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金石为开〕〔大国航空〕〔九阳帝尊〕〔从我遇见他:纯爱〕〔许君不知情深浅〕〔苏惟推开的那扇门〕〔何洛洛:相思红豆〕〔快穿之放开那只男〕〔斗罗大陆IV终极斗〕〔九零农媳有点甜〕〔大符篆师〕〔最强技能系统〕〔重生八零学霸小神〕〔风云鸣泣之时〕〔重生之苍莽人生〕〔钧天道祖〕〔穿越之嫡母难为〕〔酒鬼醉天〕〔我可以无限升级〕〔莫离萧萧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向天传之三国行 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 引燃的火焰
    方悦通过这样的方式来传达命令,可是因为并不明显以及清晰,所以之前方悦在冀州士卒之中寻找到的那些冀州弓箭手并没有全部命中,不过好在这些弓箭大部分都命中了冀州士卒,即便没有全部命中冀州弓箭手,可是却依旧让部分冀州弓箭手中箭而亡,当然命中普通的冀州士卒,也还是可以的,毕竟能够给关墙上的士卒减一定的压力,这不是一件好事吗?不过既然还有弓箭手存在,方悦又怎么可能会不继续盯着呢?/p

    而韩馥则是从关墙上开始发射出第二波的箭雨之后,便是脸色略微阴郁着,现在更是黑着脸了,毕竟之前他可是直接大声喊出壶关内没有足够守备物资的话语啊~可是现在呢?!一次接一次的箭雨,要不是最前方的冀州士卒抵达壶关,架起云梯的话,韩馥都怀疑方才那样的箭雨会继续出现,韩馥虽然在后方,可正是因为在后方,所以对于他派遣而上的士卒才有着更加明显的观察,之前那众多的箭雨则是有着四次,除了一开头的一二次之外,后面的两次对于冀州士卒带来的伤亡并不重,可是韩馥却能够看出派遣而上的士卒,少了将近一半的数量,这可是极为惨烈的代价,而之后则是有着零星箭矢飞出,这时韩馥明白了。/p

    壶关之内的守备物资的确可能少,可是却不是如他所想的那般完全不够用的程度,而之前壶关内的士卒出现在壶关外的行动,很可能就是为了让他韩馥以为壶关内的守备物资即将消耗殆尽,而韩馥那样的猜测也很符合实际,毕竟前一段时间并州遭遇异族联军进攻,而且向天还主动进攻河内以及河东二郡,正常来想的话,并州的物资也是消耗了不少才是,自然不能够想到壶关之内还有这么多的箭矢。/p

    当然也有着韩馥被当初的流言误导的因素,毕竟当初的流言也就只是向天对付河内以及河东的世家豪族,可是却没有出其中的具体经过,韩馥便是自然认为向天是付出大代价才将这些世家豪族消灭,而这些世家豪族在被消灭之前,则是有着极大可能会将自己存留下来的东西或运走,或焚毁,怎么能够想到黑冰台这样的存在与士卒之间的配合呢?/p

    不过韩馥现在没有什么办法,毕竟此刻战事已经开始,而且是他韩馥自来到壶关之后的第一战,不可能在战事没有出现明确的胜负之前就撤兵,要不然的话,对于他韩馥冀州刺史的名声可是一种打击,要知道面前可是壶关,而不是向天,只是向天麾下的将领以及一座关隘,要是面对一名与其同级别的刺史的话,韩馥撤退倒也不会留下太多的口舌,可是一名将领,这就相当于是韩馥在面对自己麾下的赵浮等人一般,地位要高,要是退了的话,那可就会使得韩馥可能会有着无能的名声,那样的话,如何坐镇冀州?/p

    冀州士卒不断地前进着,而架起的云梯相较与之前赵浮以及程涣带来的军队要多上不少,不过即便如此,却也不会使得关墙上的并州士卒有所慌乱,因为之前两次的战斗的时候,并州士卒没有被架起云梯的地方,那里的士卒则是直接到旁边距离最近的地方进行协助,要知道三千五百名士卒可是已经将壶关关墙上,除关门上方的位置外的其余可架起云梯地方,全部都把守着,相对于之前,这一次关墙上的并州士卒砸下石头的时间要早一些,那些冀州士卒只要过了云梯大概四分之一的位置便是会被石头砸落下去,而且这些冀州士卒想要做到源源不断地攀爬终究有所困难。/p

    方悦指挥着的弓箭手可不是摆设,方悦除了观察冀州士卒之中的弓箭手所在的位置,同时也观察着正在攀爬云梯的冀州士卒哪里较为聚集,而之后便是会不断地扫动着云断枪,即便这样下达的命令会出现误差,甚至可能会出现与进攻目标‘差之千里’的情况,不过却不得不肯定,这样的做法能够使得这些弓箭手,在不影响到前方关墙并州士卒抵御敌人之时,同样给这些士卒予以协助,压制着敌人的进攻。/p

    方悦看着下方死去的冀州士卒不断地增加,便是双眼不由得一凝,便是立刻大声喊道:“陶罐解下!!给本将扔到关下去!!!”方悦的声音并没有压制,甚至就连在关外发出喊杀声,已然有些收不住自己心情的冀州士卒都听到了方悦的话语,在战场之上便是如此,一开始可能会恐惧以及畏缩,可是一旦过去了一段时间,一旦自己向前冲去,那么很容易便是会被战场上的厮杀声、内心的恐惧感等等一同淹没,唯一存在的可能就是心中那最后的执着。/p

    而这些冀州士卒的执着可能便是那丰富的钱财吧~毕竟在这个时代有着足够的钱财才能够稍好一些的活下去,才能够让自己的家人有着好一些的生活,为得就是多一点点的粮草,多一点点的生机。/p

    而方悦的命令下达之后,手中有着石头的士卒便是迅速将石头砸向下方正在攀爬云梯的冀州士卒处,在砸落下去之后,便是迅速从自己的腰间解下一个陶罐,接着便是直接向着云梯处的士卒以及云梯砸落下去,陶罐受到力量的作用便是直接破碎,而陶罐内的液体则是直接沾染在士卒以及云梯上,而且因为是破碎的缘由,所以陶罐内的这些液体也自然喷洒开来,而且不只是三千五百名士卒,包括启副将之类在指挥着的人员也都将腰间的陶罐解下向冀州士卒较为密集的地方砸去,当然就算是尸体上也是如此,而方悦身后的亲卫也是如此。/p

    虽然方悦的亲卫距离那些冀州士卒有着不的距离,可是本身能够拉动硬弓,便是明亲卫手臂的力量要比之普通士卒强上些许,而且只要这些亲卫略微拉开彼此之间的距离,同时将陶罐在手中旋转几圈之后才抛出,则是能够飞出更远的距离。/p

    而在冀州士卒之中,一些正在攀爬云梯的士卒则是在略微攀爬一段距离之后,便是发觉自己的手掌有些黏糊,不由得便是停下来,因为这些黏糊的东西有些许油腻,使得士卒无法完全抓牢云梯,这样的话,要攀爬云梯难度不,同时在云梯上的冀州士卒都能够闻到些许刺激性的味道,而在云梯下方的士卒,靠近壶关关墙的冀州士卒同样能够或多或少地闻到这样的气味,不过这样的气味最多就是让他们皱了皱鼻头,并不会有其余过分的反应,毕竟这个时代可与向天原本的时代不同啊~/p

    不过还不等这些冀州士卒完全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也不等在远处的韩馥等人疑惑着这些冀州士卒为什么不继续前进,便是看到在关墙上有着些许士卒在消**影后便是再次出现,而这些士卒的手中都有着火把,对此韩馥的心中便是极为疑惑,毕竟现在可是白天,大白天拿着火把,不是傻了吧?/p

    不过很快韩馥、赵浮以及程涣等人便是看到了难以忘怀的一幕,只见这些士卒手中拿着的火把全部都扔向壶关之外,而这些火把都是掉落在云梯的位置,随着碰撞弹跳而掉落到下方,而在火把触碰的地方,云梯则是迅速便是引燃起来,还不等韩馥反应过来,壶关之外则是同样有着一片火海迅速出现,在火海之中有着不少人发出惨烈以及痛苦的哀嚎。/p

    而那些云梯则是全部都引燃着,云梯上的士卒同样被火焰覆盖着,距离最近的冀州士卒则是不约而同地后退着,呐喊着进攻的声音骤然之间则是犹如被掐断的音符,戛然而止。/p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向天传之三国行》,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龙都雄兵〕〔六合白水阵〕〔影后,你老公偏执〕〔成为英灵的我要去〕〔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快穿攻略:黑化BO〕〔都市巅峰雷神〕〔1001〕〔极品老木匠〕〔我不是武神啊〕〔夏先生,你人设崩〕〔从骑士开始进化〕〔春秋武神〕〔清宫枭宠:败家福〕〔抗战:少年大军阀
  sitemap