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甜妻,超可爱〕〔海盗领主〕〔唐峰林梦佳〕〔我能看到世界属性〕〔从特种兵开始崛起〕〔逆流人生〕〔嫁入豪门77天后〕〔了了相对〕〔请和我谈恋爱吧〕〔惹火甜妻:老公大〕〔修真狂少〕〔我的一天有48小时〕〔文武为尊〕〔盛世贵女之王牌相〕〔魅医倾城:逆天宝〕〔第一赘婿〕〔夫人,你马甲又掉〕〔神祇〕〔九零后天师〕〔寒太太又生我气了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向天传之三国行 第一千七百二十六章 死
    司马儁一听到老费的话语,便是不由得同样笑了起来,不过似乎是因为这样的举动已经牵扯到了他的伤口,所以不由得便是‘嘶’了一声之后,便是再次剧烈咳嗽了几声,而老费则是在这个时候,便是再次开口道:“何况某跟随汝多年,虽心中有恨,可却不得不承认,对于汝给予之恩、重任,某心中亦是有所感激,此番司马氏遭此劫难,而已然那般作为,知晓此途者唯你我二人,杀汝可替我赖家惨死之众复仇,亦可让其等踪迹暂时消散,何乐而不为?”司马儁一听便是不由得看着老费,不过却已然无法开口话。/p

    老费一看到司马儁这样的双眸,这么多年来服侍他,老费自然明白对方是什么意思,不由得便是笑了笑,接着便是再次道:“放心吧,老爷!老费此番已然替赖家之人复仇,而老爷此些年间重用之恩,某自当奉还!若有来世,若老爷不弃,我老费自当侍奉老爷左右,以报此番击杀老爷之罪责!”完便是直接将自己右手上的匕首举起,在自己的脖颈上直接一划,喷涌的血液直接飞溅洒落,滴在了司马儁的脸庞之上,而老费更是直接便是没了气息,毕竟这一击,他并没有给自己留手,所以才会使得自己骤然之间失去这么多的血液。/p

    而司马儁则是看着那出现在自己视野之中的血液,看着老费那慢慢躺下的尸身,他想起了他司马氏以及赖家的恩怨,也不能够是恩怨,可以是突然的矛盾吧~/p

    赖家当时也是河内的一个世家豪族,不过却并没有多大的名气,或者应该并没有什么人在朝廷之中有着足够大的权势,而那个时候,他赖家主脉子弟有人已然与河内另一世家豪族中之女子互生情愫,不过那一家族相比之而言,要强过赖家数倍,而那个时候司马儁的父亲给他司马儁寻找亲家,便是正好选中了这名女子,要知道这名女子也是其家族之中的主脉之人,要是正常的情况下,这名女子自当是为了家族之间的联系而跟司马儁成婚,当然那名女子也是这么做的,她并没有告知自己的父母已然与他人有了情愫。/p

    可是那名赖家之子弟却不知从什么途径得知了这一件事情,或者是从这名女子并未再次与其相见上看出些什么而去进行询问也不一定?/p

    而这名子弟在得知此事之后,便是直接找上了司马氏,也可以是找上了当时极为年轻的司马儁,之后跟司马儁讲明自己与女子之间的感情,希望司马儁放手,可是那个时候的司马儁已然同样被那名女子的风貌以及学识、性格等吸引,在那样的情况下就犹如无聊至极的电视剧一般出现了矛盾,最后那名赖家子弟就这样离开了,可是司马儁却担心这名子弟会与那名女子之间再次出现什么瓜葛,所以在隐瞒自己父亲的情况下,他调查了赖家的所有事情,之后便是在迅速以自己是唯一族长继承人的身份动用了下下策!/p

    而且方式还更加过分,直接便是在那赖家杀了不少人,赖家的成员可以是大部分死亡,仅留的部分则是找不到了,这是恩怨,却同样可以是年少时气盛留下的冤孽,当时事情结束之后,他司马儁心中虽然的确有着不安,不过很快就消失了,因为他的父亲找他谈话了,因为那赖家不过是河内一个弱的家族,而且司马儁动用的是那样不为人所知的力量,所以即便是河内其余的世家豪族也不一定知道这件事情是他们司马氏做的,当然即便知道也无所谓,毕竟在河内他司马氏不惧其余家族,而也正是因为有着这样的底气,所以司马儁在知晓后并不担心会出什么事情。/p

    不过现在这样的情况下,老费却给了他致命一击,至于他怎么知道是司马氏所为,甚至知道是他司马儁所指派的,很显然要么是其余的世家豪族查到将这样的消息,后告知了当时在赖家灾难之中幸免于难的老费,要么便是那些执行任务的家伙自己主动承认自己的身份,当然相对而言,司马儁更相信第一种猜想,毕竟要是会将自己的身份直接暴露的话,那么自然也很难成为其中的一员,只能够第一种猜想的可能性更高罢了,不过究竟是哪一点就不得而知了,毕竟老费已然死在了他的面前,而他司马儁也即将死去!/p

    毕竟过去了这么长的时间,更高之所以能够继续开口,也不过是他司马儁想要在死之前明白究竟是为什么罢了!而现在失去了这么多的血液,同时知道了缘由,更是想到了自己过往所做的事情,早已无法再次开口的司马儁也就只是神色复杂地看着老费的尸首,最后也跟着一同倒在地上,而在场的其余人,包括那些仆从以及张飞等人都看着二人倒地的身影一愣一愣的,当然很快张飞便是发出了笑声,极为畅快以及得意,毕竟司马儁死了,那么面前的这些人应该就没有再战的情绪了,就算有,张飞也不介意杀进去,将司马儁的脑袋砍下来!毕竟要是可以的话正常情况下司马儁这样的人是要活捉的。/p

    因为活捉才能够让对方开口,知道自己想要知道的事情,也才能够更快的将这样的战事完结,不过死了也可以,只要将头砍下来,拎出去的话,自然也能够让关羽那里的战斗在短时间内结束,所以他张飞能够不开心吗?/p

    何况,他张飞这么一段时间的进攻以及厮杀,多少也尽兴了,现在能够让麾下弟兄的损伤减少一些,他又怎么会不愿意呢?毕竟要是这些弟兄损失太大的话,那么他张飞还怎么跟河内其余的世家豪族玩?还怎么杀个痛快?/p

    不过张飞却是立刻就止住了笑意,便是再次大声吼道:“放下兵器!免死!!!”/p

    突然之间的声响,使得在场的仆从一个个都心中一颤,而且再加上刚刚看到司马儁死在自己的眼前,他们也心中有着惊讶以及不安,而张飞的话语可以是压倒这些仆从的最后一根稻草,不由得房内便是有着不断地‘叮当’之声响起,而同时张飞能够看到不少的仆从都不由自主地松开自己的手掌,也正是因此,兵器才会落地,发出这样的声响。/p

    而突然出现这样的声音,便是使得此刻在场指挥这些仆从的那名人员也是一惊,迅速将自己原本看着司马儁二人的目光转移,发现在自己左右两侧的仆从已然有不少人丢下兵器了,不由得便是心中有着惧怕之意,毕竟现在在场的就是他的地位最大,而司马儁以及老费都先后死去了,他可不觉得自己要是被抓住的话会有活路,故而便是大声喊道:“如今战事已起,兵器落地,则无保命之机,还不。。。。”不过刚刚到这里,便是不由得神色惊恐起来,因为在他的眼中有着一抹亮光极为明显,甚至在慢慢扩张着。/p

    而且在这样的一道光芒上还有着明显的血红之色,还不等此人分辨出究竟是什么的时候,便是身体遭受巨力,直接向着身后飞去,不过因为所在位置距离后方墙壁不远,所以便是直接钉在了墙壁上,而且还是在身体因为与墙壁碰撞的同时失去了生气。/p

    这样的变故再次让原本想要行动的仆从楞了一下,而张飞则是不由得冷哼了一声,什么都没有,不过那哼声之中的不满以及杀气却极为明显,之后便是大步向前,在其前方的仆从都不由得向两边散开,犹如在躲避鬼神一般,张飞最后站在这名钉在墙上的人面前,伸手将丈八蛇矛拔下,同时喊道:“还不降之?!寻死不成?!!!”/p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向天传之三国行》,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极品老木匠〕〔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厉少宠妻至上〕〔罗依依与沈敬岩小〕〔古龙绝技横行大明〕〔神戒缘〕〔萧尘〕〔山野汉子旺夫妻〕〔超级医生在都市〕〔特种兵之御兽龙皇〕〔抢救大明朝〕〔绝世妖神〕〔黑化萝莉:将军,〕〔平凡幸福不算远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