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反派BOSS有〕〔三国处处开外挂〕〔盛夏星晴始慕秦〕〔契约婚宠,秦少的〕〔修神外传仙界篇〕〔从超神学院开始的〕〔都市神医〕〔阴阳旧事〕〔重生之带娃修仙〕〔我有一张小地图〕〔璀璨仙途〕〔创世游戏法典〕〔爷是娇花,不种田〕〔医道保镖〕〔初婚有刺〕〔平天策〕〔诸神永恒〕〔花月笙笙冷〕〔重生军工子弟〕〔英雄联盟之兼职主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向天传之三国行 第一千七百六十三章 些许疑惑
    在攻防战之中,守备方的物资占据着极大的比重,虽然敌我双方的人数差距也会影响战力,可是如果有着充足的物资,那么便是能够抱枕守备方在人数处于劣势的情况下,能够与敌人进行持久战,甚至能够让工程方需要付出一倍、两倍、五倍,乃至于十倍的牺牲才能够将城池或者关隘夺下,在这个时代,因为秦朝、西汉、东汉的更迭,其中秦汉之间转换的时间以及政策的不同,使得当初春秋战国时代大量的典籍都被销毁,甚至因为年代的久远,使得当初那春秋战国时代各自的文字已然消失,即便在后面的西汉或者东汉有人找到或者挖掘出春秋战国时代的竹简,大多数人都是看不懂其上所叙述的究竟是什么,只能猜测文字。/p

    而在这个时代也是如此,大量的书籍以及发明都没有广为流传,甚至留下来的记载都只是一些只言片语,并没有完整的建造方案,所以没有投石车这样的东西,而冲城车则是属于一直都在使用的物品,可以每一次战事一起这样的东西都有着一定的作用,而这样的冲城车却也是需要专业人员的,而很可惜这些韩馥都没有,即便他是冀州刺史,即便他是世家豪族子弟,即便他是袁氏门生,却也依旧没有,而没有投石车这样的东西,在进攻关隘以及城池的时候,进攻方的士卒便是会有着更大的消耗。/p

    韩馥等人回到营地之后,便是各自繁忙,而赵浮则是让士卒不时地去看看壶关的情况,结果传回来的却是同一个消息,那就是壶关根本就不管壶关外的情况,这可是让赵浮多少都有些恨得直咬牙了,毕竟他可是想要用并州的士卒去洗刷之前士卒损失惨重的耻辱啊!/p

    时间消逝,在接近傍晚的时候,赵浮便使得带领着军伍离开了隐藏着的树林,直接向冀州营地而去,而关墙上的方悦借着傍晚些许微弱的光芒自然能够看到些许人影,不过在黑夜,方悦可不会让自己的士卒出关去将物资捡回来,毕竟夜晚可是休息的时刻,同时也是最为危险的时刻,特别是在此刻这样的情况下,要是韩馥的冀州士卒来夜袭的话,派出士卒,就是真正的送死了,他方悦可舍不得啊~/p

    韩馥子啊营地之内等到赵浮,在听完赵浮的汇报之后,便是不由得皱了皱眉头,看着赵浮道:“赵将军躲于何处?”赵浮一听便是理所当然地道:“启禀主公,自然是躲于旁侧树林之内!”韩馥一听眉头皱得更深了,接着便是看着一边的程涣道:“程将军!烦劳带领些许士卒,潜行而去,切记莫要引燃火光,看看那壶关之卒是否有所行动!”/p

    程涣一听便是立刻行礼应诺,直接离开,而赵浮则是看了看韩馥,韩馥并没有什么,只是让赵浮好好去休息一下,等到赵浮离去,韩馥才道:“可惜潘将军因某之过错而亡啊~可惜!可叹!”李历在一边并没有多言,而韩馥也没有多,毕竟赵浮的确是比不上潘凤,不单单是实力比不上,而且在军事上也是如此,当然程涣在韩馥看来跟赵浮相比虽然好一些,却也同样不足,至于能够顶替潘凤的则是鞠义,可是鞠义又因为世家豪族的脸面,韩馥不能够重要,有士卒兵马让鞠义统领,这已经是韩馥所能够做到的最大努力了。/p

    而在过去一段时间之后,程涣便是返回营帐之中,看着韩馥道:“启禀主公,末将带领士卒于外监视,并未发觉有并州士卒出关!”韩馥一听则是让程涣下去休息,便是看向了李历道:“先生以为如何?”李历一听便是道:“赵将军此前之所行,定然被关内守将发觉,而待其离去则已然夜幕,如此之际,若是壶关守将谨慎一些,自然不会为了些许守备之物而打开关门,毕竟我等士卒在外,随时可以夜幕遮掩身形而进击,若是打开关门,运送守备之物回关,则是破关之危啊~”韩馥一听点了点头,道:“传令!让营内时日休息一日!”/p

    在营外的士卒一听便是立刻应诺离去,而李历听到这样的命令则是猜到了韩馥要做什么便是直接行礼离开,而韩馥则是叹了口气,极为疲惫,有劳累,原本有着潘凤在,军伍的事情他就不必过于担忧,只要注意政事即可,可是潘凤死后,他就需要将军事一同进行关注,要不然的话,赵浮等人就得惹麻烦,而且对于赵浮以及程涣,韩馥并没有完全的信任,因为二人似乎多少都有着与冀州世家豪族来往的痕迹,包括李历、耿武等人也是如此,而现在出现了不少的事情,所以韩馥多少心中都有些担心,如今更是心力憔悴。/p

    从韩馥已然明显有所消瘦的面容,同时还能够从其那些许明显已然略显银白之色的发丝上便是能够看出其力不从心之处,不过他终究是韩馥,他也有着自己的家人,为了这一点,他必须要坚持下去才行,而身为一方诸侯,若是能够更进一步自然不能够停下,而若是没有办法,那么他。。。。这一刻的韩馥想了很多、很多。/p

    翌日天明之际,方悦再次来到了关墙上,因为冀州兵马又来了,正是因为这一点,方悦在接到消息之后,便是立刻来到关墙上,不过这一次冀州士卒并没有进击,而是在不近不远处看着壶关,而且方悦能够看到这一次只有这么一只军伍前来,不过数量却不少,跟第一天战斗的冀州士卒相仿,可能是近万之数,虽然如今壶关后有着万名预备士卒随时可以听从方悦的调遣,不过方悦并没有调动这些士卒,毕竟这些人是后手,对于壶关的这些守备行动,这万名士卒并不熟悉,壶关的士卒可是经过不短时间的训练,才能够达到这样的配合。/p

    至于出关而击,则不是时候,至于缘由方悦明白,毕竟北境军实力受损,而且还因为河内以及河东二郡的夺下,则是使得向天的地盘扩大,再加上那些世家豪族,现在自然不是主动出击的时刻,至少现在还不是攻打下冀州的时机,毕竟冀州的世家豪族也是数量极多啊~以并州现在的容量,可吞不下冀州的世家豪族。/p

    不过方悦看着对面那些冀州士卒,则是不由得皱了皱眉头,接着大声喊道:“众位弟兄莫要松懈!看着这群贼人!”完便是再次坐在阶梯上,毕竟他有些猜不透这些冀州士卒想要做什么,来了这里却不进攻,而且就站在那里不动,似乎是在跟他们对眼一般,莫不成是脑子进水了?不过即便如此,方悦却依旧在思索着其中的缘由,毕竟这实在是有些诡异。/p

    不过方悦知道,警惕着这些冀州士卒就没有错,随着时间慢慢推移,关墙上的士卒全部都看着关外,主要是注意着在关外的那些冀州士卒,其余的士卒则是不时地便是扫视着关外其余的地方,比如树林之类的地方,而这些士卒手中紧握着兵器,极为谨慎,而方悦则是在此时心中抬头看了看天空,天空中那一轮明亮似火的艳阳。/p

    在略微看了一瞬间后,方悦便是有些闪光从自己的脑海之中一瞬消失,接着,方悦便是直接起身看向了关外的冀州士卒,便是低声道:“莫非如此?”而在一边的王副将则是看了看方悦,其实王副将已然在这里挺长一段时间了,除了时不时地看看关外的冀州士卒以及看看关墙上的士卒,便是在方悦身边,随时等待命令,毕竟战事不可视啊~/p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向天传之三国行》,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成为英灵的我要去〕〔1001〕〔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我不是武神啊〕〔从骑士开始进化〕〔我要成为大萌王〕〔龙都雄兵〕〔抗战:少年大军阀〕〔极品老木匠〕〔重生之剑神〕〔末日霸权〕〔凤唳华庭〕〔精灵之狂化来袭〕〔清宫枭宠:败家福〕〔三国追星纪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