄正在滴落着血液的刀,也可以是匕首,显然他司马儁被人用匕首从后偷袭,而且这一击并不致命,同时司马儁明白这也是对方故意为之的,毕竟心脏在左胸膛处,要是想要他司马儁立刻死去的话,那么自然是直接刺穿心脏是最好的了,而袭击右胸膛也同样能够保证他司马儁必死之地,毕竟他年纪这么大,受伤再加上失血,那是必死的境地,不过司马儁却依旧想要知道究竟是谁对他进行偷袭,毕竟在他身边的人可都是跟着他数十年的人啊~/p

    而随着司马儁转头一看,不由得便是双眼之中有着极为明显的惊讶之色,他司马儁想过很多人,可就是没有想到会是自己面前的这个人,此人神色极为平静,并没有什么痛快之色,也没有什么伤感之色,似乎下手的并不是他一般,要不是司马儁略微向下看的双瞳之中明显看到对方那正握着的匕首,他还真的会相信不会是此人动手的啊~/p

    不过这样的惊讶很快便从司马儁的眼中消失了,毕竟就算此人不动手,要是在绝境或者仆从被击败的情况下,他身为司马氏的上代族长的尊严也不会让自己成为敌人的俘虏,不过司马儁依旧看着此人道:“老费,为何。。。”/p

    没错!偷袭司马儁的人便是已然服侍他数十年的老费!而老费一听则是看了看司马儁,接着便是将那刺入的匕首拔出,看着正在流淌着血液的伤口,以及手中正在滴落着血液的匕首,老费不由得笑了出来,声音并不响亮,同时也没有极为畅快的意味存在。/p

    司马儁一手捂着自己前胸的伤口,另一只手则是制止了想要动手将老费杀死的人员,接着再次道:“老费!为何?!”不过在刚刚完,司马儁便是剧烈咳嗽起来,同时都咳出了不少血液,没办法都已经受伤了,却依旧还有些响亮的话,这算什么啊?/p

    老费一听到司马儁的话语,便是不由得再次咧嘴一笑,接着道:“老爷!老费,本姓赖!”司马儁一听到这句话,不由得双眼略微睁开,接着有些惊异地看着老费道:“赖家?!”老费一听便是不由得再次笑了起来,道:“是啊~老爷!”/p

    而司马儁听到老费这样认真以及郑重的承认下来,便是不由得叹了口气,道:“原来如此啊~”不过却再次咳嗽了几声,将嘴角的血液擦掉,道:“可昔日某陷入危境,汝为何依旧前来相救?!”老费一听,再次笑了起来,接着道:“当初我赖家如何,某自当报之!岂可仅有汝一人相随?”/p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向天传之三国行》,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影后,你老公偏执〕〔龙都雄兵〕〔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成为英灵的我要去〕〔六合白水阵〕〔从骑士开始进化〕〔快穿攻略:黑化BO〕〔抗战:少年大军阀〕〔都市巅峰雷神〕〔极品老木匠〕〔我不是武神啊〕〔1001〕〔夏先生,你人设崩〕〔春秋武神〕〔清宫枭宠:败家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